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三十六章 沧浪歌罢濯尘缨(七)

夜已深,但大宋帝国地位最高的大臣犹未安歇。

幽幽的烛火透过透明的玻璃灯罩,将书桌前的身影投射在对面的书架上。

平章军国重事的王安石并不是为了国事而夜不能寐,他正坐在桌前,低头紧盯着摆在桌上的一封书信。

“乱命不诤,流言不禁,上不谏君,下不安民。敢问平章,平得何章?”

除此之外再无他言。

区区六句二十四字,王安石却差点气得七窍生烟。

不过是皇帝的昏话,明明还没有诏令,已经被他们给堵在了宫中,在外也只是风传而已,这又跟两府有什么干系。

台谏的成员们跳出来倒也罢了,他们本就有风闻奏事之权,可韩冈已是枢密副使,性当重,行须稳,哪里能听见风就是雨?这岂不是轻佻?!

但怒气稍歇,停下来时,他却又体会到了几分韩冈的心思。

韩冈在前线,直面北虏。手握十万甲兵,位虽高,权虽重,但也意味着他也把十万人的性命承托在了肩上。一言之误,就是数以千百计的将校士卒断送性命。他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最怕的,就是后方生乱了。

所以才会听到了谣言,便忍不住立刻写信来相责吧?

既然如此,还是帮一帮吧。

“纵然是天子之意,但毕竟是乱命。不出宫闱,传到外面也不过是谣言而已,京城中哪一天也不会少,平章为何要下令禁言?当会欲盖弥彰啊。”

次日的重臣共议,面对王安石的提议,曾布立刻表示反对,而其他人也同样觉得并不合适。

“介甫,一动不如一静。”韩绛也劝道。

王安石摇了摇头:“非为京城,而是为北面。”

“河北?……”韩绛问道,“河东!难道是韩玉昆那边说了什么?”

“‘乱命不诤,流言不禁,上不谏君,下不安民。敢问平章,平得何章?’”王安石微微苦笑:“这是我那女婿昨日送来的信上写的。”

韩绛笑了起来:“韩玉昆气急败坏的时候倒是少见。他该不会本有心攻打大同,现在却不敢下手了吧?”

“是玉昆送来的?”章惇的神色郑重得反常,不像其他人,为王安石和韩冈翁婿之争都不禁觉得好笑。

“子厚,有何处不妥?”王安石正不自在,连忙岔开来问道。

章惇重重地一捶交椅扶手,“这是旁观者清啊!”

韩绛几人尚是懵然,但蔡确随即却变了脸色:“子厚,你的意思是韩玉昆说的是福宁殿那边!”

众人颜色大变,蔡确一言捅破,他们哪里还能想不透!

复幽云者王。

这当真是赵顼的本心吗?

所有宰辅没一个是这么认为,只是猜不透,同时觉得太会添乱。

现在韩冈的话又给了他们一个猜测,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皇帝这是在试探。

试探这段时间以来,他所听到的奏报到底有无谎言存在。

所以在厅中的宰辅们都变了脸。

他们这段时间,糊弄皇帝都成了习惯。

天子没有糊涂,这肯定是在试探!

蔡确长叹了一口气,起身亲自去取了一份奏章来:“这是吕吉甫昨日送来的奏章。也是说了天子的那句话,本来蔡确还笑他想做一回风闻奏事的御史,补上这段功课,现在倒是明白了。”

厅中变得更静了。

好几个都在想,正在外面的枢使,一个两个都是狐狸。

“看东府这事情办的!”

章惇恨得直磨牙。要不是自己分心兵事上,肯定能看破的。

张璪只是文采好。韩绛是世家子弟,不查细谨,极疏阔的性子,否则当年也不会给一个蕃官所欺。平章王安石更是撞破南山也不回头的性格,哪里会考虑到许多。

但这蔡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应该看得出来的!

蔡确若是知道章惇所想,只会大喊误会,他当真没想到。

也是在京的几位宰辅都习惯了在皇帝面前说谎,欺君成了必须完成的任务,没有心理负担,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可以打着为天子的身体着想的名义,毫不犹豫地用谎言堆砌起面对皇帝时的言辞。

一旦成了日常,也就少了对细节方面的注重。他们会注意防止前言后语的自相矛盾,却不禁都忘了该去将细节雕琢得更加完美无瑕。

相反的,远在外路的吕惠卿和韩冈,他们还没有将欺君的之行视若平常,都很注意不在小事上露出破绽。甚至写来的奏章和书信,都只是在隐晦的提醒,而没有明白地说出来。

现在就要弥补,可千万要赶上。

章惇心急如焚。

但宰辅们所不知道,就在他们议论的同时,宋用臣正在福宁殿中当值,汇报着各项送抵赵顼御览的奏报。

赵顼没有多听宋用臣的报告,眨着眼睛,让杨戬做着翻译:“复……幽……诏……”

他尽量用着简略的说法,不过还是很容易听明白。

宋用臣连忙从堆桌上的章疏和诏令中翻找出一份来,这是一份留档的副本,是向天下通报的诏书:“官家,已经草诏颁下了,政府那边也通过了。”

“何……谏……”

赵顼缓缓地眨着眼睛,让杨戬一个字一个字地翻着韵书,宋用臣的身子,在赵顼冷澈的眼神中僵硬了起来,一时没了声音。

杨戬还一无所知,拿着韵书向赵顼确认:“官家想说的是何人谏阻?”

赵顼的视线牢牢锁在宋用臣的脸上,眨了两下眼睛。

宋用臣头深深地埋了下去,“朝堂之事臣实不知,不过听说御史台和谏院都有上本。还有其他人,只是非臣可以知晓。”

宋用臣的声音带着颤抖。

皇帝乱说话,怎么可能没有臣僚的谏阻?!寻常时就是正常的安排,也肯定会有反对声。这边才说了复幽燕者王,过了几日就拿了份诏书过来。

这是最大的破绽!

他身子抖着,等待即将到来的雷霆,但赵顼缓缓地合上了眼帘,没有再多的动静。

……

朔州城头上,招摇的旗帜就在风中飞舞。

明明是夏天,但风向却是来自西南。

迎面而来的风卷着的地上的灰土,刮得辽军上下睁不开眼睛。投去愤怒的目光,却立刻就会被风沙迷了双眼。

对峙已有数日,但双方都没有动手的想法。

宋军就在不远处的朔州城,前些日子只是分兵出来清扫周围的部族和村落,现在更是没了动静。

看着虽没有攻打马邑的想法,但谁也不能保证,宋人就不会重演旧事,突然之间将数以万计的大军送到朔州来。

耐性要好。

这是韩冈对折克行唯一的要求。

在折克行的指挥下,朔州的宋军就像毒蛇一般盘成一团,静静等到猎物露出破绽来的时候。韩冈的严令,也让白玉不敢违反折克行的将令,西军和麟府军到现在为止,配合得还算不错。

面对这样的敌人,萧十三一时感觉无从下口。之前的遭遇,也让他投鼠忌器。不过现在他不用像之前那样日夜,烦心的事可以交给更上面的人来处理,他只需听命便可。

“若是给宋人打到家里来,你们的子女亲眷,谁还能保得住?想想你们在宋国做的事,想想你们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宋人一旦打到你们家中,他到底会做什么,你们自己说?!”

一众桀骜的部族尊长在那人面前俯首帖耳,不敢稍稍抬头。说话的要是萧十三,每一个人都会要他先把自己的兵马派出去打头阵,但现在,他们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张孝杰开口询问:“尚父,那下面该怎么办?”

“暂且先看一看。”黑瘦了许多,神色却更为坚韧的契丹权臣说道,“看看韩冈有什么花样?”

……

“耶律乙辛派人来了?”韩冈很惊讶地问道。

“是。还带了书信。”黄裳点了点头,又问:“枢密,该怎么处置?”

“问我做甚?”韩冈摇摇头。

昨日,当耶律乙辛的大旗开始出现在河东军的眼前,韩冈便立刻下令朔州,减少出外的行动,静观其变,并查验真伪。孰料没等到辽军的动作,却等来了尚父殿下的使者。

他转去问章楶:“质夫,你说当如何?”

章楶冷然:“人押下去看管起来,然后将书信奏上朝廷,问怎么处置?”

“这是为何?”黄裳惊问。

章楶叹道:“以防重蹈范文正的覆辙啊。”

当年范仲淹经抚陕西,曾经亲笔写信给元昊,又曾经焚毁了西夏送来的国书。按照范仲淹的说法,是国书中“语极悖慢”,故而焚之。但这是朝廷所不能容忍的,谈判是朝廷的事,不是一个边臣就能私自决定。跟敌人书信往来,不论公私,都是大忌。更何况还烧了国书?所以跟打了败仗的韩琦一并被撤职。

章楶向其他几个幕僚述说旧日故事,韩冈却在叹息,这毕竟只是小事而已。耶律乙辛前来的消息才更重要。

形势这一下又变了。

耶律乙辛竟然离开了南京道,赶来了西京大同。

耶律乙辛对辽国国中各部的控制远不如名正言顺的大辽皇帝,但耶律乙辛亲自押阵和萧十三统帅时,也同样有着天壤之别。

最简单的一点,耶律乙辛给西京道诸部的信心就不一样。在河北,耶律乙辛的主力虽没有突破宋人布置的千里河塘防线,但也没有像西京道和西平六州那样输得连家里的母马都要丢光了,而且还送了一场大败给宋军。

西京道人心厌战是事实,但在耶律乙辛面前,又有几人敢像面对萧十三那般,自行其是而不顾号令?

只有先稳守朔州,保住现在的战果,看辽军的动静再行事。

韩冈现在也不便冒险,在朔州的一万多人是他手中仅有的精锐,剩下在代州的,除了京营禁军就是为数寥寥的河东军。朔州的精锐,半点也损失不得。

“那耶律乙辛会不会大举来攻?”留光宇问道,他刚刚上来向韩冈汇报军资粮秣的运输情况。

黄裳摇头道:“要是耶律乙辛有把握,就不会大张旗帜了。做个白起不好吗?瞒下消息,可就会有个长平之战等着他呢。现在,他也只是想议和!”

“就这么坐等耶律乙辛出招?”

“已经派人去跟河北说了……”韩冈道,“郭仲通现在多半也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留光宇想了想,却没发问。

因为是“都”啊。

但郭逵现在还敢出击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