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三十八)

雨车身上涂着大大的“五”字的大号四轮马车停在了身前。

站牌下的文禄,连忙跟着身边其他候车的乘客一起,挨个交上五文钱,登上了这辆开往东京车站的公共马车。

公共马车车厢宽敞,比府中的任何一辆马车更高更大,同时也更长。车厢两边和顶上都有窗户,不过都是木窗。两排座位人挨人,能坐下小二十人。不过一多半是去东京车站,行李往中间一放,十七八人立刻连搁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坐在文禄外侧的一个破落户,两只篓子放在脚边,向文禄这边挤了一下,看了眼文禄身上的穿戴,笑着问道,“这位员外,是回乡?”

文禄不想搭理,冷淡地嗯了一声。

破落户也不知礼数,看不出文禄的脸色,仍是一张笑脸:“听口音,员外当是从西面来吧。”

上车后一句话没说,哪来的口音让人听,文禄心中一跳,忙道:“南面,应天。”

“就空着手回去?怎么不带些京里的时货?”破落户一惊一乍起来,“京师里的好东西太多了,应天那边都找不到的,随便带点回去,转手就是一倍的利。”

文禄又仔细地看了他两眼,就是一个破落户,不是他担心的那种人。身上的衣服不知多久没洗,一块黑一块灰,已经看不出底色。

悄悄地向另一侧挪了一点,文禄冷淡地道:“家里有事,赶着回去。”说着把头扭向外面,不准备再搭话了,这种上车就搭话的,多是些骗子。今晚是夜行车,明儿一早就要登门送信,文禄可不想节外生枝——老国公的吩咐最是要紧。

风声紧了,一切要小心。不用六郎说,文禄自己就能感觉得到。

老国公住进医院才半天,硬是被闹得只回家去。就是寄上一封信,还走不得官中的邮政,还得自己送出去。

幸好一进开封,就没有跟这样一起进府,而是派作暗子,安顿在外宅中,不然今天也出不来了。

想到这里,文禄摸了摸藏在怀中暗兜的书信,一切安好,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公共马车向着车站飞驰,不知出了何事,忽然就慢了下来,渐渐减缓,然后停了。

文禄一下就睁开眼睛,车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用力地扯开。

一个军汉出现在车门外,冲着里面呵斥道:“下车,下车!”

有钱有身份的人出行不是坐自家车,就是直接雇车,公共马车的乘客都是些普通人。享受不到赤佬们恭恭敬敬的待遇,也不敢抗议被打断的行程。虽不知道是什么事,马车上的乘客还是一个个提着自己的东西依言下车。

文禄心惊胆战地从车上下来,手脚都僵硬了,差点踩空,还是前面下车的破落户扶了一把,才没摔倒。

站稳了一张望,文禄就立刻放下了心。

前方大路路口处,正有两部人马从左右而来,转上通向车站的大路。浩浩荡荡,数以千计的士兵,占去了大道的大半路面,也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两部人马泾渭分明,各占了道路的左右,中间是骑在马上的军官,约束着行进中的队形。

左右两部士兵都背着鼓鼓囊囊的双肩背包,不过其他装束就完全不一样了。

走在左面的一部很好认,至少京师百姓一眼就能看出。文禄身边就有人指指点点,低声说那是神机营。

只有神机营士兵的背包上会横放着防水油布包裹的火枪——右边的那一队,一人多长的斩马刀全都扛在肩上——还有那件由褙子改造而来的窄袖带扣的外袍,也是禁军中的独一份,把左右衣襟扣上,再把腰带一束,背挺肩张,人看着就精神。

扛着斩马刀的一队也背着同款式的双肩背包,背包外还勾着一个包裹,看外形是重弩,很可能是最新的凤凰弓。外袍是褙子,夜色下颜色发暗,在火光的映照下,也分辨不清,不过跟队列前方的军旗同深浅,应该就是大红色。

文禄眼睛眯了起来,不用别人介绍,洛阳城中就有同属一部的四个指挥,再熟悉不过了,那是虎翼军——捧日、天武也是红色褙子,但上四军岂会轻动?

看这两支队伍正往东京车站方向去,文禄不禁就在想,这是要去支援河北的吗?身边也是有人兴奋地在说着同样的猜测——辽人兵临边界,消息传出。

这可真是好消息。

如果是派出去的是不肯与奸贼同流合污的将领,联络起来。如果是那些奸贼的党羽,那他们对朝廷的控制就会降低。不管怎么说,京师内部空虚,对老国公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

带着期待,文禄向前凑过去,问着那拦住马车的军汉,“出了啥事?”

军汉一张死人脸调过来,两只眼珠子把文禄上下一打量,便把手一摆,做个一边去的手势,连一句都懒得与文禄多说。

文禄一口气憋着,登时就黑了脸。他在府中的时候,就是登门来的官人们也没一个这般无礼。恨恨退到一旁,要不是有大事在身,要不是这里是开封、而不是洛阳,他文三爷就要这赤佬好看。

文禄退到了一边,同坐一辆马车的那个破落户,不知怎么却凑了上去。递了不知什么东西,就看见那军汉立刻就凑过去,交头接耳起来。

“来人!”文禄冷眼看着,暗暗猜度,却见那军汉的手指了过来,“这贼打探军情机密,抓起来!”

文禄一愣,“机密……我没有!”

但几个士兵已经如狼似虎地扑过来,一把将文禄扑倒在地。

脖子、胳膊都给死死地卡住,文禄拼命挣扎,大声叫道,“我是良人!”

“路引呢?”

“要去哪里?”

“打听军情做什么?”

“行李呢?”

“出远门怎么不带行李?”

压住文禄的几个士兵连珠炮般问着,领头的军汉不耐烦:“废话什么,搜身!”

文禄立刻就感觉到了几只手在身上摩挲,胸前的一只手就快要摸到了密信,他终于不敢再隐瞒身份,大叫起来:“我是文国公家的人!”

周围顿时安静了。

压着脖子的手放松了,军汉也口气也变得和缓起来,“文国公?……是潞国公?!”

“我是奉文老国公之命,出外办差!”

文禄狠狠地挣脱了松脱的臂膀,紧咬着牙。威胁的话就不必说了,想必他们也知道,开罪了宰相、元老,结果会是什么。就算当朝宰相与老国公为敌,也不会坐视赤佬欺辱老国公。

但刚刚启程就出了这等事,在老国公面前,自己肯定很难再受重用了。

他怒视着面前的军汉,等回过头,转托几个相熟的朋友,让这厮知道得罪宰相家人会是什么下场。

军汉迎着文禄愤怒的视线,忽地咬牙瞪眼,面目狰狞,一刀鞘就抽了上来。

一声闷响,文禄给打翻在地。

脸上的剧痛让他差点晕过去,浑浑噩噩之间听见刀鞘挥下来的破风声,还有一声怒骂:“打的就是你这奸贼的走狗!”

……

“潞公何其不智。”

韩冈放下了书信,这都可以算是罪证了。

往深里说,勾连外臣,指斥乘舆,这都是有的。抠字眼的话,毁了文家都不是难事。

“相公,怎么办?”石中信问道。

“是谁缴获的这封信?”

“是下官手底下的一个副都头,名唤牛奇,还有一个皇城司那边的人。”

石中信手下的人缴获了这封信,立刻就送到韩冈这边来了。

其实其中还有皇城司的一份功劳,只是那边不方便抛头露面,才让石中信这边占了表面的功劳。

韩冈点点头,伸手从书架上去下一个牛皮外壳的本子,翻开来,前面十几页都已写满了姓名,韩冈在新的一页上,提笔写下了牛奇的姓名和身份。

合起本子,韩冈道:“两个月后,武学战术科新一期要开班,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知道了。”石中信点点头,又笑道:“牛二真是好运。”

能让韩冈在笔记本上记下姓名,就像过去能被皇帝把姓名提在崇政殿或福宁殿的屏风上一般,都是能得重用的标志。

韩冈收起笔记本,拿起那封信:“来人……把这封信送去潞国公府上。”

石中信瞪大了眼睛,不知韩冈为何还要姑息。

但就听见韩冈道,“就说是我说的,请潞公自重一点。”

石中信的眼睛这下瞪得更大了,听到韩冈这句话,文彦博会不会被气死?

“潞公年纪大了,头脑有些糊涂了,”韩冈笑了一笑,指了指头,“朝廷还是能够体谅的。”

石中信暗暗叹道,这就是做过宰相的好处,不论做了什么事,朝廷都会体谅。

就像当年跟戾王一起谋反的宰执,除了当殿被打死的宰相蔡确,薛向和曾布都保住了一条命,只是被流放岭南而已。换作低一点的官儿,别说当真谋反,就是有点苗头,这脑袋都保不住。

韩冈问道:“京师情况有多少把握?”

石中信连忙点头,“相公放心,下官都安排妥当了。只要相公一句话,下官手下的两千兵马立刻就能出动。”

韩冈叹道:“希望用不到你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