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二章 更与尧舜续旧题(下)

三更天的时候,苏颂自韩家告辞返家,韩冈带着微笑送了他出门。

站在门前望着苏颂车马遥遥远去,消失在街口,韩冈这才返回了家中。

“官人?”王旖披着一件单薄的褙子就出来了,“苏平章走了?”

“走了。”韩冈点了点头,又问,“怎么还没睡?”

“都没睡。”王旖叹了一声,“哪里能睡得着?”

“不用担心,苏子容还能有什么想法?就是不放心。跟他交了个底,也就安心了。”

“日后不会有什么变故吧?”王旖依然忧心忡忡。

“让你担心了。”韩冈搂住妻子单薄的肩头,叹了一口气,“是为夫的错啊,身为宰相,没能把朝堂安顿好。”

“不是官人的错,是天子心胸太小了。”

韩冈想要做的事,即使没有对她们明说,王旖也能从蛛丝马迹中猜到一点。这种动辄家破人亡的举动,她也没有苦劝。

原本王旖总以为自家的丈夫胸有成竹,全力襄助太后,压制天子,是因为看透了皇帝寿数不永的缘故,全没想到太后会比皇帝先倒下。

任何一位皇帝,在掌权后都不会容忍弑父的罪名加在自己头上,一旦赵煦亲政,向家要倒台,指证赵煦之过的韩冈同样要倒台,到时候,罪名反加于己身,即使宰相之尊,也免不了抄家灭族的结局。

比起什么造反谋逆的恶名,王旖更希望自家能够安安稳稳。依现在的局势,只是为了全家上下的性命安危,她也希望韩冈能够奋力相争。

与韩冈一起回到正院内,王旖问道,“苏平章已经答应会支持官人了?”

“苏子容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既然应下了,就不会再多生变故。何况在格物上的多年心血,他又怎么可能割舍得下?”

今夜的一番恳谈,韩冈的谋划,得到了苏颂的认可,接下来就可以按部就班地去施行了。

自始至终,韩冈都没担心过苏颂会站在天子的一边。

能大张旗鼓地登门造访,苏颂会站在哪一边,其实不问可知。

赵煦那个模样,也完全不是能够激发起臣子忠诚心的帝皇,这些年更没做出什么让臣民安心的举动。

比寻常朝臣更多一份责任心的苏颂,并不愿意看到自己呕心沥血才得来的大好局面就此沦丧。

更重要的,在主持《自然》期刊的过程中,他已经成为了气学格物一派的中流砥柱,与韩冈并称于世。

如果韩冈倒台,气学必然无法幸免,所有与格物有关的研究,都会成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犯禁之物。

所以比起章惇,韩冈才更不担心苏颂的倾向,除非他想自身的心血尽数化为尘土,否则只有站在韩冈的一边。

但苏颂需要韩冈更进一步的说明,到了他这个年纪,对青史上留下的名声就越发地看重了。

从苏颂离开时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比较满意的。

撰写青史的是士人,是赢家,只要保证成为赢家,收拢住士人,这名声上的问题,也没什么要多费心思的了。

“有了苏子容全力相助,又有章子厚联手,这一局,为夫已经赢了大半。”

韩冈轻轻抚着妻子的后背。宽厚的掌心传来的温暖,让王旖更加安心。

韩冈仰起头,眼神闪烁。他隐瞒了许多没有说出口,这种断头买卖,又怎么可能只靠三人就能成功,他还有许多准备,但眼下,就没必要拿出来吓唬妻儿了。

……

章惇今夜镇守在中书门下。

他没有躲进房内避寒,反而让人搬了桌椅到院中,懒洋洋地靠在躺椅上。

两旁火炉熊熊,身上又披了一件厚棉袍,春寒到了他身边,立刻就化成了春风,半点也不见冷。

章惇身上的棉袍,有着褙子一样的对襟,连着两条窄袖,里面塞了厚厚的棉花。襟口到衣领,一圈厚实的狐皮,脖颈上半点不漏风,两侧还有两个斜插的口袋,窄袖不方便笼手,有了口袋就可以。对襟上有扣子,穿起来后,将全身都裹住,只留了半截小腿没遮住。

这是关西如今正流行的冬服。还有一种多了一个如斗篷一样的特制兜帽,可以将耳朵和口鼻都裹起来。

今年流传到京师,官宦人家很多都让人裁了一套,章惇家里也给他做了一件。虽说看起来臃肿了一些,可比起过去的冬服,都要保暖得多。

两边是烧得正旺的火炉,炉子上还热着酒,章惇一边翻看着奏章,一边随手品着热酒,悠闲得仿佛在度假。

值守在中书中的官吏们,对章惇这等天塌不惊的镇定敬服不已,但章惇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不管别人怎么看,他现在的心里面还是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

就算是当年领军在外,面对敌军的千军万马,他都没有现在这般不安过。

章惇狠狠地灌下一杯热酒,强压着心中的浮躁和不安。

猛然间又想起韩冈书里面的一句话,“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出现在《九域》中的这一句,现在看来,当真是至理名言。

真不知道韩冈昨天夜里,怎么能安心地坐镇在这里。

章惇之前还听人说,韩冈在屋里甚至还小睡了一阵。如果真是如此,这等胆魄实在是可畏可敬。

不过章惇觉着,韩冈昨夜多半还是跟自己一样,外面看着淡淡定定,心理面还不知怎么打着鼓呢。

刚刚将一个举荐人才的奏疏批复下去,就有一名堂后官悄步走过来,他是章惇安排在中书门下的亲信,来到章惇身边,在章惇耳畔低声说道,“相公,外面有消息传进来了。”

“什么事?”章惇放下了手中的奏章,但依然懒洋洋地靠坐在躺椅上。

“是苏平章和韩相公的消息。”那人声音压得更低了一点,“方才得报,说是二更天时,苏平章去了韩相公的府上,过来报信的时候,苏平章还没有从韩相公府上出来。”

章惇什么反应都没有,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相公……”那名堂后官小心翼翼地提醒着章惇。

章惇有了点反应,给自己倒了杯酒,眼睛瞥了过去,“是苏子容去了韩玉昆的府上,不是韩玉昆到苏子容的府上拜访?”

“是苏平章去拜访了韩相公。”堂后官低声道,“小人也觉得不对,特意多问了一句。”

“好的,我知道了,做得不错。”章惇脸色不动,更加懒怠,只将手轻轻一摆,让人下去了。

等院中只剩他一人,章惇脸上淡漠的表情,立刻就换成了兴奋,狠狠地将一杯酒都灌进了口中,都呛了一下,猛地咳了几声,一团红晕浮现在脸颊上。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

苏颂在夜里去了韩冈的府上,而且是大张旗鼓地前去。这就意味着苏颂是摆明了站在韩冈的一边。

苏颂不可能不明白韩冈和自己想要做什么,但他还是选择了支持,而不是反对。

三位宰相至此已是明确地统一了立场,这一下子,朝堂之上,想必有许多人夜不能寐了。

这还是刚刚开始,就已经有了三名宰相的通力合作。接下来,韩冈那边的力量,加上自己这边的势力,至少能让两府中的所有宰执都不会出头来反对。

而绝大多数议政重臣,即使不能共襄盛举,也不会跳出来反对。

尽管他们的立场并不稳固,其中很多人会随着局势的变化,而改变立场。但章惇现在并不担心,因为不论天子想要做什么,终归比不上他和韩冈多年的准备。

章惇得意地把玩着酒杯,拿着温润的黑瓷,映着天上盈盈的月光。

区区黄口小儿,毫无恩德于臣子,手上连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名为皇帝的名分,又能做得了什么事,掀得起什么样的浪?

万事开头难,现在可是起了一个好头。

得意了片刻,章惇收敛了心中的兴奋,现在还不是得意忘形的时候。让值守的堂吏看见了也是件丢脸的事。

把酒杯放下,刚刚拿起另一份奏章,那名亲信的堂后官就又悄步走过来,“相公,宫里面派人来了,说要见相公。”

章惇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肃容沉声,“让他进来。”

来报信的是个生面孔的内侍,有些年纪了,但身上服色还是未入流。

来到章惇的面前,一板一眼地行礼,丝毫也没有简省。

章惇皱眉看着他,就听到他说道,“相公,太后醒了。”

“太后醒了?”章惇慢慢地重复着,句尾语调带着疑问的上提。

之前太后就醒过一回,喝了药就睡下去了,现在醒了,跟之前有没有区别?

说话间,章惇都没有对带来皇帝口谕的天使表示一星半点的尊重,甚至都没有起身,就坐着问话。

但那位内侍完全视而不见,低头说着,“太后醒了,也能吩咐话了,还跟官家说了几句。官家知道相公们担心太后,就让小人来通知相公,可以进来探问。”

这是要招宰相夜中进宫?

黄口小儿竟然如此有胆气?

怎么一点都不像太宗的后人?

章惇心中思绪快如电闪,一边还不忘多打量了眼前这名内侍几眼。

从服饰上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个年纪老大却不得志的内宦。章惇之前应该没看见过他,对他没有半点印象,当是赵煦刚刚提拔的一个新人。

在宫中多年,却没有上进的机会,必定是积攒了多少年的怨气,猛然间被天子抬举了,这效忠之心定然是投到天子的身上。这样的人,自然会盼着赵煦能够早日亲政,解决掉不听话的宰相们,这样就能飞黄腾达,扬眉吐气。

章惇都不用多想,就把赵煦和这名内侍的心思看得通通透透。

小孩子越发地成气候了,章惇都不禁轻轻地啧了一下嘴,这心术都不用人教,自己就领会到了。

内侍大概是听到了一点声音,飞快地瞟了章惇一眼,然后又继续低头垂手,等着章惇的吩咐。

章惇明白,他是等着自己的下文,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进大内还是不进。

进去,为什么不进去?

章惇更坐直了身子,脸上多了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有什么好怕的,难道赵煦有胆子在宫里面就把宰相都杀了?

这样做,他的位置也别想坐稳了。早就虎视眈眈的宗室们,就要联络朝臣,将他给赶下台了。

章惇突兀地问道:“有人去外面通报了?”

内侍毕恭毕敬地答道:“官家已经命人出去通知几位相公和执政了。”

章惇点了点头,提声道:“来人。”

几个人走了过来,都是章惇带进中书门下的亲信。

“速去苏平章和韩相公府上,就说太后醒了。还有张枢密、熊参政、曾枢密等几位,也都要知会到。”

内侍的脸色在听到章惇的吩咐时,瞬息间有了一点变化,却硬压着没有问出声。对章惇这种明显是针锋相对的做法,又是权当做没听到没看到。

章惇瞥了他一眼,“你应该还不知道,今日政事堂和枢密院一同签发了一道禁令,若无值守宰执的手令,任何人在入夜后,不得妄自出入皇城一步,违反者,不问情由,一律锁拿,待天明后械送有司审问。敢于反抗者,杀之勿论。”

章惇语气淡然,其中却明显的带着浓浓的杀机。内侍顿时面色如土,不敢再半分不逊。

宰相要不给哪个内侍脸面,那还真是一点脸面都不会留下。尤其是章惇这种领过大军的宰相,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杀人都不会多眨一下眼。

几名亲信连声应了,等章惇签下了手令,便一起匆匆离开。

章惇也没再多话,只吩咐了一句,“稍待,待吾更衣。”便起身入内。

有了他送出来的消息,想必苏颂和韩冈会知道怎么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