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千零一十章 伏兵

按规矩,玄女宫进入海岱地界,是要向青龙庙打招呼的——真人以下问题不大,但是真人进出的话,不打招呼就有点失礼了。

当初四大真人南下,搜寻永馨的下落,也是要跟玄女宫打招呼的,结果被玄女宫禁止了。

不过紫嫣都厨不介意这些,他们此来是为雷谷报仇的,这种事,不管青龙庙答应不答应,她们都做定了,当然就无所谓那些规矩了。

正经是打了招呼,青龙庙可能会出面阻止,那才叫没意思。

李永生正在沉吟中,猛然间,大家就见到,另一方向的山脚下,升起了一团示警焰火。

紫嫣都厨忍不住一愣,神色也为之一变,“糟糕,这是被发现了?”

“不是,”有人在一边接话,却是很少说话的杜晶晶,她面色惨白,一脸的惊骇,“这是……我曲阿杜家的求助焰火。”

“咦?”紫嫣都厨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小杜你入了道宫,还是忘不了红尘?”

她接触杜晶晶机会少,并不知道她是那种不太合格的弟子。

风真人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她很好的控制住了——其实她也是出身杜家的。

杜晶晶虽然愿意照顾家族,但是当着三都之一的都厨,哪里敢再争辩?

所以她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李永生。

李永生错愕了一下,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先去那里看看,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反正松峰观就在那里,也不会长腿跑掉。”

紫嫣都厨讶然地看他一眼,“倒是看不出来,李大师竟然也是性情中人。”

李永生不以为意地发话,“顺手的事情,做也就做了,跟性情中人没什么关系。”

杜晶晶可是无心说这些,她看一眼李永生,“李大师,我能先赶过去吗?”

“好了,”风真人皱着眉头出声了,“不到二十里地,也不差这几息时间……晶晶真人,都厨面前不得失态。”

宫中弟子心系红尘,本身就是道宫禁止的,现在李永生肯去救人,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你还要先行赶去,真的不拿紫嫣准证当回事吗?

杜晶晶的心里,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能狠狠地一咬牙,不再说话。

李永生运起神识,尽力向前方扫去,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咦,没有打斗?”

丁青瑶、紫嫣和公孙未明的神识都不错,但是他们真的没想到,李永生竟然敢肆无忌惮地发出神识探查——你就不怕万一撞上真君的神识?

“没有打斗?”杜晶晶这下急了,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身子笔直地向前蹿去,嘴里还在大喊,“我去给你们探探路。”

“等一下,”李永生身子一晃,就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

“这俩……”紫嫣准证顿时愕然,她无奈地摇摇头,冲着公孙未明苦笑一声,“都是急性子啊,怪不得相处甚得。”

她身边是丁青瑶,但是紫嫣都厨和丁经主的关系,真的很一般,正经是她愿意跟公孙家的子弟多聊一聊闲话——自打见到公孙不器的那一刻起,她就沦陷了。

公孙未明摇摇头,正色回答,“紫嫣准证这么说,可就有点冤枉李大师了,他可从来不是个鲁莽的人。”

“是吗?”紫嫣都厨眼珠一转,笑吟吟地发话,“我感觉他刚才探出神识的时候,也是有点着急,被真君发现就不好了。”

“也许你不相信,”公孙未明得意洋洋地回答,“我敢说,永生散发出神识,就是因为他能确定,附近没有真君神识。”

紫嫣都厨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不是吧,照你这么说,他不是比真君还厉害?”

一边问,她还一边看一眼丁青瑶,却很意外地发现,玄女宫经主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丁经主当然没有表情,李永生比真君厉害——那不是废话吗?

公孙未明却是继续洋洋得意,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他可是擒获过真君的,我们合作,还重伤了慕容神起,至于他有没有真君厉害,那就是大家见仁见智了。”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的李永生一抬手,硬生生地拦住了杜晶晶,然后就停在了那里。

后面跟着的人也不慢,眨眼就赶了过来。

李永生落到地上,左右看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却是满不在乎地发话,“行了,别躲了,不会真的以为,能骗过我们吧?”

不远处响起一声长笑,然后前方不远处,地面扭曲一下,竟然站起了上百名身着保护色服装的人,而且一看服装的样式,就知道这是军服,只是颜色怪异了点。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竟然布置下军队拿人,真是好大的手笔。”

“我们只是在诱捕,”远处稀疏的树林里,光线似乎扭曲了一下,几个人却是凭空出现了。

“诱捕?”杜晶晶闻言,忍不住眼睛又是一红,“你们那示警焰火,是从何处得来的?”

“示警焰火?”一名书生模样的人鼓掌大笑,“妙哉,还真的捉到了大鱼,此人定然跟那该死的杜家有关系!”

“屁的有关系,姑奶奶我就姓杜,”杜晶晶气得大喊一声,掣出一柄长剑,就要冲上前拼命,“贼子休走!”

“嘿,还真的巧了,这话也是我想说的,”书生模样的人冷冷一笑,“现在想走?晚了!包括你这些同党在内,一个都不要想……咦?”

他是中阶真人,看到来得最快的杜晶晶,也不过是初阶真人,心里下意识地就生出了轻视,现在正眼一看,却是差点吓出一身冷汗——怎么这么多真人?

最终,他还是将目光转移到李永生身上了,眉头也是微微一皱,“我看你有点面熟。”

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回答,“我确定,跟你一点都不熟……还是言归正传,示警焰火的主人何在?”

“焰火的主人吗?”书生真人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们组团而来,阴谋刺杀皇族,在海岱郡意图盗窃气运,是不赦之罪,我们正是在引诱他们的同党前来。”

“胡说!”杜晶晶气得大叫,“那是我曲阿杜家的人,要去观礼不器真君的证真庆典,我还纳闷呢,怎么不见他们来……合着被你们抓起来了?”

“曲阿杜家?”书生冷冷地看着她,“你确定这帮反贼,是曲阿杜家的人?”

“你少跟我扯这个淡,”杜晶晶挥舞着长剑,张牙舞爪地发话,“我家人被你抓了这么久,你不知道是曲阿杜家?”

李永生心里暗叹一声,杜晶晶还是太嫩啊,这种场合,报出家族的字号来,很可能会为家族招灾,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

果不其然,那书生冷冷地一笑,“曲阿杜家?以前我还真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谁都跑不了……来人,给我统统拿下。”

“我看你是想死吧?”公孙未明一摆手,身后的真人和司修们顿时散开来,他冷冷地发话,“全部拿下,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书生得意了半天,这时才傻了眼,“你们……你们竟敢反抗朝廷的命令?果然,反贼的友人,定然也是反贼。”

“你他娘的少胡说,”紫嫣都厨冷哼一声,“本真人是玄女宫都厨,敢对我道宫中人出手,你也好胆,明明你们才是反贼……都与我捉了!”

他们这一方虽然人少,只有四十多人,但是真人倒有十多个;对方虽然有百余人,还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但是论起实力对比,真的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们是朝廷的人!”书生大喊了起来,“正儿八经天家任命的,你玄女宫敢公然对抗朝廷?就因为这小小的杜家反贼?”

想到不许干涉红尘事的禁忌,紫嫣都厨就是一愣,朝廷捉拿反贼,道宫硬是插一杠子,那还真是犯忌,但是她转念一想,冷笑一声,“你们怎么可能是天家任命的?”

书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若是拿出任命书来,你便退走吗?”

“别,”方真人叫了起来,“海岱好多地方一夜就反了,很多附逆襄王的官员,够有任命书,都厨切莫上当!”

天机殿虽然也不管这种小事,但是他们距离朝廷实在是太近了,这些因果都清楚。

紫嫣真人顿时为难了起来,她不喜欢杜晶晶现在还顾念家人,可是见到杜家人被抓而不理,似乎也不太好,更别说自己是气势汹汹地冲过来的。

说不得,她只能下意识地看向李永生——虽然公孙未明也是个有担当的汉子,但是行事过于鲁莽和跳脱了,关键时刻,她下意识地觉得,还是李大师值得信赖。

李永生冷冷地一摆手,然后狞笑一声,“全抓起来,搜魂之后,大不了杀了灭口!”

他并不认为,曲阿杜家的示警焰火在这时被放出来,是一个巧合,事实上,如果抓住了曲阿杜家的人,当然会知道,杜家有一个女儿叫杜晶晶,正是玄女宫的真人。

而且,杜家跟襄王作对,这也不是第一遭了,广陵韦家的身后,就有明显的襄王的影子。

这时放出杜家的焰火勾人,十有八九就是想看看,雷谷之人是否已经进入了海岱。

所以想在这件事上讲道理,没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