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三十四章 为慕升平拟休兵(九)

飞马追上了最后一名辽军骑兵,用神臂弓射中战马后腿,韩中信最后用着他的铁锏,将那名不幸的骑手连着头盔和脑壳一并给敲瘪了下来。

短暂而又激烈的战斗之后,韩中信所部顺利地解决了辽军的这一支探马小队。

在两军探马的交锋中,很少有这样一边被完全歼灭的结果。若说原因,除了运气之外,更多的还是韩中信作为一军副将,他率领着这一队探马,乃是秦琬从军中特意挑选出来。人员精锐,器械精良,是其他探马小队所不能比的。

此外在马背上用弩,尤其是神臂弓这般大型的蹶张弩,很是需要一点技巧。韩中信的这个小队都是几次出巡的精兵,韩中信本人也着意练习过一番,而辽军是初学乍练,这就又差了一筹。

结束了战斗,除了两个望风的骑兵,其余士卒纷纷下马,一部分赶过去救助落马的兄弟,另一半则去收拾还没有断气的辽人。

不知是运气还是甲胄坚固的缘故,落马的几人中,只有两名士兵不幸丧生,其他几个都是或轻或重的外伤,学过一点医术的韩中信一一检查过后,确定只要回去看过军医,都能保住性命不会落下残疾。

待韩中信检查过伤员,并和学过急救术的两名队正一起给他们处理过伤处,十八个辽军骑兵的首级已被卸了下来,各自拴在马上。由于韩冈规定,一场战斗的斩首,由全体参战官兵分享,并没有产生争抢人头的冲突。这让韩中信省了不少事。

漫步在战场上,半绿半黄的麦苗在杂草中拼命挤出头来。荒芜的田地没有引发韩中信的感慨,相反,他的心情很是轻松,甚至是雀跃。这场战斗对他来说很有些纪念意义,能领军上阵杀敌,而且还轻松取胜,是他在军中站稳脚跟的第一步。

不过当他拿起辽人所用的重弩时,脸色还是变了。果然是神臂弓,而且刻在从弩架上的铭文来看,是元丰二年军器监所出品。监造和大工的名字,韩中信都听说过。

河东军中,代州是最先换装的一批,熙宁三年、四年就用上了神臂弓。所以平夏战后补充战损也是最早且最多的一批。从铭文上就能看得出来了。

“巡检,真的是神臂弓。”一名士兵抱着一堆神臂弓回来,举着给韩中信看,“都分不清哪张是我们丢的了。”

“元丰二年的是辽贼带来的,熙宁年间当是我们的。代州的武库可是全落在了辽贼手中。”韩中信用脚尖踢了一下脚下无头的尸骸:“去查查他们身上的盔甲,肯定也是从代州武库中得来的。”

盔甲也是战利品,几名士兵过去吭哧吭哧地把甲胄都卸下来。兵器、刀剑也都集中在了一起。

“巡检,这些辽贼带了不少好东西啊!”一名士兵叫了起来,手上举起了个羊皮小口袋。

打扫战场的士兵在辽人的尸身上都掏摸了一阵,无一例外地都摸出了一小袋金银珠宝,堆在一幅羊皮上,闪闪的光泽晃花了一群没见过世面的穷赤佬的眼。

韩中信瞥了一眼,心中估算,最多也不过两三百贯的样子。

“你们都分了吧。”韩中信家底不少,看不上这点小钱,“给蔡九和张狗儿多留一份。”

蔡九和张狗儿就是战死的两名士卒,多给他们的遗属一份,自然不会有人说不。可是说不的没有,动手拿的也没有。人人都站着,没一个动手的。

对于战利品的分配,军中管得不算很严,尤其是这样零碎的收入,上面的将领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里都是老巡兵了,畏惧军法不敢分账的情况,让韩中信都为之愣然。

不过当他多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过来。自己要是不拿,下面的士兵也不敢大着胆子分赃。只有自家先拿了,这群士兵才会将自己视为同伴,这也算是投名状。

想明白后,韩中信也就不充大方了。只是在一堆黄白的财物中,他没看到心仪的东西。正想随便捡几件银首饰,眼光一扫,倒是在兵器堆里发现了一柄腰刀。

探手拾起腰刀,两尺长,刀型略弯。刀鞘色泽沉黯,却不知为何带着隐隐的绿芒,从纹路上像是鱼皮,很是精致,上面还附有粗犷却不失精美的银饰。这样的风格让韩中信一下就喜欢上了。

可是当他拔出刀来,眼中的欣赏就不见了。腰刀看着应该是折锻铁,经过了多层折叠锻打,只是不论从质地,还是锋锐上,都远远比不上军器监中出产的精品。

韩中信腰间就有一柄刀,是得官后由韩冈所赐,能一刀砍下首级而锋锐不损,是柄名副其实的宝刀,出自于军器监的名工之手。而这一柄,也就刀鞘很不错,刀身比军器监量产的腰刀强不到哪里去。

韩中信微微地摇了摇头,可惜这刀鞘配不上自携的宝刀,不然直接就把刀给丢了。

“看来要欠周独手一个人情了。”别人都是刀鞘配刀,韩中信倒是打算弄柄好刀来配这个刀鞘。

见韩中信将刀收回鞍袋,士兵们齐齐松了口气,兴高采烈地开始分赃。片刻之后,地上的小堆金银珠宝不见了,人人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望着韩中信的眼神,也更见亲热。

能打能杀的军头才能得到士兵们的认同,如果再大方一点,那就不仅仅是认同,是进一步得到士兵们的忠心和喜爱。

收拾过了战场,探马们就开始准备重新出发。再迟一点,可能就有新的一队辽兵赶来了。

一群士兵踩着铁镫,给神臂弓重新上弦。

“要是单手的就更好了。”一名队正举了举手中的神臂弓,“两只手在马上太麻烦。”

“你当军器监没造过啊?”韩中信摇头笑,“单手的小弩连马背上防箭的毛毡都射不破。造出来后,给人拿去打鸟去了。”

给神臂弓重新上弦时,有两张直接就坏了,其中一张碎裂的弓臂反弹起来时还将躲避不及的士兵砸破了鼻子,弄得满脸是血。

只是损坏的神臂弓才两具,而从辽人那里收回的则有二十六七张——虽然不能做到一人三具神臂弓,可有好几个辽兵都是一人携带两具,看起来应是有些地位。

“倒是赚回来了。”韩中信笑道。

不仅仅是神臂弓,甲胄、弓刀、鞍鞯、辔头都是能换来丰厚赏赐的战利品。四十匹契丹马驮着这些收获,夹杂在小队中返回土墱寨。

韩中信骑着高大的河西马,被士兵们簇拥在中间。看着今天的收获,心中欢喜不已。

只是当他回望着身后荒芜的原野,心中的喜悦一下就消退了,在半年前这里还是男耕女织的乐土,现在已经是不见人烟的荒原,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

辽贼该死!他一下握紧了腰刀。

……

辽军开始给前线的远探拦子马装备神臂弓。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忻口寨。

并不是每一队都能有韩中信那样配置和运气,也因此,就很难出现同样的结果。

在马上拉开步弓,的确很不容易。但将提前张开的神臂弓举起来并不是一件那么难的事。辽军很快就适应了马上使用弩弓的战术,这使得前线斥候的伤亡在几天之内陡然增加。

韩冈面前有一份伤亡报告,在醒目的位置上有两幅坐标图。

这是韩冈让人画出的图表,最开始很多人不习惯,但习惯之后,就觉得这图表比数字和文字更让人一目了然。

章楶也在看着同样的报告。前一幅图的纵横坐标分别是日期和伤亡,后一幅图则是牺牲的士兵和战果对比。两幅图表上的曲线变化,让章楶看得触目惊心。

“怎么伤亡这么大?”

韩冈苦笑道:“我们跟辽军骑兵的差距就这么大。之前靠着神臂弓胜过一筹,现在是回归了正常水平。”

其实从后一张图表上看,宋军骑兵阵亡的数量虽然比之前大幅攀升,但与战果基本上还是一比一——代州骑兵的骑术并不比辽军骑兵差到哪里,而战斗欲望也高于辽军许多。只是骑兵数量上的差距,会很快把代州骑兵的血耗光。

一旦没有了外围的耳目和护卫,辽军的动向就会变得扑朔迷离。大军最多前进到崞县。再往代州去,行军之路就会变得很危险了。被萧十三放在必经之路上的近万兵马是个严重的威胁。

当辽军用轻骑兵牵制和迟滞军队的行进,到了合适的时机,一队具装甲骑冲撞过来,西军还好说,京营禁军是肯定要崩溃的。

“我们需要更多的骑兵。”韩冈说道,“京营禁军中的骑兵要打散了补充上去。但这还不够!”

“要把阻卜人调进关来?”章楶问道。

“当然。阻卜人的家眷要转去忻州或太原暂住,而能派上战场的青壮……就让他们好好卖一卖命吧,可不能白养着他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