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世子之死

李永生这次,可没有召唤朱雀,而是自己推算的,事事劳烦朱雀,那还不够丢人的。

事实上,有了蜀王世子的随身物品,在传送阵边推算一下,还是很容易推算出去向的。

用了半炷香时间,他就站起身来,看向西南方,“我去去就来。”

他纵起身子,根本不做停留,直接飞走了,血魔见状,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蜀王府的一名真人飞起来,也要跟着去,不成想面前人影一闪,却是公孙未明挡在了他的前方,笑眯眯地发话,“阁下留步。”

其他人本来也想追上去,见到如此场景,顿时停了下来。

这名真人异常恼怒,狠狠地盯着公孙未明,“阁下这是何意?”

“没别的意思,”公孙未明笑着一摊双手,“李大师既然没有要大家跟着,咱们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

这真人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不过他也没跟对方叫阵,而是侧头看向蜀王。

蜀王当然要为自己的人出头,他黑着脸发话,“你阻拦我们追那逆子,若是他逃脱了,这责任算是谁的?”

“你那逆子,本来就是在你们手上逃脱的,”公孙未明嬉皮笑脸地回答,他的眼里,哪里会有亲王?更别说这种失势的了,“你想追也行,自己推算那逆子的行踪,别占李大师便宜。”

蜀王闻言又羞又怒,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你这话是何意?”

“好了,”方真人出声,调解双方的矛盾,“李大师每每有惊艳的举动,咱们还是静观的好。”

他这话一出口,其他人也不再说话,毕竟他是天机殿的真人。

就连那名修者,也只是怒气冲冲地瞪公孙未明一眼,不再纠结此事。

其他人对世子宅院的搜查,还在继续着——不但找人,也寻找一些证物。

片刻之后,梁真人走到方真人身边,低声发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种根据气息推算传送方位的手段,应该是只有真君才能做到吧?”

听到这个问题,其他的真人都悄悄竖起了耳朵。

方真人看他一眼,轻声回答,“据我所知,除了真君,还有个别真人也有类似秘术。”

“这种秘术极为罕见,”又有一名蜀王府真人插话了,他一脸的不以为然,“若是我所料不差,两殿也未必有这种人。”

他嘴上说的是两殿,其实主要还是针对天机殿——天机推演的事情,大多时候跟因果殿无关。

方真人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李大师不是普通人,莫要拿你的标准揣测他。”

这真人干笑一声,不再说话。

李永生追出去一个多时辰之后,极远的地方,升起了小小的告警焰火。

公孙未明见状,一跺脚电射而出,“是雷谷的告警焰火。”

他跑得快,别人也不慢,足有七八个真人尾随了上去,其中有两名,是蜀王府的真人。

这一次,他们飞得极为快捷,奔出百余里之后,又看到远处起了告警焰火。

奔出去差不多两百里,来到一座山谷,公孙未明猛地加速,嘴里大喊,“永生你支持住,我们都来了!”

众人闻言,也齐齐加速,不过下一刻,他们就停在了山谷上方,目瞪口呆地看着下面。

山谷不大,也就一里长,二十余丈宽,茂密的林木中,出现一个十余丈方圆的大坑。

坑深有两三尺,大坑旁边,到处是折断的树木,偶尔还能看到一两滴鲜血。

而李永生和那红衣小女孩,则是站在大坑边,木然地看着。

一名蜀王府真人走上前,冲着李永生一拱手,“见过李大师,敢问……世子何在?”

“喏,”李永生一抬手,指向一片土地,有气无力地发话,“那就是你们世子了。”

那土地上有几个深褐色的湿痕,一看就是有鲜血渗透了进去。

这真人闻言大惊,快步走上前,“你是说……世子已经?”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这里就是传送阵设置点,你可以感受一下空间的道意。”

蜀王府另一名真人闻言,二话不说,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张青色的符箓,向空中一抛。

此物是探查空间异动的,是军队里特制的符箓,道宫系统很少有这东西。

符箓升起,整个空间似乎都扭曲了一下,下一刻,噗的一声轻响,青色符箓散放出耀眼的红光,转瞬就化作了尘埃,消散在空气中。

这位黑着脸,沉重地发话,“这里的空间之意……果然是极乱。”

前一名真人倒吸一口凉气,一脸的惊慌,“那世子……世子岂不是?”

公孙未明斜睥李永生一眼,“若我记得不错,传送不稳,一般不会炸坏传送阵吧?”

“传送不稳,直接就入了虚空,”李永生点点头,“传送阵可能会坏,但是不会发生爆炸……刚好在阵法边,出现空间不稳……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巧的事?”

蜀王府的真人闻言,脸色越发地白了,“你的意思是说……”

“还用再问吗?”公孙未明的嘴巴,是一等一的快,“他被人算计了呗,被灭口了。”

“被灭口了?”不止一个人倒吸一口凉气。

提问的真人也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世子跟外人还有勾连?”

这是个明白人,世子若是没跟外人有勾连,不可能让人在传送阵的地方埋伏了。

“多稀罕?”公孙未明淡淡地看他一眼,“没有勾连的话,这传送阵他都未必搭得起来,而且,你觉得他不找几个帮手,敢做这种大事吗?”

要说江湖经验,未明准证未必有多么丰富,但是玩这种尔虞我诈的阴谋,他还真不差于任何人——世家大族里,最不缺乏类似的教材。

说完之后,他还看李永生一眼,“李大师,我说得没错吧?”

“差不多吧,”李永生点点头,然后四下扫一眼,“此处死亡的一共有三人,都成了齑粉……所以,发动袭击的家伙应该在逃,大家商量一下,要不要四下搜一下?”

大家都知道,蜀王世子刚满三十岁,身上有气运之宝,战力起码相当于一个司修,跟随他的还有一名真人和一名司修。

这样的组合,就算是被人偷袭,也不是没有反抗之力的,而袭击者竟然将这三人直接打爆了,这得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附近搜一下吧,不要太远了,”一名真人表示,“对方的战力很惊人……哪怕他们可能是用了符箓之类的东西,也是不容小觑的。”

有人却是不服气,“我看未必……有心算无心,打出什么样的结果都正常,没必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李永生淡淡地看此人一眼,心里觉得此人有点狂傲,不过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好说什么。

这人见状就是一愣,他对李永生还是很敬重的,“李大师,我说错了什么?”

李永生见他态度端正,于是笑一笑,“确实不能小看对手,因为袭击者并不知道……传送阵里,会传送出几个人来。”

世子的逃跑,纯粹是偶然事件,传送阵这边的埋伏者,并不知道阵里会出来一个真人,还是十一个真人。

公孙未明听到这话,都忍不住脸色一变,“我去,你不说的话,我还没想到这一层。”

李永生轻咳一声,“当然,他们也未必会死战,只要大家都准备好打一场硬仗,四下搜查一下也无所谓。”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商定,还是在周边十里的范围内,大致搜一下就行了——跑得再远的话,相互之间支援都不便了。

等蜀王府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后,直接派了五百护卫和家丁过来,在周围大肆搜查。

但是很遗憾,大家并没有搜到人,这是比较正常的结果,偷袭者若是一意逃跑的话,哪怕是偷偷摸摸的遁逃,起码也跑出百里之外了。

事实上,众人连有用的线索都没找到,如此一来,就算是李永生,都推算不出名堂来——不是想藏拙,是真的无能为力。

哪怕搁给朱雀,想要找到人,也得借助一些对方用过的物品。

一丝气息都没有的话,老鸟儿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等到天快黑的时候,蜀王府留在两百人驻扎在那里,大部分人则是回了王府。

李永生不想再进王府,所以打算高速路过,不过他不经意一眼望去,就是一愣,“世子府邸那里,已经停止搜索了?”

“是啊,”一名王府真人回答,“世子已经死了,王爷虽然怒骂,心里也有点伤感,传话说世子那里不用再查了……”

“切,”公孙未明不屑地冷哼一声,“什么伤感,纯粹扯淡,他是怕再查出什么不合适的东西。”

他这话说得有点过于犀利,旁人甚至都不好接话。

这半天的时间里,世子的院子里虽然没有搜到人,但是查出太多敏感的东西了——比如说,有跟清微庙往来的书信若干。

书信里没什么过分的话,清微庙也只是子孙庙,但是这些东西,依旧是敏感的。

李永生摇摇头,淡淡地发话,“我劝王府还是查下去……这是为蜀王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