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四十章 岁物皆新期时英(八)

程颢授翰林侍讲学士,与王安石、韩冈讲学经筵。

接下来的几日风平浪静。多少朝臣们仰天长叹一口气,终于是消停一会儿了。

朝廷多长时间没这么安靖了?

自从去岁冬至太上皇发病以来,朝堂上大事小事就没断过,没有哪一天是平安无事的。

先是持续了十余年的新旧党争,终于在司马光的昏话之下分出了最后的胜负。之后紧接着便是北虏的入寇。

好不容易地击退了辽贼,还得到了一个让人满意的和约,这边给天子上课的几家学派又斗上了。

王安石硬是不让他女婿回京,最后还是比不过更加胆大包天的韩冈。

韩冈回京,第一次讲学资善堂,然后就是太上皇殿上第二次发病,继而内禅。

现在皇帝终于能上殿了,在内有太皇太后稳稳地执掌朝政,在外也有高丽牵制辽国。

内外皆安,说起来,真的能过一阵安稳的日子了。

天生乱德的人终究是少数人,喜欢安稳的还是占了大多数,做官不就讲究着安享富贵吗?每日心惊肉跳地看着朝堂上的狂风巨浪,一波波地卷过来卷过去,一不小心就落到自家头上,这样的官儿谁愿意做?

还是太平日子最好,拿着新发下的赏赐,多少官员钻进了酒楼。

“太平也,且欢娱,莫惜金樽频倒。”

酒楼之中,曲乐声此起彼伏,仿佛在庆贺着太平时光的到来。

更深夜漏,蔡京正在灯下第三次检查着自己的奏章。

一字一句,必须做到尽善尽美,不能留下分毫破绽。

窗户敞开着,阴凉的夜风刮了进来,堆在桌上的书卷哗哗作响,蔡京拿起一个青玉纸镇压在了上面。

玻璃灯罩中的灯火平静稳定,并不因为阵风而晃动。灯罩上方有一条弯形的铜管垂下来,通到灯座内部的存水中,经过了水洗,油灯散出的烟气便没有了恼人的油烟味。

现在是夏天还不觉得,到了冬天,门窗紧闭,油灯烧起来一股子呛鼻子的油烟味道,让人片刻都不想在房里读书。

变化真是惊人,蔡京每每看到桌上精致的玻璃灯盏,就会想到现在每天都在全力赶工的官营玻璃工坊。若在过去,官坊中生产出来的器物,只会供给上用,没有达到标准的就会立刻废弃毁掉。就像官窑出产的瓷器一样。只有少部分会作为赐物流出宫城。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宫样器物,在除去了犯忌的图样之后,拿出来在市面上发售。蔡京桌上的玻璃灯盏,只有等他成为侍制估计才有机会得到赏赐,但现如今,二十八贯钱就买下来了。尽管很贵,可过去那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就是在七八年前,也决然想象不到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形。

外面夜色如墨,风声阵阵,带着浓重的水意,看着就要下雨的样子。

不知赵正夫、强隐季他们的奏章写得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在一遍遍地检查字句上的错漏。

蔡京收起了奏章原稿和正本,不打算检查第四遍了。不管现在怎么紧张,到了明日,可就是要正式上场了。不能好好睡上一觉,精力就不能补足。明天在殿上,只要头脑稍稍晕上一下,就会被人抓住机会反击,一旦打乱了阵脚,想恢复正确的节奏,可谁会再给机会?

当然,没有一定的把握,蔡京也不会选择如此激烈的手段。

判大理寺卿事崔台符收贿乱法,几个因他徇私枉法而改判的案子,现在都在赵挺之手中掌握着。

韩晋卿苦心积虑,搜集了这么多罪证,蔡京对此不奇怪。

换做是自己,若有哪个能力不足、资历也不高过自己的人压在头上十几年,自己也会想方设法去寻他的把柄,然后找个机会丢出来,将他给掀翻掉。

纵然崔台符背后靠山很硬,但证据确凿之下,就是太上皇后做后台都不会保他。

同样的,没有逼到头上的危机,蔡京也不愿意选择这般强硬的做法。

京城中的风向越来越不对,看似平静的局面下,似乎正在酝酿大潮。他这段时间几次去蔡确家,都感觉到有哪里别扭。

蔡京相信自己的直觉,也清楚自己与蔡确的关系不足为凭。

即使是袒免亲,只要蔡确在东府一日,自己就别想再进步。想要再行晋升,要么蔡确离开,要么自己外放。

而蔡确留下自己在御史台,等于是将一个靶子留给了政敌。任何蔡确的政敌发现他有一个五服之内的族兄弟就在御史台中,第一件事就是拿他蔡京下手,希望最后能将蔡确也一并拖出来。

如果蔡确不打算妥协,肯定会将自己丢出来当作牺牲品。如果打算妥协,也照样会与其达成协议,而将太过显眼的自己给牺牲掉。蔡确不结党营私的表态,让他可以继续稳坐在宰相的位置上。

蔡京不想成为蔡确的垫脚石,当朝宰相的脚底下已经踩定了诸多对手的尸骨,自己在未来或许就是其中之一,但蔡京决不愿放弃。机会总是留给不服输的人。

与其等到蔡确大义灭亲,还不如先跳出去,争一个名声出来。自己不畏权贵,又能大义灭亲,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蔡京这个名字就能牢牢地刻在朝堂上。这样的结果,对蔡京来说,肯定是一个对蔡确的胜利。

“不颠不狂,其名不彰。”

蔡京给自己鼓着干劲,这是谏官的行事原则。

一番电闪雷鸣之后,久违的雨水终于下了。

说起来距离上一次降雨时间并不长,可是在蔡京心目总是觉得这段时间以来,天旱得可以。水浇到地上,转眼就会蒸发干净,莫名其妙就有着度过了不知多少时间的感觉。

窗外的芭蕉叶子被雨水激得沙沙作响,很快就随着雨势更加响亮了起来。

哗哗的雨水如同江河倒泻,从天而落。霹雳一声接着一声,时不时亮起的闪光在眼底留下一道道痕迹,前一道还没恢复,后一道就开始出现。

这是为了明日的弹劾,上天才显现出来的征兆吗?

蔡京没有关上窗户,守在外面的伴当想要过来帮忙,却给他赶了出去。洞开的窗口中,风雨不停地卷进来,洇湿了桌上书卷,还有几张稿纸。可蔡京还是没有动,隔着窗棂,望着时不时便闪亮起来的夜空,像是在享受着这样的夜晚。

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若有人不知恐惧,不懂修省,御史台正好可以帮他。

蔡京想着。

他扳着手指,开始一个个数着,可以扳倒却没有动手的对象。

手指一根根屈起,蔡京确信自己能够对付每一个想要对付的人,在台谏中沉浮数载,又升到了殿中侍御史,还有谁是他不能弹劾的?

但他却突然定住了。

有个人根本动不了,比起石头还要更硬上几分。不论是谁咬过去,无一例外的都崩掉了牙齿。

那是已经退出两府的韩冈,深明进退之法,本身的才干和功劳又高得让人已经无力去嫉妒。

蔡京能够走进御史台,并进位殿中侍御史,曾经在厚生司中的经历,以及出使辽国不辱使命的功劳,是其中最大的因素。但这两件事,都是因人成事,在外人看来,是占了韩冈很大的光。若非如此,现在当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知县。若是自己反戈一击,自己的名声会变得恶劣许多。

蔡京盯着手指,半天也没有动作,直到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半空,极近处的雷暴在极短的时间之后就传入了耳中,灯盏中的灯火也随着雷声晃了两下,但立刻又稳定了下来。

半曲的手指,终于彻底弯曲了下来。

韩冈动不了,却不是不能动。

别以为什么都是可以算计,算出了答案就不会再变化,以为根脚无可动摇,就能安享太平?

蔡京冷笑起来,《自然》中,数算、生物、物理、化学这几个大的分类,数算总是放在卷首。太过注重算学,或许就是韩冈的缺点。

做御史的,要是没点玉石俱焚的胆魄,就一辈子只能庸庸碌碌。如果朝廷的未来需要一个反对者,只要天子想到自己就行了。

为了加深天子的记忆,留下的印象就必须要深刻,一直能刻进心里。

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

……

“官人,可是冷着了?”严素心放下手中的针线,关切地问着刚刚打了个喷嚏的韩冈。

“没有。”韩冈揉了下鼻子,笑道,“没事,没什么事。”

“是没什么事。”周南看着面前已是一团乱的棋盘,抿着嘴嗔道:“官人你打个喷嚏,输的棋也没了。”

韩冈干笑了两声,“为夫也不是故意的。”说着就起身,“哎呀,都这时候,做事!做事!”

周南狠狠瞪着韩冈的后背,恨不得抄起棋子就砸过去。

“官人的棋品真是越来越差了,就连我们妇道人家都欺负。”

韩冈充耳不闻,哈哈一笑,跨步出门。

棋品无所谓,下棋的关键,不就在于想尽方法不输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