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三十九章 欲雨还晴咨明辅(九)

到了晚间,送礼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有常见绢帛和金银器皿,也有金石、字画和古玩,甚至还有些活物——三只猫,两只狗,鹩哥、鹦鹉各四只,还有两匹马,都被放到偏院中。

王旖早就放手了,韩家在京中的人手不足,根本就来不及收录点清。

除了来自宫中的赐物要供在正堂,剩下的也只能堆进几间空屋中封存起来。是退回,还是收下,等明日清点之后慢慢再说。

至于收礼后的回执,更是只能交给家中的幕客去帮忙写。

韩冈洗漱更衣后,坐在后院,都能听见前面的熙熙攘攘。

“闹腾得太厉害。”

一般来说,韩冈这个年纪的人过生日,不会大加操办,免得折了寿数。不过按照世间的说法,真要是贵人,根本就不怕这点小问题,有富贵之气护身。就像皇帝,哪年过生日不要召集群臣去大庆殿拜贺?

但韩冈毕竟喜欢清静,最近又诸事缠身,也不打算出什么风头。可以接受贺礼,但寿宴什么的,就不会开了。韩冈也没有散发请帖,甚至亲近如章惇、苏颂,都没有邀请。就是准备自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

除了韩家人,然后就是冯从义一个。

冯从义来得比较迟了,天都黑透后才到。

一进正厅门,一眼就看见了那四只涂金镌花银盆的,毕竟在赐物中最大最显眼。

“这是皇后赐下的?宰相才能得赐的御用吧?!”冯从义左右绕了两圈,盯着来回看看,“过去只在曹大王家见过。”

“曹大王?是济阳郡王?”韩刚问道。

“还有哪家的曹大王?”

姓曹的大王就这么一家。曹太后的亲弟弟,开国名将曹彬的嫡长孙,后世有名的曹国舅。

曹佾曾被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节度使,也即是所谓的使相,前两年曹太后上仙,又被晋为中书令,除此之外,还有侍中,尽管这几个官职只是个虚衔,但同样被归入了宰相的位阶中。生日时得到的赏赐,比照宰相是不消说的。

“怎么济阳郡王家的寿宴你也去了?”

“曹家有马有球队。曹大王家的大衙内跟小弟也颇有交情。再看着哥哥的面子,小弟当然去得。”

“曹家大衙内?”韩冈皱眉想了想:“曹评还是曹诱?”

“是曹评,字公正的。曹诱字公善,派行第二。”

“曹评?”韩冈对他有点印象,“是不是就是那个箭术特别好的?”

“没错,没错,就是他。曹公正是左右手都能射箭。有一次一起晚上吃酒,吹了蜡烛,就着星光,一箭射中了二十步外的树干。”

“难怪有些名声。”

“他们也是玩玩,终究比不上哥哥文武全才。”冯从义嘻嘻笑了两声,又看着供桌上的银盆,感慨着,“哥哥才三十啊。等以后年年都能拿到,就是两百件也不难。”

只要做过一任宰相,或是在官阶、爵衔达到宰相标准之后,朝廷的恩典就丰厚得让下级的官僚眼红不已。这就叫做厚遇大臣。差遣可以上下,但赏赐不会跌落。尤其是在国中有声威的重臣,除非是被重责,否则到了节日生日,朝廷都会派人去嘘寒问暖。韩冈既然今年已经开始比照宰相标准,那么从今而后,等到每年诞辰,都不会低于今日。

只是韩冈并不放在心上,摇摇头,“两百个?开水盆店吗?”

“原来哥哥看不上这些水盆啊。那汗血宝马怎么样?”冯从义竖起一根手指,“一匹汗血马小驹子,从耳朵到蹄子,就跟火炭一般,现在才半岁,但不论哪个看了,都说日后肯定是冠军马的胚子。”

“汗血宝马?哪里来的。”

“这一回王景圣送来了二十多匹马。有几匹都是难得一见的逸品。”

韩冈哼了一声:“他攻下高昌,就进贡了十三匹汗血马,还有两百多混血种,怎么私底下还有这么多好马?”

“哥哥,一码归一码啊。哪有说上贡将全家身家都给贡上的?”冯从义叫起撞天屈。

“也没说让你们藏着瞒着,难道朝廷会抢?”韩冈又哼了一声,有他在,朝廷还会落他面子不成,“是牡马还是牝马?”

“公的。”

“这样的马还是拿去配种比较好。”

“就是要配种所以才要养好后拿去参加比赛,有了成绩才好配种。”

“哥哥若不想要,那拉到马会中去扑卖了。谁给的价高,就给谁。”他再看看韩冈,“真的不要?华阴侯前天过来可看见了,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留在马厩里。左晃右晃不肯走。差点就没住在马厩里面,就想着把马骗走。”

“这位倒是个妙人。”韩冈笑了,对冯从义道,“你和王景圣捣鼓什么,我就当不知道。天山脚下藏了多少好马我也不管,军中有好马就行了。”

每次都是指头缝里漏一点出来,将西域良驹的价格抬得老高。这等商人的伎俩,实在太常见了。只是王舜臣统领大军在外征战,朝廷能给予的支持很少,还能不让他赚点钱吗?

“要是京城里面一口气多了上千匹好马,这不是捣了赛马联赛的生意吗?军中也用不起这些上品的大食马。”

韩冈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现在最会玩花样的,就是京城里赛马总会的一帮人。赶着帮那些冠军马编写谱系,各个自命伯乐,群牧司里面有点能耐的牧官,都给弄出来了。

大食良驹不宜用在军中,玩不起。拿来改造军马的品种却很合适。越多的优秀马种,就有越多的实验方向,可能性也越多。

如今在军中真正用得多的马种,北面是北马,也就是契丹马,大概就是后世的蒙古马。南面则是滇马,出自大理。可粗饲,好养活,耐力也不差,只是体格小。而青唐马不擅平地,河西马缺乏长力,其余来自国内牧监和民间的马匹,则只能充作驿传之用,各有各的问题。

所以要对军马的马种进行改良,在耐粗饲、少疾病、有耐力和高大善奔之间,取得一个让人满意的平衡。

“算了,这事还是让章子厚去操心吧。”

韩冈对赛马的兴趣不大,现在卸任了枢密副使,又不可能会去做群牧使,有关军中的事情,尽量往章惇那边去推。据韩冈所知,章惇的确是准备整顿孽生监,繁衍良驹以供军用。

现在要考虑的,还是帝位更迭带来的影响。

韩冈向冯从义问了外面的传言,冯从义道:“还能怎么说?都说多亏了哥哥,否则就不是内禅,而是大奠了。”

“说实话。”韩冈半点不信,他又不会玩蛇。

“要说是外面的酒楼茶肆,几乎都相信哥哥没错。但冠军马会里面,话就不一样了。可他们全都糊里糊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冯从义不敢当真瞒着韩冈,“又或许当着小弟的面,没什么人敢乱说话。得之后细细打听。”

韩冈点点头,这样才对。

越是下层,对韩冈越是崇敬,很多人甚至超越了崇敬的地步,变成了对待神佛一般的崇拜。但在高层,时不时地能见到韩冈真人,即是他的功劳、能力和才学再出色,也不会如无知愚民一样,设法讨要韩冈亲笔所书的字纸,烧掉取灰做药。

就像士大夫面对皇帝,到了宰辅这一级,几乎就不存在什么尊敬了。都是从全国几百万读书人中拼杀出来的人杰,除非是面对各朝太祖或是李世民那样的英主,否则一个靠出身坐上高位的幸运儿,怎么可能让他们敬服?只要当面说上几句话,皇帝的根底就露了。真正有的,也只是对皇帝手中权柄的畏惧。

可话说回来,相信与否都要看时间。若是家中有人生病或待产,派人递个名帖,求取韩冈回书的情况不少。以韩冈的书法水平,不至于比当年蔡襄还要热门,想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多拜两座庙也没什么坏处。所以也很少见到完完全全将韩冈视如常人,多是表现出一份尊重来,有事没事,留条后路。

“不过,华阴侯私下里也说了,”冯从义的声音低了下来,“仁宗犯过心疾,英宗也同样犯过心疾,真宗皇帝当年重病垂危时,似乎也有类似的情况。皇城中有阴气嘛。”

“他是太祖皇帝的子孙。”

赛马总会会首赵世将是赵匡胤的嫡脉,他当然不会有好话。

不过他能从这个角度认定赵顼心疾,倒是一件好事。

疯子到处都有,时常能见到。就是真疯,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发病的。有时候,也会好一点,看着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二大王也是疯了一阵之后就好了一点,然后有个风吹草动,就再疯一阵,有人相信他是真给吓疯了,也有人认为他是装的,只是装得很像。赵顼的情况,很可能是这样。

但皇后害我的事,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忘记。看冯从义就知道了,一直在避开话题,有些话他是想问不敢问。

夏日的夜空,星辰密布。

星辰之下的城市,依然平静如旧。

但其中到底有多少想把这份平静给打碎,乘乱得利的呢?

这还真的很难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