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六章 易法变制隳藩篱(二)

“已经捉了赵宗祐?这么快?”

章惇难掩语气中的惊喜。

韩冈笑道:“开封府刚刚把人捉到,就赶着来报功了。”

苏颂已经回去了,这等构陷忠良的事,他老人家不愿沾手。

“王居卿倒是办事利落。”

韩冈点了点头。

能悄无声息把赵宗祐送进开封府,可不是开封府里面那些衙役、弓手的功劳。

但细节韩冈就不会多提了,他对章惇道,“这些日子,上蹿下跳的一帮人,就数他最出挑了。今天濮王家的人坐在一起,多半也是他挑头。虽不知谈出了什么,但要是他被抓的消息泄露出去,赵宗晖不会等死的。”

“口供能拿到吗?”章惇问。

“开封府会做好的。”韩冈道。

几十年的老斫轮,专业素质毋庸置疑。

“要尽快。濮王那一系都不能留。”章惇强调道。

“自然。”韩冈道。

章惇习惯性地屈指叩着扶手,嗒嗒作响,“抓起来好好挖一挖,宗室有几个干净的?”

就是干净的也能变成不干净,朝廷想办的人,罪名总是能找到,只看需不需要。

“干净的去云南,不干净的见阎王。”韩冈笑了一笑,温润醇和的宰相风度下,少年时的锋锐终于又冒出了头来,“京师不靖,日后京外有变,就难以放手行事。”

章惇忽然沉默了下去。

“怎么了?”韩冈问道。

章惇摇头,一声慨叹,“当年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今日。”

章惇的话触动心神,韩冈也是一叹,“世事变幻之奇诡,往往出人意料……子厚兄,可是后悔了?”

他又轻声问道。

章惇又摇头,他仅仅是感慨一下,事已至此,怎么可能还能反悔,“箭在弦上,已容不得犹豫了。玉昆,你呢?”

“为子女,为气学,还有犹豫的可能吗?”韩冈反问,语带寒意,“濮王府这颗钉子必须拔掉。”

“是,必须拔掉。”章惇右手握起拳头,以示坚定。

政事堂三相刚刚召集了重臣自开朝会,初步整合了上层,接下来自是少不了立威这个程序。

即为对外,也为对内。

只是议政重臣也还有许多人有着犹豫反复之心,必须推他们一把,还有外界,兴风作浪的一群人也必须要压一压了。

政事堂打算通过三十六名议政重臣来团结朝臣,可如果之前其中有人拒绝与会,也照样会被拉出来做个榜样。更别说必须铲除的濮王府。

会选择濮王府,要打击皇帝的权威,没有比削弱宗室更有效了。

对天子来说,拥有同样血脉的宗室,即是潜在的谋逆者,但也是皇权动摇时,坚定的支持者。

对想要打压皇权的朝臣们来说,宗室就是必须要搬掉的挡路石。

“燕达那边,就拜托玉昆你了。”章惇最后万分郑重地说道。

……

“嗣濮王谋反?!”

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燕达猛然惊起。

“这段时间,朝野内外的谣言,不信逢辰你没听到过。”韩冈瞥了燕达一眼,“逢辰你觉得其中有多少是从濮王府那边传出来的?”

燕达连忙低头,“燕达并非怀疑相公,只是一时惊讶。”

“不怪逢辰你,只怪这一次皇帝的位置太诱人。”韩冈说着,一声长叹息,满载着郁气,“天子又太不成器。”

燕达身子猛地一震,身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韩冈并没去注意,“开封府已经调派人马,但开封府的兵马本不堪用,王寿明无法分心旁顾,其他人又压不住阵脚,需逢辰你去坐镇才行。”

燕达低头看着脚下,“燕达区区一武夫耳。若有一天使携诏书至,何愁压不住阵脚?”

“自有太后诏书在。”

甚至议政会议,苏颂的手中就还拿着太后的另一份手诏——早在会议之前,韩冈其实已经先一步入宫,设法得到了太后的准许。

但对苏颂、章惇和韩冈来说,今日的会商全然出于私意。这一次要太后准许,下一次呢?还不如商议妥当了,再拿出太后手诏坚定人心。

“但如今太后病重,拿出了诏书,那一干贼子也不会认,最终还是要动武。”韩冈紧锁着眉头,恨声道,“要不是太后病倒,何来这一次的乱象。”

“若调动太多兵马,恐惊动京中百姓。”

“逢辰你这话说得正合我意。我也不想调动太多兵马,开封府的人马数目不少,就是领头的不行,逢辰你自己去了就行。开封府的人,你这太尉压得住,几个管军中,我和章相公也都信得过你。”

韩冈的语气坚定,不容拒绝,丝毫不顾燕达的推诿之意。

从共同参加了南征之役的角度讲,燕达的确是韩冈、章惇都能信得过的将帅。

可燕达还是不肯应声。

这个节骨眼上,韩冈调他这个管军去领开封府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明面上的用意。

韩冈终于变了脸色,猛地抬高了声量,厉声喝问:“燕达,你可还记得先帝的恩德?!”

燕达猛抬头,分毫不退地与韩冈对视,“先帝简拔燕达于微末之中,此恩此德,燕达须臾不敢或忘!”

韩冈笑了。

燕达恐怕是这个京城中,唯一还敢这么说话的太尉了。

韩冈的声音变得轻和起来,“如今有人欲行废立之事,你当如何?”

燕达呼吸猛地一滞,哪里能想到韩冈会如此单刀直入,根本都不给他虚与委蛇的机会。

他的双手在袖中握紧,身子蓄势待发,用更加低沉的声音回道:“非燕达敢妄言。”

砰的一声响,韩冈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椅侧的小几上。他指着燕达的鼻子,“你这还叫做须臾不敢或忘?!燕达,你还知不知羞耻?!”

燕达惊讶得瞪大了眼,原本紧绷的双拳也不由地放松了,韩冈的反应实在是让人始料未及。

“先帝简拔韩冈于草莽之间,用燕达你的话,此恩此德,不敢须臾或忘。”韩冈的声音渐渐稳了下来,但话语中的怒意似乎更加高涨,“我知天下人皆疑我,可先帝突发恶疾之日,是谁保了皇后听政?先帝驾崩之时,是谁拥立太子登基?戾王宫变,又是谁救了天子?!”

一句句质问,让燕达无言以对,过了半晌,方才回道:“是相公。”

韩冈用手抹了一下脸,稍稍收敛了情绪:“说句实话。若先帝还有第二子,当年就另立新君了,但就是没有啊!”他看着默然无语的燕达,语气又重新刚硬起来,“可不管天子犯了多少错,再怎么说都是先帝的儿子,皇位容不得他人觊觎。无论如何,大庆殿上的位置,只有熙宗皇帝的血脉能坐上去!这句话,燕达你认不认?”

燕达的情绪给韩冈的话语调动了起来,一时激昂难抑,“相公说得是!只有先帝的血脉能坐上去!”他偷眼看了韩冈一眼,有几分羞愧地低声下来,“是燕达误会相公了。”

“算了,别说这些了。”韩冈很疲惫地说道,“我知你不会全然相信,日后看吧。”

见燕达还要分辩,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闲话莫说,你也别耽搁了。枢密院那边会送令符来,你速去接手,莫要误了事!”

燕达信与不信,都不重要。

韩冈的话语,还有旧日的名声也只是稍微加点可信度,真要说起来,燕达还是犹疑居多,但现在除了暂时听命,以观后事,燕达没有别的选择。

燕达端端正正地一行礼,回答铿锵有力,“诺!”

“还有。”韩冈又道,“毕竟都是宗室,在定罪之前,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这一次不会宽纵,也不可能如一般的叛逆,都处置了。把他们先行看管,不得骚扰……到底怎么做,还得等问过太后再说。”

“相公放心,末将明白!”

……

“亏得三哥你能使动燕太尉。”

灯火下,冯从义轻声笑到。

韩冈摇头,心情似有几分低沉,“君子可欺之以方,说起来,实有几分愧。”

“但调燕达去,比其他人更合适。是一石二鸟……三鸟……四鸟也可算了。”冯从义一笑既收,冷声道。“濮王一系,必须根除!”

大宋的帝位传承到了第六代,已经是第七个皇帝坐上了大庆殿。宗室之中,无论是哪一房,皆已为外系。

只有濮王府这一房,才是真真切切的近亲支系。

韩冈点头,“如此方能让世人明白朝堂之意。”

政事堂召集议政重臣,共商国是,虽无议会之名,却已有议会之实。

试问外界对此会怎么看?

没人想做乱臣贼子。

杀鸡给猴看是一条,想要证明无废立之心,没有比干掉传说中会被立为新君的对象更能得人相信了。

以濮王府与英宗、熙宗和当今天子的关系,如果要另立新君,不是从三大王赵頵的儿子中挑一个,就是在濮王一系中寻找。

三大王的儿子们都还小,最大的也只比天子大一岁,尚未到加冠之年。硬说他们谋反,未免难以取信于世人。远不如天子的一众叔祖能让人觉得可信。

至于到底要不要废掉天子?那要看形势来定。

至少在现在,韩冈还没有这个打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