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一卷 初六之卷——塞上枕戈
第三十八章 逆旅徐行雪未休(四)

刘仲武心情不好,虽然乍眼看上去只是脸色比平时冷一点,但他从坐到桌边便没有说过一句话,只顾闷头吃喝。而韩冈正在想着事情,一时也忘了缓和几句。

韩刘两人都不说话,桌上的气氛便僵住了。路明左看看右看看,呵呵干笑了两声,还是提起了方才的话题:“还记得方才的那位章老员外?”

刘仲武闷着头不搭话,韩冈则放下筷子,抬眼问道:“他怎么了?”

路明靠前了一点,压低声音,“方才当着面没记起来,但后来走时听到他说有个儿子在京中任官,那就不会错了。”

看路明故作神秘的表情,韩冈念头只一转,心中便是雪亮:“难道他的儿子官位很高不成?”

路明微微一笑:“官人可是猜错了,官位高的不是他儿子,而是他的族兄!”

“谁?”刘仲武终于停住了筷子,抬起头来,开口问着。

路明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对韩冈道:“韩官人肯定知道。”

韩冈眨了眨眼睛,心底透亮,这是路明在帮忙缓和气氛。

“果然还是有点用处。”韩冈想着。而他所知道的出身福建的章姓高官只有一人,“莫不是章文简章郇公?”

郇国公章得象,是仁宗朝的宰相,谥号文简,死了都二十年了,但除他之外,韩冈也记不起还有那个福建的章姓高官。

路明点头:“正是章文简!”

“他死了有二十年了吧?”韩冈问着,“他的高官厚禄怎么可能留到现在。”人走茶凉。章得象死了二十年,就算是亲儿子,怕也是在家祭时才记得供碗黄米饭。

路明皱着眉头心算了一阵,最后点头道:“章文简过世是在庆历八年,到今年是二十三年了。”

刘仲武听了,又低下头去,专心致志地吃菜。

韩冈瞥了他一眼,笑意藏在心中,问道:“既然章俞是章文简的族弟,那他就是嘉祐二年丁酉科状元章子平的族叔祖喽?”

“自然!”路明话一出口,刘仲武的筷子便变慢了。状元郎啊,天下第一的状元郎,日后要做翰林、宰相的状元郎,竟然是已经死掉的章得象的子侄。

这世界真小。韩冈暗地里想着,而口中则继续问道:“同族虽然算是戚里,但一表三千里,而这同族也不一定多亲近。章老员外貌似并没有官位在身,不然也不会提到他的儿子。不知他的儿子又是谁人?”

“章!惇!”路明一字一顿,“章惇章子厚,名气大得很呐。嘉祐二年,他与章子平一起应考。到头来,侄儿中了状元,自己则只中了进士。他觉得丢脸,便弃了敇书,重新在下一科又考了个进士出来。”

路明的声音中,有着愤怒、嫉妒还有淡淡的羡慕,韩冈听得很清楚。对一个久考不中的免解举人来说,如章惇这般想考进士就能考上进士的才子,自然是羡慕嫉妒的对象……

“不,不是嫉妒!”韩冈玩味看着路明的神色变幻,“是憎恨!就是憎恨!……数十年不第积累下来的怨气不浅啊……”

“你们可知这章惇是什么样的人?”路明说着,他的神色又变了。脸上的恨意收起,转而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韩冈觉得难以形容,只觉得有些像是王舜臣去了惠民桥后的第二天,与赵隆、杨英一起讨论功架、深浅时,才会露出来的那种神情。

“什么样的人?”刘仲武顺着话头问着。

“出了名的有才无德的人!”路明言辞无忌,说得口沫横飞,“章惇其人无德无行。当年他到京师求学,借助在章郇公家里。没几天,便偷了章郇公的小妾。被人发现后,他从郇公宅邸里翻墙出来,又误踩伤了一老妪,闹出了一笔大官司。这位章子厚,才学尽有,就是德行与其父一般无二。”

韩冈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不知为什么,他突然间心里有些不舒服。

路明说到这里嘴干了,也不继续说下去,拿起酒杯,自己给自己倒酒。

刘仲武其实对路明说的八卦很有兴趣,可是脸皮挂不下来,不好追问。转头看看韩冈,却是在拿着筷子一根根地拈着碟子里的豆芽。犹豫了半天,他终于奈不下性子,自己追问着:“章老员外到底做了什么?”

“他偷了他岳母!”路明笑得淫荡无比,“章惇其实就是章俞和他岳母生的孽种,据说生下来本是要溺死的,只不过运气好逃了一命。后来送给章夫人去养,也不知这算是儿子呢,还是兄弟!”

韩冈的筷子也停了,这等事真不知怎么传出来的……阴私八卦果然都是最容易传播。

“无德无耻,这几个字便是为章子厚他父子贴身打造,量体裁衣。”路明正在兴头上,原本压得很低的声音一下大了许多。

“明德兄,请慎言!”韩冈见路明越说越过火,立刻喝了一声,心头的不快也越来越重,同时也担心着,他正等着的人这时候会突然走进来。

只是韩冈的话出口迟了一步。邻桌的那位背着身坐的汉子突然间狠狠地一拍桌子,叮铃桄榔的碗碟响声中,他跳将起来,转过身,大步跨前,蒲扇般的大手一伸,将满脸兴奋的路明一把揪起。

这是个大约二十上下的年轻人,高大雄壮的身材,却透着文翰之气,同时拥有的文秀和英武两种特质,在他身上融合得极好。只是年轻人的斯文秀气已被熊熊怒火取代,只见头一低,压着比他矮半个头的路明,眼对着眼,鼻子贴着鼻子,恶狠狠质问道:“你敢说横渠先生无德无耻?!”

“原来如此!”

韩冈顿时恍然。难怪路明一提到章子厚,自己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原来是跟他老师的姓、字同音!不过张载表字子厚,是出自于“厚德载物”一词,而章惇表字子厚,便是单纯的惇厚【惇是敦的异体字】而已,正如章状元衡,他字子平,也是取了平衡的意思。

此时人的名字,都是有着联系。刘仲武的子文,是文武兼备之意;路明的明德,出自于论语中的“明明德”;而韩冈他本人,名字则是取自“玉出昆冈”一句。

路明冷不丁被揪了起来,还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一对闪烁着杀机、燃烧着火焰的眼睛便出现在眼前两寸。一双大手,如铁钳般将路明的衣领扯紧,把他勒得几乎喘不过气。

“这是怎么了?横渠先生?谁说他了!”路明缺氧的头脑转动不灵,话也说不出来。极近的距离上,盯上来的一对眼睛,恐怖处堪比虎狼。吓得他浑身无力,身子软软地向下坠去。

刘仲武这时站起身,不过听着这汉子是为横渠先生出头,便没出手帮路明一把,而是将视线转到韩冈身上。

韩冈也站了起来:“这位兄台,我这位同伴虽然口无遮拦,但说得绝不是横渠先生,是另外一人,姓同音而异形,立早之章,而非弓长之章。否则在下也不会容许他……他说下去……”韩冈的声音突然慢了下来。外罩儒士襕衫,却有着一副武将的骨架,相貌英挺中带着斯文的英俊青年,让他觉得很眼熟。他盯着年轻人仔细看了半天,有些迟疑地问道:“可是种彝叔?”

听着韩冈解释,说得并不是张横渠,情知是误会,种建中便已经讪讪地放下手来。却又听见他说出自己的表字,立刻闻声转头。他瞅着韩冈,也觉得眼熟,在张载门下经常见的,就是名字一时间叫不出来。他的嘴张张合合,半天后才一脸惊喜地叫道:“真是难得!当真久违了!”

种建中话里的尴尬,韩冈哪能听不出来,当即为之失笑:“彝叔你真的记得我的名字吗?”

种建中哈哈哈地干笑了几声,他要是能记得就不会那么尴尬了,直言道:“不瞒兄台……委实不记得了。”

韩冈微笑着自我介绍:“姓韩名冈,草字玉昆的便是。”

种建中眼睛一亮,以手加额,得韩冈提醒,他终于想了起来:“啊,是去年年初射柳时,得了第三的。”

“不如彝叔独占鳌头。”韩冈微笑而答。

韩冈洒脱直率的谈吐让种建中大生好感。如关西快刀般挺秀的双眉,配上一对渊深难测的眸子,浅淡的笑容中浸透着的自信,则让种建中心下纳罕,如此人物在身边两年,自家怎会没留在心上?正想着,身边突然多了一人,却是方才同坐在桌边的自家叔伯兄弟种朴。

“十七哥?怎么了?”种建中奇怪地问道。

“在下种朴,见过韩兄。”有着同一个祖父,种朴的相貌与种建中很几分相似,只是少了些斯文,而黝黑的皮肤也让他多了点狂野,他在韩冈面前行礼:“王大前些日子来信,里面说了不少关于韩兄的事情,没口子地称赞。种朴本是不信,但现在一见,却果然并无一句虚言。”

种建中问着:“王大可是一直跟在十七哥你身边的那个王舜臣?”

种朴点了点头,看着韩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