《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四十八)

天色依然黑沉,一摞摞捆扎好的报纸已经送到了京师各处分发站中。

满载着报纸的马车穿过大门,在院子中央稳稳停下。

车夫嘿的一声,从车前的座位上利落地跳下,走到车身侧,弯下腰,低头在车轮旁摸索了两下,只听喀的一声响,本来还稍稍有些晃动的车轮,立刻就给卡死了。

车夫下车,将左右两只后车轮给锁死的时候,五六名小工已一拥而上,两个站在车上,剩下的站在车下,你抛我接,手脚麻利地把车上的报纸卸下。

车夫锁好车轮,身材榔槺的分发站站长已晃到他的身旁,一边抬头盯着手下的小报童卸下报纸,一边打着哈欠对车夫道,“今天晚了点啊。”

车夫正忙着从座位下的间隔中往外扯一个口袋,闻言抬起头,向车上努努嘴:“有个大新闻。”

一对小眼睛还迷迷瞪瞪的站长登时有了精神,“什么大新闻?”

“听说又是文相公的。”

站长还没说话,站在车上的一个小工就冲下面问,“被韩相公骂的那个文相公?”

站长抬头骂,扬眉瞪眼,“小猴子,忙你的去!”

那小工敢随意插话,显是在这站长面前有些体面。被呵斥了一句,也不害怕,就只缩了缩脖子,与同伴嘻嘻笑笑,继续向下丢报纸。

车夫也呵呵两声,手往拿出来的大口袋里掏了两掏,就抓出一把的黄豆粒来。

看到黄豆,拉车的四匹挽马立刻唏律律地叫唤起来。

马嘶声此起彼伏。

“吃货。”车夫笑骂了一句,把黄豆凑到了马儿嘴边。

“就知道宝贝你的牲口。”站长嗤之以鼻,左右看看。

负责送报的小报童们,在后面给捆扎起来的报纸拆包。然后按照预定的数量装进自己的送报袋中。

站长走过去,从中抽出一份报纸,从报童中叫出来一个年纪最大的,把报纸递给他,指着头条上,“金哥,看得懂不?”

金哥念着头条,“皇……帝……大……婚……在……”

站长立刻摇头。皇帝大婚不大婚,他才不关心。

那等不孝的昏君要不是不小心在太后面前露了马脚,等他亲政了,大宋还不知给他怎么糟蹋。

听说在先帝发病时拼命保了他皇位,先帝驾崩后,二大王造反,又拼命保了他性命的章相公、韩相公,他都嫌碍事,多次私下对身边人说,登基后,要杀了两位相公。

真是枉费了相公们的忠心耿耿。这等昏君,一辈子给关在深宫里面才是对天下的好事。

“不是这一条。下一条。”

金哥向下看过去,“河……北……夏……粮……”

“不是。”站长不耐烦地说,河北丰收又怎么样,不处置掉心腹之患,多收的粮食就是送给辽狗的礼物,“找有个‘文’字的,那个文相公的文。”

报童拿着报纸,低头辨认,“这一条是。侍中,开府仪……同三司,金紫光禄大夫——呃……潞……潞!潞国公……文……”

报童只上了两年蒙学,认识几百字,看些市井间的新闻能明白,但更深奥的文章,比如这一篇文彦博的认罪状,单独的字分开来能认识大半,一旦合成词句,就完全不知所云了,不说后面的文章,就是一个官职,就几乎让他崩溃。

“罢了,罢了。”在车夫哧哧的笑声中,站长阻止他再念下去了,“听着都累。”

从报童手上抽走报纸,三下两下卷起来,给呆呆傻傻的报童后脑来了一下,发作道:“还发什么呆,还不去去做事!”

车夫就在旁边笑,抓出一把把黄豆,给四匹马都喂过了,顺手就在口袋布上,把被马舌头舔过,满是口水的手给擦干净,“你这么多人,就没个能读报的?”

只觉得平白丢了一个人,站长老脸微红,强自辩说,“平时让他给俺念念昨儿各场的比分,进球的是谁,还有哪家瓦子排新戏,这些新闻也没见打个磕绊,也不知今天咋的了,舌头跟打了结似的。”

“这个和那个能一样吗?”车上的报纸都卸光了,车夫靠着车子,啃着自带的烙饼,“一个是相公写的文章,人品再坏,也是响当当的进士。一个还不只是哪里的穷措大,也就是能写几笔狗爬字罢了。能读穷措大的文章不算什么,我家的儿子一早就能读了,俺怕他学错了,不让他看这些文章,只让他看前两版,能上前两版的文章,少说都是举人写的。”

站长指着那金哥,“这小子成绩不太差,学校里面同年级排过前十的,其他的比他还不如。”

报社开办的蒙学,半工半读的报童们,只有成绩排在前列,才能有资格更进一步,所以竞争极为激烈。

车夫自得地哼了一声,“我家的小子两年里面,多少次考试平均起来能进前十,这还要担心争不上名额,一次两次前十算什么。我家的小子可是在的第四蒙学!”

站长啧着嘴,“知道你家儿子聪明,行了吧。少说嘴了。”

报社需要更多的上层支持者,如果是有希望进学的学生,基本上都能得到资助。不过要是成绩不行,那报社也不是乱撒钱的棒槌。为了争夺改变命运的机会,不论是报童,还是报社员工的家属,都是拼了命地用功,那些不用功又始终不肯悔改的孩子,一早就被赶出了学校。

如果家中有一个能进学的孩子,其父母就会像车夫这般骄傲,而外人也在羡慕之余,对其父母更多一点尊重。

天上的月亮此时又向西挪动了一点,笼罩在最东边天空上的深黑色,也稍稍褪去了一些。

车夫看了看天色,叫道,“好喽,要走了。”

飞快地把锁住车轮的机关播下,跳上马车,跟站长打了个招呼,扬手一个鞭花,劈啪作响,得儿驾一声唤,四匹挽马同时起步,轻快的步子拉着轻了许多的马车出了小院。

站长目送车夫离开,回头就是一声大吼,“快天亮了!别磨蹭了!!”

站长的大嗓门远远传开,远近里坊的看门狗开始汪汪狂叫,一时间不知惊醒了多少睡梦中的邻人。

一名名报童斜背装满报纸的挎包,跑出小小的分送站,将最新的新闻,用最快的速度送进京师的千家万户。

这一个早上,注定不会宁静。

……

“文宽夫竟然低头了!”

韩缜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走了进来,手上拿着还带着油墨味的报纸。

韩维抬起头,面前也摊着刚刚拿到手的快报,冷笑道,“他来京师就是为了丢人现眼的?”

“恐怕文宽夫也没想到,政事堂会这般不留情面。”

韩缜说着,在桌旁坐了下来,守候一旁的下人们手脚麻利地给他端上今天的早餐。

一碗熬得浓稠的七宝粟米粥,一小碟北门腌黄瓜,年已七旬的韩缜就跟他的兄长韩维一样,口味越发得清淡,饮食也更加简素。

“那是他活该,”韩维毫不客气地评价道,“被太后赶去太庙就该收敛了。”

说起了朝中事,韩缜摆了摆手,让下人都出去了,“他或许觉得两府要开大议会,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什么事来。”

“他觉得……”韩维一声冷哼,“一厢情愿。”

韩缜则暗暗摇头,他五哥说得好像有先见之明一般,其实如果不是自家有个好侄儿,这一回不定就是韩文两家同时遭殃。

“不过转得也太快了。”韩缜指了指报纸,上面正是题了文彦博头衔和名讳的悔过书,“为与士大夫共治天下,非为百姓也。皇帝面前都敢说的。昨天才去见了两府吧?”

昔年在愤怒的天子面前,文彦博还敢直言抗辩,如今不过是去见了两府一面,就算两个儿子被抓了,也不该转变得那么快。

“知道两府动真格的了,再硬着也没好处。皇帝居高临下,些许冒犯尚可优容,换作是谋反,皇帝还能如此宽容?”

文彦博就是要拆两府的台,如果两府事败,身家性命皆尽难保。文彦博这一回给判个满门抄斩或许是过头了,全家流配西域、云南都不出奇。

“只是这般逼着潞国公低头,两府……章韩二相可这一回不免名声受损。”

“这不是好事吗?”韩维横了兄弟一眼,拿起了筷子。

韩缜眨了眨眼,随即也拿起了筷子。

这的确是好事。

对韩家如是,对其他有望宰相的重臣亦如是。

两位宰相太过于强势,就像是五岳一般,死死压在所有朝臣的头上。

两人联手秉政,十年来的硕果累累,天下间已多有士人以元祐之治相称,声望之隆,远在国朝历代名相之上。

挟文治武功之声威,即使贵为元老,都要让他一头,其余朝臣更是得仰仗其鼻息。

如果他们的名声能够受损,尽管一时间还不能推翻他们的压制,却也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尤其是与人望息息相关的大议会召开之前。

新任的御史中丞,冷眼目送一名大摇其头、为章、韩二相扼腕叹息的朝臣离开。

“一群白痴。”

王居卿心中暗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