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一章 诽诽谏垣鸣禁闱(上)

韩冈出门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月亮是看不见,星星倒是不少。

大火那莹莹的火红色光芒,在西面天空中甚为显眼。甚至不比稍远处的火星稍逊。

“秋天到了啊。”

韩冈紧了紧衣襟,现在早上出来的时候,不再是闷热,而是清冷凉爽。

这也有下雨的缘故。

昨日一场夜雨,冲去了京城中的暑气。而到了三更天的时候,雨势转小收止,没有耽搁到今日行人的出行。

不过昨夜风大,似乎刮落了不少院墙上的瓦片,地上有不少瓦砾,前面举牌喝道的亲随提着嗓子,注意力全都传到了脚下。直到走上大街,在大街中央行路,方才恢复了正常。

临街的不少店铺都已经开门,多是在收拾昨天一场风暴带来的枯枝败叶。

多少天没有这么早起来了?

韩冈平常起得也早,尽管现在不用上朝,但每天早上的锻炼是不能停的,他还想多活些年。虽然没怎么向人提过,但富弼和文彦博的寿数他还是很羡慕,能年过八旬,放在千年之后,也能说成是长寿了。

这样的早起韩冈心甘情愿,但换成是早朝,那就另一回事了。

而且他还是宣徽使,在宣徽使的职责范围中,有郊祀、朝会、宴享供帐之仪,一切内外供奉,检视其名物。

尽管实际上都有专人负责,可作为在京的宣徽使,再不情愿却也要到场,而且是要比其他臣子都要早一点。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麻烦了,韩冈心里想着。

不知京城里面还有没有比宣徽使还要清闲一点的差事?或者请太上皇后再任命一个宣徽南院使,可以将事情都丢给他去做?

心中思绪纷呈,经过了半刻钟的样子,韩冈一行转上了御街。

北面的宣德门城楼顶上,一排灯笼依旧闪亮,反而更凸显了高耸的宣德门城楼的晦暗。

上了御街,街道上同行的官员队伍也陡然多了起来,不过看到了韩冈这边的青罗伞,都避让到了路边,不跟韩冈争列。到了如今,能让韩冈避道,也就是宰相了。

抵达宣德门前,官员们就更多了来到皇城的官员比平日里多了几倍。朔望之日,免不了会这么多人。人多,马匹也多,不过秩序维持得很好,这就是御史们的功劳了。

宰辅重臣的队伍一向最为惹人注目,韩冈的到来,让宣德门外的广场上又多安静了几分。

一名御史上前,冲着韩冈行礼,“蔡京拜见宣徽。”

“哦,元长啊。”韩冈翻身下马,还了半礼后,问道:“怎么,今天当值?”

当值的殿中侍御史和监察御史们与武班的阁门使一样,都有监督百官服装、礼仪和言行的任务。要说早,韩冈是绝对早不过他们。

“正是。”蔡京向韩冈躬了躬身,让开道:“蔡京不敢耽搁宣徽,请入宫。”

此时门外人多,不方便多寒暄,韩冈不以为意。

蔡京曾经在厚生司为判官,与韩冈有着些许交情,只是算不得深交。韩冈对这位留名千载的权奸,心中一直有着防备,当然也不会与他交心。

点点头,走进了宣德门内。

“这两天差不多就要发动了吧。”穿过幽深的门洞,韩冈想着。

无论什么样的密谋,只要时间一长,泄露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大。蔡确也许做得十分隐秘,将知情者缩小到几个人的范围内,但要说能保密多久,韩冈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蔡确也不是蠢人,论起选择时机,他比谁的眼光都更准一点。

想着仍在宫门外维持秩序的蔡京,这一位徒负奸相之名,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

穿过门洞,迎上来的是管勾皇城司的石得一。皇城城门每日开门关门,落锁启钥,都是他的工作,并不仅仅是包打听。

“宣徽,可安好?”石得一在城门旁向韩冈行了一礼。

韩冈脚步突地一顿,点点头,从石得一身边走过去了。

这样的拜候与平常大不一样,在皇城中办事多年的石得一怎么会犯这种错?幸好周围没其他闲杂人等,若是给御史看见了,说不定哪天就拿来做抵账的文章了。

韩冈没去庆幸没有御史在侧,而是陷入了疑虑,石得一他这是在提醒什么?!

“难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

韩冈不由地攥紧了笏板,心中提高了警惕。

是皇帝突然能说话了,还是向皇后突发恶疾,被高太后夺了宫中权柄?

皇帝的病不可能康复,就是在后世,有着各种神奇药物的情况下,这样的奇迹也几乎没有听说过。但皇后重病,被人夺取权柄,却不是不可能。

若是这样的话,凭自己的声威能不能压得住宫中的班直,匡扶皇后?

如果自己现在是宰相的身份就好了,东府之长面对宫中的侍卫、内宦,可是有着必然的加成。

紧绷的神经一直延续到片刻之后,走到文德门前,看见了正当值守宫阙的两个带御器械,其中以及守门的阁门祗侯为止。

两位带御器械,与韩冈渊源颇深的老将张守约正在其中,而在文德门当值的阁门祗侯是王中正的义子王义廉,在宫中也有十几年了,最近因为王中正的屡屡功勋,再一次受到了荫庇,得授这一差事。

见到了两人,韩冈就放松了下来,应该不是宫里面出事了。否则两人现在就不会是这样的表情,更不可能还能守在宫中。

只要不是宫中有事,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难道还能有兵变不成?这边可是刚刚依照旧例将天子登基的赏赐都发了下去,再有异心的将领,也掀动不起更多的人来跟他们一起找死。

石得一是管勾皇城司,说起京城中的大事小事,没有比他耳目更灵通的了。

之前赵顼尚在位的时候,他可是气焰嚣张,就连宰辅重臣都敢派人盯梢,不管去了哪里,只要天子想要找人,立刻就能找到。只是在太上皇赵顼发病后便夹起了尾巴,又跟有宗室贵戚做后台的两家报社达成了协议,现在转成了深得太上皇后信任的耳目。

也许他听到了与己不利什么风声,所有才稍稍提醒了一下。

这样的提醒没头没脑,但事后若自己在朝堂上得胜,必然要记下这份人情。如果自己失败了,对石得一本人也没有任何损害,谁也不能说他泄露了什么。

终究还是一个首鼠两端的投机分子。

韩冈虽是这么想,但领了石得一的一份人情,他的提醒,至少让自己有了点心理准备。

朝堂之中,会找自家下手的能有几个?

韩冈在走动中,脑筋飞速地转动着。

退出了两府之后,自己与其他官员没有任何利益牵扯,除了被得罪狠了的吕嘉问。

但吕嘉问现在焦头烂额,他应该会有自知之明,以他现在的圣眷,想要攻击自己,只有失败的可能。

两府要争也只会内部争斗,不会蠢到将自己拉进来,那么,剩下的对手就只有一个了。

好一个蔡元长!说不定方才行礼的时候正在窃笑。不过也有可能他根本不知道,御史台人数不少,想要弹劾谁,相互之间也很少交流。除非有心掀起大案,否则都是孤身上阵。

或许是吕嘉问抓到自己的什么把柄,然后透露给了御史台。这样倒也是说得过去。

但自己能有什么把柄?

与辽国交通?笑话。受贿?更是笑话。举荐失当?这点小过错,至于石得一正经八百的提醒?聚敛?这倒是有点说道,不过他家顺丰行只在新兴行业涉足,又不置地,想要查证罪名,不知要费多大的事。还是说,是苏辙的那篇意有所指,却胆怯得不敢明说的文章?

算了,韩冈干脆放弃去乱猜,不论有什么事,他还不至于担待不下来。

朔望之日,天子于文德殿起居。

这是普通的朔望朝会。一个月都要有两次。

这并不是向皇后第一次主持朔望朝会,比起正旦、圣节和五月朔时的大朝会,这个在仪制上只属于中等,没有太多繁琐的礼仪,不用见外国使臣,更不用赐宴,只是上朝的人多一点而已。

朝会依照流程顺利地进行着,一直到了最后,百官退出大殿,监察御史赵挺之突然出班,扣殿陛请对。

“陛下,殿下。”赵挺之向太上皇后与小皇帝行礼,“臣赵挺之有事请奏对。”

向皇后愣住了,这半年多来,她还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难道御史请对,不该是在崇政殿再坐的时候吗?如果写好了弹章,直接递上来更方便。

这是欺负自己吗,她心中不快,派了身边的宋用臣传话,“今日是大起居,卿可他日请对。”

“殿下。”赵挺之抗声道,“臣之奏,当与大臣廷辩,如何可以延至后日?”

“可等朝会后再说。”

赵挺之再次拒绝,“事关皇宋,朝臣皆当与闻。”

向皇后不耐烦了,“有谁能事关皇宋?!”

“知枢密院事章惇。”

韩冈大感意外,看看殿中央的赵挺之,又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的蔡确:“这到底是要请谁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