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三十九章 欲雨还晴咨明辅(十八)

章惇不是来跟韩冈斗嘴皮子的,径直坐了下来。

待韩家的下人送上凉汤,全都退下去后,他方开口,“玉昆,你可知太上皇后御内东门小殿了?学士院今晚也锁院了。”

“哦,谁这么好运?”

不论是御内东门小殿,还是学士院锁院,这都是拜除两府重臣的标志。

原本学士院锁院,是为了防止拜除宰辅的消息还没公布,就泄露于外,但这一回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苏颂要进西府了。今日锁院,只是照规矩,其实有等于无。

章惇摇摇头:“自然是苏子容。”

“也该他了。”

“说得是。”章惇没有就苏颂的事多说,又道:“吕升卿被弹劾了,是陕西宪司。”

“蔡持正有心了。”韩冈冷笑了一声。

韩绛如今是百事不理;被贬斥在外多年的曾布,手还没那么长;张璪、章惇也都不可能。能出手,会出手,只有蔡确一人。

两件事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没什么好说。

“吕望之今天上了殿。”章惇继续跟韩冈通报着。

“嗯。”

“请太上皇后开内藏库,犒赏百官三军。”

“应有之理,现在也只有内藏库有钱。”

章惇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吕望之要铸新钱。铁钱一文,青铜折五,黄铜折十,红铜当五十。”

“吕望之要铸异色新钱?”韩冈扬起了挺直的双眉,他真的是很惊讶,声音都微微变了调。真的是不要脸了,怎么都想不到。但他随即又笑了起来,“这个不是好事吗?”

“就知道玉昆你会这么说。”

韩冈想要的是什么,章惇当然十分清楚。但人又不可能总是保持理智?吕嘉问做得实在难看,更像是挑衅。来之前,还是担了点心。见他果然没有大发雷霆,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太上皇后也没想到吕望之会用玉昆你的方略。还发了通火,只是因为是玉昆你的提议,不便驳回。”章惇笑道,“不过吕望之也算是向玉昆你低头了,新钱发行后,他也没脸居功。”

“他能把事情做好就行了。”韩冈笑道,“免得到时候做不好,又往小弟我身上推。”

“这倒不至于。太上皇后眼里也揉不得沙子。”章惇随即跳过了吕嘉问,对韩冈道:“年号也定了。”

“这么快。太常礼院那边是吃了什么药?”韩冈表示了一下惊讶,问道,“定了什么?”

“元祐。”

韩冈也是觉得耳熟,只是没什么印象。

同时还是有些惊讶:“不用天佑了?我还以为至少会能有这两个字。”

“太常礼院进呈的年号里面,有个天佑安国。”

果然是不能小瞧太常礼院礼官们的脸皮厚度,天佑这么好的词,他们怎么都会想办法塞进去的。

“天佑安国很不错,太上皇后为什么没有选?”韩冈问章惇。

“还有一个明泰,也一样不差。”

日月安泰,也是不错的年号,同样贴合现在的情况。但向皇后也没用。

“太常礼院进呈的就是这三个年号?”

“就这三个。”

有天圣、明道两年号在前,向皇后不可能不明白天、明二字的用意。天佑安国、明泰、元祐三个年号里面,只有元祐离垂帘听政最远。两个应时的年号都没有选,难道是皇后不想学章献留后,想要保持谦逊的姿态?

这倒不是不可能。章献明肃刘皇后,出身蜀地。蜀中出美人,真宗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眼巴巴地就想要一个蜀地美女。最后被献上来的,就是曾经嫁给银匠龚美【注1】、跟着从蜀中来京城的刘皇后。

论经历,向皇后肯定比不上刘皇后。论泼辣,蜀中女子到了千年后都是鼎鼎有名,向皇后更是比不了。论胆魄,刘皇后敢穿着天子服去祭祀太庙,而向皇后,想也知道不可能。

“或许还是没有那个心思吧。”韩冈猜测着。

“不是啊。”章惇一口否定,“太上皇后一时做不了决定,然后问了天子。”

“嗯?”韩冈终于动容,这情况可就不对了,“天子为什么选?”

“说是听着觉得好。”章惇沉着脸,一点表情都没有。

韩冈也沉吟起来。

太上皇后的心思让人弄不清,而皇帝为什么选元祐,还是让人想不通。可赵煦终究才六岁啊,如果是十六岁就得另说了。

数学上容易出天才,但文字攸关人心,再天才也不至于六岁就看懂文字内的含义。拆字解字虽是小道,本身浅显,只是靠解字人的一张嘴,可也不是读了两天书都能了然于心。

“怎么回事?”韩冈问章惇。

章惇叹了一口气,“愚兄也是想不明白。玉昆,你说怎么办?”

“心里存着就是了。”韩冈摇摇头,“也只能这样。日久见人心,等着慢慢看吧。”

才六岁的皇帝,日子还长,现在尚没有必要太放在心上。这话韩冈没说出口,但章惇也是明白的,也不多说了。

将今日朝堂上的情况交代了几句,让韩冈早点将火器局的架子给搭起来,再跟韩冈说了些闲话,他便告辞离开。韩冈挽留了他一下,见章惇当真无意留下吃饭,也就罢了。

章惇方走,王旖就进来了,很奇怪地问着,“章子厚怎么就走了?正让素心去准备些下酒的小菜呢。”

“子厚他来帮人传话的。当然无心多留。”

“谁?”

韩冈笑了起来:“总得给岳父一个面子。毕竟是你爹啊。”

王旖一头雾水,韩冈的话说得没头没脑的:“到底是什么事?”

“记得为夫前几日上殿,给太上皇后出得几个主意吗?”韩冈问着,又解释了一句,“就是造钱铸币的。”

王旖点点头,她曾听韩冈提过,虽然并没有详说,但大体上是知道的。“怎么了?”她问。

韩冈笑了一笑:“吕望之倒是有心,全都给囫囵搬过去了。”

王旖啊地吃了一惊,然后就腾腾地心火冒起,气愤道:“怎么就有脸面这么做?!”

“面子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只要吕望之将事情办好,沈存中就上不来。他照样能做着他的三司使,有个机会,说不定就进两府了。只是为了朝廷和百姓,为夫怎么也得忍着。”

说起来年号的事,韩冈不是很在意。还是那句话,还有十几年呢,没必要现在担心。反倒是吕嘉问这个三司使,让韩冈有些头疼。人不要脸那真是没办法了。

“这事爹爹知道?”

“当然。吕望之怎么可能不跟岳父说?”

王安石会帮吕嘉问,肯定是吕嘉问先登门去关说王安石的。

王旖小心观察着韩冈脸上的神色:“官人不高兴?”

“怎么不高兴?”韩冈呵呵笑着,“办好了,是为夫赞画之功,办不好,是吕嘉问无能。”他拍拍手,“胜则加功,败则无伤,为夫辛苦多年,终于可以做一个真正的儒臣了!”

什么叫儒臣,就是只要有一张嘴,剩下的都可以不要。可以说水利,说军事,说治政,上谏君王,下督百官,但等到要他们去做实事,那就是摇头——此非待遇儒臣之法!

比如司马光,当年因黄河决口而起开二股河之议,他说得头头是道,可一旦要他去做“都大提举修二股工役”,吕公著就说了,“朝廷遣光相视董役,非所以褒崇近职、待遇儒臣也”。

这就是旧党大佬眼中的儒臣。

王旖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向看不起这样的人,一贯讲究事功。现在一反常态,倒是在说气话了。

对于朝廷政事,王旖不好掺和些什么。韩冈说就听着,不说也不多问。见周南带人端着凉汤进来,便让她给韩冈捶腿,自己则静静地帮忙捏着肩膀。

韩冈靠在躺椅上,眼皮半垂,半睁半阖间,周南胸前的春光倒是一览无余。

浑圆饱满的乳脂白皙如玉,小拳头一上一下,也随之摇曳着。

周南的脸渐渐烧了起来,丈夫贪婪的目光,火辣辣地定在胸口上,她如何感觉不到,可手不愿停,只是越来越没了力气。

韩冈默念着夫人真是体贴,心情倒是逐渐就好起来了。只是肩膀上的一对小手,已经从按摩揉捻,变成了用力拧着。

小院中静静的。

虽然说不论是怎么结果,都不会影响到韩冈。吕嘉问将事情办得越好,韩冈就越有功劳。他的钱源论,也会得到更多的认同。

但要往下看呢?在整套方案的实行过程中,能提拔出多少有能力的官员?

韩冈计算过,只要把持好铸币和发行的位置。每隔三五年,就能将两三名选人送进升朝官的序列中。

想想就觉得可惜。

就算是采用了韩冈的策略,但具体经办的人,还是要占去主要的功劳。除非现在韩冈站出来攻击吕嘉问,否则就只能看着他用自家的方略,去培养他的人手。

但韩冈必须要给王安石一个面子。章惇赶过来,也正是想劝说韩冈。

现在宰辅们因为拥立而站在了一起,可这样的关系,还十分脆弱,需要不断磨合和调整才能达到最稳定的结构。稳定的朝堂,对韩冈本人有着更为巨大的利益,因为吕嘉问而破坏掉,那就太亏本了,他也不可能去做。

“可惜啊。”

韩冈轻声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