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四章 秀色须待十年培(十二)

韩绛的脾气给安抚下去后,也就没韩冈的事了。

现在朝廷的重点就是安稳,休养生息,以图将来。韩冈这样能做事,更能生事的性格,其实也不是很讨人喜欢。韩冈感觉,韩绛肯定觉得是自己撺掇着太上皇后弄出了整件事。

要不是辽国被打疼了,当是不敢南下犯境。向皇后拿辽国使者撒撒气,也没人会担心什么。否则是个朝臣都要跳起来,要把皇后身边的奸宦给抓起来杀鸡儆猴。

不过韩冈从未主动请求上殿,都是得到召唤才会建言朝政。韩冈的态度端正,也就不至于弄僵与现任宰辅们的关系。

从殿上出来,章惇对韩冈道:“今天的事玉昆你也看到了,火器局的事,玉昆你得多操心操心了。别等到边境上的寨子都改建完成,你还没有将城防炮弄出来。”

“改建寨堡能有多快?能赶在辽国发难前建好?”

“只要你的城防炮造好,河北的寨堡肯定不会耽搁。”

总的来说,如今朝野内外,对于韩冈拿出来的火炮,都有很大的期待。但具体到其中的不同型号,还是城防炮最受重视。

能守方能攻。一直以来,都采取守势的大宋朝廷,总是将边境寨堡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尽管现在实验的是野战炮,可不论是蔡确还是章惇,甚至是郭逵,都希望火器局早一步将城防炮给造出来。并打算趁辽国陷在高丽的时候,早一步将边境上的寨堡给改建完成。

其图样制式,正是韩冈找人画出来的那幅图。

马面要密,城墙要曲,这是城墙建设的关键。可以防止敌军攻到城墙下之后,难以处置。向外突出的马面和城墙墙体,都有防守城墙底部的作用。就是开封府的城墙,也是多有弯曲。这是开国之初,要修外城城墙,太祖皇帝亲自绘图,将外城城墙修成了弯曲如蚯蚓一般。

现在韩冈画出的那副炮垒向城墙外凸出的城防图,很是符合当今对城防建筑的认识。以此为图本,进行建设,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工。只是在现有的城墙外面进行增筑而已。

韩冈对朝廷的决定,没有什么意见。火炮这种武器,本就是攻守兼备的军国之器,先想着将边境的主要城寨都加强防护,也是正常的战略部署。这是宋军的本身特点,韩冈也无意去强行扭转。

“只是运输上就要费点事了。”见快要到枢密院了,韩冈停下来和章惇说话,“朝廷想来是不会答应在京外开始火炮工坊的,几千斤运到河北边境上,可不是容易的事。”

“一辆太平车能装六千斤。城防炮有六千斤重吗?”章惇就站在路中间,也不管周围的官吏投来怎样惊讶的目光,他对韩冈道:“就是重逾万斤,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只要城防炮能早点出来,朝廷也能安心了。”

“定型也许不会太慢,但制造就是另一回事了。一天一门炮,要满足河北、河东的需求,也要两三年的时间。来得及吗?”

看河北还有河东的需要,城防炮一旦设计定型,铸造数量至少得在千门之上。朝廷在财力、物力上肯定能够支撑得起,但人力上,就有些难度。没有那么多合格的工匠。说实话,不是那么容易。

“当初神臂弓刚出来的时候,也有人这么说呢。但现在呢,多得武库里都快放不下了。”

好吧。韩冈也不争辩了,反正到时候看。朝廷不能提供足够的合格工匠,那就是朝廷的责任了,与他无关。

“另外野战炮得往后拖延,配属禁军的火炮,只能先用虎蹲炮凑合一下了。”

“这也没办法。”章惇说道。

野战炮和城防炮只是大小有别,放置的位置不同,本质上是一样的兵器,制造也是同样的流程,要占用相同的工匠和材料。而虎蹲炮则可以说是另一种武器,材质和使用范围都不一样。可以另外安排工坊来制造,甚至可以下发到州郡中,免得占用军器监内部的宝贵人力。

“还有。火炮离了火药,就只是铜块、铁块。火药比火炮还要重要。木炭和硫磺虽说不愁来源,但合用的木炭、硫磺恐怕数量都不会多。至于火硝,就更难了,数量很是有限。一旦火炮大规模推广,很快就会跟不上。”

“玉昆你多虑了,天下四百军州,难道还凑不齐需要的数量。”

“从民间搜集上来的火硝是要精炼后才能用,可不是放在桶里面搅和一下就能派上用场。”韩冈叹了一声,“这又是得用合用的人手。”

工匠不是抓个闲人过来就能派上用场。有些东西,要大量经验和知识的积累。最好是认识一些字,能看明白工艺总结,最后在工坊里面实习一阵,也就练出来了。如果是文盲,那可就是不知要多久。这是培训工匠最快的办法。

听了韩冈的话,章惇摇头失笑。知道韩冈对教化两个字极是放在心上。在官面上争不过新学,就想从民间入手。前面的三字经已经坐实了他的打算。现在又在转着这个主意。

“真要让他们读了书,恐怕都想着考进士了。哪个愿意做工匠?”

“京城人口百万,能识字的男丁至少三成,有几个能考进士的?有几个能袖手读书的?”

韩冈当初能读书,可是靠了父兄在家务农挣钱。若不能脱产,哪里抽得出空来看书?所谓的耕读世家,无一例外都是地主。没有一边每天下地,一边还能考中进士的道理。就是号称寒素的范仲淹,当年读书时都是“惟煮粟米二升,作粥一器,经宿遂凝,以刀画为四块,早晚取二块”。

普通的民家吃饭能保证一天一升的分量,日子就能算得上很不错了,何曾有过两升粟米吃?每天吃饭,粥都能稠得可以凝成块,一般的自耕农都做不到。在韩冈的记忆里,他求学的时候,也就勉强是一天一升米。当时家里能支持韩冈游学,并不是觉得他能考中进士,而是读了书,可以选择的路就多了,最差也能回乡来做个教书先生。

平民读书,都是做着两手打算,从来都不敢将命运都赌在渺茫不可测度的进士上。世家子弟出身的章惇不了解,保有旧日记忆的韩冈如何能不了解。

章惇摇摇头,不跟韩冈争了:“玉昆你的打算,愚兄无有不从。只要玉昆你能让令岳不干涉就行。”

“……是吗?那也简单。”

韩冈对气学很有自信,除非是要考进士,否则新学受欢迎的程度,是远远不如气学的。在实用二字上,没有哪一家能与气学相比。

章惇见状,倒是不多说了。王安石找到这样的一个女婿,要头疼一辈子。也不知他现在后悔不后悔。

“反正只要玉昆你能将火器局和铸币局的事做好,就是东府那边也不会管的。”章惇无意插足王、韩翁婿两人之间的道统之争,同时更是代两府表明了态度。

至少现在,韩冈表现出来的想法,一切依然是为了跟其他学派争锋。即便智术如章惇,也不了解韩冈的真正用心。图穷匕见的一天还远远没有到来,只要他的声望无人能动摇,在学术和教育范畴内所做的一些事,都不用担心反对的力量。

韩冈也不想在这方面多谈,笑说道:“不过再这样下去,军器监可就要成了宣徽院下面的衙门了。”

韩冈现在插手军器监事,名不正,言不顺。军器监的人事、财务,都在中书门下手中把着。他一个宣徽使指导军器监的业务,放在哪里都说不过去。只是没人指出来,就这么不尴不尬地拖着。

“哦,玉昆你有什么想法?”

“没有。这是东府的事,反正觉得麻烦的不会是宣徽院。”

章惇笑了,在他看来,军器监的专业性太强,韩冈就算侵权,蔡确也不可能计较。而且职权范围变动的情况也多得是,“宣徽院、枢密院过去是做什么的?又是给谁任职的,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变来变去也多了,只要将事情做好就行。左右有玉昆你在一日,政事堂都争不来的,蔡持正也不会去做无用功。就放着吧。”

韩冈点点头。事情就这样也无所谓。他不可能会嫌自己手中的权力大,而且军器监让东府那些外行人指手画脚,他也不放心。

“对了。”章惇突然道,“玉昆,你晚上可有空闲?”

“有些事要出门。”章惇看起来是要发出邀请,但韩冈今天有事。

“去哪边?”

这些天,韩冈可是忙得很,心思都放在了学术上。除了关系一下火器局、铸币局的事,其他也就一个编修局能让他分心了。

“去家岳那边。”韩冈道,“都还在京中,当然要多走动走动。”

“这就杀上门了?”章惇笑说着,“介甫相公可不得端出汤来招待玉昆你。”

“点汤送客是对客人的。我是自家人。端出汤来又怎么样,喝了不走,难道还能拿扫帚出来赶吗?”

章惇失笑:“遇上玉昆你这种惫懒的性子,介甫相公也只能干瞪眼了。”

“家岳这些日子见面也少,所以想要去看一看。”韩冈又正经起来,对章惇道,“说起来,近年来家岳连作诗作文都少了。这一回苏子瞻回来,文坛座主可就该轮到他来做了。”

“相公什么时候争过这个位置的?”

“啊,啊。说得也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王安石在文坛中的位置是水到渠成,从来都没有刻意追求过。

“行了,不耽搁玉昆你了。”章惇觉得在宫内的路上聊得太久了,道,“去了令岳府上,别忘了替章惇问声好。”

“当然。见到家岳,肯定会代子厚兄说一声。”

“我是说如果见到吕吉甫的话,代问声好。”章惇露出一个诡笑,“见令岳,我比玉昆你勤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