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九百三十八章 永乐城外

想来想去,郑王也只想出一个法子:派人去跟李永生解释一下。

至于说然后做什么……还有什么然后?解释完了,也就完了。

当然,雷谷之人所在的山谷,他也不可能再去冒犯,于是吩咐下去:那里的五十里地之内,不得再有人前去骚扰。

李永生等人等了两天,就等到了一纸书信,书信上表示:多谢雷谷帮他们找出了来自揶教的奸细,目前郑王府正在追查揶教余孽,顾不得分心做其他事情。

随同信件送来的,还有千两黄金,这是郑王的谢意,并且希望他们以此做路费,去豫州其他地方走一走,看还有没有揶教的奸细。

豫州既然出现了奸细,肯定就不止我家一处,总之是劳烦诸位了。

李永生直接拒绝了那千两黄金,他冷笑一声,“着我雷谷去调查他处?郑王倒是好大的面子,我们凭什么听他的?”

来传话的司修听得脸色苍白,战战兢兢地表示,“王爷不是这个意思,他没有指挥诸位的想法,我们只是想,既然雷谷要追查邪教妖人,王府当然要大力支持。”

李永生深深地看他一眼,“我犯不着跟你这种办事的人计较,你替我转告郑王,他若是不去雷谷解释清楚,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司修屁滚尿流地离开了,并且第一时间上报了郑王。

郑王对这话并不在意——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雷谷这种古怪的存在,所以也只能无视了,“他们怎么说,由他们去,让我去拜会赵欣欣……那小丫头片子受得起吗?”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亲王的世子,目前还享受亲王待遇,赵欣欣算什么?她若是不进道宫,谁知道她是哪颗葱?

郑王的这番话,当然没有传进李永生耳朵里,没谁敢翻这样的闲话。

倒是两名监视山谷的真人闻言,又悄悄地后撤了十余里。

二十多里地,遇到能见度差的天气,真人的视线都不够用,但是离得远一点,总要保险些。

李永生他们又等了几天,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山谷中又增加了不少黎庶。

别看黎庶们的见识浅,但是这里曾经跟郑王的马队碰撞过,也来过堪舆队的真人,结果李永生等人还稳稳地呆在这里,就足以证明很多东西了。

流落在荒野中的黎庶,还真的不少,短短几天之内,山谷里就聚集了一千三百多人,足足多了五百人出来。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五百人中,有超过三成是年轻女孩,而且相貌都特别出众。

李永生这才知道,原来黎庶们被裹胁起来之后,除了行动会不自由,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更是会遇到各种骚扰甚至不可抗力。

就连负责施粥的掌勺小厮,见到美女也敢仗势欺人为非作歹。

——你若从了我,给你的就是稠的,是满勺!

你没眼色的话,那就是浮皮上舀一勺稀的,见不到多少米粒不说,还是半勺。

其他权力更大的人会做什么事,根本是不消说的,大家都懂。

李永生对此也无能为力,整个社会就是这样的风气,他只是观风使,不是纠风使。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他表示这里只是个暂居之地,你们临时住在这里没问题,但是自己没有存粮的话,最好抓紧时间开一块地种粮食。

也有人怯怯地发问,雷谷不是搞赈济的吗?不能弄点粮食来?

李永生对这个问题颇为无语:雷谷在你们眼里,就是这么个形象?

雷谷是赈济灾民的,这个不假,但是就算在三湘,那也是以工代赈,绝对不是养闲人。

目前在豫州,雷谷没有这样的义务,也没有做这种事所倚仗的组织基础。

最关键的是,他没打算在豫州待多长时间,赈济一两天算什么事?

这些话解释起来太麻烦,所以他表示:我们只是路过,要不了多久就要走人,你们真想得到赈济,那去三湘雷谷好了。

反正我的话只是说一说,你们也只是听一听,种不种粮食,都在你们自己选择。

然后他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给郑王点颜色看看。

该怎么收拾郑王,他和祭强有不同的观点,祭真人认为,应该将郑王勾结揶教,破坏中土气运的事情,通报给官府甚至朝安局。

在他看来,郑王毫无疑问犯了大忌,触及了一些底线,再加上此人现在纠集兵马,跟朝廷为敌,只要上面掌握了这些情报,处理郑王就很简单了。

但是李永生不这么看,经过了这么多事,他对朝廷处理问题的能力和效率,实在是太清楚了——别的不说,只说想将“勾结揶教”四个字落到实处,那就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

当然,郑王是否勾结了揶教,谁也不清楚,但是李永生在意的不是这个问题,他在意的是,在这样扯皮的过程中,黎庶要遭受多少磨难。

朝廷的做事效率,真的令人不敢恭维,宁王府和蜀王府已经发生的事情,足够证明了。

尤其坑的是,朝廷现在忌惮太多,哪怕郑王府真的勾结了揶教,也很可能会被冠以“大局感”三字,轻轻地遮掩过去——中土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不能再乱了。

就算朝安局出面,也不能端了郑王——事实上,朝安局还有多少可用的人,那也是难说。

有鉴于此,李永生认为,与其等朝廷公断,不如自家先行动起来。

朝廷等得起,黎庶真的等不起——待那些扯皮尘埃落定,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

所以他表示,“不等朝廷的处理结果了,咱们自己行动吧。”

祭强见他执意如此,也是有点无可奈何,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做配合的。

雷谷的人拿定了主意,他只能服从。

更别说李永生的战斗力,也颇令他惊讶——一个人就敢对着八个真人出手,还斩杀了其中修为最高的二人,真不愧是传说中能吊打权白衣的主儿。

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生气了,“什么,要我留在这里看守黎庶?李大师,咱不带这么小看人的,我是建议稳妥起见,可不是说我没胆子动手。”

“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一摊手,“我是说,咱们一旦动手,郑王吃了亏,万一拿这些黎庶要挟咱们,那就被动了,你在这里能帮忙照看一下。”

他不怕打仗,正经是最烦这种看顾别人的活儿——没有谁喜欢被束缚住手脚。

“嗐,我当什么呢,”祭强闻言,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觉得……你会接受这种要挟?”

李永生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当然不会。”

李某人可不是那种迂腐之辈,从不会对要挟妥协,他只是不想见到那种闹心的场面。

“这不就结了?”祭强笑了起来,“他们只是路人,又不是你的族人……没有真人会因为事不关己的黎庶而妥协。”

一边笑,他还古怪地看李永生一眼,似乎是非常奇怪,对方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我有点想当然了!李永生闻言,顿时恍然大悟,这里可是玄青位面,并不是地球界,没错,这里是没有圣母婊的。

既然没有圣母婊,很多用来对付圣母婊的招数,在这里就是毫无意义的。

于是他很干脆地点点头,“好吧,看来是我想差了。”

相关事情都考虑妥当之后,李永生带着人马,直奔最近的县城而去。

他将七十多人全部带上了——郑王的军队,战斗方式太奇葩了,战斗意志极为低下,他带上这些人,倒也不担心会给自己带来太大的压力。

最近的县城名唤永乐,距离山谷差不多九十里,骑马的话,两个时辰足够了。

他们一出山谷,监视的真人就发现了——就算能见度差一点,这么一大群人出动,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得到。

两名真人赶忙发出了信息,然后带着那十名司修,远远地缀了上来。

李永生也知道他们的存在,见他们果然没理会山谷里的黎庶,而是跟上了自己,也是颇不以为然——你先跟着,我不忙收拾你。

不到点两个时辰,大家就来到了永乐城,城门口有军士把守,检查往来人的身份,同时还收取入城费。

李永生一行人的气势,是相当地扎眼,不但是人人骑着高头大马,大多数人的精气神也十足,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来历不凡的主儿。

城门口排队等着入城的黎庶见状,大都下意识地往两边避让一下,万一被这马队碰撞到,可没地方说理去。

不过也有两拨人,看起来很有点不服气,就站在那里,没有避让的意思。

无论什么地方,都有这种不含糊的主儿——咱永乐城不缺好汉,就是见不得别人得瑟。

李永生他们却是不插队,祭强一摆手,七十多匹快马齐齐一勒缰绳,然后就停了下来,如臂使指整齐划一。

马队里还有人冲着前方的黎庶一摆手,做出示意:你们先来。

见他们讲道理,前方的黎庶也松一口气,尽可能快地通过了城门。

轮到李永生等人了,守城的军士一摆手,沉着脸发话,“下马,接受检查。”

李永生二话不说,脸一沉,抖手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玛德……认识我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