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二卷 六二之卷——河湟开边
第一十六章 绮罗传香度良辰(中)

一只坚定有力的大手扶在背上,掌心的热力,透过薄薄的纱衣传到肌肤上,严素心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上都烧了起来,殷红如血。身子都发了僵,不敢有什么动作,反应青涩无比。

看着她双眼都闭得紧紧的羞涩样儿,韩冈怦然心动。手上微一用力,把她快要栽倒的身子,托回绣墩上坐好。再抓住圆润细腻的手腕,将她扯了过来。

温香软玉入怀,便带来一阵幽幽淡淡的兰麝甜香。市面中的香粉本是俗味,但混上少女自身携来的体香,却一转变得如春日百花丛中的芬芳,让人为之迷醉。

韩冈坐着,严素心被拉过来时却顺势站起。晕晕的灯光照不透穿在身上的薄纱凉衫,玲珑浮凸的胸房因为主人的紧张而急促起伏,就在韩冈的正前方勾住了他的双眼。

严素心身材高挑修长,只比身高六尺的韩冈矮了半个头去,相比起她的高挑身材,少女的胸口就显得有些单薄,不过如果对比起纤细的腰肢,这一点点缺憾就立刻让人忽视掉了。

视线向下,韩冈张开双手将少女的腰肢环住。被宽宽的腰带勒住的腰身,大约只有一尺六七。前面看的时候,韩冈已经觉得严素心的小腰宛如柔柳一般纤细,当亲手摸到的时候,便发觉当真是盈盈可握,双手一圈,露在外面的腰身就只剩几寸。但严素心的窈窕并不是那等如干柴般的瘦削,反而不失丰腴,韩冈手指过处,都是充满弹力的触感。

被韩冈摩挲着腰间最敏感的位置,少女的身子不安地扭动着,紧咬着下唇,忍耐着腰间传来的一阵阵的瘙痒,等待着他的进一步的动作。不过韩冈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严素心能感觉到正在作怪的双手也离开了腰间。

“官人?”她诧异地睁开眼,吐气如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灯火下有些迷蒙的感觉。

韩冈却在低头嗅着自己的外袍,一股浓浓的汗味冲着鼻子,还有着一股子酒味。原本不觉得,但闻过严素心身上的幽香后,再闻回自己,就觉得有些难以忍耐。

“还是先洗个澡再说。”韩冈站了起来,上下看了看严素心,调笑道:“要不要一起洗。”

“奴……奴家先去准备水。”被韩冈带着欲望的双眼灼着肌肤,严素心又有些胆怯了,急急地说了一句,忙跑了出去。

其实韩冈看得出严素心身上穿的衣服跟早间时已经完全不同,衣服都换了,澡也肯定洗过。褙子、凉衫皆已不同,方才从领口看进去,还能看见里面的桃红色肚兜也是新添的,早间可只有一件在俯仰间春光频露的小衣。为了今天晚上的事,她已经做了不少准备。

韩冈慢悠悠地跟着往浴室过去。这么热的天,汗一刻不停的出,他恨不得一天洗三次澡。何况在办事之前,先一步沐浴净身也是应有的礼节。

韩家的浴室就建在厨房边上,或者说就是厨房隔出来的一个一丈见方的小房间,里面放着浴桶等洗浴用具。如韩冈家这样的浴室,殷实人家都会在家里造一个。而普通人家也有在家洗的,如果嫌在家中弄得麻烦,街上也有几家大型的浴室——汉人好洁,尤其是到了夏天,基本上就是像韩冈这样天天洗澡。这一点,就与蕃人不同。

浴室长宽皆是一丈,地面、墙面都是前些日子,韩冈让人用土制水泥抹过,干净平整。一扇宽大的屏风当中拦着,杉木大浴桶就放在屏风之后,几面小凳,一张小几堆在一角,都是用着秦岭里砍下来的杉木打造。

严素心正在厨房中烧热水,用厨房里的大锅烧热水很容易,韩冈照样喜欢像着冬春时节那样泡澡,只是少放点热水,多放些冷水而已。不过在泡澡之前,他先用着冷水冲凉。脱了衣服,站在浴室一角,用手拉了拉一根垂下来细绳,几十缕水线就从头上浇了下来。

就在浴室顶上牢牢钉着个水箱,水箱侧面最下方有个出水口,通过一根线连着的开关控制出水口启闭。这个技术难度并不高,放在钟鼓楼上用来测量时间的更漏,还有上元花灯常见的流水灯山,都是用着同样的原理。韩冈只不过在出水口处,结了根铜皮打造的水管,并安上了同样是红铜敲打成的莲蓬头。接缝处都用熔铅堵上了,一点水也不漏。

这是韩冈费心让秦州城里的高手工匠弄出来的淋浴设备,在不可能造出锅炉的情况下,已经是只有一点工学常识的他所能做到的极限。虽然看着粗陋,但使用起来效果却不错。蓄水的水箱是半敞着口,通过旁边钉着的一只木滑轮,可以把装满水的水桶拉上去。水箱上,还有一根伸出来的横档,能让提上去的水桶自动倾斜,将桶里的水倒进水箱。一切站在地面上就可以控制,不论是冷水淋浴,还是热水淋浴都很方便。

不过这种淋浴装置不好调节出水量,水箱里的水一次最多供一两人使用,真要算起来,只有富贵人家才用得起。到现在,韩冈想给伤病营用的大型淋浴装置,依然是水中月,雾中花。

韩冈这边冲着身子,严素心已经提了大半桶热水进来。哗啦一声响,大半桶热水被倒进浴桶中,浴室中顿时雾气弥漫。韩冈回来后就要洗澡,早已是习惯,浴桶中的冷水都已经放好,兑进热水就行。

冲掉了汗水的韩冈关了淋浴,直接坐进了浴桶中。温热的水漫了上来,浸泡着全身,舒缓着他一天的劳累。在夏天泡热水澡,真要习惯了,其实比冲凉还要舒服。

韩冈头仰靠着浴桶边缘,闭着眼睛。黑暗中,能听到屏风对面传来的细细碎碎的脱衣声。应该是解开衣带,紧接着木屐声响起,幽幽的兰麝香又传入鼻中。

韩冈睁开眼睛。此时的严素心,已经将外面的褙子和褶裙都脱了去,只留了下面的一件藕色罗衫和薄纱亵裤。罗衫袖口用条丝带束好,罗袜和绣鞋也一并脱了,白生生的小脚套在一对木屐上,夺夺地绕过屏风从外间走了过来。

严素心的高挑身材,有一多半是缘于修长笔直的双腿,穿着褶裙时尚不觉得,但现在只套了一条薄纱亵裤,骄人的身姿便展露无遗,让韩冈看得两眼放光。浴室中,只点着一盏油灯,还有从隔壁厨房、尚留着一点火头的炉灶处,投过来微微红光。但这朦朦胧胧的光晕,却给她染上了一层神秘的美。

过去韩冈洗澡,严素心和韩云娘都帮忙擦洗过,这装束也是平常。习惯了后,双方都自然得很。韩冈洗澡时事情想得多,浪费许多良辰美景。不过今天,两人都是有心。在韩冈肆无忌惮的目光下,严素心的动作变得很僵硬,拿着丝瓜囊子的手越来越没了气力。最后嘤咛一声,手脚酸软,再也擦不下去。

一位美人在耳畔娇喘吁吁,韩冈欲火烧得更加猛烈。他行事直接,从水中站起身,一把搂了过来。一手将她小巧可爱的下巴强抬起,就低头直接亲了下去。少女的唇瓣柔嫩,如水一般。但韩冈心火正盛,并不满足于四唇触碰,舌头撬开牙关,直接探了进去。

怀中少女的应对依然生涩,当韩冈舌头进去的时候,迷离的双眼顿时惊得瞪大,浑身剧震,原本扶着韩冈肩头的双手,也用力推拒起来。可韩冈的双臂如铁铸一般,纹丝不动,让人窒息的长吻让严素心的挣扎越来越弱,手脚软软的,很快就瘫了下去。

韩冈的嘴离开了甜美的朱唇,从圆润的耳珠开始,一路向下,一寸寸地吻下去,从脖颈,到肩头,一直吻到细致的锁骨上。

严素心努力地想保持着一丝清醒,但仍被韩冈这名老手弄得昏昏沉沉。隐隐地感觉着一只大手从衣襟中探了进去,隔着肚兜,揉捏着自己的胸口。

另一只大手在摩挲着大腿,被水湿透了的亵裤仿佛成了第二层皮肤,直接将掌心处的滚热传入她心底。那只手越来越放纵,从大腿摸索到臀上,火热的感觉也从腿上渐渐上移,一点点地又探到了腰间。

极度的刺激,弄得严素心全身紧张,仰着脖子直哆嗦。忽而她惊醒了过来,用力抓住韩冈正在解开亵裤裤带的手,哀求道:“官人,不要在这里!”

盈盈眼波中,尽是祈求,韩冈也不想在这里草率行事,被阻止了,就不再继续。

他一步跨出浴桶,拿着挂在屏风上的手巾擦着身上的水珠。

“官人,不洗了吗?”严素心疑惑地问着。她背靠着墙,湿透的胸口透着底下的桃红色小衣,勉强站直了发软的修长双腿。

“已经洗好了!”韩冈几下擦干了水,套上了一件外袍。将自己和严素心的衣服一块儿拿了,返身就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向外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