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五)

御体违和,不能上朝。

太后这是金口玉言,说有病,就有病。

赵煦怒极反笑,真是不要脸了。

只是燃遍全身的怒焰,忽然间化为寒冰,莫名地阻止自己上朝,这是想要做什么?

是图穷匕见,要趁今日废掉自己?

难道他们已经说服了王安石,同意另立新君?

不,这绝不可能!

生死攸关,赵煦的思路变得敏锐无比。

王安石怎么可能一边把孙女嫁给自己,一边还点头同意废掉自己。

士大夫最重名声,就是自己被废掉,这个婚约也绝不可能废除。只要有这份婚姻在,新君即位,对王安石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赵煦确信,如果逆贼们当真要废掉自己,王安石必定会全力反对。

既然如此,逆贼就不应该选在王安石会参加朝会的今日来废掉自己。

一个阴寒森冷的笑容出现在赵煦的脸上。

他们怕自己与王安石见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在王安石启程前阻拦,也许其中出了什么变故,也有可能被王安石骗过,更有可能来不及阻止,反正现在他们发现,要是让王安石与自己见面,会让他们处心积虑的图谋化为流水,那些被他们压制许久的正臣,也会在王安石号召下契合起来,与逆贼分庭抗礼。

所以他们要拦着自己。不过拦得住一时,难道还能拦得住一世?自己迟早能与王安石见面,那时候……

不对!

赵煦忽的一阵心悸,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或许他们现在就要对付王安石!

的确。逆贼能拦住一时,也拦不住一世。今天不让自己上朝,明天不让自己上朝,难道能一直不让自己上朝?

但赵顼明白,那些逆贼绝非蠢人,自己能想得到的,他们也一样能想得到。

逆贼们所要争取的,或许就是这短短一天的时间,也许过了今日,自己就再无挽回的机会。

是了,太后重病,明显熬不过自己,那些贼子怎么可能会不做应对。

想到这里,赵顼心中就是一阵焦躁。

王安石年迈,听说年前还发了重病,很可能没有太多时间了。

心中的念头转了好几个圈,不过在外面看来,也只是一愣神的工夫,赵煦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朕好得很!”

杨戬和他几个手下,就跪在门口,将出门的路死死堵上,“不,官家一点都不好,病得很重!”

如此赤裸裸,如此不要脸皮,可见对方是如何急躁,如何仓促。如果逆贼他们有更多时间,肯定会安排得不着痕迹。

一想到时间的紧迫,赵煦则更加急躁,胸口仿佛有火在烧,“尔等是要造反吗?!”

杨戬跪伏于地,仰头抗辩:“奴婢怎么敢?奴婢是奉太后的旨意。”

看看,阉人都敢跟朕顶嘴!

赵煦过去虽受到太后、宰相的钳制,身边也尽是太后的耳目,但这些阉宦、宫女,可从来也不敢如此无状。

“给朕滚开!”

赵煦气急,上前一脚踹在杨戬的脸上。

杨戬重重挨了一击,顿时口鼻溅血,翻倒在地。

“还不让开!”赵煦冷冷喝道。低头看着杨戬,心中满是快意。

可杨戬却没呼痛,任凭鲜血在脸上流淌,重新跪好,挡在赵煦的身前,“请官家今日好生养病。”

杨戬这般冷静,让赵煦越发地恼怒,“杨戬!”

正想再踹上几脚,门前出现了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

赵煦动作一顿,脸色更加狰狞:“童贯!”

王中正的爪牙,太后手底下的又一条好狗。

瞪着堵在门前的童贯,赵煦胸口起伏,杨戬守在殿内、童贯守在殿外,太后为了拦着他,把得力人都派出来了。

当朕会一直忍气吞声吗?

欺自己年幼,一步步骑到头上,之前是太后,接着是宰相,现在连阉人都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再过几年,岂不是见到宫女,自己都要先行礼了?

朕不会窝窝囊囊地哭着等着被收拾的。

赵煦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怒火烧光。

“好!好!好!”赵煦大笑,状似疯狂,“你们做的可真好!”

他倏地返身,几步冲进小书房。

杨戬见状,心知不妙,拿袖子将脸胡乱一擦,便跟着冲了进去。

童贯拧起眉,一动不动地堵在门前。

赵煦转眼就出来了,一切与刚进去时无异,只是手中多了一柄细剑。

一手持剑,一手持鞘,皇帝就这么冲了出来。

青玉、金铜、犀角、蟒皮制成的剑鞘花纹精美,完全是一件装饰品,但鞘中的细剑却是名工大匠以百炼精钢所制,犀利之处,只需轻轻一划,就能割开皮甲,若是握在高手手中,挺剑直刺,能轻易刺穿板甲。如果放到市面上,此剑能以千金出售。即使在宫中,也可算得上数得着的好剑了。

这是军器监旧年献给先帝的礼物,代表了当时军器监的最强工艺。

赵煦在登基后,就从存放熙宗皇帝遗物的显谟阁中拿了过来,以示不忘先帝之志。

杨戬紧紧追在后面,他身上的衣服有一道长长的破口,奔走间,皮肉在破口中时隐时现。

他脸色惨白,气急败坏,方才要不是躲得快,就要被开膛破肚了。

他也不顾自家衣衫不整,高声叫道,“官家疯了,快拦着他。”

殿中的宫人忙围了上来,赵煦就将手中长剑一阵乱挥,把人都逼开。

杨戬追得快,眼前剑光一闪,剑尖擦着鼻子掠过,登时倒竖,给吓得停了步。

赵煦冲到门前,剑指童贯,叫道:“让路!”

又回头挥了一剑,“都闪开,不许上来!”

赵煦疯了一般,宫人围作一圈,却都不敢上前,怕被剑劈到,也怕赵煦不小心自己伤到自己。

“官家,息怒,官家,息怒!”

杨戬颤声叫着,再没有方才凌迫君上的快感。

赵煦其实离得他很近,旁边又有这么多帮手,只要扑上去,就能将皇帝给扑倒。

可天子手中长剑那般锋利,要是扑上去时有个万一,失手让皇帝受了伤,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投鼠忌器之下,一时间竟无人敢上前,不过,也没人敢让开。

赵煦的长剑又指回童贯,剑尖压在他的胸前。

“让开!”皇帝叫道。

童贯站得纹丝不动,眼睛向下,不屑地瞟着在胸前颤抖的长剑。

“官家仔细手,奴婢只有一颗忠心,一条贱命,被官家杀了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可要是官家不小心伤了自己,奴婢可就万死莫赎了。”

童贯的话中满是讽刺,赵煦的脸霎时涨得通红。

本是少年人,又是被下贱的阉人所辱,顿时恼羞成怒,拿剑的右手不管不顾地向前一递,当即就扎进了童贯的胸中。

但剑尖刚刚沾到皮肉,便再也动弹不得。

童贯的双手如钳子一般紧紧攥着剑身,鲜血从指缝中溢出。

“放手!”

赵煦一声喝,拿着剑的右手也随之一拧,就要硬生生地将童贯双手给剐开。

童贯眼疾手快,左手一伸,就叼住了天子细瘦的手腕。只轻轻一捏,赵煦便是一声痛叫,再也拿不稳细剑,被童贯给夺了过去。

童贯已经松了手,赵煦的手腕却还一阵阵的抽痛。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赵煦乱了方寸。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身边的宫人连大声一点都不敢,赵煦还从来不知道,挨打竟然会这么痛。

手中没了依仗,童贯更是毫无顾忌地动了手,恐惧心充满了赵煦的胸臆。

区区一个内侍……区区一个阉人……

在心里不停咒骂着,可仰头看着铁塔一般的童贯,还有童贯手中的细剑,赵煦却连呵斥都发不出一声来。

童贯随手将长剑丢到一边,哐当一声,赵煦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废物!

同样的词语,出现在童贯、杨戬、诸多宫人,甚至赵煦的心里。

童贯摊开双手,掌心鲜血淋漓,无比冷静地笑着,“官家,你自己看看,这门……奴婢能让吗?”

赵煦不敢回嘴,他被毫无顾忌地童贯吓到了。失去了皇帝这个身份的保护,他就只是一个被惯坏的体质虚弱的少年。

童贯居高临下,盯着一步步向后退开的少年天子,“官家疯了!还不快去通报太后!”

杨戬等人终于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四五人合力,将赵煦给架了起来,七手八脚地押到了床榻上。

“快去请太医开张安神的方子,让官家好好睡一觉。”

杨戬看着两名孔武有力的粗壮宫女将皇帝压在床上,方回头看童贯鲜血淋漓的双手:“伤得重不重?”

童贯摇头,“不算重,回头请太医包扎一下就好。”他看了看杨戬,“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赶快回去换身衣服,把脸也收拾收拾。”

“等官家睡着了就去。”杨戬摸了摸鼻子,疼得龇牙咧嘴。

童贯看着他的模样,“这一脚够重的。”

杨戬忍着痛,摸索了几下,“幸好骨头没断。”

童贯笑了起来,“幸好没断,断了可就不能留在官家身边了。”

能跟在天子、太后等贵人身边,相貌上至少得做到五官端正。鼻骨断了,相貌有缺,肯定是要被调走的。

“离了福宁宫,还能多睡几个安稳觉。”杨戬的话瓮声瓮气,回头望了一眼,不知被怎么教训,御榻上这时没动静了,他怅然长叹,“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是啊,”童贯也迷茫起来,“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