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六章 易法变制隳藩篱(八)

赵煦从睡梦中醒来。

刚刚睁开眼睛,服侍左右的宫人,便已站在了床前。

他们在等着服侍朕洗漱,给朕换上衣服,送朕去上朝。

一如昨日,与前日也无区别,再前一日,也同样如此,日日、月月、年年,这是一成不变的日常。

低头看着盖在身上这床色泽鲜亮的明黄色被褥,赵煦木然想着。

尽管一切军国事都不需要他干预,但朝会上依然需要他出面,没有皇帝就没有所谓的朝会……再过一些日子,或许就不再如此了。

不,只要自己还在这个位置上,只要乱臣贼子还没有动手废了自己,就还有希望。

赵煦攥紧了拳头,很快又放开,警惕地望向床边,试图辨认有没有人发现自己的动作。

宫人们如同桩子般一动不动,似乎并没有看见天子的失态。

赵煦放松下来,但他又开始惊讶,为什么他们放着自己发愣了这么长时间,而没有出声打扰。

他再抬起头,却发现自己怎么都看不清近在咫尺的一张张脸,而一张张脸之后,也不是日常起居的寝殿。一支支巨烛就在周围放射着明亮的光晕,但光晕之外便是一团浓黑。

这是哪里……

赵煦心中慌乱倏起,便有一个声音响起在耳畔,“官家请用膳。”

“不用!”赵煦怒吼道。

这是怎么了,他惶恐不安,为什么看不清他们的脸,这又是在哪里?

难道那些乱臣贼子已经决定要除掉自己了?

“官家请用膳。”又是另一个声音响起,同样近在耳边。

“不用!”

赵煦再度怒吼,但他立刻就在说话的那人手上看见了一只餐盘。

餐盘正中放着一只盘子,上面盛了几块肉饼,肉饼的旁边是又有只质地粗糙的瓷酒壶,非是宫中常见的银壶。除了肉饼和酒壶之外,还有一个瓷盖碗,盖子掀开了,里面的饮子泛着可疑的红色。

肉饼?酒?饮子?

赵煦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这些东西,他怎么敢吃?

不能吃,绝不能吃。

赵煦伸出手去,就要掀开那个诡异的餐盘。可不知为何,餐盘虽近在眼前,但伸出去的手,却还是差了一点。

“官家请用膳。”

一个女声响起。

“官家请用膳。”

一个尖细的阉人声音紧随其后。

“官家请用膳。”

跟着又是另一个女声。

一个跟着一个,一人紧随一人,什么时候福宁殿中有那么多人了?

赵煦努力地瞪大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的面目。

所有人的眉眼仿佛处在混沌之中,他只能从服饰上分辨他们的身份,但每一道声音却都是赵煦所熟悉的宫人。

有阉贼王中正,有太后爪牙杨戬,有自己身边的近臣刘漾,有福宁宫中有名无名的内侍、宫女,有太后、太妃身边服侍的宫人,更有死在宫变中的乳母、被太后贬责出宫亡于道观的亲近宫女,许多人,许多人……

这些男男女女都在说着,同一句话混在一处,不断重复,直让人震耳欲聋,“官家请用膳,官家请用膳,官家请用膳……”

“滚,滚!”

赵煦抓起了手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

枕头,被褥,书册,一件件砸向端着餐盘的人影,但没有发生任何碰撞,直接就从人身上穿了过去,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

“相公。”

“相公。”

“相公。”

呼唤声又变了,赵煦便看见了一道帘幕。宫人们冲着帘幕之外喊着,“官家不肯进膳,官家不肯进膳……”

“再请!”帘外传来一个男声。

声音刻薄,阴狠,斩钉截铁,不容拒绝,每隔数日,便会出现在赵煦的噩梦之中。

一群人影如奉圣旨,立刻围了上来。无数双手伸向赵煦。赵煦拼命挣扎,依然被压住了手脚,固定住了身体。

一双大手如同钳子卡在赵煦的牙关上,硬生生地捏开了他的嘴。

剧痛之中,油津津的肉饼给硬进了嘴里,一杯酒随即灌了进来,连同肉饼一起冲了下去,接着又是一杯热饮子。

赵煦如同鸭子一样被捏着脖子,被硬生生地灌进了所有的酒食。

酒食下肚,赵煦登时就腹痛不已,仿佛有一只钩子捅进了腹中,死命地转了几圈之后,再用力抽了出来。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

精神在剧痛中陷入了黑暗,然后……

赵煦就真正醒了过来。

“官家,官家,出了何事?”

被赵煦从梦中惊醒的叫声惊到,福宁殿寝宫中服侍他的宫人们,立刻围了上来。

赵煦惊恐地瞪大双眼,望着围上来的宫人,仿佛噩梦中场景复现,让他忍不住抖了起来。

“你们都让一让,让官家透透气。”服侍赵煦的贴身内侍梁政排开众人,细声细气地询问着,“官家,是不是被梦魇住了?”

梁政反复问了几遍,赵煦终于有了反应,“没事,你们下去。”

赵煦一副身虚气短的模样,脸色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的惨白,纵然福宁宫中各色人等都是太后挑选出来,现在也不可能看着赵煦发了癔症而毫不在意。

“还是喝点药汤,定一定神……”梁政道。

“朕说不要!”

乍听汤药二字,赵煦就是一声尖叫。一脚踹倒床屏,又随手抄起枕头砸将过去。

包了一层软垫的木枕,底子还是生硬的。梁政不避不让,任凭枕头砸在了自己的脸上,鲜血顿时自口鼻中汩汩而出。

宫人们全都低下了头去,不敢多言多动,以免触怒天子。

梁政也低下头,用袖子掩住脸上血渍,飞快地说道,“速去禀报太后和相公,官家有恙,似是恶中,再去请太医来。”

赵煦虽说一直都是阴郁的性子,在他身上全然看不到半点阳光,但自幼开始的礼仪教育,让他始终能保持一个皇帝的风度。现在这般失态,除了突然恶中,得了癔症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一听这两句话,赵煦顿时警觉了过来。要是自己被诊断为发了癔症,太后和宰相们要废自己,就更有名目了。

“等等。朕方才是被梦魇住了,现在已经好了。”赵煦连忙叫住人,“朕当真没事。”

作为一个天然的政治生物,赵煦很清楚他的皇位是否稳固,完全建立在自己的身体情况上的,要是突然发病,这个位置可就再也保不住了。

“是吗?”梁政放下袖口,血淋淋的半张脸让赵煦也看得一惊,但他恍若无事,平平静静地问道,“官家,可要用膳?”

赵煦呼吸一促,他现在最烦的就是这句话。但他还是强自忍住,点了点头。

为赵煦布膳的内侍插嘴道,“官家今儿醒得早,太妃那边还没送早膳来。”

赵煦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吃什么吧,朕饿了。”

赵煦曾经听说过,御药院中有一库房,里面珍藏了各色毒药,按照毒性强弱分了等级,其中一口毙命的鸩毒就只能排在第三等,砒霜还要往下,最强的毒药,嗅之立毙。

赵煦也曾经幻想过,什么时候让宰相们都嗅上一口。但他也知道这完全不现实。御药院给太后牢牢把持住,宰相能插手,他这个皇帝却插手不得。

掌握了那么多有名无名的毒药,又完全控制住朝堂,太后真要毒死自己,什么时候都可以,完全不必挑选个良辰吉日。

纵使自己在太后生病之后,担心有人自作主张,便只吃太妃那边送来的三餐,所有的饭食也都有人提前试吃,可现在可不是要防备的时候。

“梁政,你下去先治伤吧,不要耽搁了。”赵煦吩咐道,“朕吃了之后,就去探视娘娘。”

稍事梳洗,食不知味地用过膳,赵煦正准备前往探视太后,朱太妃却匆匆而来。

她脚步匆匆,甚至都没见怎么梳洗,一脸的担惊受怕。看见赵煦,才猛然松弛了下来,“官家无事?”

赵煦摇头,“儿臣无事,只是一时梦魇住了。”

“你们是怎么照顾官家的?”太妃呵斥宫人一句,抓住了赵煦的手,担心地说道,“若官家有个不妥,吾和太后可都是难见先帝。”

太妃的话意有所指,乍听起来,是在警告太后。类似的话,这些日子也说得多了。但随着太妃的动作,送到赵煦手上的一个小纸包,却完全不是日常的情况。

赵煦心中一跳,又慌忙遮掩住,不敢有大的动作,以免为人窥破,“儿臣无事,太妃放心,儿臣只担心濮王府。都说龙生九子,各个不同。偌大的一个濮王府,兄弟二十余,哪里可能各个都有谋逆之心?要说其中哪一个图谋大位,朕会信,要说所有人都参与谋逆,莫说朕不信,就是天下臣民又有哪个会信?”

不论是多人被认罪,还是其中某一位被认罪,从情理上都是说不通的,但太后和权臣控制了朝堂,又有谁敢为宗室做仗马之鸣?

与赵煦料想的一样,朝中此时是万马齐喑。

刚刚将议政们召集于一堂,抛出议会安抚住朝臣,转头便将濮王府连根拔起,来了个杀鸡儆猴。

但凡新官上任,必然要立威于下,立个规矩。

也不仅仅是新官上任,新君登基对前朝老臣一样会这么做,就是店里的新掌柜,家里的新管家,只要是管着人的,甫掌权,免不了要拿人作伐,立下新规矩,树立自己的权威。

但规矩立到了濮王府,这是事先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这是要指鹿为马吧。

鹿不是马,大秦的朝堂上,哪位大臣不清楚,但当着赵高的面,又有谁敢说出来?

濮王府当然不可能所有人参与谋逆,甚至谋逆这桩案子也是编造出来的。可政事堂的用心,所有人都明白,又哪个愿意为了濮王府出头?一天了,除了兔死狐悲的赵家人,还没有一个外臣出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