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三章 修陈固列秋不远(五)

冯从义拉着缰绳,看着前面被堵得水泄不通的街道。

也不知有几百几千人聚在这条街上,正朝着其中的一间院子,大骂着什么。

人群中人人激愤,接二连三地往围墙内丢石头,丢瓦片,而叫喊、斥骂的人数更多。

今天冯从义一早就出城去了,顺丰行在京城的总库是在城外,有些事情要他去处理,之后又送几个朋友到更远一点的别院小住避暑。等到他收到消息,已经快到黄昏了。

他一路飞奔而回,但进了东京城后,就不能纵马狂奔。走大街,人来人往,又多官人的仪仗,根本走不快。冯从义心急,便让熟悉京城道路的仆人领着,改走平时人少车少的街巷,谁成想又给堵在了半道上。

本来冯从义是想立刻掉头,再行绕路回去。但听着前面一群人叫骂,间中掺杂着韩宣徽,韩相公的词,觉得有些不对,先停了下来,派人上去探问。

方才派去在人群外问话的仆人现在回来了,“禀东家,那是蔡御史的宅子。”

“怎么回事?”冯从义向前看过去,这条街并不窄,也算长的,但现在前面几乎被人给挤满,乍看去怕不有千人之多。

这蔡京,到底惹起了多大的祸事!

“方才小人问了,说是蔡御史今天在殿上陷害了宣徽,说宣徽太得人心。要太上皇后斩了宣徽安定天下。所以正被人骂呢!”

冯从义的脸色随即一变。他匆忙赶回的原因并没有对其他人说,没想到这时候就泄露了。而听到这名仆人的话,身边的十几个随从,就有一大半二话没说,便下马准备上去找蔡家的麻烦。

“冯保!”冯从义大声喝道,“别闹事。”

给他做护卫的大半都是当年韩冈救下来的广锐叛军,或是其子侄,对韩冈的忠心程度比对冯从义的更高。只是听到冯从义的话,还是都停下了动作,望向被冯从义喝住的冯保。

“东家,那杀胚既然敢害宣徽,也莫怪俺们这群汉子粗鲁。俺们关西男儿,难道还比不得京师百姓义气?”

冯保的话,惹起一阵呼声,冯从义变脸呵斥,“你们宣徽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凭御史台的几块废料能陷害得了宣徽?!先回去,一切都有宣徽主张,尔等谁敢自行其是,别怪我不讲旧日情面!”

冯从义一发怒,没人敢多话了。而且说得也在理。来自陇西的随从,没有人会怀疑韩冈的能力。

“冯保。”冯从义点着人,“你拿我的帖子,速去右厢公事所,说蔡家被围了,让张勾当和木巡检快些派人来护着蔡家。”

“东家?!”冯保愣住了。

“别耽搁,快去。”冯从义板着脸喝道,“宣徽在,也肯定会这么做!”

赶着冯保去找几个蔡家地面上管事的官员,冯从义叹了一声,只是一个殿中侍御史,至于用这么大力气吗?

……

“怎么不能用?”韩冈笑着对匆匆赶回的表兄弟说道,“真要给蔡京踩在为兄的头上赚了名声,日后不知会有多少人想要学他的模样。给人踩着脑袋往上走,为兄可没那么好脾气。”

韩冈最在意的就是气学,尤其在天文和医学上,有许多东西都是犯忌讳、甚至干犯法令的。现在是没人找,可一旦有人想找茬,翻翻手就是一堆罪证。而且那些只有嘴皮的言臣,要找理由,鸡蛋上都能钻出缝来,何况因为深入研究而把柄越来越多的气学?

如果踩韩冈能得到名声,到那时候,蔡京之辈就会跟蟑螂一样,层出不穷,杀不胜杀。现在就是要趁刚有人起头,把他往死里打。这是杀鸡儆猴,为了让猴子以后都能噤若寒蝉,蔡京这只鸡,是必须用最坚决的手段给杀掉的。

听了韩冈的解释,冯从义还是有些疑惑,“贬官难道不行,岭南有的是苦头让他吃。”

“贬得越重,蔡京的名声就越大,那样反而会有奸猾之辈前赴后继。而且为兄也会受人诟病,反而不美。”韩冈冷笑道,“这世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当真以为愚兄地位高了,身娇肉贵,会‘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韩冈笑得,就算已经是富贵荣华,世所难匹,但他骨子里还是少年时的敢作敢为的光棍脾气。有人敢挑衅,先乱棒打死再说其余。

“几个御史都贬官出外,李清臣也没多久了。蔡京更是回厚生司,以后的日子可就难了。”

“这就是他们做蠢事的结果。”韩冈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不过是看个热闹。

冯从义说道:“很少见朝廷这么赶着将事情结束。”

“不,结束不了的,这一切只是刚开始。”

蔡京只要还在京城,就能让他每日都后悔今天的痴心妄想,天天能将憎恨的对象踩在脚底下,这是对外最好的警示,心里也痛快。

蔡京想踩自己上位,却被自己给掀翻,连带着现任的御史台都要完蛋大吉,怎么利用这个机会,赚取足够的补偿,便是韩冈现在要考虑的事情。蔡确也罢、章惇也罢,都会想着趁机扩大自己的地盘,这里面的好处,如果手脚慢一点,就会给人抢走了。

“那小弟该怎么办?”冯从义问道。

“你该去喝酒就喝酒,该去听曲就听曲。一切跟过去一样,如此方好。”

“小弟明白。”冯从义一点就通,“小弟出去后,会仔细看看有谁远了,有谁近了,到时候,也就知道有谁能用,有谁不能用。”

“这是糊涂话,干嘛要给人疏远的机会?”韩冈不以为然,“查验人心更是笑话。不要给人任何可乘之机,强势就要强势到底。”

冯从义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就跟钱号的信用一样,都不能玩这样的游戏。一以贯之的信用才是关键。放在这件事上,韩冈强势的作风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冯从义起身告辞,接下来韩冈要接见的人并不少。

不过冯从义在门前突然停住了脚,回头道:“哥哥,但这一回终究是难做宰相了。”

韩冈笑了:“你可知道,三代君王拜相,都要洒扫洗浴,斋戒多日,然后筑坛设案,再拜曰寡人将国家托付给先生了……”

韩冈的话让冯从义愣了很久,然后点点头,默不作声地出去了。

冯从义刚走,黄裳就来了。

黄裳有些惴惴不安,他来得实在是太迟了,“学生正在读书,没有听到这么大的消息。”

“不知者无罪。”韩冈并不放在心上,“想必今天的事,勉仲你也知道了。”

黄裳点点头,所以他才会气喘吁吁地赶来。

“既然如此,你也知道,我们必须要有个应对的章程,表奏上去,以防日后有人再多言。”

“宣徽说得是。”黄裳点头。

“蔡京虽然是无故攻击,不过其中有些话的确有道理,愚民的确是拖累。所以这第一条,便是毁禁淫祀……”

“宣徽!”黄裳完全明白韩冈的用意,但并不合适,“慈济医灵显圣守道妙应真君是得到朝廷册封的!”

“陪祀的没有。”

黄裳立刻点头,“黄裳明白了。”

“第二件事,是普及教育,让天下有心人都能上课苦读。我这一回准备以开封为试点,让开封府的士子们都能够得到合适的帆布包。”

韩冈是要将坏事变成好事,黄裳点头,将这一条也记了下来。

“不过这一条其实不容易,难得很。”韩冈很清楚这一条抛出来后会有多大的阻力,“所以还要有第三条。”

“是什么?”黄裳问。

“在各地州县设立官立藏书馆,存放精版校阅过的经史子集,供当地士子免费借阅。”

黄裳闻言双眼一亮,但随即就又黯淡下来,“此事善莫大焉。只是……”他欲言又止。

韩冈笑道:“昔年求学,也只能买得起五经传注,其余的书籍,都是要去向同学借后抄写得来。那时候,最希望的就是有一间装满书的屋子。人同此心,想必贫寒士子都有同样的期盼。所以开办书馆这件事我一直都放在心里。之前不方便公开提,但现在没问题了。”

大宋的皇帝,就连被取中的进士都不让他们去拜座师,又怎么会放任哪个有望宰辅的官员去收买士心?不过现在韩冈没了那份忌讳,正好趁势提出来。这可是只有现在才能做到的事,过段时间,等这场风波稍稍停息,韩冈再提议开办图书馆,可就没那么合适了,总会有人说闲话。

“黄裳明白了,不知宣徽还有什么条款?”

“倒是没有了,将这三条写成札子就够了。”韩冈沉吟了一下,对黄裳道,“勉仲你是状元之才,在外磨砺了几年,文章越发的精粹老辣,这是年轻人比不上的。有你来起草,我也放心了。”

“不敢,宣徽谬赞了。”黄裳苦笑着摇头,“黄裳久考不第,哪里算得上是状元之才?”

“并非是溢美之词,勉仲你当得起。”

韩冈很确定黄裳的才学是状元等级的。后世的记忆是一条,而他本人也不是没有判断文才高下的眼光,黄裳的水平的确是很高,只是运气不佳。

“不过这一回,我也算是受了些委屈,朝廷或会有些补偿。”

毕竟是为了释世人之疑,立誓蔡京在外为官一日便不入两府。看起来就是放弃了成为宰相的机会,就是赵顼主政,也要给一些补偿。

黄裳心中一动:“枢密的意思是?”

韩冈笑道:“勉仲你的文章很好,也是名声在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