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四十章 何掌纶言奉帝尊(中)

韩冈问太后的病情,这是情理之中,但他前面一句刚落,后面又补上了一段。

“那些恐吓病家,给自己预留退步的套话,就不要多说了。谁都知道怎么回事。说实情!”

医生给病人问诊,若有疑难重症,当然是会先给自己留个退步的余地。说重点,救不回来不会被怨,救得回来那就是功劳。

这是医生自保的办法,韩冈突然间这么就捅破掉,安素之和雷简的脸色都变了。

章惇一口长气出了来,这分明是让医官们不要把病情往重里说。

一直提起来的心,也放下来了。要不是这话只有韩冈来说才名正言顺,他早就想这么说了。

雷简闻言,连忙站起,“太后是劳累过度了,需要多歇息,其实并无大碍。”

安素之停了一下,低下头,“相公放心,扎了针,太后很快就会醒过来。”

韩冈点了点头,对板起脸来的赵煦道:“臣看也是,太后只是操劳过度,一时心力交瘁,故而晕倒。陛下也不必心忧,太后歇息几日便好。”

赵煦还没话,朱太妃当下就念起佛来了,双手合十,虔诚无比,“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就好,那就好!佛祖保佑,当真是太好了。”

她眼中的笑意一闪即逝,转瞬就被眼角溢出的泪水给遮掩了。

一手拿着汗巾擦眼角,一手又为太后掖了掖盖得好好的被褥,面容悲戚中带着安心,死死压着心头的兴奋。

韩冈这话大半是要说给外面听。如果太后的病情过重,甚至沉疴难起,那呼应太后的朝臣们怕有大半就要改弦更张了。

可人还在宫里面呢。韩相公再有通天的本领,当真是药师王佛投胎转世,也不能把太后拉到他家里面去照顾吧。

不管心中如何作想,太妃表现出来的态度十分端正,宰相们看向赵煦,年轻的皇帝点点头,闷声闷气道:“幸赖祖宗庇佑,太后无事。”

得到了令人满意的答案,韩冈就走到桌边。

低下头看了看,雷简方才站起来急了,手上的笔在开了个头的医案上滑了过去,写过字的地方给墨水污了大半。

韩冈瞥了雷简一眼,这位老相识真是个伶俐人。医术不成,心术倒不差。这神来之笔,竟是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雷简点头哈腰,忙不迭地道歉,“下官手误,相公见谅,这就再写一份。”

“别耽搁。”韩冈道。

雷简赶急赶忙地换了一张纸,将对太后的诊断报告写好,安素之看过后,默不作声地点头认可。

两名医官随即签名画押盖印,雷简写得又急又快,安素之倒是手抖了两下才签好。

两个小巧的铜纽官印沾了红印泥正正盖上,就如物勒工名,两名翰林医官就此为自己的诊断具结作保。

韩冈站在桌边,仿佛主人一般叫来主事的宦官,“杨戬,把医案带着。一同去太医局,今夜就招在京的医官来,一起斟酌一下如何医治。”

他这是半点也不留空隙,亲自监视着把这白纸黑字往太医局一放,太后的病情就再无可议之处。

杨戬应声过来,也没有去顾及天子的颜面,听着韩冈的吩咐,将桌上收拾好,就连作废的那张纸都一并收起。

苏颂静静地看着,他进来后就没怎么说过话。

太后若无事还好,若有事,那可就要图穷匕见,到最后不论是哪样的结局,都不是他苏颂愿意看到的。

不过从立场上,他必须要站在章惇、韩冈的一边。如今的这个皇帝还有他的生母,实在是太不成话,若少了太后主持,让天子恣意妄为,这好不容易才有几分盛世气象的大宋,转眼就会盛极而衰。

既然如此,他干脆就放手让韩冈去做。

只是看到杨戬收拾好医案后,就老老实实站在了韩冈身边,苏颂这个老派人还是忍不住要摇头。

官家就站一旁,宰相倒把天家家奴使唤得滴溜溜的转。

这叫什么事?

君不君臣不臣,什么体面什么讲究都没了。换作是十年前,也不至于如此。

但苏颂也能明白韩冈小心谨慎的心情。稍错一步就是无底深渊,谁能不谨慎?

如今君臣相忌,实在是可悲可叹。说到底,都是当年的那一场悲剧,才让局面走到了这一步。

苏颂也只能盼着不要走到最后那一步。

杨戬拿着医案走过来,韩冈便不再多话,该做的事他都做完了。太后那边,一时半会儿看起来也醒不了苏颂、章惇等了半日,韩冈完事了,他们也不想在这嫌疑之地多留。

苏颂束手向赵煦、朱氏欠了欠身,“太后违和,臣等外臣,不便宿卫禁中,今夜臣等就在政事堂中值守。还请陛下和太妃多加照料太后。”

如果是皇帝重病,宰辅们能在福宁宫外殿轮班,但换成了太后,谁也不能在保慈宫中久留。

“苏平章放心,官家是做儿子的,怎么敢不照顾好太后?”

朱太妃说话时,眉眼间都透着得意劲儿。皇帝亲政就在眼前,到时候,她也是太后了。

宰相们还在挣扎,但这还能拖多久?人还在宫里,宰辅又不能宿卫禁中,到时候,人没了,还不是全凭宫里面的一句话。没了太后撑腰,谁还敢跟皇帝较真去?

三位宰臣,哪个不是人精,朱太妃浅薄得就像一条溪,一眼就看到了水底。

苏颂稳重,韩冈则懒得跟这妇人置气,又考虑着接下来的应对,也没做搭理,但章惇,却当下瞪起了眼。

当朝首辅本就一肚子郁积,就像存了一仓库的火药,朱太妃这么一逗火,登时就爆了,他也没冲太妃,转头就向赵官家冲过去了。

“臣还有一事要奏明陛下,”章惇向着赵顼行礼,“方才臣等来探问太后,竟有内侍阻拦臣等。值此人心惶惑之际,却意图隔绝中外。依臣看来其心可诛,其行亦可诛。”

外面发生的事,隔着几重门,也没人敢进来通报,赵煦无从得知。听了章惇的话,他的脸色就更见冷硬,腮帮子咬得死紧,胸口剧烈的起伏起来。急促地缓了几口气,待气息稍平,他才发落道:“此人不能留,远远地打发了吧。”

打发?等过两年召回京再抬举他吗?

章惇冷冷地抬头看了赵煦一眼,“臣等无状,已经命班直将其处置了。擅决之过,请陛下治罪。”

章惇的话声刚落,寝宫中登时就如同结了冰,好似连空气都凝固了。

赵煦的手直抖,嘴唇哆嗦着。宰相能冲破外面的阻拦,那是意料中事,可他再有想象力,也全然没想到宰相就能跋扈到在外面直接杀了他身边的近臣。

寝宫之中,一时间人人都在关注赵煦。三位宰辅,更是等着赵煦的反应。

“官……官家。”

朱太妃的声音压得极低,带着颤,唯恐让宰相们听见。

当年宫变之后,太后亡羊补牢,宫中的人事给换了一个遍。

几年下来,到处见缝插针,福宁殿和圣瑞宫两处,连个体己都找不到几人,大事小事都能传到太后耳边,守在外面的禁卫,全都只听太后吩咐,天子竟插不上半句嘴。

现在宰相一句话,就能使动班直杀了天子身边的内臣。当真撕破了脸皮,那苏、章、韩三位宰相联起手来,寻了个罪名,将自己和官家给囚禁了,又哪里是难事?

“相公杀得对。”

赵煦终于开口。

区区三个措大,那还没什么可怕,即便是曾经当朝捶杀宰相的韩冈,也不可能就在太后宫中捶杀天子,但宫中有听命于宰相的禁卫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翻了脸,就要危及性命,他又怎敢强硬,眼看光明的未来就在眼前了,又何必立于危墙之下。

只是赵煦年纪还小,受不得气,这番服软的话说得极是艰难,一开始几乎是从牙缝中迸出字来,倒是后面越说越顺畅,一口气把场面给圆了回来,“祖宗说过,严禁寺人干政。不论是谁,胆敢隔绝中外,那就是死有余辜。相公代朕处置了他,有功无罪。”

“陛下宽仁。”章惇硬邦邦地低下头,与苏颂、韩冈一起行礼,“既如此,臣等告退。”

连亲近之人都护不住,短时间内,宫中不会有多少人投效这样的皇帝。

宰相们离开了保慈宫,赵煦久久没有动作,仿佛成了一座雕像。

“官家。”太妃走到赵煦的身边,紧紧攥住了赵煦的手,在他的耳畔低语,“姑且再容他们放肆一次,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了几时。”

安慰的话传入耳中,但赵煦自生母的手中,只感受到了一层冰冷的腻滑,尽是冷汗。

宰相跋扈,竟至于此。

宫中上下,尽是他人爪牙。甚至不要刀光剑影,只要一块肉饼,就能让御座上换一个新人。

赵煦只感觉背后湿漉漉的,一片冰凉。那片刻的惊悸之后,他整个人都仿佛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般。

“官家。”朱太妃担心的小声问,害怕儿子也气出个好歹。

赵煦扯动了一下嘴角,想笑,却比哭还难看,“没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