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六章 八方按剑隐风雷(十八)

走上中庭,韩冈看见了苏轼。

依然是一把标志性的连鬓长髯,遮住了大部分表情,只不过眼角的纹路,能看得出是在笑。

“宣徽何来迟。”苏轼遥遥便道,故意看了看西面,“已是日之夕矣……”

苏轼是口舌不饶人。“日之夕矣”是《诗经》中《君子于役》里的一句,前一句是“鸡栖于埘”,后一句是“牛羊下来”——黄昏时分,鸡回窝,牛羊归圈——这是在说韩冈是“牛羊下来”。

韩冈瞥了眼章惇,这位主人翁并没有因苏轼的话而吃惊、变色,很平静地在一旁。

韩冈微微一笑,章惇可算是知己了,知道自己不会为几句话而动气。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朝廷差人,本就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子瞻不也是才到?”韩冈笑着:“牛羊下来,是故韩冈亦来。”

这只是极浅显的玩笑,韩冈若应对不当,传到外面去,可就丢人现眼了。他现在顺着话反回去,苏轼掀髯大笑,“宣徽说得好,苏轼此来,正可谓是牛羊下来。”

走上前来,与韩冈见了礼,苏轼道:“宣徽,可是难得一见啊。”

言辞似乎有讽刺之意,但口气却不是那样尖酸刻薄,倒像是老朋友一般抱怨的口吻。

“的确,除了朝堂上,在外的确少见子瞻。这还是第一次吧。”韩冈回得坦诚。

苏轼之前因为乌台诗案在江州监了几年酒税,不过江州是长江上有名的富庶大镇,远过于后世的九江。有当地丰富的出产,又有庐山与鄱阳湖的景致,苏轼回来时气色并不算差,比离京时胖了不少——不过当时他已在台狱中数月,不适合拿来做比较。

其实这几个月来,韩冈与苏轼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只是官位上的差距,以及关系上的问题,完全没有来往。

就在前几日,韩冈还因为贺铸之事,跟苏轼为首的京城文坛闹得很不愉快,撤了贺铸的差事不说,还正面反对给贺铸转为文资的提议。到现在为止,贺铸还在京中的三班院候阙,不过听说要去苏轼的手下做编辑了,赚钱贴补家用。

朝中当时就有传言,韩冈肯定要找苏轼的麻烦了。有蔡京在前,世人都道以他的强硬甚至近于偏激的性格,多半会将苏轼踩到脚底下才肯罢休。

韩冈没兴趣解释这个误会,他没那个空闲的时间,别人的想法他也控制不来。苏轼那边是什么情况,他也没兴趣了解,只要不犯自己的忌讳,随他去怎么闹。

不过章惇还是发出了邀请。让韩冈明白,有些事自己不在意,别人却还是会在意的,明明白白地表个态,也可安各方之心。

既然章惇有这个想法,作为知交,韩冈也不能不成全,只是一桩小事而已。

章惇对韩冈的态度心中欣喜,虽然事前韩冈危言耸听,但当真上门做客,还是给他留了面子。

“玉昆、子瞻,莫说笑话,你们可都来得迟了,论理可是当罚的。”

“韩冈素不能诗词,罚诗不成,罚酒倒是能稍稍喝上一点。”韩冈说话更加直率,对自己的缺点毫不讳言。

苏轼一扬眉:“轼一贯不胜杯酌,罚酒可就要免了。”

“那就罚诗吧。”韩冈道,“能者多劳。”

“还是先去看了梅花。喝酒也要先赏了花。”

跟随着章惇,韩冈、苏轼一路来到章府的后花园。

由朝廷赐给章惇的宅子,二十多年来,都是枢密使的居所,其后花园中的十数亩梅林,在京城中也算有些名气。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这些园林中惯见的布置不必多提,眼前白花胜雪的几百上千株梅树,便是章惇府上最受人喜爱的景致。

而且京城的街道道路上早就没了积雪,但章惇后花园中还有着厚厚的一层,看来是故意没有让人打扫。王安石的府中后苑,也没有打扫积雪。不过他家是缺乏人手,与章惇家的情况不同。

花如雪,雪如花,上下皆素,有暗香浮动,有溪水淙淙。

立于花海前,苏轼甚至屏住了呼吸,许久才长吐出一口气:“一见忘俗啊。林和靖梅妻鹤子,终身不娶。旧日听来,只觉是他是畏人厌世。今日一见此景,终明其心。难怪啊。”

转头对韩冈、章惇道:“昔年太白登黄鹤楼,见‘烟波江上使人愁’,便不敢题诗。今和靖在前,苏轼不敢做梅诗。”

韩冈也为这千株梅园所震惊,同样是过了好半天,才开口对章惇道:“此可谓是香雪海了。”

“说得好!”

“这个比喻好!”

章惇、苏轼同时称赞。

苏轼抚掌道:“‘香雪海’三字当勒名石上,以为后记。”

“难得玉昆今日有兴致,可有一二好句?”

韩冈摇摇头,这可不是他的本事,而是来自后世的记忆罢了。

“眼前这梅花,韩冈能知其属,明其分类,还知道如何栽种,如何取果,如何制酒,唯一不知道的,就是如何对着作诗了。”

苏轼道:“如此也就足够了,何须强作诗?”

三人一起走进花海中的一座小亭中,举目四顾,周围皆是花木,香气隐隐,都让人有种当真泛舟在香雪海上的感觉。

看到这边的风景,苏轼之前不想作诗的坚持都烟消云散,“虽无林和靖之材,也免不了想要起诗兴了。”

“我等洗耳恭听便是。”

其实韩冈对今天苏轼的作品并不是很期待。

苏轼在江州过得太好了,连累了诗词的水平并没有能够再上一个台阶。至少没有出现能够比肩后世那些名篇的作品,没有一篇作品能够带给他感动。

无论哪一篇都远远比不上“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同样比不上“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没有“拣尽寒枝不肯栖”的愤世嫉俗,绝无尘俗气,也没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自在。比起当世,或许仍算得上杰出,但与韩冈记忆中的水平比较,就未免显得平庸了。

这当真是文章憎命达,要是当初苏轼被重惩,贬居荒僻之地,保准能够再上一层楼。

可惜了那一篇篇绝代好词,可惜了东坡肉。

韩冈正这么想,亭下就飘来一阵肉香,一股红烧肉的味道。

这炉灶就开在亭下不奇怪,天寒地冻,在屋外饮酒,当然要把酒菜先做好,随时热着,这样方能随时取用。周围的梅花香气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多半用无烟的贡炭来热。只是这个时代,红烧肉可当真少见得很。

“这是做得什么好菜?”韩冈问道。

“冰糖猪皮肉啊。”章惇惊讶道,“不是玉昆你家传出来的吗?”

韩冈反过来更惊讶,“是寒家中传出来的?”

“肯定是你家传出来的。”章惇很确定,“名字就叫做韩府肉。都说玉昆你是药王弟子,必知养生,所以吃什么喝什么都有人跟着学。每日的菜单拿出来都能卖钱的。”

不窃诗词,却把菜肴的冠名权给窃了。韩冈怔了一怔,却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不过他可以不作诗词,但冰糖红烧肉却不能不吃,冰糖肘子也得时常尝尝鲜。韩府肉就韩府肉,在意那么多,就吃不得好肉了。

“猪肉有微毒,又多秽,大食教视之为禁忌,平日里餐桌上都看不到。奈何猪肉好吃啊。不然韩冈何必为怎么烧肉费心思?”

从食品卫生角度讲,这个时代的确是羊肉比较安全一点,但他就是忍不住。只是怕寄生虫,韩家从来不吃内脏。不过章惇的话或许不假,的确是他家传出来的菜谱。

苏轼哈哈笑道:“河豚都吃得,猪肉难道还吃不得?在江州,鱼吃得多了,这肉就少吃了。嗅到此味,雅骨不剩半点,这俗人胃肠登时便是要占上风了。”

“猪肉价极贱,韩冈幼时常吃。如今也改不了口味。真要说起来,真的跟拼死吃河豚相似。都是明知不利有害,却偏偏忍不住,只是程度有差。一个拼着日后之病,一个拼着登时做鬼。”

“可惜没见过吃河豚鬼,不然可以问一问他,一条性命换一口河豚肉到底值不值。”苏轼笑道,“轼初至江州,一时访客绝少。谈笑无鸿儒,往来多白丁。百无聊赖,便与客说鬼,如此度日。子厚如今还爱听人说鬼狐吗?”

章惇摇头道:“少年时多爱夜中谈鬼,如今便只知敬鬼神而远之了。玉昆你呢?对鬼魅之物如何看?”

“过去从未有见,不知世上到底有鬼无鬼。”韩冈道,“韩冈之学求实求真,若世间当真有鬼,韩冈倒想亲眼见一见!”

苏轼笑道:“格物致知,看来是格不得无形的鬼物。”

韩冈道,“格物致知,知的便是天下万物。有形之花木,无形之风,哪有分别?只要真有此物,世人能共见。”

苏轼摇头,“鬼物多有人见,便是苏轼也曾见过几回。”

“韩冈不曾见,也不曾见有人能捉来给人看的。”韩冈道,“格物实验,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必须可以重复,同样的条件下,任何人都能重复,并得出同样的结果,如此方是公论。”

“太白之文,无人能得其神髓。所以依格物之说,他便是用不得了?”

“太白之文,不入凡俗。所以用不得。如行军用兵,若有斥候敢回一个前方山高一万八千丈,山水直下三千尺,军法就饶不了他了……此辈超凡脱俗,也就不适合做凡俗之事了。”

苏轼的话近于质问。韩冈的回复,则满满地都是恶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