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焚天大阵

雷谷的人商定好作战计划之后,就开始了封闭修炼。

他们不但要养精蓄锐,还要推演战斗经过,并且做出针对性很强的模拟训练。

三天之后的夜里,他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因为这是一次很关键的战斗,雷谷极其同盟一共去了十六名真人,还带了一千的司修。

玄女宫终究还是知道了此事——杜晶晶在这里,参加战斗刷经验,只是她的第二任务,第一任务则是保证双方的沟通效率。

玄女宫对这一仗,也较为重视,玄后甚至将丁经主派了过来,同行的还有五十道兵。

五十道兵听着数量不多,但也是相当强的战力了,须知玄后这真君从玄女宫来到西疆,也仅仅带了五百道兵。

雷谷及其盟友离开之后,诊所就失去了跟他们的联系,这个是必须的,就像地球界打仗,要有无线电静默一样,否则己方之间的联系,很容易被敌方发现。

然而一天之后的凌晨,卯正时分,正在查夜的李永生,猛地感觉一阵心悸。

“糟糕,”他低声嘟囔一句,“这是出事了?”

就在这时,一股神念降临,是呼延书生,他带来了一个很郁闷的消息:雷谷联军遇伏!

好消息是,雷谷联军还是潜入了铁骨碌军的大营。

潜入的人一共有二十名,十三名真人和七名司修,他们成功地破坏掉了祭坛。

非常遗憾的是,就在他们打算动手破坏的时候,被新月人发现了,大家实在舍不得即将到手的功劳,硬着头皮对祭坛动手。

然而,这个祭坛的防御极为坚固,众人稍微多费了一点点时间,才将它破坏掉。

当然,大家都意识到了,这时候多用一点点的时间,意味着会陷入怎样的麻烦中,所以一旦将祭坛破坏掉,众人头也不回地四散逃跑。

说是四散逃跑,其实还是有迹可循的,此刻的分散,不过是让追兵难以选择罢了。

逃出百里之后,众人又重新聚集了起来,并且汇合了藏在暗处的一千名司修。

这样的阵容组合,就算不远处的铁骨碌军倾巢而出,大家也不认为有多大问题——军营的难战,是因为军营里各种阵法、陷阱之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己方肯定不能选择在敌人的主场作战。

若是野外浪战,这十七名真人加上一千司修,再加上五十道兵,还真不惧三万新月军队,哪怕那是铁骨碌军。

雷谷联盟这些人的汇合,倒是没有费了什么周折,然后马上再继续撤离。

然而,就当大家撤离了还不到两里地的时候,周围猛地陷入了一片昏暗中。

丁青瑶和公孙未明的反应很快,想也不想就发出了“遇袭”的警讯,同时打出了示警焰火。

事实上,丁经主都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样的埋伏——真神教的焚天大阵。

真神教不是一个注重阵法的教派——从来都不是,不管新教还是旧教。

他们似乎更看重战士的勇敢,更看重战场上的杀伐配合——虽然真神教战士的勇敢,多是体现在对待弱小势力的态度上,对待大势力,他们更多时候是跪舔,不过他们依然认为自己很勇敢。

至于别人怎么看,他们也不在意。

然而,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不擅长使用阵法的教派,焚天大阵在真神教里的名头却是极大,这不是单纯的战阵,而是一个需要阵基配合,并且要提前刻画的阵势。

这个阵势涵盖的范围很大,使用的是真神教最得意的神火——就是让呼延书生痛苦了二十多年的教火,如果操控阵法的人足够多的话,甚至可以将真君困住并杀死。

哪怕困住真君的大阵,外面只是一帮司修或者真人在驱使。

发现大阵的根脚之后,丁青瑶大喝一声,“是焚天大阵……道兵掩护,全力破阵!”

这个阵法想要从里往外破,只能强行突破,一般来说,希望是非常渺茫的,因为大阵一旦发动,教火会很快充盈整个大阵,陷身阵中,就仿佛陷入火海一般。

教火是对人体有害的——这基本上是废话,不过沉得下心的话,抵挡一阵也不是多难的事,最令人痛苦的是,一旦陷身火海,人的感知都会被封闭。

一如中土的幻阵,陷入阵中,别说方向感了,就连队友都找不到。

就算真君陷入此阵,六识也会受到影响,端的厉害。

所幸的是,丁经主带来的五十道兵是玄女宫的,本身修的就是丙丁火,一定程度上,能抵挡得住真神教的神火——火与火的属性不同,也未必就能相容。

正是因为如此,焚天大阵的教火,没有第一时间充满整个大阵——这么大的大阵,发动到威力最大,需要一个过程,而借着这个机会,五十道兵的道器齐出,撑起一个圆弧形的护罩。

护罩之中,丁青瑶掣出了她的经主令旗,此物用在这里,作用不是特别大,焚天大阵或许焚不了天,但是磨死一个真君毫无问题。

然而,她的经主令旗虽然效果差点,但是对于道兵,有很好的加持作用。

这也是道宫的可怕之处,他们拿出什么东西来,都是成套的,讲究系统化——完整的传承,就是有这种好处。

有道兵稳住了阵脚,陷入阵中的人,起码没有丧失了感知能力,十六名真人和千名司修相互之间还能看得见。

当然,这仅仅也是能在一片血色中,模糊看到队友的身形,不过对于公孙未明、丁青瑶一行人,也足够了,他们可以对阵法发起攻击。

事实上,丁经主对这焚天大阵颇有研究——她对阵法也不是很精通,但是真神教拿得出手的阵法,就那么几种,卫国战争中,玄女宫也吃了不少亏,必然会琢磨破解之术。

其实对大部分阵法来说,如果不是遇到特别高明的阵法师的话,破解手段一般只有一种——强行破解。

丁青瑶也只会这一种,不过好消息是,终究是研究了这么多年,她对焚天大阵的弱点也略知一二——这种大阵蛮横且严密,教火难以抵挡不说,还是挤压式的进攻。

对于这种进攻,最佳的暴力破解手段,就是多点同时突破。

当然,仅仅是多点同时攻击,那还不是很够,最好能有个有效的攻击方案。

丁青瑶有方案,在她的指点下,八个百人队,在真人的带领下,攻击着八个点,又有五名真人,合力攻击着另一个点。

攻击点不是越多越好,九为数之极,九个点也就是攻击力度最大,且效率最高的,超过这个数字的话,阵中修者发出的攻击,会相互抵消一部分。

她的应对毫无问题,可谓是可圈可点,而且这八百多名修者配合起来,对阵法的攻击力,比真君还要强大,哪怕这些人都不能近身攻击,只能采取远攻。

然而,在一轮攻击之后,丁青瑶的脸就黑了下来,“这是能困住真君的威力……外面到底有多少新月国邪修?”

这一拨攻击,让她感觉到了,己方这些人,怕是很难打破这个阵法,对方的准备很充分。

一名上党杨家的真人闻言,高声叫了起来,“坏了,我没来得及告知自家真君!”

这是正常的,真君这种存在,哪怕是自家族人,也不好轻易打扰,此前他说要告知真君,却是被李永生否了,当然就不怎么上心这件事。

“没啥必要,”令狐家一名真人冷哼一声,“丁经主和未明准证已经将消息传了出去,有三名真君知情,消息怎么也传得出去。”

令狐家也是可以媲美丁家和公孙家的强势隐世家族,眼见跟自己家齐名的杨家进退失据,心中难免生出些轻视之心:堂堂上党杨家,竟然衰败若斯?

“别说了!”公孙未明气得一跺脚,大喊一声,“这尼玛丢人败兴的,被人包饺子了。”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真的不愿意三长老来接应。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丁青瑶出声了,“接应不接应的,暂时不用考虑,先全力攻击,争取破阵。”

“破阵?”公孙未明疑惑地重复一遍,“丁经主,你认为咱们破得开这个阵?”

这话真的是很扰乱军心,然而,这也是修者队伍和军队的最大区别,搁在军中,只是凭这个问题,公孙未明就有掉脑袋的危险——如此破坏军心,你意欲何为?

但是在修者队伍里,这就不是多大的事情,尤其是对于游侠儿来说,拼命无所谓,脑袋掉了也不过就是个碗大的疤,好像谁怕似的。

可是你若蒙哄我,不尊重我的知情权,甚至是侮辱我的智商,那咱俩就没完!

所以,丁经主也没着恼,她太明白公孙未明是个什么货色了,所以她很干脆地回答,“破阵很难,这是能困死真君的威力,不过,有我玄女宫道兵的支持,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牛掰,只听这个回答,就可以断定,玄女宫经主的心机,绝对不简单。

“也是,”令狐家一名真人发话,“不管能不能攻破大阵,咱们不能转为防御,否则攻守易位,局面就不好控制了。”

“没错,”元真人大吼一声,“真君旦夕即至,咱们缩着头挨打,也太不成体统了……万一真君不便出手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