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三十四)

韩宗儒坐上了自家的马车,直趋平章府。

韩缜、韩维接受了韩宗儒的提议,打算先从苏颂那边着手。

只是在父、叔面前侃侃而谈的韩宗儒,上了车后,就开始频频地擦汗。

章惇、韩冈皆是强势的宰相,一切政务皆自两人发动,苏颂的形象越发的模糊。两眼一抹黑,这让韩宗儒开始担心起一会儿与苏颂的会面。

与外人交流可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

也亏父亲、六叔敢把自己放出去,万一自己不小心开罪了苏颂,肯定会连累家族。

……还是说他们根本没有对自己抱希望,让自己去拜见苏颂,也只是一个幌子。

不自觉的,韩宗儒的想法又开始偏向消极。

突然大起来的噪音,让韩宗儒从低沉中警醒。

敞开的车窗让街上的喧闹传进车厢。

韩璃将另一扇车窗也打开,回头问道,“阿爹,这样是不是好些?”

儿子的眼神中带着殷殷关切,韩宗儒心中一暖,“没什么。”

瞥了眼车窗外,大多数路人对街上往来穿梭的马车毫不在意,但还是有几道好奇的目光投射过来。

向后靠上椅背,他闭上眼睛,“把帘子拉下来。”

韩璃连忙将车窗上的细竹帘都拉了下来。

透过竹帘,微风徐徐,吹不散车中暑气,尽管跟世上所有的胖子一样,韩宗儒很是怕热,但他更不习惯抛头露面——如果有哪人打小儿出席宴请,或是面见外客,回头就会被父母一通训斥,换谁都不愿意出外见人了。

能在家人面前侃侃而谈,却是畏见外人的性格,只是给韩宗儒他平素里不顾形象的举动给掩盖了。长辈不会让他接待宾客,即使赴宴也不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可今日却是要独自去见平章军国的首相……

睁开眼,见到的又是韩璃关切担心的眼神。

不能让儿子看见自己不成器的样子。

韩宗儒眨了眨眼皮,给了儿子一个气定神闲的笑容。

收敛起即将拜见苏颂的忐忑,思绪又回到正事上。

苏颂未来的角色,这是韩宗儒迫切想要弄清楚的一件事。

宰相统掌内外,太后、天子垂拱而治,而大议会则牵制宰相。

这一体制成型后,韩冈、章惇将会继续在政事堂中掌握大权,但苏颂的位置呢?

以苏颂的身份,章惇、韩冈不可能不给他一个与他身份相符合的位置。

是继续担任平章,还是大议会的议长,等五年后再交给韩冈。

如果真的是大议会的议长,他到底能做什么?

议员们并没有上下级的从属关系,每个人手中一张选票,没有哪位会多上一张。

这与议政会议不同。议政们即使都有着决定宰辅和国是的投票权,但提出宰辅的人选,拟定国是,都不是普通议政有资格参与的,而且在职位上,主从高下十分明显。

来自于天下各路州的议员从理论上来说,都是平起平坐的。苏颂纵然可以用自身的威望来影响一大批议员,但更多的议员只会按照籍贯的不同相互抱团。

只是宰相们肯定有办法聚合这些乌合之众,否则绝不会有这个大议会。但韩宗儒想不出有什么招式可用,又不能凭空猜测,推断必须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之上,不然就是胡思乱想了,到最后,他也只能等着看了。就像是陌生的森林中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条路,不去走走看根本不知道前面到底是什么。

“阿爹,到了。”

韩宗儒心脏一阵狂跳。

他知道自己紧张,也清楚自己不能紧张,但韩宗儒就是定不下心来。

站在车外踏板上的家丁打开了车门,韩璃先下了车,随即他就抬起了头。

下雨了。

雨并不大,没能冲散提前而至的暑气,反让空气更加闷热起来。

随行的家丁为韩宗儒撑起一面油纸伞,一旁的车夫则恼火地望着天上。

一场大雨,能洗清京师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煤灰,而一场小雨,则只会将天空中的灰土洒在暴露在雨中的马车上。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街头上的马车车厢上,到处都能看见星星点点的泥斑。家里的这辆车,回头必须要清洗一番,不然可见不得人了。

居京师,大不易。韩宗儒想着,这话放在现在说,也的确没错。

韩璃上去递了门贴,过了一阵,苏颂的儿子苏诒便出来迎接。

苏颂的府邸原是高家旧第,自高太皇坏事之后,高氏族人纷纷被请出朝堂,甚至京师。大多安置去了西京。脏的臭的,只要是从朝堂上排挤出来的,全都给丢到了洛阳那里去了。

跟在苏诒身后,韩宗儒父子穿廊过巷。高氏留下的府邸占地数百亩,比起另外两座相府,更阔大了几分。当苏颂见客的位置,从通常的正堂、偏厅或书房,改到了后园,这就累惨了不擅运动的韩宗儒。当远远看见池畔垂钓的苏颂苏子容时,韩宗儒和扶着他的韩璃,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韩宗儒在家中不受父亲宠爱,几乎没有被招出去见过外客,也没被带着赴过酒宴。尽管家中叔伯辈皆身居显宦,与苏颂也多有往来,可大名鼎鼎的苏平章,韩宗儒还是第一次与之见面。

坐在伞下塘边的苏颂,手持一根钓竿,手上拿着一只银酒盏,也不知是喝酒,还是钓鱼。须发皆白,是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儿。坐着的时候,腰背稍稍弓着,比起牛高马大、老而益壮的文彦博,他的外相就显得有些平凡了。

苏颂身旁,还有一青衣人,同在伞下,却是站着。比起苏颂的温润,此人就稍嫌锋利了。

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没有惯常士大夫到了他这个年纪都少不了的肚腩,反而肩阔腰窄,宽阔的肩膊将青衫撑起,显得极为精壮。相貌亦是精悍,眉眼模样与苏颂相距甚远。

说是文臣,虽带几分文气,可身材就不像。士人要么富态,要么清癯,少有健硕精壮的外相。可要说是武将,韩宗儒打过交道的一干武将,只要不是外戚荫补而来,却都是以膀大腰圆为荣,每日酒肉下肚,身高六尺、七尺、八尺,往往腰围也能有六尺、七尺、八尺。

不像是苏家子侄,也不似苏颂身边得用的幕宾,更像是从江湖上招徕的护卫。如今市面上的传奇、小说里面,有很多名臣身边都有一个两个听话得用的侠客,就像聂隐娘、昆仑奴一样。

韩家近边境,有近万庄客,数百家丁,设保甲,建忠义社,平日里也养着几个教习,演武习射,个个都有一身好武艺,只是看起来远不如面前的这一位。苏颂做了十几年群臣之首,身边有这么一位侠客倒也是寻常。

韩宗儒的到来,吸引了两人的视线,在韩宗儒过长的注视中,两人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韩宗儒见状收慑心神,不再胡思乱想。

自家就是太容易分心了,要不然何至于读书不成?暗自告诫,韩宗儒上前两步,以子侄辈的身份拜见苏颂。

“宗儒拜见苏丈。”

从来没有照过面,还没与苏颂论过世谊,就主动自降辈分,这可不是有官在身的士大夫见面的礼数,倒像是那些攀附权贵的无品士人。

可韩宗儒却不在乎,看到自己,谁不会想“身子榔槺,相貌蠢笨,韩五、韩六怎么派了这么一个人来?”本来就没什么脸面,这脸皮要不要倒是没关系。彻底放开,或者说彻底不要面皮了,倒是不紧张了。

苏颂还没回应,就听得一人道,“我曾听曹公说,家里子侄皆不堪,倒是持国家的十一郎内秀,可惜不读书。”

韩宗儒顿时忘了礼节,努力瞪大一对小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苏颂身旁的青衣人。

这绝不是什么护卫了,江湖侠客再不知礼数,也不会逾越到这般地步。这般大胆,苏颂的亲儿子都不敢如此抢话的。

还有,三叔是这么评价自己的吗?内秀,不读书。不读书是正常评价,但内秀呢?自己在三叔面前没有多少表现。

最重要的事,这个人跟被封做曹国公的三叔打过交道,而且语气中还带着平起平坐的味道。

这个人到底是谁?!

被此人抢了话,苏颂却全无怒意,反而作壁上观。

只听青衣人道:“康公的评价,前半句是对是错,我倒是不太清楚,不过后半句,倒是说得不对。给六种动物、十一种植物命名,在《自然》上发表了八篇文章的作者,怎么叫不读书?”

如同五雷轰顶,只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大叫,他是怎么知道的?!

“灵寿韩季柔,就是足下吧?”

韩宗儒期期艾艾,“……季柔是在下表字。阁下是……”

青衣人十分干脆,“我是韩冈。”

韩冈?

韩冈!

韩宗儒眨巴了几下小眼睛,方才惊醒过来。

他竟然真的是韩冈?!他怎么会在这里?!

心中惊涛骇浪,却见韩冈偏头:“子容兄,喧宾夺主,还望勿怪。”

“无妨。”苏颂抬眼,“老夫已经不管事了,只管钓鱼、喝酒、读书,还有何事找老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