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六章 易法变制隳藩篱(十二)

济阴郡王给抓了。

临城伯父子也给抓了。

只要有哪个宗室敢表示一点忠心,登时就会被抓进开封府狱中。

赵煦阴郁地坐在桌前,宰辅残害忠良起来越发地肆无忌惮,让他熊熊怒火积蓄于心。

但让赵煦更加愤怒的,是忠心的宗室竟然就只有这么寥寥数人。

每年豢养宗室的财费数以百万计,但这些人竟然一点也不感念恩德,养着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用?

就是养条狗,主人受难的时候,最少也能汪汪叫上几声,这些宗亲,连条狗都不如。

赵煦死死盯着眼前摆满桌案的盘碟碗盏,恨不得抄起来砸得满地皆是。他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将心中愤懑发泄一二。

他原本对宗室寄予厚望。

纵使宗室是潜在的叛逆者,但在外姓臣子都有不轨之意的时候,也只有宗室最为可信。

要不然南北朝的时候,为什么那些皇帝都要给宗室以军政重权,无论如何,自家人都比外姓人更值得信任。

但逆贼们的下手太快,而宗室们的忠心又淡薄到几乎没有,几乎一夜之间,还能依靠的对象,已经没有几个了。

局面对赵煦来说急转直下,能作为臂助的宗亲勋旧,一个个被削除。本来寄予厚望的忠良,也一个个地投靠了逆贼。被逆贼提拔上来的,怎么也不会是忠心耿耿的臣子。

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

朝臣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以办起禅让大典。

不能等了!

赵煦就要拍案而起,脖子上的索子越勒越紧,再等下去,不消多久,能得一山阳公便是先帝保佑了。

不。下一刻他的想法又改变了。

必须再等下去。

贸然行事,只会平白送了性命。贼人们正当权,不愁没人出来做成济。

只有保住自己,才能坚持到最后。

赵煦低着头,静静地往嘴里拨着饭。他的双眼却斜睨着,视线在左边的茶盏上逗留不去。

气候宜人的春日里,只是吃了点饭,喝了些汤,皇帝的额头上竟然已经有了一层薄汗。

服侍赵煦进膳的内侍熟练的拿出了汗巾,皇帝体虚,常有盗汗,吃饭出点汗,没有会觉得奇怪。

赵煦干咽一口饭,任凭内侍帮自己擦汗。太妃悄悄塞过来的小纸包,现下就在他袖中,只要倒进去,喝下去,就能突发病痛,症状与中毒无异。

喝,还是不喝,这同样是个问题。

如果是议政会议通过太后的准许,可以废掉自己,另立新君,一切都有旧例可循,甚至可以说符合天理人情,能做得名正言顺。

但如果天子被人下毒,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个时候还想行废立之事,那就等于承认是下毒弑君的凶手。不管这个招数下一次还能不能用,但这一回一旦成功,至少能保半年以上的安全。

药物有效无效,赵煦不担心,母妃肯定会先让人试过之后才会给自己。唯一让赵煦担心的,是自己中毒的消息到底能不能传出去,而不会被宰辅们变成与平日无异的小病。

不过赵煦相信,母妃那边还是能将中毒的消息散播出去,不然她也不会想出这个计策。

一旦散布出去,不论一时间有多少人相信,只要乱臣贼子想要行废立之事,原本不信的也会变得相信。到时候,为难的就是乱臣贼子们了。

只要把药吃下去,至少能保半年平安。

但脑海中还有一个声音在大喊,不要幻想,事情绝不会那么顺利,不能急,千万不能急!

到底吃还是不吃?赵煦左右为难。

“官家,再吃点吧。”

见天子停了半刻也不见动筷子,内侍忍不住出声劝说。

还在犹豫中的赵煦乍听之下,脱口而出,“不吃!”

“官家?”

赵煦之前发了一通邪火,把福宁宫中的所有人都吓到了。此时又见天子脸色有异,不免心中惴惴。

赵煦回过神来,看了周围两眼,微微皱眉,“朕吃饱了,倒杯茶汤……不,一杯熟水就可以了。”

并不清楚茶汤会不会犯了药性,赵煦觉得还是用烧开了的白水最稳妥。不论吃与不吃,多放一杯水在手边都没有坏处。

左右宫人都被打发下去了,甚至连贴身的内侍都被赵煦赶到了下面去,抬起头也看不到桌面上的动静。

不算大的纸包压在掌心下,一旁就是揭开盖子的熟水,温温热,正好入口。

只要将纸包里的东西倾尽杯中,一仰而尽,就能换得半年安睡了。

不能再等了,必须要吃。

考虑了一阵,赵煦的心思又有了一点变化。

他在心中不住地催促着自己。直到得掌大政的那一天,他必须留在现在的位置上。

“这是父皇留下来的,不会给任何人抢走。”

苏颂已经老迈,他一去,章韩二贼必内争,皇位就只有一个,他们会先斗个你死我活。

做了皇帝这么些年,赵煦很清楚,天子之位到底有多诱人。当年二叔叛乱时的嘴脸,他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天子之位就是最好的钓饵,章、韩二贼即使再道貌岸然,也决计受不住君临天下的诱惑。

只要能多拖上一阵,就可以放心地去看两相之争了。

那个时候,朝堂大乱,正是自己夺回大政的机会。

还有辽人,耶律乙辛这个成功篡位的逆臣,乃是天下间最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只要他得知大宋内乱,肯定会尽起国中大军,南下侵攻。

赵煦自幼受学,史书通读了不知多少遍。他从未见过朝中势不两立,大将还能立功于外的例子。

即使当时两边能坐下来言和,挑拨离间也不会费多少事。怎么说都是天子,大势一时难以扭转,但小的方面,可以上下其手的地方就太多了。

届时贼子们人心尽失,自己就能名正言顺地出面来收拾人心。

掌握了兵权之后,再启用一干被奸佞们压制的不得志的名将,一举击败辽人,甚至还可以进一步灭掉辽国,混一华夏,达成先祖、父皇都未能完成的夙愿。

天下九州,亿万生民,都是朕的东西,不管现在被谁窃取,日后朕肯定要全数拿回来!

赵煦将药包压在书下,准备将之打开。

药包的外面用细细的麻线绕了好几圈,又用上好的油纸包了两层。绳子和油纸裹得很紧,又要小心不让下面的贴身内侍注意到,只能使用单手。

赵煦笨拙使用着自己的右手,一个没注意,滑了一下手,药包差点就掉到了地上。

赵煦手忙脚乱地将药包用双腿给接住,手腕还不小心碰到了桌沿,发出了咚的一声响。

手腕处的桡骨一阵剧痛,赵煦差点都冒出泪花。可他死死咬住牙,不敢叫出声来。甚至屏声静息,等待下面内侍的反应。

赵煦等了一阵,下面完全没有动静,他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看,却见内侍们一个个站立得仿佛木雕一般,看着似乎都快睡着了的样子。

大概是没注意到。

赵煦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他一鼓作气,将药包给打开了。

纸包之中,是一些极细的黑色粉末,只看着就觉得有几分毒性。

原本坚定的心,此时却又晃动起来。

赵煦又开始担心,要是这里面的毒药毒性过强,伪装中毒变成了真中毒,那该如何是好?

不,母妃肯定找人试过了,就是因为有效果才会暗地里给自己。

赵煦勉强安抚下自己的不安,再看这些药粉时,就又有些犯难起来。

纯黑色的药粉不适合倾进杯中,这样杯子会弄脏,会被人发现。要是找了御医来检查,肯定能发现其中的内情。

稍作犹豫,又偷眼看了一下下面的内侍,赵煦一咬牙,低下头去,张开嘴小口的抿了起来。

药末没有任何味道,只是赵煦吃在嘴里,从心底里都泛着苦涩。

身为天子,竟然必须吃药自保,这是什么样的屈辱?

换作父祖在世,哪个臣子敢爬到皇帝的头上作威作福?

就是如今嚣张跋扈的章惇、韩冈,也是俯首帖耳,不敢有半点不顺之心。

待日后朕得掌大政,定将尔等贼子千刀万剐,就算死了,也要开棺戮尸,以泄今日之恨。

赵煦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药粉,心中发下了千百道誓言。从乱臣贼子的本人,到他们的父母先人、儿女亲族,一个个都被赵煦立誓,要用最残毒的磔刑,将之一个个地千刀万剐。

不,男的要千刀万剐,女的就送入做营妓,让世间嫖客都来尝一尝宰相家女眷的味道。

将纸包上残余的粉末都舔舐干净,赵煦看着还带点湿润的油纸,咬了咬牙,将之团起来也丢进嘴里,用足了气力去嚼烂,最后用白水冲了下去。

至于捆扎小药包的细绳,赵煦随意团进了靴筒里。痕迹可疑的纸张会被人注意,但干净的绳索,只要丢在外面,甚至就放在靴筒里,也没人会大惊小怪。

放好细绳,再看桌上,一切都没了痕迹。

“好了。”

赵煦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疼痛的到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