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五卷 六五之卷——汴梁烟华
第二十四章 缭垣斜压紫云低(十四)

方才在御前的时候,两府已经安排了宿直的人选。

当韩冈与蓝元震一齐抵达今天的住宿的地方——与福宁殿只有一墙之隔的小殿——就发现王珪和薛向已经坐在里面了。

今天的政事堂是王珪宿直,而枢密院留守的便是薛向,只是不见三衙管军中应该在今天宿卫宫掖的张守约。

“玉昆。”王珪看到韩冈便立刻起身问道,“天子的情况如何了?”

“若不出意外,不久当能开口说话。”韩冈还是方才的说法,依然加上了不出意外这个前提。让王珪和薛向不得不多想深一层。

“可能康复?”王珪追问着。

韩冈默然不语,只反看回去。

王珪闭了闭眼睛,睁开后便坐下来颓然一叹。药王弟子既然也认为天子无法恢复,那么当真就没办法了。

其实王珪也自知是问得多了,过去也不是没见过中风之人,何曾有过没有后遗症的病人?以赵顼的病情,既然连话都没办法说了,再站起来的确是很难了。

蓝元震将韩冈送来后,便立刻转出去安排三人的食宿,还有服侍的人选。几位重臣贴身的仆役不能入宫来,这就必须将他们给招呼好了,半点也慢待不得。

“张太尉呢?”韩冈坐下来后,问起了今天三衙管军中当值的马军副指挥使张守约。

“张守约带着一队班直去巡视宫中了。”薛向说道。

王珪也跟着道:“今夜人心浮动,张守约去走一圈也是好的。”

韩冈点头道:“张太尉是宿将,有他巡视宫中,倒是能让人放心不少。”

知道张守约对韩冈有举荐之德的官员为数不少,两府之中全都知道此事,所以听韩冈在背地里还对张守约尊称太尉,王珪和薛向并不以为异。

当年王韶举荐,张守约也搭了一把手。据传闻说,若不是王韶抢了一步让韩冈入了文资,张守约就会荐韩冈入武班。如果韩冈走上的是那条路的话,说不定当今的大宋就多了一位将种了。

王珪投向韩冈的视线中带着些许嫉妒。此子文武兼备,医道更不用说,又精擅农工之事,好像什么都能精通。据称也就不会下棋罢了。

想起韩冈不擅下棋的传言,王珪不由得暗暗一笑,冲淡了一点阴郁的心情。记得当年的林和靖【林逋】自称百艺皆能,唯独不会担粪和下棋。过去几年,世间的一些个刻薄之人,就说韩冈要比林和靖强上一筹。不过自种痘法出来后,倒是没人再敢乱说了。

韩冈、王珪和薛向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

王珪是宰相,韩冈则是轨道的创立者。若是平常有这个机会,薛向肯定会趁机提到两句铺设铁轨的事。之前,薛向不仅跟韩冈敲定了合作的协议,也跟王珪谈妥了,并互相之间做了利益交换。就薛向而言,他本就准备三人找机会坐在一起,将整件事给敲定,但现在实在不是时候。

“又不知要拖多久了。”薛向不无恼火地想着,但又不知道该去抱怨谁。

三人都没有太多闲聊的心思,往往是某人说上一句后,过上半天才有人另接上一句。心中都是沉甸甸的,仿佛有块巨石压在头顶。

赵顼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太后垂帘已经成了定局。最多也就等两三天,一旦确认天子的身体无法恢复,那么宰辅就得率领一众朝臣请求太后垂帘听政。

王珪现在很是担心,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太后对自己可不是那么欣赏。要讨太后的好,并不是做三旨相公就能解决。

“今天晚上,还不知有多少人睡不着觉呢。”

正说着,就听见宫里报时的云板敲着二更的点,而蓝元震正好跨过门槛进门来。

蓝元震给王珪、薛向、韩冈他们安排好了食宿,便转了回来。韩冈等三人都不关心这些小事,他们宿卫宫中,也不是为了吃喝睡,无可无不可地听了蓝元震的一番禀报,便让他回去向太后和向皇后复命。

蓝元震躬身向三位重臣告辞,正当他走到门口,就要跨出门槛的时候,韩冈突然发问:“雍王此时出宫了没有?”

“小人倒没注意。”蓝元震小心地瞥了韩冈一眼,却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有什么用意。再看看王珪和薛向,两人的眼神也在陡然间变得锐利起来。停了一下想想,他最后补充道:“好像是没有。”

王珪和薛向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在对方的眼底,发现了一丝引而不发的怨怼。

还真敢做……天子还没死呢!

……

在韩冈离开后不久,赵颢便扶着高太后起身离开。

已经夜深了,总不能让高太后熬夜。而赵颢他一个,留在寝殿内也并不方便。反正既然韩冈说了无事,今夜当也不会生变。等再过两天,太后垂帘听政,那么就算是福宁殿这边有什么想法,也不用担心了。

扶着母亲登上了肩舆,赵颢陪着一同往保慈宫过去。

高太后坐在肩舆上,闭着眼睛。在光线暗淡的廊道中走了片刻,她才突然开口:“方才二哥你没有私心,很好。”

赵颢轻声道:“皇兄治国十数年,不负祖宗遗德,兵马日强,国势日盛。只为大宋计,孩儿亦愿皇兄早日康复。”

“……你能这么想就好。”高太后的声音有几分宽慰。

赵颢低下头去。是的,一切要为大宋、为赵氏着想。皇兄能康复,那当然“最好”;若不能康复呢?

既然药王弟子保赵顼无事,那么韩冈不论在与不在寝殿旁候命,他的皇兄多半也不会有何意外。既然如此,趁势稍稍在母亲面前表现一下,在赵颢看来便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虽说赵顼的病情不一定会加重,可也并不是说就不能退位的。药医不死病,赵颢并不觉得赵顼的身体还能恢复到履行天子职责的程度。

若是韩冈当真是有回天之力,让赵顼逐渐康复,那他也就认命了。若是不能,那么世上可没有一个瘫在床上的皇帝。

关键是就要讨好母亲。赵颢很清楚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更接近皇位。

韩冈的书,赵颢读过一点。也知道力学原理中有个概念叫做重心。若是重心不稳,人都站不住脚。若是抓住了重心,一个盘子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支起。这个概念其实是很有意思,按照格物致知的道理,也可以用在人事上。

当做皇帝的兄长出了意外,那么重心便落在了身为太后的母亲身上,如果能抓住这一点,自然也就找到了登上皇位的台阶。

韩冈纵然是神仙,只要他不能让赵顼恢复,那么最终能决定皇位谁属的权力,还是在太后这边。

“这时候也不便出宫了,就在娘这里住一夜。”

赵颢心头一惊,却又强自镇定:“这个……恐怕有些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夜里不方便走了,儿子在娘这里住一宿有什么关系?我倒要看看谁敢说!”

“知道了。”赵颢不再多说了。

他深知自己的母亲倔脾气上来,就是谁也劝不住。虽然住在宫中或许在外面会惹来议论,也会让福宁殿那边更加敌视,但只要顺着母亲的意,那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高太后看了低眉顺眼的儿子一眼,突地又道:“你皇兄虽然是病了,但佣哥出阁读书却不能耽搁。二哥,你看呢?”

赵颢为之愣然,却没有说不的胆子:“……娘娘说得是。”

高太后转头叫着自己的贴身内侍:“陈衍,将之前准备好的东西送去福宁殿。”

高太后给孙子的入学礼物,不过是一套笔墨纸砚,还有一本《论语》,除了因为是官造,所以十分精致外,也没有更加特别的地方。但这就是心意,让赵颢捉摸不透的心意。

虽然觉得太后的心思捉摸不透,不过雍王殿下知道怎么讨母亲的好:“孩儿其实也准备了礼物,就是不如娘娘这边的精致,现在看看就有些拿不出手了。不如娘先借孩儿两件什物,也免得佣哥儿觉得我这个叔叔不疼他。”

……

自家的姑姑和二叔走了,向皇后才松了一口气。回头对没有一同离开的小姑子道:“蜀国,夜也深了。就在宫里住一夜吧,我让人去安排。”

“多谢圣人。”蜀国公主起身,很知趣地要带着儿子告辞。

但赵佣拖着王益的手,不让他走。看着表兄弟俩感情这么好,向皇后叹了一声:“就让益哥儿陪陪六哥吧。”

有条不紊地安顿了小姑,又将儿子、女儿和外甥安排去了睡觉,向皇后这才摒开众人,留下了宋用臣单独说话:“宋用臣,韩冈跟你们说了什么?”

宋用臣立刻将韩冈的话一五一十地禀报上来,连一个字也不敢改动。

向皇后听到了韩冈提起了王安石,而且还是“尽快”,顿时头脑一阵晕眩。双手用力绞着一幅青绡汗巾,神色难看得连脸上抹的宫粉都遮掩不住。

韩冈的话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有好几种的解释。但可以肯定,绝不会是字面上的意义。

想到韩冈只在为六哥儿拖延时间的这种可能,向皇后就不寒而栗。就算寝殿内温暖如春,她也还是觉得寒意透骨。

当然,也有可能仅仅是韩冈想要推荐王安石来主导朝政,以防万一。可都到了这时候,还能抱着几分侥幸的心思?

一瞬间的恍惚和惶恐之后,向皇后勉力恢复了镇定,示意宋用臣退下,然后整个人就软弱无力地靠在交椅背上。肩头上的压力沉甸甸,她甚至不知该如何扛起。

向皇后无意去找其他嫔妃商量。皇后勉强可以插手朝事,但嫔妃则不行,她们根本插不上手。而且从私心里,向皇后也不想让自己丈夫的其他女人插手。

王安石从来都不入太后的法眼。但大宋能有如今的局面,有一半的功劳是在王安石身上。虽然王安石被安排去了金陵,可若是到了关键的时候,王安石必然是自家丈夫最为信任的臣子。并不是王珪或是韩冈能比得上的。

要让王安石复相,就是皇帝亲自发话,也不是那么容易,何况现在这样的情况?向皇后可以确定,至少。若是没能让王安石复相,反倒先得罪了当今的相公,那可就是最糟的结果了。

一名内侍在外通报了之后走了进来,一听说赵颢被留在保慈宫中,向皇后脸色更加难看。

但陈衍很快就带着太后和赵颢给赵佣的开蒙礼物来了,一时间,向皇后又变得满头雾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