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六章 八方按剑隐风雷(九)

韩冈正在通向他的宣徽使衙门的路上。

早间散朝之后,他先去了图书馆一趟,看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大体上还是依照他的预案在布置着内部。桌椅板凳都运来了,一排排书架也都找木工打造好了,但要将已经运来的书籍都放上书架,还有几道手续要完成。

除了正常的登记造册、编订纲目之外,还要为每本书贴上书脊标签。

过去市面上印刷的书刊,都没有书脊。封面封底与内页一并用线装订起来,在书背一侧,内页也都暴露在外。如果书卷都是纵向竖排在书架上,从背部根本分辨不清究竟是什么书。

只有最近兴起的郿县版图书是第一个改变装订方法,用一整幅纸张做成封底封面和书脊连起来的外装。而《自然》期刊,也是如此。

但图书馆中,旧书占了绝大多数,国子监等版本的旧图书,只能设法补救,将略硬的黄纸连书脊一起包起,然后写上书名卷数,以及馆中编号。

有了这一层的麻烦,想要早点开启图书馆就没那么容易了。从进度上看,差不多要到明年开春。

仅仅是收藏了几万本图书,这最基础的图书管理上的问题,就这么多麻烦事了。之后运作起来,就更是不知要出多少问题。交给那些不知从何处调拨来的图书管理员负责,更是让人很难放心得下。

但韩冈还是决定尽量放手,完全没有必要将事情都压在自己的身上。这世上失败也能培养人才。馆中藏书都不算珍稀,完全是印刷的量产品,丢了也不可惜。若是能换来图书管理上的进步,这点成本算不了什么。

倒是邮政驿传上的事,现在是他除了气学和西域战事之外,最为关心的一件事了。

这几日路过街巷,总能发现门牌号码的道路越来越多。朝廷对此事重视的结果,就是没有任何人敢于消极怠工。尤其是处理实务的衙役和铺兵,开封府盯得很紧,据说已经开革了十几人了。普通人能有一份养家糊口的俸禄就已经很满意了,最怕的就是出了意外,丢了饭碗,现在督促得如此严格,哪里还敢懈怠。

而在这一过程中,京城宅邸的记录得到了更新,最为详尽的东京城街巷道路的地图,也随之绘制完成。衙门对治下的控制力,显而易见的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

眼见再有几日,京城中的邮递网就要成型,理所当然的将会率先投入使用。

天下州县在邮政上的准备工作至少还要半年,如果能在这半年内,开封府的邮政系统能够卓有成效的运作,那么必然会给之后推广工作带来便利。

只是韩冈还犹豫着,京城的邮政递送,到底是年前开通,还是年后开通。

这个时代,有着类似后世的贺年卡,大户人家对不及造访的亲友,都是派人去递帖子问候,而大户人家亲友之众,要送帖子的地方,数目上百也不足为奇。一旦邮政递送选择在年前开通,就会面临数以十万计的贺卡业务。到时候,不只是手忙脚乱的问题了。但若是能顺利地度过去,反对邮递业务的声音不说不复存在,也必然是微不足道了。

这件事,韩冈一时难以决断,先姑且放在一边。实在不行,他还觉得稳妥起见比较好,拖到年后再说。

而另一桩借助邮政布局的新生事物,却已经很明确的要赶在年前开始运营。

在韩冈的暗中鼓动下,两家报社正在酝酿订报服务。并不打算借用邮递送报,而是专门派人将新鲜出炉的报纸递送到府上。

之前快报的发售,除了固定的摊位卖报,也有走街串巷的卖报人。就像是挑着担子的货郎,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直接登门发卖。常年买报的客户名单,掌握在这些买报人的手中,报社插手不得。现在有了门牌号码,报社也就能够方便的掌握住客户名单的控制权。

虽然说订一年份的报纸,一下子要付出不菲的钱钞。但一方面两家报社都决定在订阅的报刊中增加广告内页的数量,平均下来单价降低了不少,另一方面京城富户不在少数,韩冈前日听顺丰行在京城的大掌事何矩说过,愿意且已经付钱的都有上千家了,而且每天都在增加。

不过两家报社打算雇佣的送报人都是童工,也就是学徒。按这个时代的习俗,就是包吃穿,但没工钱,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发些红利。对此韩冈就有一些意见,托何矩转达给报社。

在韩冈看来,做工归做工,闲暇时,可以让他们认些字,学些算术。单纯送报的话,也就半天的时间,剩下的时间不应该浪费掉。都是才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希望他们能多读一点书,日后的道路也能更宽广一些。

只是昨天才提起过,还不知道那边的回音——韩冈不愿意在表面上显得与两家报社走得过近,所以何矩就成了居中联络的关键人物。但何矩的身份也有些不方便,所以上门的次数也不多,一个月也不定有一次,就是派下人传信,也不是太频繁。

回到宣徽院,却发现铸币局和火器局的人都来了。

火器局那边,火炮倒是又铸出了几门,轻重都有,已经搬出去给李信使用。一门六寸口径的城防炮,也在准备浇铸,不出意外,数日内就有结果。但火药精制依然没有成果,炮架现在也没有解决炮口角度调整的问题。方兴过来,仅是日常汇报。

韩冈对此倒是有耐心,一两年时间还是等得起,三五年也不是不行。不过他不可能明着说出来,而是吩咐方兴继续试验。

而铸币局的谭运就紧张了,再有两天便是冬至,当日明堂祭礼之后,百官三军的恩赏就要使用元祐新钱。按照之前的规划,这些赏赐,一半将是一文铁钱,而当十钱与折五钱又各是一半的一半。

铸币局辖下的各钱监如今正在全力运作,已经铸好的各色钱币,总计有四百万贯之多。而物料和人工加起来的成本,只有一半不到。越是大额,成本所占的比例就越低。究竟能不能让百姓认同钱币上的面值,可就得看这次的发行情况了。

韩冈安抚了几句,真有问题,也是他的责任,用不着铸币局去背。而且他又向朝廷请了诏命,新币发行三年之内,天下税赋,将是新钱一半,旧钱一半,新钱之中,铁钱和青铜、黄铜钱,则是按照发行的比例,分别是一半和两个四分之一。到了三年后,朝廷税赋将只收新钱,旧钱允许在市面上流通。六年后,市面上也将禁止流通旧钱。

天下流通的钱币至少一万万贯,若是尽数换成新钱,光是钱息就有五千万,这等于就是平添了一年的税入了。

这个数字,韩冈并没有明白地说出来,仅仅在预定中的第一届新钱的铸币计划完成之后,在奏章中写明了物料花费。人工成本则三司那边能看到。将几个数据总结起来,就能知道钱息的收入。宰辅们能够设法了解到。太上皇后得到提醒,也能知道这一点。但下面就很难了解其中的细节,传出去的消息也是荒诞不经。

如此就不用担心机密泄露,以至于造成百姓的对新钱的疑虑。

不过这也是韩冈太过小心,以他当初一句话,就稳定了旧式折五钱的名望,他亲自主持铸造出来的新钱,尽管还没有发行,在民间就已经有了很高的认同度。只要铸造的质量不下降,官府又摆明态度以新钱收税,再多的流言也撼动不了新钱的地位。

得到韩冈亲口保证,谭运也就安心下来。这个道理他也明白,只是事关自己的前途,很难做到客观和自然。

火器局和铸币局的日常汇报结束后,方兴告辞,谭运却留了下来:“宣徽,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贺铸最近正在京内四处走动,据说想要复职。还有说他到处说宣徽妒贤嫉能,才给他一个下等。”

“这你就别操心了。”韩冈不悦地说道,他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原来是已经离任的官员,而且还是没来由的谣传,“衙门能管着不适任的官员,但还能管着他交友?至于他到处说的什么话,你是当面听他说的吗?”

谭运腰弯得更低了,“小人也只是有所耳闻。听说连苏舍人都跟他走得近了,小人恐怕他不利于宣徽。”

今年考课已经结束,对不适任的臣子的处断全都下来了。

其中贺铸的考评是局中最差的下中。主管武班小使臣的三班院,在征询了韩冈的意见后,对贺铸做出了降一官,清出铸币局的判罚。

这本是很正常的人事处理,不过贺铸毕竟有些文名,文采也不差,士林中颇有几个为他叫屈的,一时间倒让他的名气比往日大了许多。

韩冈早就听说了,一帮人拿着贺铸的诗文在士林中为他奔走鼓吹。只是附和的声音并不大,谁让将贺铸清除出去的是韩冈主管的铸币局?当今官场,有几个不畏惧韩冈刚烈狠愎的性格?

不过如果有的话,性格粗率的苏轼应算是其中一个了。

“那也不是你该操心的。”韩冈寒着脸,“将差事办好,自有你的好处。其余……莫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