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三章 修陈固列秋不远(四)

“哦,蔡京怎么说?”

宗泽对蔡京的称呼也改了,不管怎么说,用近乎于构陷的言辞,去攻击曾为天下万民立有殊勋的功臣,已经失去了朝廷设立御史的本来用意。宗泽好恶分明,自不能对蔡京再用敬称。

“蔡京说,十年之后两府不一定在了,换成是其他官职,侍中、仆射的做宰相。韩宣徽的誓言岂不是如同空话。”

蔡京输了。宗泽心道,韩冈只要不糊涂,肯定得明说这些都算在誓言内。众目睽睽之下,谁能改口,谁敢改口?

而且韩冈的话虽然不严谨,但又不是汉儒解经,需要一个字眼一个字眼地扣。在殿中的朝官哪个眼里能揉沙子,哪里可能当场玩文字游戏?

“韩宣徽就回道,他不掌文武大政。”

果然如此。

宗泽点点头,“蔡京怎么回复的?”

真的应承下来,他可就一辈子别想入京了。在外人而言,韩冈付出的代价太大,根本不值得。但在蔡京那边来说,他是绝不会愿意做出这样交换的。

“面对韩宣徽的赌约,蔡京还能怎么说,骑虎难下,只能答应了。”

“不过他的样子也可笑,真的忠心为国,听到韩宣徽,就该高兴地立刻应允下来,之后再质问,让韩宣徽不能改口。可他先犹豫,再问话,就是没有爽快地接下赌约。”

“韩宣徽也说了既然忠心为国,为何还要思虑良久。不过不论蔡京是私心还是公心,既然都已经答应了,这个赌约他会接下来。”

蔡京输得不冤,宗泽暗叹,换上自己也是输。也许自己的功名心不如蔡京重,但韩冈提出这个赌约之后,也照样不可能及时反应过来。

“汝霖,出大事了!”第三批同学又跑了进来,看见宗泽就在院中便叫道,“就知道你在这里!”

宗泽一叹。

也难怪消息传得快。今天正是朔望朝会之日,上殿的朝官数以百计,等朝会这一结束,这么大的事自然就会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瞬息间传遍了京城。现在还不到中午,国子监中已经是尽人皆知。到了晚上,怕是东京城内的几十万的军民,都知道有个蔡御史将韩宣徽气得发誓不做宰相了。

“都听说了啊。”

一群人聚在宗泽这里为韩冈愤愤不平,说起人望,韩冈在士林中也算是很好的。哪个家里没有弟妹子侄?就是这些年岁不一的学生,也都抽空种了痘,以防万一。蔡京要是抓到了韩冈的罪证倒也罢了,但现在这个说法,除了站在天子的角度,没人能够接受。

“蔡奴可恶!”

“蔡奴可人,何谓可恶?!”

蔡奴是如今正当红的歌伎,其母郜懿,也就是通称郜六的名妓,更是号为状元红,十几二年前红遍京城,据称其与曾为御史的李定,以及名僧佛印,是一母所生。一人插科打诨,倒引来了几声笑,毕竟还是事不关己。

“就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

没人相信小小的一个殿中侍御史敢于直接挑战韩冈这个连王安石都没辙的狠角色。

“还能是谁?肯定是蔡相公啊!”

“蔡京就是蔡相公的亲戚!”

相比起,在京百司的那些处置实务的朝官们,御史总是更加惹人注目。他们的亲戚关系都瞒不了人,尤其是跟宰相有关的话,更是如此。蔡京和蔡确、蔡襄的亲戚关系,早就给发掘出来。要不是蔡京被提拔的时候,蔡确曾经请过太上皇的许可,他早就在御史台呆不下去了。

“应该不至于。”

后过来的同学,听到了更为详细的情报,“听说蔡相公根本就不知道蔡京要弹劾韩宣徽,好像连弹劾章枢密都不知道,在殿上脸一直都是青的。”

“蔡相公宰相做得好好的,要赶也只会赶韩相公,找韩宣徽作甚?”

“说的也是。”几个人点头,这根本就没有必要。

当听说蔡京弹劾的目标是韩冈,宗泽就知道绝不可能是蔡确在他背后指使。蔡确没事找韩冈做什么,平白树立一个死敌,韩冈现在根本就不会跟他争。

“或许是曾、张两参政,蔡京在殿上还提到他们呢。”

“还有吕宣徽。”

吕惠卿接任宣徽使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没人觉得他会不接受。不管他有多不甘愿,除非他辞官,否则就逃不掉去河北的命运。

只是也没人觉得他会不恨那些不让他回京进入东府的宰辅们。

“或许是搅浑水也说不定。汝霖,你觉得会是谁?”

宗泽摇摇头:“不知道。”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宗泽还真是猜不到究竟谁在蔡京的背后。也许为了这个人究竟是谁,朝堂上还会再乱上一阵。

只是韩冈赌咒发誓,还是让宗泽隐隐觉得有些可以商榷的地方。

韩冈在《自然》中,曾经说明过该如何写期刊需要的论文。因为需要让其他人进行验证,格式与体例与平常所写的文章完全不一样。要将前提条件写明白,这样才能进行验证。

每一期的《自然》,宗泽都买了下来,里面的知识和说明的道理,他也都有研读。

宗泽知道,越多的前提条件就代表了越小的范畴。在外、为官和终生,三个前提条件之后,已经将韩冈不入两府的可能,缩小了大半。

虽然现在风尖浪口上肯定不能用,但必要的时候,这些预留的借口就能派上用场了。只要条件不满足,韩冈就是坐上宰相的位置,谁又能说得了什么?

蔡京怕是有得苦头吃了。宗泽想着。多半不会有正常的御史贬官的待遇。

到了午后,从宫中传出了对大闹朝会的几人的处理结果。

韩冈排在第一个,作为宣徽使,却跟御史争论于朝会上,甚至于在殿上对赌,渎乱朝纲,罚铜八斤。

赵挺之、强渊明都是贬官出外,都是去江西监税,虽然重,但还是在正常的规则范围内。

御史中丞李清臣治御史台无方,罚铜五十斤。这样的处罚在左迁之外,已经算是很重了。

至于蔡京,则是回返厚生司,为厚生司判官。

被蔡京顶替的厚生司判官吴衍,则是暂时免官卸职,下面会去哪里多有猜测,但传说最多的,就是蔡京腾出的那个位置,到了黄昏的时候,几乎人人都在这么传。

蔡京得以晋身御史台的缘由,是他的经历丰富,才能卓异,从中书门下、到厚生司,再到出使辽国,在这其中,厚生司、出使辽国都跟种痘法脱不开关系。

得了韩冈的好处,却回头一刀,这样的人回到旧时职位上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不问可知。若吴衍当真任职殿中侍御史,怕是蔡京就要当场吐血出来。

纵然之前多有斥骂蔡京的学生,但听到这个处罚,也不禁要暗暗咋舌,朝廷还真是够狠!

……

蔡京已经在桌边坐了一个时辰,动都没有再动弹过。

身上的衣袍还没有换,除了长脚幞头脱了之外,连犀带还在腰间围着。

还是方才接旨时的状态。

来自政事堂的堂札,传达了他回返厚生司的安排,这让蔡京的心更加发凉,他不想回厚生司,但他又不敢不接受。

有哪个罪犯被流放后,能说一句这地方不好,我要搬回老家去?奖励可以辞,不喜欢的任命也可以辞,但明摆着的处罚辞不掉。

朝廷都摆出了重惩的态度,他这时候若还敢辞官,就是明明白白的怨望了。

到时候被穷究,下台狱都是轻的,说不定要追毁出身以来文字。彻底毁掉在官场上的未来。

没有人身上是干净的,做了那么久的御史,蔡京再清楚不过,要从自己身上挖到罪状,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肯定有很多人想要表现一番,蔡京可不想让他们如意。

“到底是为什么,这时候弹劾韩冈有什么好处!?”

“就么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现在外面都给人围上了,这是要烧房子啊!”

“哥哥,你说句话啊。到底是为什么?!”

蔡卞在蔡京面前愤愤地叫嚷着,蔡京冷着脸,却没一句回话。若是在平常,早就一句话呵斥过去了,有弟弟对兄长这么说话的吗?但今天,蔡京却没法张口。

蔡卞肯定要受到牵连,今天或许没事,但明天就不一定了,多是要给逐出京城。

蔡京在殿上攻击韩冈,就没有将兄弟的前途放在心上。如果是寻常事,蔡卞再差也有王安石这个老师兜着,但他以此事撼动韩冈,就是王安石也难以容忍。

但比起反韩赤帜的诱惑,什么情谊都算不了什么了。日后有了地位声望,还用担心别的吗?

谁能料到韩冈会这么疯狂?

蔡卞抱怨了一通,见蔡京没有反应,也气冲冲地离开了。

接下来,却是蔡京家中仆役跑来要辞工。

韩冈在京城百姓中的名声极好,蔡家也不例外。蔡京在厚生司做事,着实让不少奴仆愿意到他家做事。但现在蔡京既然陷害韩冈,惹起了众怒,谁还会跟他一条道走到黑?

一个、两个,才半日的工夫,除了蔡家的家生子,其他雇佣来的仆婢,全都走了个精光。蔡京这条船要沉了,谁也不会跟他一起沉进水底。

蔡家的家生子,管日常采买的管家也过来了。平日里靠着蔡京的身份在街坊中很有些体面,时常被奉承。但现在,额头却肿得老高,又红又亮。

“三郎!”那管家在蔡京面前哭诉,“外面堵着多少人,都不能出门了。小人这才探个头,就挨了一石块!”

原本蔡京对此也有所预料,但这反应也正好证明了他的担忧并非没有来由,但现在,谁也不可能再用此事来攻击韩冈了。

那就是个疯子!

砰的一声巨响,让蔡京和管家吓了一跳。透过窗户,循声看过去时,却见东厢的屋顶开了个窟窿。

也不知是谁丢进来一块石头,砸穿了屋顶,落进了房中。

蔡京脸色铁青,眯起眼睛,坐着一动不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