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八章 梦尽乾坤覆残杯(一)

沈括心不甘情不愿。

虽然他被招来时,已经听到了一点消息,知道李肃之的表现不能让太上皇后和两府满意,找自己去是为了替换不适任的李肃之来指挥灭火。

但朝廷给他的并不是专责灭火的临时差遣,而是直接要让他取代李肃之的开封府知府之位。

沈括对此并不情愿。

翰林学士与权知开封府与两府的距离是相当的,而清贵之处,则远远过之。平日只要向天子负责,再写一写诏命制诰,就没什么事了。不像开封府,事务繁芜,千头万绪,要一天忙到晚。但做事都是无功有过,总会有人抱怨。开国以来,赵氏之外开封知府,几乎没有一个是任满三年,然后离开这个位置。

但这是太上皇后和宰辅们共同的要求。

沈括怎么敢拒绝?

韩冈也没有帮沈括逃掉这份苦差事,他也很期盼沈括能尽快将这场火灾给压下去。

如有可能尽快熄灭大火,若是难以做到,也要设法让火势不能蔓延。

现如今,还在京中的重臣中,能够立刻担任开封府知府,且有过一定军事经验的,沈括是第一人。而且以沈括与他韩冈的关系,调动厚生司中的医疗资源也很容易。

而且两府宰执不能轻动,如果沈括还不行的话,在京百官之中,还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他韩冈了。

就韩冈本心而言,他也并不想成为字面意义上的救火队员。他对救火完全没有经验,真正指挥起来,并不会比沈括更合适。而且真要轮到他上场,局势败坏到什么样的地步就可想而知。韩冈是决不愿看到那样的场面。

沈括低着头,沉默不语。

太上皇后,两府宰执,以及算得上是恩主的韩冈,都要他接任开封府,他纵然不甘心,也不敢直接拒绝。

片刻之后,他抬头向向皇后道:“请殿下给臣以全权,为防火势蔓延,不得已时就必须拆屋拒火,清除火场周边屋舍。但开封城东,军民数万户,一旦拆屋,必惊动十数万百姓。此事不得殿下应允,臣不敢擅专。”

“这当然可以。”向皇后十分果决,“拆屋拒火之事,沈卿可全权处分,宜春苑、玉津园都随你拆,只要能不让火势扩大就行。”

停了一下,向皇后又道:“莫说宜春苑、玉津园,就是金明池、琼林苑都能拆。此等游玩之地,拆了也不可惜。若有人敢于阻碍,以纵火论。其中官宦,可追夺告身。”

真要拆到城南南薰门外的玉津园、城西景耀门外的宜春苑,开封城早保不住了。而金明池和琼林苑也都在城西。但向皇后有这份心就够了。城东没有皇家园林,但官府和私家的园林、酒楼还是有不少处,无一不是背景深厚。而且城东多仓库,在其背后,也是多少显贵的身影。

只有拿到了向皇后给的尚方宝剑,沈括才能无所顾忌地去拆这些宗亲国戚、勋贵豪门的产业。

“得太上皇后应允,臣便无后顾之忧了。火情紧急,臣不敢多耽搁,这就去与李肃之交接。”

沈括行了礼后,就立刻起身,告辞出门。跨过殿门的果断,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韩冈目送沈括离开,心中为他默默祈祷,祝他一切顺遂。

这一回事情办得好的话,京城上下都要念他的好,旧日犯下的那些过错,都能赎清了。通向两府的道路,再无障碍。

不过在第二座石炭场被引燃后,灭火的工作就一下难了许多。

真要只是拆一下园林就好了。但大规模的园林多是在城西城南的方向上,东面多为仓库,就是民家,也常常将院子租借出去存放货物。

京城园林之所以会多在城西、城南,而仓库多在城东,那是因为汴河及五丈河水运的关系。北上和西来的纲船都是在城东和东北卸货,使得开封东门外的一大片都以仓库为多。相对于来自江南的汴河,以及京东梁山泊的五丈河,从西面过来的水运物资就要少许多,仓库自是不多,而且这还是近几年开通了襄汉漕运的结果。

草料场、粮仓,以及各色商货的仓库,在城东一片接着一片。更不用说规模巨大的石炭场,东城排岸司有一半的精力放在这些黑石头上。

那些都是易燃品,偏偏库区还是脸贴着脸、背靠着背。纵然有着这个时代最为完善的消防措施,但架不住火势过猛,夜风甚大。一座座煤山,就是放在后世,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解决的难题。

韩冈现在最担心的是这场火别把京城的储备粮给烧光了。要真是那样,明年春天水运重新开启之前,京师百万军民都要饿肚子。

放下对沈括和城东库区的担心,韩冈向两府提议道:“今日一事,给了朝野内外很重要的提醒。没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京城百万军民,日常饮食和取暖都要依靠石炭,炼铁炼钢用掉的石炭更多。但石炭易燃,一旦不是在炉膛中烧起来,就是灾难。所谓前车不忘,后车之师。以臣之见,以后各州各县都得做好应急的准备,并且时常加以演练。遇上水灾、旱灾,或是今日的火灾时,官府到底该怎么做,各地都要结合当地的情况,来写好应急的方略。当真出现了不幸的情况,便按照预定的计划来实行。免得总是手忙脚乱。”

“亡羊补牢?”蔡确对韩冈道:“玉昆,现在可还不是议论如何修栅栏的时候。”

韩冈反问:“找羊的事已经委派了沈括。那么如何修补栅栏,难道不是两府之任?”

“也不必急在今天。”

“订立应急方略,的确不必急在今天。但议论得失,起草诏令,今天却可以做到。”

“蔡相公,韩宣徽。”向皇后打断了两人的争议,“此时的确是当务之急,可写了札子递上来。”

“臣遵旨。”韩冈低下头,蔡确也同样领旨,停下了无谓的争论。

今日宿卫宫中的宰辅,韩冈不在其中。

议定了如何处置火势,留下了蔡确、苏颂,其余宰执便先后离开了皇城。

早已是入夜时分,东面红光漫天,京城中的街道上,已经开始宵禁的准备。

韩冈回到家中时。家中早已经准备好了口罩,防止来自空中的飞灰。

看着在家里都戴上了口罩的妻妾儿女,韩冈摇头笑了,“想得还真周全。”

进屋梳洗更衣,与妻妾儿女一起吃饭说话。到了快三更天的时候,韩冈从书房出来,站在院中望着东面不见消退的火势,更是忧心忡忡。

“官人,还是先睡吧。”

王旖披着衣服过来催促,韩冈点了点头,正准备去睡,就听到府外一阵喧哗,然后就有人进来通报,宫中来人,要见韩冈。

一名内侍被领了进来,是宋用臣。

宋用臣一见到韩冈,草草行了一礼,便立刻说道,“韩宣徽,太上皇后有旨,请宣徽立刻入宫。”

就是在灯光下,宋用臣的脸色也是惨白的。

情知有变,疾步从房中出来,让左右都远避,韩冈询问着原因。

“什么事这般着急?”

宋用臣却摇头不肯说,只是说道:“请宣徽速速入宫。”

韩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问,命人准备马匹,又去召集亲随,然后进屋更衣,准备返回皇城。

“宣徽,能不能快一点。”韩冈进去换了公服,片刻时间,宋用臣已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太上皇后正等着宣徽你呢。”

坐骑还没牵来,就被这样催促着,韩冈语气含怒,“慌什么?出门了也得慢慢走。朝廷重臣夜中在京城狂奔入宫,你这是想让京城都乱起来吗?”

“宣徽!慢走不得啊!千万慢不得!太上皇后在等着宣徽!”宋用臣急声催促,却还是不肯说明原因。

韩冈又瞥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仰头向天。

望着被阴云和雾霾所笼罩的夜空,韩冈沉默不言。就是白天时,也是全然一片模糊,完全看不到天空上的蓝色,现在更是没有半点星光。

宋用臣急得跺脚,又不知道韩冈在做什么,更担心惹来周围的注意,也不敢大声说话,只能一个劲地小声催促,如同拉锯一样,不断地来回反复。

在名为宋用臣的噪音源之前,韩冈终于低下头来,盯着宋用臣:“可是福宁殿有变!”

韩冈的话石破天惊,就像是一把刀切开了宋用臣最后的心理防线。

宋用臣怔住了,他隐藏在心中的消息,竟然这么快就给韩冈看透了。心中上下翻腾,站在那里一时动弹不得。

“这是夜观天象知道了真相?”

宋用臣心中惊悸,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韩冈一贯不喜欢夜入皇城,都是在担心有人在皇城内布下陷阱,局势变化的时候,这些事防不胜防,让他心中很没有安全感。但现在宋用臣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让韩冈不用再做无谓的猜测。

坐骑牵来了,人也齐了,韩冈也不再耽搁。

“走!”他跳上马,照空就是一鞭。

现在慢不得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