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八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一)

夜已深,杨戬端端正正地坐在圆凳上,背后靠着板壁,脑袋一起一伏,正迷迷糊糊地睡着。

白天宰相与天子的短暂交锋之后,宰相们扬长而去,天子赶走了所有的贴身宫人,在寝宫中整整坐了一个下午,到了晚间,又木呆呆地在宫人们的服侍下,梳洗上床。就是对太后的例行问安,也报了病,没有往那边去。

整整一天,杨戬都瞪大眼睛盯了皇帝,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又做出什么事来。

只是听了太妃的唆使,就敢服毒了,万一这一次被相公们气懵了心,想赶在被废之前做出事来,别人或许无事,可他这个被太后钦点来“服侍”官家的御药院勾当,必然要负上最大的责任。

白天时杨戬还撑得住,可到了晚上,灯火昏黄闪烁,渐渐的,倦意便潮水一般涌了上来。虽是坐着,可还是不由自主的便陷入了梦乡。

猛然间,杨戬一惊而醒。

张开惺忪的睡眼,紧张得观察着前方。

寝殿中红烛依旧,黯淡的烛光下,依稀能看得见御榻上皇帝的背影。

天子正头朝里面睡着,跟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自从先帝因炭毒而崩,刚刚兴起的拔步床便被清出宫中。纠枉过正之下,宫内的床榻连帐帘都给裁了。宫人们站在外间就能看得见睡在床榻上的主人。

看见天子还在安睡,杨戬稍稍松了一口气。

方才他在梦中,梦见皇帝拿了条白绫,吊死在房梁上。

梦中的皇帝,紫黑色的舌头长长地伸了出来,眼角、鼻孔延伸出几条血痕。就像当年一同入宫的同伴,入宫才一个月,就自缢在房中。同寝的七八人,早上起来都吓得半死。

杨戬从噩梦中恢复过来,就感觉背后黏糊糊、冷冰冰,尽是些冷汗。

坐得浑身不爽利,他便站起身,轻手轻脚地往御榻走过去。

再看看皇帝,就出去换一身干爽的亵衣。

只是刚刚向前走了几步,他就停了下来,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望着前方。

御榻上的被褥,可以看见天子后背的轮廓。那轮廓正一阵阵地颤着,隐约能听见几声呜咽。

皇帝根本就没有睡着!

杨戬猛地干咽了口唾沫,忽而觉得心虚起来——皇帝是在哭!

是的,是应该哭的。

堂堂皇帝,竟然被臣子骑到了头上,哭也是正常的。而且才十几岁的小孩子,遇上犯颜欺上的事,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哭?

只是皇帝的性子也硬,刚刚被宰相们教训的时候,连滴泪水都没掉,白天也只是发呆,直到夜深人静时,方才用被子掩着哭泣。

杨戬心下恻然,正想悄悄地离开,就发现被褥的颤抖突然停住了。

“是发现了?”杨戬心道。

他甚至都为皇帝感到尴尬,自家一个没脸的阉人,哭的时候都不想被人看见,何论高高在上的皇帝。

给皇帝留点脸面吧。

杨戬想着,悄悄地向后挪着脚步,不打算再靠近了。

天下至尊落到了这一步,纵然杨戬极羡慕王中正的权势,但也不免对赵煦的境遇抱上几分同情。

要是熙宗皇帝没有早亡,现在的这位至尊,怕还是在一干维持着忠心的宰辅教导下,认真学习治国之术,怎么也不至于被欺负成这样。

孤儿寡母本就容易受欺负,何况还母子离心,如何不受人欺?

杨戬暗暗地叹了一声,悄无声息地退到了门边。

“就让皇帝继续哭一阵吧。”杨戬想。

也只有在这夜里,这位皇帝才能没有白天的顾忌;

也只有在夜里,这位皇帝才能不用在意地哭泣;

都已经被臣子们架空,吃喝拉撒都被监视,可杨戬这时候突然觉得,向上报告时也没有必要事无巨细,即使一点点也可以,就给皇帝留下一点点余地。

这是在他的权限范围之内,能做到的仅有一点。

……

不能笑,不能笑。不能笑!

赵煦不断地警告自己,但随着夜色渐深,自制力就变得薄弱起来,最终他还是没按捺住潮涌而起的笑意,使得他被褥下的身体,一阵阵地抽动着。

是该笑的。

宰相们露了怯,自己的皇位保住了,为什么不笑?

宰相们打算做什么,赵煦现在依然不清楚。

但他们能做到哪个地步,赵煦觉得自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伊尹之事,臣能为之。

这等于就是划下了一条底限。

韩冈的确是悖逆无道,但终究还是不敢说一句“伊霍之事,臣能为之”,不敢废掉自己。

方才双方都把话都说到那个地步,赵煦是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挑衅宰相。

如果可以废掉自己,想必章惇、韩冈都不会吝啬多说一句话。

可他们都没有说,就算恼火到了极点,都没有说——因为他们不敢说。

赵煦心中快活得直发痒。

他紧紧咬着被角,用牙齿开心地磨着棉制的被面,只有这样,才能压得住时不时自喉咙里冲出的几声喑哑的笑声。

废帝另立这句话,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说出口的。

若是汉晋之际,南北朝时,或是晚唐五代,换个皇帝对权臣来说或许很简单,可是大宋前后七代天子,养士百有余年。

尽管自己无恩于天下士民,但赵煦相信,有前面祖宗六代在,亿万子民依然心向赵氏正统。

不仅仅是天下子民,就是朝中群臣,也必然有许多忠直之士。

这还用怀疑吗?

尽管有权臣阻隔中外,让赵煦完全不清楚朝堂上究竟有多少心向正统的忠直之士。

但三个奸佞到了现在都还不敢放言说要废掉自己,想必就是因为朝中诸多忠臣,让他们不敢越雷池一步。

纵使那妇人十年来不断提拔逆贼,使奸佞高居庙堂,忠臣沉沦下僚,可自己依然还能稳稳地坐在这个位置上。

苏颂有句话的确没有说错——这就是祖宗的恩德!

赵煦嘴角咧开,无声地笑着,谁让你们没能投个好胎?

羡慕吗?嫉妒吗?

人有高下之分,贵贱之别,这是天生的。

自家生在宫禁之中,天生就该高居人上。既然生在宫禁之外,天生就该跪在自己脚下。如若不然,就是违了伦常天理。

天生的身份,再嫉妒也嫉妒不来。

就算是已经掌握了天下大政,乱臣贼子们还是不敢轻易说一句废立,而自己作为皇帝,要换掉宰臣,却是天经地义。

只要等一个合适的契机!

赵煦相信,自己肯定能等到这个契机。

忽然涌起的强烈笑意,让赵煦气息不稳,整个身子都颤了起来。

从背后,这时传来一点细微的响动。

有人在悄悄接近!

犹如冰水浸透了全身,陡然之间,赵煦的全身都僵住了。

有人发现了自己在笑!

强烈的恐惧感猛然袭来,把赵煦的血液都给冻结了。

赵煦不敢再出一声,更不敢再动,整个人就僵持在现在的姿势上,不敢稍移一点。

赵煦停下了所有动作,但身后的脚底蹭地的声音没了,只是那人的呼吸稍稍重了一点,赵煦登时就发现了他的身份。

是杨戬!

是那个该千刀万剐的贼子!

没有这些爪牙,没有这些耳目,在那个妇人病重时候,外面的权奸根本就奈何不得自己。

要不是杨戬,自己哪里会吃喝拉撒都被人记录下来,送去宫外给权奸们检查?

要不是杨戬,自己哪里会连笑一生都得藏在被子里?

赵煦心中杀意大盛,暗暗发誓,等到自家掌握大政,定要将此辈一个个都上刑场,剐上千万刀。

只是发誓的同时,赵煦还是不敢有任何一点动作,直至背后传来杨戬远离的声音。

杨戬退到门边的动静,让赵煦憋住气终于可以换一口,但警惕心却越发高涨。

莫不会是欲擒故纵?

不论是与不是,赵煦都不敢冒险。

只要给那些奸佞得知自己的反应,自家可就要危险了。

不论是苏颂、章惇、韩冈,还是两府中的其他执政,他们都是才智高绝之辈。

赵煦承认苏颂说得没错,论才智、论学识、论心术,他都不如那些从数千万士人中考出来、又从数以千万计的官吏中脱颖而出的宰辅们。

只要他们知道自己还能笑得出声,就肯定会想得到他们的底细被自己看透了。

一旦他们清楚地了解到这一点,想必就会立刻改弦更张,真的开始要废掉自己了。

在此之前,自家都是人畜无害,甚至演出了一场闹剧,怎么看都不会是有为之君。但要是自己表现得太聪明,明天早上说不定就会看见一块肉饼。

要有耐心,要藏拙守愚,要等待时机,等到……等到……赵煦抿了抿嘴——要等到王安石抵京。

孙女婿和女婿,究竟谁更亲一点?

赵煦并不清楚,他一直不愿意去考虑自己与韩冈的亲戚关系,也始终觉得韩冈没有极力反对这桩婚事,也许是因为王安石站在了他的一边。

尽管给自己许多理由想要去信任王安石的忠心,但眼前一个个身居高位的逆贼,让赵煦不敢相信这位与权奸们关系紧密的元老。

不过赵煦现在想多相信王安石一点,如果王安石有叛逆之心,把孙女嫁给外孙才是最好的选择。而嫁给皇帝,日后不免左右为难。

以苏、章、韩的滔天权势,又将所有重臣收服,阻止他们更进一步的,也只有京外的元老。

富韩已逝、彦博老迈,王珪、冯京之辈更是被压制得毫无声息,真正能与权奸们对抗的就只有一手缔造了新政的王安石。

王安石虽说已经致仕,如今正优游林下。

但天子大婚,王安石作为皇后的祖父必然要到场。也许两府在平时能够阻止他上京,可这个时候,却不可能阻止。

也就是说……不用等待太久了。

就快了。

就快了。

赵煦默默念着,渐渐沉入了梦乡。

也就在这个夜晚,王安石的专列,从扬州启程,正向京师驶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