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六卷 上六之卷——九州惊雷
第一十三章 晨奎错落天日近(八)

向太后醒过来的时候,眼前黑漆漆的一片。

喉咙中仿佛有火在烧,头也沉沉的,身子没有半点气力,肚子却饿得厉害。

她记得她早上起来了,也记得自己去上朝,然后记忆就有些混乱了。

好像有人来,又有人走,有些闹腾。

“什么时候了?”

她的声音低得如同在呻吟。

“太后?!”

立刻好几个人抢到床前。有几个声音激动,甚至还带着哭腔,只是没人敢哭出声来。

“什么时候了?”

“已经四更了。”好几个声音同时回答。

“……吾是怎么了?”

“几位太医都过来把过脉。说是感了风寒,这段时间,又太过劳累了。”

“……当真?”

床前立刻跪倒一片,一群人指天誓日,“奴婢怎敢欺瞒太后?几位太医都这么说,韩参政也这么说。”

“哦。”向太后算是安心了,想想,又问,“官家呢?”

“太后放心,国婆婆陪着官家在西厢睡着。”

一个脚步声出了门去,很快就回来。

就听见杨戬在床帘外回报,“禀太后,官家还在睡。”

“是吗,那就好。”

向太后放心下来。

身边的侍女扶着向太后坐起来。

“太后,秦和安来了,要把下脉。”

民间传说宫中的太医能悬丝诊脉,以免亵渎后妃,不过那也只是传说,正常谁能?

向太后躺着,只露出一截手腕,让当值的御医三根手指搭上来。

“脉象好了一点,不过还要再吃两天药。”

医官的诊断之后,是写字时拂动纸张的声音。

“太后。”杨戬小声问着太后,“要通知宿直的相公过来拜见吗?”

“今夜谁宿直?”

“有王平章,韩参政和郭枢密。”

“……算了。”向太后想了一下,“吩咐王中正过来,让种谔守好宫禁。与韩参政、王平章他们说一下吾已大安,请他们明早再来。”

门帘掀动,几人匆匆而出。

“太后还有什么吩咐?”

“之前还有谁来过?”

随侍在太后身边的女官一个个数着名字,向太后垂下眼帘听着,只是在听到朱太妃这三个字时,才动了一下眼睛。

王中正奉旨而来,拜见了太后。待太后喝了药,又睡过去,方才退了出来。走出门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太后猝然发病,如同一块如山巨石落到了海里,掀起的波浪撼动了整个宫城和朝堂。

王中正自己也提心吊胆,自事发后便盯着宰辅们的一举一动。

不过韩冈和王安石说了些什么,依然不知道。他只知道到了两刻钟之前,王安石所在屋舍的灯都没有熄掉。

王中正吩咐着跟在身后的养子,“二哥,你去圣瑞宫,把人撤回来。”

“孩儿知道了……父亲,太后大好了?!”

“嗯。”王中正点点头,停了一下,又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养子,“等一下。”

“父亲还有何吩咐?”

“顺便让梁从政来见我。”

“孩儿明白……那蓝从熙呢?”

“他哪得能回头。”

虽然向太后没有说出口,可王中正也知道宫里面该注意谁。主导宫变的那一位在失败之后,已经没有了任何复起的可能。真正对病中的太后有威胁的,是住在圣瑞宫中的人。

也幸好太后的病情不重,否则王中正表面上虽不会说,心里可就要做些准备了。

当然,对象可不一定会是朱太妃。

……

李信彻夜守在宣德门城楼上。

三千余神机军士,有一个指挥守在皇宫正门。

八门火炮在城楼上虎视城中,而门洞经过改造的耳室中,随时能用虎蹲炮发射出致命的铅弹。

而李信的十几名亲兵,则都背着一杆沉重的新火器,可随身携带,就像火炮一般发射铅弹。需要的时候在枪管口插上锋利的枪尖,直接当成长枪来使用,所以称为火枪。

虽然火枪比起神臂弓要沉重得多,可威力也大了许多。火枪发射出来的铅弹,可以力毙奔牛,打中人,基本上就该去找棺材了。

可惜的是,现如今火枪还不能大量制造,除了还在火器局中做实验的十几支,剩下的都给了李信的亲兵。

仅仅是带着弹力的簧片已经够麻烦了,而枪管则更加让人作难。

李信从韩冈那边听来的消息,火枪的设计,是与火炮一起出台的。可是火炮制作起来更简单一点,早早地就造出来了,而火枪则就复杂许多,想要制造出一根尺寸合度的枪管,就要占去一名工匠半个多月的时间。

标准化,度量衡,图纸,在火枪造出来之后,韩冈曾经就火枪的事说了很多。李信没怎么听懂,不过亲眼见证过军器监成立后手中兵器质量的飞升,他多多少少能理解韩冈的意思。在不能大规模生产尺度完全合乎标准的火枪前,这样的武器,是不能够出现在战场上,只能成为妆点。

不过不论是能上战场的火炮,还是不能上战场的火枪,今夜应该不会有需要它们上场的时候。

李信想着。

比起之前人各异心的宫中帅臣,现在统领宫禁兵马的帅臣和将领,都是对太后忠心耿耿,绝不会附逆。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太后万一有所不豫,那该怎么办?

今夜,自己的表弟宿卫宫中。李信更是打叠起精神,以防出意外。

一旦有变,该听谁的话,他可不会弄错。

之前李信就与王厚约定了信号,一旦宫中有变,立刻就率人将韩冈从福宁宫拉出来。

王厚已经派了人去福宁殿处守着。

已经四更天了,城东的方向上已经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灯火,那里是鬼市子的位置。到了五更天,鬼市子就会变得灯火通明,买卖衣服图画花环之类,至晓方散。

李信的视线在城中扫视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宫中来。

宫中的几处殿宇灯火最多,比得上城内的市口,而后苑中则是一片黑暗。

李信先看了福宁宫的偏殿,再转向慈寿宫,最后又瞄着圣瑞宫好一阵。

这一个晚上,他来来回回地盯着的就是这三个地方,若要出事,事端只会发生在那里。

看了一阵,李信的神情陡然一变,飞速地拿起了千里镜。

在千里镜中,可以看见一点星火正从慈寿宫中出来,转去了圣瑞宫的方向。

现在可是四更天!怎么也不该这时候去天子生母安居的宫室。

只是点着灯,却又有几分正大光明的感觉。

李信将千里镜紧紧压在眼睛上,看着那只灯笼在圣瑞宫的侧门口停下,过了片刻,才随着另一盏从圣瑞宫中出来的灯笼,一起往慈寿宫过去。

李信的眉头皱了起来,叫了人过来,让他去找王中正。

人刚走不久,从慈寿宫中,又出来好几点灯火。分别向禁中统军将帅的驻留地赶过去,其中有一盏灯笼,还正向着宣德门过来。

片刻之后,李信见到了童贯。

“太后大安。”童贯说道。

……

王安石肯定是没有睡好。

韩冈可以确定。

应当是为了河北的事,这一点,韩冈基本上也可以确定。

自家岳父入住的房舍,一个晚上没有熄灯。

不过韩冈也没睡好。

夜里他和衣而眠,一直都没睡着,直到四更天的时候,得到了太后已经退烧的消息,方才安心的睡下去。早上再过去请安,太后已经醒了。

说了几句话,吩咐了朝事,宰辅们退出来时,就全都安心了。

听太医们的诊断,太后的病情已经好转,不日将会康复。

对此,韩冈是长舒了一口气。

太后的安危决定了朝堂是否能够安稳,韩冈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朝堂再生波澜。

几次宫中变乱实在是耗尽了他的心力,太后垂帘的体制,不知能持续到何时,总是让人不能安下心来。

其实昨天白天的时候,韩冈在一闪念间,甚至有一劳永逸的想法。不过真要去按那个想法去做,的确会有人支持,而且还不少,不过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成功了之后,对他自己来说也不一定有好处,还不如先看着下去。

将心中的悖逆思想藏了起来,韩冈迎上了苏颂。

“玉昆,你昨晚也没睡?”

韩冈知道自己眼底都是血丝,看起来的确是有些憔悴的样子。而苏颂几乎一样,眼底同样都是血丝。

“昨晚睡是睡了,不过没睡好。在宫里面提心吊胆的……一点动静都要醒过来。”

苏颂摇摇头,“在宫外也差不多。”

两府之中,只有郭逵今天看起来心无挂碍,回去就安心睡了。其他宰辅,都是一连疲惫,从神态上看起来跟王安石和韩冈都没两样。

苏颂叹了一口气,“太后这一回也只是风寒而已,便弄得人心惶惶……”

“杯弓蛇影啊。”韩冈道,这两年,总是有事发生,当然人心不定,“都是惊弓之鸟,有几个能够什么都不在意的?”

“这样下去可不好。”

“总比习惯了要好。”韩冈笑道。

“也是呢。”苏颂也笑道,然后又叹起气来,“不过太后一病,北面的事能多耽搁几日了。”

“的确是耽搁了,不过不是在这件事上。”

这一事,韩冈并不打算瞒着苏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