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大打出手

李永生一摆手,其他人齐齐地扑了上去,甚至连丁青瑶都不例外。

埋伏的军人们,真的是训练有素,组成的军阵威力也大,要不说襄王军队的战力是诸反王第一,那真是没得说,不要说郑王那种儿戏一般的军队,就是荆王的军队也没得比。

在诸多真人和司修的攻击之下,他们竟然能有板有眼地抵抗,一时间竟然不见混乱。

然而,终究是战力就在那里摆着,对方只有区区的三名真人,其中两个还是初阶,再怎么稳得住,士兵数量也是在迅速地减少着。

李永生没有动手,他觉得,这点区区的军队想要留下己方的人,似乎有点太托大了,所以他在战场一侧,小心地四下戒备着。

果不其然,也就是半盏茶的时间,远处又冲来三名真人,一名高阶两名初阶。

真人身后是一支马队,也有百人之多,疯狂地冲了过来。

原来,襄王府的军队背靠大山,分出了两个方向戒备和埋伏,李永生他们撞到了其中的一支,并且喊破了他们的埋伏,否则的话,这隐藏的起来的军队一旦发动,并不比马队好对付。

李永生见状冷笑一声,劈手一道黑光打了过去,晋阶高阶真人之后,他就可以勉力发出“无生神雷”的神通了。

无生神雷根本不是这个位面该有的东西,一招击出,直接夺人心魄,若不是李永生才是高阶真人,只这一击,就可以令高阶真人魂飞魄散。

这个东西对待军阵的效果差一点,但也仅仅是差一点,冲在最前方的军士觉得此物古怪,六匹马组成一个六合阵,手中大枪一举,在空中幻化出一个硕大的白色圆环,迎了上来。

这种六合阵运转如意,可攻可守,在军阵里也是难度系数相当大的,一般人根本掌握不了。

不过这圆环跟黑光正面一撞,圆环顿时消散,而六名军士的身子齐齐一震,有五个人竟然从马上掉了下来。剩下的那位也是趴在马上,人事不省。

三名真人看得睚眦欲裂,齐齐一声喊,组成了一个三才阵,直奔李永生而来,“贼子休走,纳命来!”

就在这时,血魔的身子一晃,很诡异地出现在那六名军士身边,也没见她做什么,地上五名军士的身体,就化为了两段。

这六名军士是马队中的精英,直接杀掉最好,可以有效地降低对方军阵的效果。

血奴将这一点也看得很清楚,它出手之后,身子一闪,又去对付刚才它的对手去了,竟然没有什么拖延。

若是单论身法的诡异,在玄青位面,果然没有人能跟血奴相比肩。

三名真人围住了李永生,他也不着急,一招“梅花三弄”斩了出去,直取三人。

这样一来,他就被这三才阵拖住了,而马队直接对战场发起了冲击。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们来得稍微晚了一点,第一波埋伏的军人,已经被斩杀掉了三成,李永生这一方已经有不少人腾出了手,在马队涌入的时候,真人们纷纷飞起来作战。

一旦飞起来,马队能产生的冲击力,就被大幅弱化了,正经是马上的骑兵,要小心空中飞来飞去的这些存在。

李永生对战三人,哪怕对方组成了三才阵,对他的影响也是极小的。

不过同时,他想要拿下对方,也不是很容易的。

缠斗一阵,他终于找到机会,将对面的一名初阶真人击伤,才有时机观察战场。

经过一阵的搏杀,赶来的骑兵数量也在急剧地减少,曾经一度稳住的场面,有再次失控的可能。

对方的高阶真人见状,赶忙高声大叫,“精血狼烟,快用精血狼烟。”

精血狼烟不但可以透支体力,激发战力,还更有示警的效果。

“狼烟也没用,”李永生长笑一声,“我就奇怪了,区区两百士兵加上六个真人,就以为可以对付得了我们?这么幼稚的想法,是谁给你灌输的?”

他的想法,还真的不对,事实上,襄王一方对雷谷的估计,已经相当高了,六名真人加上两百余名敢战之士,就算面对十几名真人,也拿得下来——起码有信心打成平手。

他们认为,李永生就算进入海岱,也不可能带太多的人,有这样的准备足够了。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他们料对了对方来的人数少,却没有料到,埋伏的士兵被人发现了。

一旦失去了偷袭的突然性,就不好缠住对方了。

等骑兵们赶过来的时候,形势非常危急,在这种时候,十个头领中的六个,想要逞强接下李永生的一招,却没想到对方这一招威力如此巨大,直接放倒了他们。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想缠住对方,就相当困难了,更别说拿下对手。

若是没有这些意外,这一仗会打成什么样,还不好说。

高阶真人听到李永生如此说,脸涨得通红,大吼一声,“你们还在等什么?”

现在战场上还在作战的襄王府士兵,也就一百三十余人,在下风头中苦苦抵挡。

闻听这一声,起码最少二十多人马上崩毁自己的肢体,一道道精气狼烟直冲云霄。

这些人里,有崩毁自己手臂的,也有崩毁小腿的,更有很多人是崩毁了耳朵之类的部位。

紧接着,又有人渐次崩毁自己的肉体,战场正是热血男儿挥洒豪气的地方,受到别人的感染,血气一上头,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们目前是处于下风了,再不玩命,就没命可玩了。

一道道血气冲天而起,战局虽然看似稳住了,但是很明显,透支精血只能顶用一时,若是没有救兵赶来,落败是迟早的事。

附近有襄王府的援兵吗?抱歉,还真的没有!

他们为了做这个局,将周遭的军队都调开了,就是担心别人不肯踩这个陷阱。

这时候发出精血狼烟,最近能赶来的军队,也是驻扎在九十余里之外县城里的城卫军,不过这里的城卫军,没有郑王府的城卫军那么多,一个县城也就五百人。

这五百人,起码要留三百守县城,以防是敌人的诡计。

剩下两百人赶过来,够干什么的?城卫军主要是负责治安和守城,根本不擅长野战,更别说跟这两百名百里挑一的精兵相比了。

事实上,为了防止走漏消息,他们根本就没跟城卫军做约定,而且他们认为,若是真打不过对方的话,多来五百城卫军也意义不大。

只听得“嗵”的一声大响,紫嫣都厨硬生生击开一个七星杀阵,为杀阵加持灵气的书生真人更是“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公孙未明见状也急了,围着他的是二十一个士兵,三才阵里套着七杀阵。

原本他是想着拖死对手,见到紫嫣准证建功,他大吼一声,手中长枪狠狠地一扫,直接将一个七杀阵击溃,两名士兵口吐鲜血,眼见不得活了。

不过未明准证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一闪而过,这一击可是耗费了他不少灵气,虽然没有受伤,可是想要赢得漂亮,还是得付出点真东西。

丁青瑶也不淡定了,抖手一道白芒打出,将面前的一名司修打成了一团齑粉——一道白烟过后,落下了一些粉尘,一个大活人竟然就那么没了。

就在此刻,远处有人大喊一声,“住手,要不休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李永生这一方的人,全是一些骄兵悍将,哪里会将什么不客气的威胁放在心上?

他们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

倒是襄王府的军队很想罢手了,可是对方不罢手,他们此刻停手,不是等着挨宰吗?

于是有人惊呼一声,“是松峰观……是松峰观的道长们到了。”

破空声响起,四条人影从远处电射而来,打头的是一名童颜巨乳……错了,童颜鹤发的老道长。

老道长年纪虽然不小,气色却是极好,他大喝一声,“谁再不停手,我们就揍他!”

“呀哈,”紫嫣都厨火了,抬手一掌,直接将面前一名司修打成一团肉泥,“揍我?就凭你个老杂毛,有胆子揍我这玄女宫的三都?”

她的话刚说完,襄王府的高阶真人身子一侧,脱离开跟李永生的接触,但还是没有躲过对方如影随形的一刀,左臂顿时脱离了他的左肩。

他强忍疼痛,大喊一声,“张主持,玄女宫公然阻拦我们捉拿反贼,而且就在你家松峰观门口!”

“玄女宫的道友,你们还是住手的好,”白发苍苍的老道长大喝一声,“身为上宫中人,不知道避讳禁忌,这是又要挑起官府和道门的大战吗?”

“大战?真是可笑,”丁青瑶避开两人的攻击,身子一晃,轻巧地飘出战圈,动作异常潇洒,“谁告诉你,责任是在我们呢?”

别说,她在很久以前,虽然比较粗暴地对待过李永生,但是平心而论,她的脾气比紫嫣都厨好了不止一点半点,像现在就是了——在需要说理的时候,她会先说理。

只有这番气度,才当得起玄女宫的经主,修道之人多是我行我素之辈,但对于外界,终究是要讲个形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