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四章 闻说纷纷意迟疑(中)

看着面前坐得四平八稳的客人,曾孝宽心中狐疑难解。

他与此人无甚交情,为什么会来拜访自己,难道是代替韩冈来联络?

这段时间,登门拜访曾孝宽的人并不多,他一直都站在章惇一边,以至于都没有什么人会认为他除了跟随章惇之外,会有别的想法。

蒲宗孟倒是第一个,他一向跟着韩冈,这一回来,是不是来挖墙脚的?

蒲宗孟即使不知曾孝宽在想什么,但多少也能猜到一点,他放下茶盏,坦率地问道,“不知令绰看过近几日的报纸没有?”

如今哪还有不看报的朝臣,曾孝宽承认道:“看了。”

“不知令绰作何想?”

“有人痴心妄想。”

一干宗室在报纸背后兴风作浪,城中有关太后、天子的谣言甚嚣尘上,曾孝宽作为宰执班的成员,怎么会看不清楚。

“这哪里是痴心妄想?”蒲宗孟笑道,“迟早之事,只是出来早了一点。”

曾孝宽眉头微蹙,蒲宗孟这是交浅言深了。

蒲宗孟不待曾孝宽多想,更进一步说:“天子幼年精元早失,肾水不稳,如今年长,依然没有发身,可见当年旧事有多伤根基。而天家本就子嗣艰难,又遇上了这一位,试想十年之后,宫中会有几位皇子、几位皇女?到时候,还不要招宗室入宫抚养?”

魏王赵頵缠绵病榻一年多后一命呜呼,齐鲁国大长公主则更早一年就过世了。英宗赵曙留下的儿女,时至今日,一个无存。

但英宗皇帝的亲孙子,可并不少。当今天子的叔伯兄弟总共有六人,其中戾王赵颢的两个儿子不可能即位,但赵頵的四个儿子,却都有足够的资格。

即便赵頵的四个儿子都不能被选上,还有濮王一系,与赵煦同辈的从堂兄弟,有五六十之多,其中年岁适合的,也有十几二十人,而比赵煦小一辈的堂侄,更是多达五十余。

不论是让太后为先帝收养子,还是给当今的皇帝找几个养子,都有充分到多余的选择。

“那也争得太早了。”

“早,一点都不早。王舜臣回来多不过三月,少则只要两个月。等他一到,令绰你觉得韩相公会让他做什么?”

说道韩相公三个字的时候,蒲宗孟加了重音,话里言外尽是讽刺。

曾孝宽沉下脸来,没有话语。

在他记忆中,王舜臣杀良冒功的事干了不知多少,要不是种谔、王韶、韩冈这些靠山,早就被砍了脑袋,而不是轻飘飘的戴罪立功。

等他领军开拓西域后,在西域更是土皇帝一般。在与黑汗国的常年对峙中,在其国中不知打了多少草谷,每年贩进京城的胡姬有七八成出自北庭都护府。在这些胡姬的口中,王舜臣就是一个能止小儿夜啼的大魔王。

由此而来的各种各样的谣言,让王舜臣在世间的形象变得更加阴狠恐怖。要不是他背后有韩冈做靠山,他早就被调到不知哪里的荒郊远地终此余生了。幸好韩冈也知道王舜臣的危害,即使他坐在相位上,也没将王舜臣给调回来,直到今日。

“还有两个月。”曾孝宽听出了言外之意,但他不想现在就做出决定。

“太后的病情多半也只能再拖两个月了。”蒲宗孟瞥了曾孝宽一眼,轻声道,“天子大婚之期,也还剩两个月。”

……

“玉昆,看什么这么高兴。”

章惇步入韩冈的公厅,却发现公厅的主人正拍着交椅的扶手,一声叫好。

韩冈难掩嘴角的笑意,方才也是不自禁地拍案叫好来。

“子厚兄,你快看这篇论文。”韩冈向章惇招手,不容分说地将手中的论文塞到了他的手里。

“肺痨。”章惇一扫抬头,就发现了这两个关键字,再想到韩冈的兴奋,顿时悚然一惊:“是造出了肺痨的疫苗了?!”

“不是,是发现了肺痨的病因。”

“只是病因。”章惇眼神中的欣喜随即化为失落。

要是肺痨这种绝症,能够像天花一样被消灭,那可是名留万代的大发现,不知能够拯救多少人。可惜眼下还只是发现了病因,想要看到肺痨的疫苗,还不知要有多少年。

韩冈却依然兴奋,“找到了病因,就有了治愈的可能。眼下发现了肺痨杆菌,接下来就是如何培养病菌,制造疫苗。彻底解决痨病,只是迟早问题。”

在韩冈的脸上,章惇发现的是真真切切的欣喜,眼神都如少年一般闪闪发亮。

按照如今的理论,所有的疾病都是病毒所引起。又有牛痘这个例子在前,所有天下有志于医学研究的士人,都在全力去寻找各种疾病——尤其是传染病的病原。

尽管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无用功,但世上都有人说,没找到是运气不好,韩相公都用了十年,才在岭南发现了牛痘,不是交趾犯境,他还去不了岭南。

但就在很少一部分发现中,也对医学产生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在人化脓的伤口上,首先发现了绿脓杆菌和葡萄球菌。

然后,在人和牲畜的精液中,又发现了一种像蝌蚪的细胞,连同从雌性身上发现的另一种细胞一起,被认为是生命最初的一步,在细胞理论上添砖加瓦。

章惇还记得当初韩冈在得到这一篇论文后的第二天,是如何的欣喜欲狂。甚至是在政事堂中公然说终于了解了生命如何传承,有了事实为证,而不是古籍上的胡乱猜测。

比起在朝堂上自勾心斗角中获得的胜利,韩冈乐意在了解世界上更进一步。

为什么不喜欢皇帝压在头上?就是因为董仲舒的天人感应把皇帝妆点得太漂亮了。明明是兵强马壮者为之,却偏偏给自己刷一层金粉。日后气学再发展下去,将金粉刮下来,露出了下面的泥胎木雕来,皇帝脸面怎么放?迟早会毁禁气学。

韩冈当日剖析心路,让章惇明白了韩冈的目标,也让章惇决定支持韩冈。因为他与韩冈的目标不同,并没有竞争关系。

章惇没有接韩冈的话题,既然还没有找到肺痨医治方法,那就不值得他多关心。

他坐了下来,道:“李信已经走了。”

韩冈点头,“今早走的。”

“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章惇试探道。

韩冈道:“迟点最好。”

做晚辈的韩冈,总不能希望自己的舅舅早日归天,然后让李信早些夺情回京。

章惇微微一笑,又道,“王舜臣三个月后就能到了。”

“两个月就够了,最近他在伊州。”韩冈笑道。

章惇点点头,一切都是按照他们的约定来,这让他更加放心了。

韩冈也笑着点头,盟友放心,他同样也就能放心了。

二十年来,韩冈从没有表现出对权力的贪婪,而是持之以恒地宣扬气学,宣扬格物致知,比起做皇帝,更想成为圣人,这是章惇更愿意相信韩冈的主因。

但黄袍加身的情况不能不考虑,再多的信任,也抵不过北面的那个正活蹦乱跳的例子。

在事成后的分配上,双方并没有矛盾。可这个没有矛盾,是要双方都不违反初衷才能实现的。万一在事情的发展中有谁突然想多占一块,那矛盾自然而然地就会出现。

章惇在朝堂上势力庞大,韩冈则在军中根基深厚,平日双方势均力敌,可以相与携手,但在更加需要军队来撑场面的时候,韩冈的优势就太大了一点,不退让三分,章惇就算答应合作,私下里也会留上一手。章惇留了一手,韩冈就得相应的有所保留,到最后,两边就连一半力都没使上,全用来提防对方了,稳赢的局面也会输掉。

黄袍加身的成功率微乎其微,只有数学上的意义,现实一点,根本不可能。韩冈自己知道这一点,但为了让盟友相信,总不能这么说,总得有些实际行动。

少了李信,韩冈对神机营的控制也不减弱——里面泰半中层将校都是韩冈提拔起来的。

但换了李信这位韩冈的嫡亲表兄弟,让刘仲武接手,至少章惇就不会去担心韩冈凭借神机营的军力,在事后捅自己一刀。

韩冈调走李信,又调回王舜臣,留下了近两个月的空白,这让同盟的双方变得势均力敌。只要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面,保持合作双方的均势,等到局势平定下来,即使李信和王舜臣一同回来,韩冈也失去了谋朝篡位的机会。

韩冈对此不在意,调走李信也是他主动而为。

他能直接控制神机营和军器监的守军,能够间接操纵包括上四军在内的京营禁军,能影响开封府范围八成以上的军队,少一个李信,只是少了明面上皇城的控制权——除非他要谋朝篡位,否则有无李信都一样——多一个章惇,却多了半个朝堂。这笔账,韩冈能算得清。

何况这两个月的空白期,不仅是取信章惇的妥协,也是引人上钩的诱饵。想要做什么,就必须在王舜臣抵京前做好。

……

“太后还病着,两个月后的大婚,或许会拖一拖。”

“令绰诓我,只是为了冲喜,天子也会按时大婚的。”

如果是以冲喜为名,的确不会因为太后重病而拖延,反而会提前也说不定。这在民间也是通例,越是父母病重,越是要尽早成婚,免得守孝三年,将婚事给耽搁了。天子能以日易月,父母之丧,也只消守上二十七天孝,但遵从风俗习惯上,则与平民别无二致。

“等天子大婚之后,太后和天子,还有什么用?”

曾孝宽沉下脸来,蒲宗孟把话点破了,他没法再绕下去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还要宗孟说什么,令绰你已经猜到了才是。”蒲宗孟笑出了一口白牙,“为什么韩相公要一直拖着不早点把事情给半了?明明在太后初发病的时候,就能一劳永逸的。为什么他不这么做?就是要等到天子大婚之期啊!”

曾孝宽沉着脸,“太后对他可一直是宠信有加。”

说起太后对韩冈的信任,满朝文武谁都比不上。多少人对此眼热不已,甚至为了中伤韩冈,都有谣言暗传,可终究都没人能够离间太后对韩冈的信任。

蒲宗孟点了点几案,“但皇后可是韩相公的内侄女,不比太后更亲一点?”

“更是介甫相公的亲孙女!”曾孝宽强调道,王安石与韩冈的恩怨,就不必他多说了,“王氏女为皇后,新学和气学之间,她会支持谁?”

蒲宗孟成竹在胸,笑容中仿佛在说,就等着你的这一句。他凑近了,对曾孝宽道:“那王老相公把孙女送来备选的时候,韩相公为什么不反对……”

“反对了!”

“那也叫反对?韩相公要真是反对,有哪件事不能挡下来的?就是根本没反对之意,又要掩饰一二,才做了那样一场戏。”

“难道你不知他如何看重气学?”

“什么新学、气学?王老相公一把年纪,又中风不久,还有几年可活?韩冈想用气学压倒新学,坐着等就是了,三五年后,王老相公一去,这世上,还有谁能拦着气学不入科举?皇后年纪幼小,没有宰辅支持,她拿什么压韩冈?”

新学后继无人的情况,的确是人所共知。

章惇根本就不在乎新学、气学,只要不是旧学,那就无所谓。他身边的新党中人,本也不是因为新学而汇聚于此。

真正为新学做支撑的,是吕惠卿。章惇为了要阻吕惠卿入朝,不会对新学心慈手软。

“两个月之后,天子大婚,太后病重不起,那时候,就是他逞威风的时候了。”蒲宗孟在曾孝宽耳畔轻声低语,“不知他给章相公灌了什么迷汤,让章相公鼎力相助。可一旦城中皆在其掌握中,章相公纵使贵为宰相,也只能俯首称臣。想必,这不是章相公的初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