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六章 易法变制隳藩篱(一)

濮王府老宅的后园,向以岸上垂柳,水中青莲,闻名京中。

能远观垂柳,近观青莲的池中水榭,仅以一道虹桥与岸上相连,风景更是别致。

故而每到春夏,水榭之中,多有饮宴。虹桥之上,往来仆婢络绎不绝。

但今日水榭之中,除了濮安懿王赵允让的血脉,再无他人。

天下最尊贵的一群赵氏子弟,正环坐底层厅中,却没一个人开口。

甚至连视线也不与其他人相交,几乎每一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做足了菩萨样。

坐在靠近下首的赵宗祐左看看又看看,得到消息后提议召集众兄弟子侄的是他。被邀请的人,心里肯定都在担心所以才会来,可人到了之后,却一个个都装哑巴。想着,他心头就是一阵火:“说话啊?廿二?你还真睡着了?!”

过世的濮安懿王赵允让,一共生了二十二个儿子,其中第十三子过继给仁宗做了皇帝,赵宗祐则是他第二十一子。

排行二十二的赵宗汉打了个哈欠,他是老幺,也是皇帝的嫡亲叔祖,但他宁可装老糊涂,“说什么?”

“说什么?”赵宗祐气得笑了,“没天子,没太后,几个宰相就把朝臣找过去开朝会了。你说他们要做什么?”

“难道还能把我们这些宗室都给杀了不成?”赵宗汉懒洋洋地,“既然不至如此,还不就安心等着看。而且,不是说要设议会吗?”

赵宗祐怒冲回去,“你信?!”

“鬼才信。”赵宗汉咕哝一下,没说出口。

赵宗祐愤然道,“那些乱臣贼子根本就不是办什么议会。这个节骨眼上,不是商量废立之事,还能是什么?”

“廿一叔,还请慎言。”坐在更下面一点的赵仲鸾忙提醒。

赵宗祐就像吃了火药,“这时候还讲究什么?!”

赵仲鸾很无奈。他是赵允让的长房嫡孙,年纪比赵宗祐都要大。

但长幼有序,嗣濮王的爵位还在他叔叔之间传承,落不到他手上,他说话,却压不下赵宗祐。

“摆明了就要另立新君,只是领头的几个独自做不来,又不想落个坏名声,就这么拉帮结伙。”赵宗祐义愤填膺,拍着几案,问下手的赵宗汉,“廿二,你怎么说?”

赵宗汉翻了翻眼睛。

兄弟中就数他赵宗祐小,而侄子们又不够资格被赵宗祐点名,所以倒霉的全都是他。

“廿一。”坐在最上首处的赵宗晖看不过去了,睁开了眼。

赵宗晖是濮安懿王赵允让如今还在世的儿子中最年长的一位,同时也是现如今的嗣濮王,他开了口,赵宗祐立刻就只能乖乖地洗耳恭听。

赵宗晖道:“就是相公们要废立天子,能接位的也只有孝哲才是。”

如果赵煦退位,从亲缘上,的确只有赵頵的长子赵孝哲最是合适。但宰相们要废立,绝不会这么顺理成章地选人。

排行第九的赵宗晟转着手上的青玉扳指:“若是孝哲继位,太后当如何自处?若是太后要是打算为先帝过继一子来继位,那孝哲的长子之身,反而是个阻碍了。”

“九哥说得是。”排行十二的赵宗愈点了点头,“不过要过继,当也不会选孝哲的几个弟弟,太近了。”

赵宗愈没明说出来,但他的意思,在座各位都明白,全都是他们的兄弟闹出来的事。

英宗当年闹得一摊烂事,太后和宰相们肯定都会引以为鉴。所以一说起过继,赵頵的几个儿子纵幼年失怙,但日后多半免不了要抬举赵頵。这样的情况下,就不免嫌亲缘过近。

几个兄弟前后开口,把话说透,赵宗晖就看着赵宗祐:“既然不是孝哲,也不会是他的兄弟,那就只有在我们这一房挑人了。廿一,你想说的是这件事?”

的确就是这个理,亲侄儿太近了,远的又要出了五服,反倒是不近不远的濮王一系的子孙更适合一点。

“我家的儿子少,家产够分了。”赵宗汉半睁眼半闭眼,有气无力,“廿一哥哥,这等好事也轮不到你我,当初十三哥被抱。养是什么时候,过继又是在什么时候?老子都还活着呢,儿子过继过去,难道还要老子跪儿子?”

英宗自出生后就被抱。养宫中,是想沾一沾濮王一系多子多孙的喜气。那时候,被养在宫中的还有其他两名兄弟姐妹人数众多的宗亲。

而英宗被正式立为皇储,却是连儿子都生了。那时候,英宗、赵宗祐、赵宗汉的父亲赵允让,已经不在人世。

说完,赵宗汉又眯缝起眼睛,缩在交椅上,打起盹来。这等要命的事,他可不敢乱掺和。

肉就只有一块,想吃肉的很多,看守肉的更多。一个不好,吃不着肉反而惹上一身骚。更何况,只要自家不死,这肉肯定是吃不上。

这样都还要往上贴,这得利令智昏到什么地步?

几十只眼睛看着赵宗祐,等着他的话。

砰的一声脆响,碎瓷飞溅,青瓷茶盏在厅中央碎做了千百片。

赵宗祐一怒之下砸了茶盏,涨红了脸,指着自己的心口,“你们都在想什么?我赵宗祐会糊涂到这般地步?”

他从来都没想过染指皇位,赵宗祐深知,只要他还活着,他的儿子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他担心的,是外姓朝臣的权力越来越大,以至于赵家地位不保。柴氏贵为国宾,又哪里比得上宗亲?

一片赤诚被兄弟们误解,赵宗祐愤怒地在厅中叫喊着,“官家当年是不是弑父,看现在情况多半做不得真。现在那群乱臣贼子就要以此为理由,来废了官家,要是给他们做成了,日后我等宗亲还有立足之地吗?!”

“廿一。”赵宗晖的白眉连动都没动,“你手上有兵吗?说话有人听吗?这件事,太后、宰相、朝臣都有份说话,偏偏就是我等宗亲不能开口。真要强开口,一盆洗笔的水就能把我们给赶出来。”

当年真宗病重,仁宗年幼,八大王赵元俨以问疾为名逗留宫中不出。当时的宰相李迪就拿墨笔在给这位八大王送去的热水中涮了涮,弄得赵元俨以为是毒水,吓得连忙出宫。

此番典故人人皆知,就是哪位皇帝不知道,那些朝臣也会告诉皇帝,宗亲如鹰如狼,朝臣才是可靠的忠犬。

但现在呢,宗亲软弱无力,京师内外一切都被宰相操纵。

赵宗祐愤然,“要是有乱臣贼子想要谋朝篡位怎么办?”

“那就只有拼了这条老命了。”

赵宗祐冷着脸,“廿一只怕三哥届时想拼命亦不可得。”

竖子不堪与谋!

从老宅出来,赵宗祐怒火中烧,心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

自家的兄弟全都是些废物,就这么看着乱臣贼子去刨赵家天下的根基。

能废一次,就能废两次,迟早赵家就会变成了曹家,就等着苏、章、韩,哪个能成司马家了。

车子停了,赵宗祐也不等伴当开门,自己推门下车。

看到车外环境,他的双眸顿时就是一缩。

不是自己家,是……开封府。

开封府的正堂实在太显眼了。

怎么会来这里,赵宗祐心中惊疑不定。

再看前面车夫,到底什么时候换的人?还有站在车门踏脚上的伴当,怎么也不见了踪影。

他为了隐秘行事,轻车简从地去老宅,连车夫只带了三人,可也不该无声无息地就不见了人。

“这是怎么回事?”

赵宗祐定了定神,沉声问着前面的陌生车夫。车夫转身下车,赔笑道,“小人奉王大府之命,有要事请郡王相商。”

赵宗祐惊怒道:“是王居卿?!”

一人在后应声,“正是在下。”

赵宗祐倏然转身,正见到这一任的开封知府。他勃然作色,“竟敢挟持宗亲,你们是要造反!”

“造反?”王居卿摇了摇头,“要造反的不是居卿,是大王才是。有人证,有物证,还请大王老实招了吧。太后那边还能给大王留些颜面。待到三堂会审,也就没什么体面了。”

“什么人证物证?!”赵宗祐惊怒交加:“尔等想要构陷入罪?”

他可是要保自家侄孙的大位,什么时候要谋反了!?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构陷濮王家的人?

王居卿向后一瞥,一人便从堂后转出来。

赵宗祐两只眼睛霎时瞪得溜圆,咬牙切齿,“赵世将!”

赵世将没理会他,向王居卿一拱手,“见过大府。”

赵世将这般做派,不是承认也是承认了。

赵宗祐血涌上脑,眼前一片血红,“赵世将?!你竟敢勾结外人害我宗室,你是疯了吗?”

王居卿一摆手,两名衙役立刻出来,横拖竖拽地把赵宗祐给拉走,还不忘拿了块破布堵上赵宗祐的嘴。

王居卿冲赵世将行了一礼,“这件事,接下来就拜托君侯了。”

赵世将点了点头,望了望赵宗祐被拖走的方向,似有愧色,但神色又冷硬起来。

他还记得族弟赵世居呢。

二大王不让人省心,熙宗皇帝要杀鸡给猴看。但杀谁不好,偏偏是太祖一系的子孙给拉出来当鸡。

其中一个罪名就是自诩貌类太祖,故有谋反之意。血脉嫡传,相貌当然相似。难道长得像就会想谋反?

赵世将本来做着好端端的马会会首,在这一案之后不久,就只能退隐返家。

烛影斧声的故事,外人或许半信不信,但太祖一系可都是信了十足十。要是太祖皇帝没给害死,好端端地传位给子孙,现在怎会如此憋屈?

杀鸡儆猴。

如今也该换家人来做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