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六章 易法变制隳藩篱(十一)

“聪明,卖力。”

聪明,意味着懂得如何趋吉避凶,而卖力,就是他这几天的表现了。

韩冈说了自己的看法,又反问章惇,“子厚兄以为如何?”

章惇却微微皱眉,“太识趣了,都快不认识他了。”

章惇、韩冈与燕达是老交情了。韩冈早在广锐之乱的时候,就认识了奉诏平乱,担任招捉使的燕达。到了南征之役时,章韩分任主帅、副帅,帐下第一员大将,便是燕达。三人共立殊勋,自是有一段交情。

自从南征之役后,燕达得天子青目,很快便爬到三衙管军的位置上。但三衙是武将,两府是文臣,文武两班寻常也不便攀交。这些年来,燕达从未与韩冈、章惇叙过旧谊,不论明里暗里。这交情自然就淡了下来。

如今韩冈、章惇共谋大事,京师领军的诸多将帅中,只有燕达态度始终不明。政事堂调他去主持收捕濮王府,即是逼他选定立场,也是想探明他真正的态度。

燕达对此十分知趣,韩冈稍作劝说,便决定投靠,之后又十分卖力,可正是如此,才让章惇感觉到此时的燕达,与他过去所认识的燕达,有着过于明显的区别。

“那就把他换个位置吧。”韩冈道。

他对章惇的焦虑不以为然。章惇对燕达的看法,掺杂了太多文臣对武臣的提防。韩冈则没他那么严重。纵然提防,提防的也只是武臣手中的军队,而不是武臣的这个身份。

君子可欺之以方,可燕达绝非君子。

韩冈从来都没觉得用一句保证熙宗皇帝的血脉继续做皇帝,就能让燕达放心大胆地跟着自己。

但让燕达支持政事堂,也的确只用了这么一句话。

以大宋的制度,当朝宰相想要对付一个武夫,实在是太容易了。

所谓保住熙宗皇帝血脉的帝位,不过是个跳板而已。韩冈给了他一个跳板,他就趁机换了船来。

仗义每多屠狗辈,能为皇帝从容赴死的往往是身份低微的官员。位高权重的文武重臣,没几个会被忠心二字蒙了眼。何况燕达还不是文臣,而是掌兵的武将。

燕达既然领军围捕濮王府,纵使不能算是交上了投名状,在皇帝面前,也不可能再得到信任了。

即使他始终支持天子,甚至能够帮助皇帝反扑成功,他最后能有什么好结果?

皇帝能依靠军队掌权,但治国还是要任用文臣,燕达最后能有一个杯酒释兵权的机会就算是万幸。被皇帝找了个跋扈不驯的借口,就此诛杀的大将,史不绝书。

从小就经过了叛乱、争权、架空的皇帝,等他坐稳了位置之后,绝不可能会是又一个宽宏仁厚、胸襟如海的仁宗,怕是比太宗还要心狠手辣。做这种皇帝的臣子,风险实在是太高了。

燕达这等聪明人,会选择赵煦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但既然章惇怀疑了,就没必要硬保着燕达,韩冈不想因多事而与章惇平生嫌隙。

“还是等他来了看看再说吧。”章惇说,“你我一起看看燕达到底可信不可信。”

“如果可信呢?”

“武学就交给他。”

“不可信呢?”

“让他去武学。”

……

“燕达拜见章相公,韩相公。”

傍晚的时候,燕达来到了政事堂中。

圆满地完成了收捕濮王府上下一应人等的重任,燕达脸上的两个眼圈中,有着遮掩不住的疲惫。

“逢辰辛苦了,坐吧。”章惇温言抚慰。

在过去,宰相不可招管军入中书,但现在,谁也不在乎这些惯例了。

燕达落座,侧着身子,又拱了拱手,“燕达奉相公钧令……”

章惇抬手打断他:“逢辰差事办得如何,我们都看在眼里。不仅没有走脱一个重要人物,还保证了濮王府女眷不受骚扰,换作他人,绝做不到这般完满。”

“相公谬赞了。”燕达忙谦虚,“燕达仅是凑巧想到还有武学生可供驱用。”

章惇道:“换作别人是决计想不到的,是逢辰你有这份想把差事做好的心思,方才会尽力去考虑。”

“濮王府谋逆,我等做臣子的本就该为君分忧。而燕达武夫,既受上命,也自当竭尽全力,相公之言,达愧不敢受。”

“好了,逢辰,我们是老交情了,没必要这般让来让去。”

宰相与管军之间本不应该有所往来,自然也没有交往模式可供参考。章惇不习惯与武将交流,不似韩冈能够放下架子,话说得越发生硬。章惇如此生硬,燕达自然就更加毕恭毕敬,唯恐有半点失礼之处。

韩冈见状,就笑着说话,不让章惇和燕达将气氛变得越来越严肃。

“说到交趾,一晃都多少年了。当日若没有逢辰,有些仗真的没法儿打。”

“上有两位相公运筹帷幄,下有李信等将身先士卒,燕达于此役并无多少功绩可言。”

韩冈几乎要摇头叹息,章惇的性子还真是一如既往,对武将的态度也是始终扭不过来,看来是死都改不掉了。

“逢辰你的功劳,我这个主帅最清楚。军功簿上,我录你为第一,逢辰却你自称无功可言,难道是我论功不公?”

章惇终于不耐烦了,反问了一句,不待燕达解释,就又道,“武学从一开始便不受看重,仁宗朝开了一次,不及百日便被废除。熙宁六年重立武学,快二十年了,但还是没有太多起色。不过这一次逢辰你对武学生的使用,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相公,”燕达立刻道,“武学生本应是将种,用其看守人犯,乃是不得已而为,寻常时岂能当做卒伍来驱用?!”

章惇哼了一声,“参谋一科率为不第文人,多是纸上谈兵,据图指点,策略每每荒唐可笑。能做卒伍驱用,至少不算是废物了。”

“如今军中,新器渐多,欲物尽其用,已不能纯凭口耳相传,需立文字以述详细。故而日后神机营将校皆需读书识字,也因此,武学之中才有了战术科。”韩冈也对燕达道,“战术科自创立,便是为未来有所大用。逢辰你若驱用战术科,此事不值一提。但你连参谋一科也一并调动,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参谋科的用处到底在哪里。”

韩冈的表情不似玩笑,但燕达想不通,难道两位宰相当真打算将参谋科贬成卒伍来驱用。

“逢辰你别误会。”韩冈道,“参谋科中的学生,虽皆是士人出身,但他们日后要做的还是武事,需要像武人,而不是文人。这一回你能用他们像个武人来做事,倒是让人对他们能抱着一些希望了。”

韩冈说着,看了章惇一眼,章惇略点头:“大宋需要武学来培育良将,但武学有振兴之望,无振兴之法,逢辰你是当世名将,对此可有良策?”

燕达先是不明所以,但稍作思忖,又脸色一变,这是图穷匕见,还是卸磨杀驴?

不过他又不觉得韩冈会如此,试探地道,“武学要职,自当以侍从官领之,但教习等事,达为武夫,或可有所补益。”

“不。”章惇摇头,“武学若想有所振兴,需要的不是教习,而是两府中人。”

……

“燕达又去了政事堂。”

“这下连三衙也对宰相俯首帖耳。”

“之前能领大搜濮王府,不早就俯首帖耳了。”

“俯首帖耳又如何?朝堂之上,又有谁人不是?太后对官家愈加厌憎,只要哪位臣子上表请立新君……宰相们只要愿意这么做,你们以为能听到多少反对声?”

“既然濮王府是以谋图废立而被捕,那宰辅们又怎么可能再去做废立之事?除非两府和议政能够把脸面全丢掉。”

“做大事要脸面做什么?太祖皇帝黄袍加身的时候,何曾要了脸面?太宗皇帝把亲弟亲侄一个个除掉,又三改太祖实录的时候,又何曾要了脸面?”

“慎言……”

“大逆不道的事都有人做了,只是说些悖逆的话,慎言什么?日后还会有谁在乎?”

“说得太过了!”

“是说得过了。太宗改太祖实录,不过是承袭前朝惯例。”

“哈哈,这话说得好,唐太宗去翻起居注,从此史官再也不敢秉笔直书。杀兄弑弟,凌迫君父,竟摇身一变,满是迫不得已。只是终究是马脚太多,并不是都能遮掩得住。倘若他早年真如史书中所写的那等圣明,臣子也是那般贤良方正,他把弟媳纳入宫中作甚?又为何没人拦着?”

“观人如鉴己。盗跖眼中圣人便是大盗,歪掉的镜子照出来的人像也是歪的,为什么君子可欺之以方?正是因为君子把世人看得太方正了。唐太宗虽非至德,也非你我可以随意褒贬。”

暗夜里,密室中,争论倏忽而起,双方各逞口舌,针锋相对,直至中夜时分,方才不欢而散。

半夜之会,竟无一策议定,除了争执,全无他事。

阴影中,只剩一人静坐。良久,他起身关门,一句话消散在暗室中,“尽是废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