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四十二)

夜半敲门无好事。

开门看到门前一圈灯火围着开封知府王居卿,文维申便分外感觉这句话实在是有道理。

韩冈的嫡系走狗,手中掌握近万兵马,围着自家门外的军汉几乎都是听候他的指派。

闲散疲沓得跟吃饱的老狗一般在墙下打盹的开封府兵丁,此时一个个精神抖擞。那一班装模作样的武学赤佬,更是精神头十足,好似在皇帝面前当班一样。

文维申缓缓来到王居卿的面前,拱手一礼,带着世家子弟的矜持问道:“大府秉烛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王居卿没有理会文维申,回应仅仅是摆了一下手,身后一官转出,手持一简,“奉苏相、章相、韩相三相之命,以大理寺丞、提点西京粮料院公事文维申,事涉侵占、夺财、害命、劫夺民妇并十一桩刑案,特来此缉拿犯官归案。”

文维申堆砌在脸上的沉稳顿时凝固了。

政事堂会翻脸,他有心理准备,可竟然会拿自己开刀,这是文维申所始料未及的。

没等文维申反应过来,两人已随声而出,皆皂色衣袍,手持枷锁,熟练抄起文维申胳膊,两下便将他给枷定。

跟着文维申出来的管家先是目瞪口呆,随即勃然大怒,“你们……这可是潞国公府上,你们想要做反了!”

大声叫唤着,他领着几名文家下仆连同司阍都奔了下来,要把文九公子解救出来,但还没冲到近前,闪烁着火光的枪尖已指着他们的喉咙。

尺半长的锋刃扎在了枪管上,沉重的燧发枪被握在刚健粗糙的双手中,国公家仆寻常可以耀武扬威的对象,正毫无畏惧地直视着对方。

跟随王居卿而来的人众,分成两拨,一拨身着皂衣,黑色衣袍在夜色中更加幽深,另一拨就是手持最新式火枪的士兵,只有两队,但无不精干如铁。

神机营!

只要在京师里,没有人会认不出这支尚未经历过西北两地的血战,却已经立下赫赫声威的新军。

不论来自于洛阳的文家人认不认得,他们也肯定认得喉咙上的枪刺。

屡屡寒意从枪尖处传到颈部的皮肤上,激起一片片鸡皮疙瘩。

没有人还敢动弹,就连平素里连进士出身的知州知县都不大看得起的文府管家,这是也动弹不得。

对面的军汉眼中没有任何波澜,脸上亦不见丝毫动容。仿佛这般对宰相家枪刃相向的行为,只是寻常的校阅。

看到这样的神色,不会有人怀疑,在接到命令、刺出枪刺时,他们会多犹豫上一秒两秒。

那位手持书简的官员笑了,冷声如数九寒天,“今儿倒是怪了,乌台拿人还敢喧哗?”他手一挥,“带走!”

几名皂衣吏人压阵,如狼似虎般地将文维申当街拖曳而走。

身穿皂衣的公人走了,王居卿没动,拿着长枪的神机营士兵没动,指着喉咙的枪刺也没动。

文府家人汗如雨下,王居卿冷眼看着,半晌,方才开了金口,“还不进去禀报潞国公。”

扎在喉咙前的枪尖刷地一声全都收了回去。如蒙大赦的文府管家连忙转身飞奔而上,在石阶上绊了一下也没减低速度,连滚带爬地进了门去。

王居卿静静地等待着。

片刻之后,那管家自门中而出,“国公请大府入府一叙。”

王居卿没有动,下巴稍稍上仰,望着紧闭的中门。

宰相家的正门,寻常便是紧闭,只有在贵客正式造访时,方才打开。方才文维申出入门庭,也只是打开了偏门。

以王居卿的身份,放在过去,同样没资格让文彦博大开中门。

但王居卿盯着大门,不肯挪动半步。作为议政会议的成员,天下大政的决策者之一,文彦博想要他入内相见,把正门打开,是最基本的礼数。

传话的管家再次入内,又过了片刻,一辆马车从车马进出的侧门出来,停在了正门口。文府的正门亦从内侧缓缓打开,文彦博一身公服,杵着拐杖自门中缓步而出,看起来不是出门迎客,而是要乘车离家的样子。

王居卿唇边不禁流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文彦博不愿让上半步,就只能用这种招数来维持颜面了。

一步一级,文老国公目不斜视地来到马车前,完全无视不远处的王居卿和全副武装的几家士兵。

车夫为文彦博打开了车门,就在快要上车的前一刻,文彦博将拐杖一顿,仿佛突然发现了王居卿一般,突然转过了头。

没有寒暄,没有问候,只有冷漠的一句询问,“韩三在哪里?”

王居卿微笑着低了低头:“两府今夜在苏平章府上共商国政。”

文彦博听了之后,就踩着垂下来的阶梯,登上了马车。

在软座上坐定,他垂下眼皮,瞥着车外的王居卿,“上来吧。”他望着前方,“既然用了这等手段发请帖,老夫就去一趟好了。”

王居卿微笑着上了车,与文彦博相对而坐,丝毫不见方才让文彦博大开中门的倨傲。

马车动了,文彦博的元随,以及跟随王居卿而来的神机营将士,皆紧随前后。

车轮辘辘,不时就能听到车轮碾过石子和路面凹陷处的咔哒声,但车厢只轻轻在摇晃。

这是只有京师工坊才出产的最新型号的马车,用了目前最先进的技术,有着最好的悬挂系统和稳定系统,号称可以运送一箱鸡蛋穿过京师鬼市子前那条最破烂的道路,而不用担心鸡蛋打碎——虽然这是在两大快报上所打的广告,但的确就是事实。

王居卿以议政的身份,也才得到一辆的分配,没想到文彦博就已经有了。

只有通过格物致知,才能造出最好的弹簧钢,最好的车轴钢,最好的车体结构,最好的转向装置,这辆马车从里到外都是文彦博所厌弃的气学所研发出来的东西,但文府还是在第一时间买到了这一连郡王家都要排队购买的马车。

所有的好处都要享受到,却不愿为之付出一点代价,甚至都不肯承认这给天下带来的好处。

王居卿将目光收回,心底最后一点怜悯之情都消失无踪。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不,是新陈代谢,该淘汰的就必须要淘汰。要做庆父,眼前的这一位还不够资格。

心境又是一变,文彦博的气话听在耳中,便更觉阴阳怪气,“劳烦几位相公费心了,其实何须如此麻烦,直接把我这老骨头送进台狱岂不是最是省事。”

“都是下面人太懒,”王居卿说得诚恳,“令郎满身都是洞,倒是潞公的罪名不好找。”

文彦博甚至懒得在私下争辩,自家儿子的事情他很清楚。这些罪名,都是很正常的事,哪家没做过?除非是政争时拿出来作为攻击对手的武器,否则士大夫们都是有志一同地全都当做看不见。

但王居卿的话让文彦博听得难受,摆明了就要拿自家儿子作伐,跟自己过不去。真是不要脸了,反而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那孽子在洛阳做下的勾当,劳烦大府操心了。”

王居卿微微一笑,“在下今日刚得授御史中丞。”

文彦博没有太多惊讶之色。

能带着御史台的人登门抓人,做管家的不清楚王居卿身份的转变,但文彦博没有老糊涂,心里多少也有了点底。

“御史可绳纠百官,宰相祸国,中丞可纠?”

“所以居卿来见老相公。”

文彦博被王居卿噎着越发难受,除了韩冈之外,已经有多少年没人在他面前如此尖刻了。

“用这等手段,不怕惹得天下人惊惧?日后还做得宰相?”

连宰相都难自保,有几个士大夫不怕政事堂的手段?

如果大议会之事为真,心狠手辣的韩冈自难当选。若是大议会不过是幌子,韩冈就要面对全天下所有被愚弄的士大夫,名声一败再败,就能直追王莽了。

文彦博正好是掐着这一点,才不去担心韩冈会用什么激烈的招数。

韩冈这等根基浅薄的宰相,就像扎根不深的大树一般,难以经受住过大的风暴,只有保持风平浪静,才能安然生长下去。而文家,累世簪缨,姻亲戚里遍及南北,根基扎得比树干都要长出几倍,更与其他树木相勾连,决不怕狂风巨浪,同时也会让风浪不敢侵袭。

这就是世家和寒门的区别。

“韩相公让在下带一句给潞公,此事不劳费心。”

在文彦博看来,这不过是王居卿在强撑嘴硬罢了。

“韩冈还说了什么?”文彦博满是好奇的讽刺着。

“韩相公还说,潞公当谢他才是。他帮潞公张了大旗,视两府为逆者,皆以潞公马首是瞻。如今潞公成了一党赤帜,声名垂于天下,潞公觉得当谢不当谢?”

文彦博一声冷笑,“还有呢?”

“潞公当是在想,即使没两年就去见先帝,这赤帜之名也能遗泽后人。日后反攻倒算,不,是拨乱反正……文氏一族也能安享富贵,不至于为人打压,以至于两代而衰。”

文彦博脸色一点点地阴沉了下去,他可不觉得这会是韩冈的原话。这位新上任的御史中丞还真是一点不留情面。

“韩冈若是看得这般清楚,为何还陪着老夫胡闹?”

“还能为什么?”王居卿笑了起来,“楚公声望太隆,不敢招惹。吕吉甫有声望有手段,故而远逐外路。灵寿、安阳二韩,牵涉又过多。唯独潞公你……人畜无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