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一章 乍入危栖意欲迷(上)

中书门下前,三位宰臣停下了脚步。

三人骑马进皇城,进大内时,方才下马步行。

离开大内后,三人去没骑马,而是一路走到最是熟悉的政事堂。

堂中有人值守,早听到动静,匆匆忙忙地出来。

领头的几名官员都听到了大内的消息,各自面带忧色。

章惇安抚众人,“太后无大碍,只是劳累过度,要休息一阵。”

章惇几句话就把人打发了,安抚人心,说得越多越有问题,他转头对苏颂和韩冈道:“太后有恙,不至于要宿卫禁中,但值守是免不了的。”

“子容兄年纪大了,值守的时间放在后面如何?”见苏颂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韩冈继续道,“那今夜就由韩冈值守,明日换子厚兄来替。”

“明日是令郎大喜的日子,玉昆你今夜值守后,明天可还能有精神接着新人奉酒?”章惇笑道。

韩冈也笑了一下,“所以要守着今夜,明晚也能睡个好觉。”

带着调侃的几句对话后,人心稍稍安定下来,苏颂提议道:“先进去说话。”

熟悉的公厅中,三人依次落座,堂吏奉上了茶汤。

三人端茶喝水,水汽袅袅,遮掩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没人讨论太后的病情,在这政事堂中,就连墙上面都长着耳朵。

放下茶盏,韩冈起头,“太后既然要养病,这几日应当辍朝了。”

辍朝?!

即使皇帝或太后因病不能上朝,常朝也当由宰相押班,群臣向空椅子行礼。

辍朝则必须要有天子或太后下诏,没有由朝臣们自己说朝会不举行了的道理。

“几天?”章惇却毫不在意韩冈的犯忌。

“先定五日吧。”

“就是五天。”章惇点了点头,又问苏颂,“平章,你看呢?”

苏颂没有即刻回答,沉吟着,过了片刻,才在韩冈和章惇的注视中点头,“可以,早上应该都可得闲了。”

“是啊。”章惇放松下来,笑道,“好歹可多睡一阵了。”

说着,三人就招了值守的中书舍人林希来,草拟了辍朝的公文。

当值的林希是章惇所荐,看起来心中忐忑,却没有多言,依照章惇的吩咐,写好了公文。

两名宰相先后签字画押,然后苏颂也签上了自己的姓名。盖上了中书门下的官印,这封第一次由宰相签发的辍朝堂札,便宣告出笼。

将这份新鲜热辣的堂札遣人递送出去,苏颂再开口时,语气就沉了两分:“这几日得多劳子厚和玉昆了。”

“子容兄放心。”章惇和韩冈同时说道。

“若有什么事,尽管使唤老头子。”苏颂口气中带着一丝决断。

原本朝臣们大半是打算看着太后熬死这位自幼体弱的儿子,苏颂也不例外,这样也免得母子相争,又失国体。

谁成想现在倒变成了儿子熬病了老娘,如果给赵煦亲了政,必然要清洗朝堂。一边是自幼便屡屡让人失望的皇帝,一边是大多数朝臣和故友,苏颂面临选边站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站在章惇与韩冈一边。

“不敢。”章惇谦虚了一下,又道,“军国重事,还是需要平章来主持。”

苏颂点点头,“既然如此,我这就先回去了。年纪大了,精神上就熬不住了。”

既然太后只是劳累过度,那就不需要三位宰臣忧心忡忡地在政事堂商讨一夜,苏颂自然得早些回去。

韩冈和章惇送了苏颂到门口,并肩站在门槛前。章惇用近乎于耳语地低声问道,“我看最多半年,你看还有多久?”

韩冈没有回答章惇,反而问道,“子厚兄,这些日子疏于问候,不知尊大人可还安好?”

韩冈跟章惇的交情,最早就来自于章惇的父亲章俞。韩冈对章俞是救命之恩,问一下平安,倒不算过分。

章惇想起自己的老父,就有几分头疼、八十岁了,性子还是那般轻佻,张先比他都不如。

“家严身体倒还康健。近几年不用担心。”他知道韩冈想要问什么,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人就在京里,怎么都能打听得到,“要不是富弼坏事,也不用担心这些事。”

富弼之前,宰相亲丧,朝廷惯例是要夺情的。但轮到富弼,他做宰相时逢母丧,便辞官回去守孝。有他首开先河,接下来的宰相们,遇上父母之丧,都得丁忧了。

如果章惇在这个节骨眼去丁忧,韩冈怕是要吐口血了。眼下章俞无事,接下来章俞也会得到最大限度的照料,短期内,至少是不用担心章惇会掉链子。

心情放松了点,韩冈微微笑了笑,“也不是他的事,多少人盯着他。安阳不容他,介休又虎视眈眈,不想退又能如何?”

章惇皱起了眉,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了,韩冈若是拿着打机锋,他可没兴趣作陪。

韩冈也体谅他的心情,揭开了谜底,“家舅不比尊大人老而弥坚。”

惊异之色自章惇的眼底一闪而过,他立刻道:“京中少不得李信!”

章惇手底下的确有不少可用的武将,但能如李信一般的可以全然相信的将领,章惇找不到,只能依靠韩冈。韩冈手边,眼下也就只有一个李信。

但李信的父亲赶在这时候重病——甚至有可能已经过世,遣人告哀的讣闻都到了韩冈手中,否则韩冈不会这么笃定——实在是太不凑巧了。

“在京中没办法夺情。”韩冈道。

他可不会让李信去庐墓三年,尽管这么做对不起舅父和母亲,但他必须要借重李信。即使舅父身故,韩冈也会设法为李信弄到一份夺情诏书。

而武将夺情,远比文臣简单。如果是镇守边郡或重镇的帅臣、武将,为了保证军事上稳定,一直都有夺情的惯例。所以李信必须要先离开京师,这样才方便他回来。

“玉昆你打算怎么做?”

章惇就在门前,低声问着韩冈。

韩冈道:“家舅在凤翔府,如果转任宁夏路,顺道就回去了。”

章惇算了一下时间,这么一番折腾,终究还是要出去一趟再回来,等回到京师,那至少得两三个月了。

“这还不够。”章惇摇头。

光一个李信,纵使手握神机营,也不是那么稳拿稳的。朝臣们也会看风色,仅仅是一个李信,不足以让他们投下重注。

“那就把王舜臣调回来。”

韩冈很干脆地说道。

章惇有点犹豫:“这都多少年了,没问题?”

王舜臣这个名字,章惇听得太多,十几年在西域,都没怎么回京过,韩冈相信他,但其他人会不会相信。

“都快成西北王了。这些年,多少折子弹劾他?”

“说得也是。”章惇点点头,王舜臣收到那么多弹劾,不是韩冈力保,他早几年就完蛋大吉。

王舜臣一直都是肆无忌惮的性子,谎报军功的事也做过,又在西北放养了那么久,越发地桀骜不驯起来。

这样的人,除了听韩冈的话,怕是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

有了王舜臣,再等李信回来,只要将两人安排到合适的位置上,京师可就任韩冈摆布了。

尽管看起来韩冈很快就能通过军队控制住朝堂,章惇却一点都不担心,反而问韩冈道:“令尊令堂可还安好?”

“有四弟照顾,还算康健。”

韩冈一直在京城做官,做到了宰相,也没有将父母请来京师奉养。说起来,这就是明明白白的不孝。

但如果去翻韩家的宗谱就会发现,就在韩冈的姓名之后,还有一个弟弟,名唤韩从义。

当然,这个韩家老四是谁,朝堂上的没几个不知道。

韩冈自从久居京师之后,就让父母将冯从义过继了过来。冯家还有几个哥哥承宗祧,冯从义过继过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一家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在外做官,一个儿子在乡里侍奉父母,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就是让程颐程颢这等恪守礼法的大儒来讲,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其实这么做,日后或许还有争产的风波。但比起韩冈失去相位的风险,那就是算不得什么了。

主要是韩冈不肯将父母请来京师奉养。

但为一个表面上的孝顺,折腾得父母少活二十年,这可不是孝顺的做法。

万一父母到了京师之后水土不服,有个三长两短,这一耽搁就至少三年,运气不好五年六年都有可能,他哪里有那个时间?还不如让父母留在家乡,在熟悉的山水中安享清福。

“那就好。”

如果韩冈突然说要丁忧,章惇跳黄河的心都有了。得到韩冈的保证,章惇终于可以松上一口气。

既然两人不虞家中生变,也就没了更多要担心的地方。

虽然说必有人会投效天子——韩冈和章惇的宰相坐得够久了,多得是有人想取而代之。

可各自做了近十年的宰相,朝堂上被两人牢牢控制在手中,即使太后有恙,不得不让皇帝亲政,两人控制下的朝堂,也不是区区黄口孺子能够在短时间内掀翻。

章惇对自己有这份信心。对韩冈,同样也有信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