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八百五十八章 酒家被砸

赵欣欣知道,堂主院很想收走我们酒家,但是她真的没打算卖。

撇开后院的园林不说,这里是她和夫君在下界第一次创业的地方,有很多甜美的回忆。

想到夫君小心翼翼接触自己的过程,傻乎乎的,被自己玩弄在掌心上,她心里都跟喝了酒一般,晕晕的,醉醉的。

至于说堂主院的诋毁,她并不放在心上——我开这个酒家,就不是为了赚钱,只图高兴!

反正以我们酒家的名声,别人再是诋毁,最多是少赚点,不会赔钱。

这就足够了啊,九公主有时会觉得,赔钱是很没面子的,但是赚得少点,那完全不是问题!

众人一边骑马进城,一边听小道童讲述整件事的过程。

合着堂主院的人出手,打塌了我们酒家几间房舍,都不是无心之失,而是故意的!

这不是小道童自己的判断,是她听滨北双毒说的。

堂主院的人打塌了我们酒家,滨北双毒看出他们不怀好意,所以当时只是分开了打斗的双方,再没说什么谁对谁错——不管怎么说,表面看起来,堂主院是为我们酒家出头的。

紧接着,朱雀城的官差到了,接走了被围攻的朝安局人员。

不管怎么说,朱雀城是官府和道宫共治的城市,官方的面子,玄女宫得买。

然后,城主府对这个事件定性了:公众场合斗殴,伤及他人和财物。

定性之后,当然就是相应的处罚了,但是朱雀城主再牛,也不敢作出太严苛的处罚——冲突的这两方,哪一方都是他惹不起的。

所幸的是,这场纠纷没有严重的人身伤害,只是涉及一些财物。

于是城主府作出决断:受伤的各自回去养伤,至于我们酒家被打塌的房间,还有受伤客人的治疗费用,玄女宫和朝安局各出一半。

堂主院的人顿时表示:去尼玛的,我们才不会出这个钱,明明是朝安局找碴。

朝安局的人心里也委屈大了,我们明明是受害者好不好?

搁在两年前,小小的朱雀城城主敢这么处罚的话,朝安局分分钟教他学做人——玄女宫不好惹,劳资们就好惹了?

到了眼下这一步,并不是赔钱不赔钱的问题,肇事双方谁也不差这点钱,这是面子之争。

但是老话说得好,形势比人强,朝安局的人心里再委屈,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好吧,那就一家一半好了。

我们酒家也没指望着堂主院赔偿,都是同门,这么搞就太没意思了。

他们索性连朝安局的赔款也不急着要了——赵欣欣不但是玄女宫弟子,也是九公主。

昨天中午,我们酒家就要修缮毁坏的房舍。

结果堂主院的人拦住了:你们怎么能就这么修呢?让朝安局的人来修。

现在的玄女宫上下,对朝廷都有些不满,如此表态,外人看起来也正常。

但是滨北双毒不干了,酒家拖着不修,你们无所谓,但是坏的是酒家的名头。

更别说两人心里都清楚,堂主院有私心,严格来说,我们酒家被毁,是堂主院一手所为。

这时候你再拦着我们自己修缮,这就太过分了。

双方谈不拢,一来一去,就发生了冲突。

结果堂主院有准备,来了两名真人,直接将滨北双毒一顿胖揍,老妪被打伤了。

赵欣欣越听脸越黑,到最后一摆手,很干脆地发问,“那两名真人还在不在?”

小道童一缩脖子,怯生生地回答,“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邓师姐说了,已经向化主院的姐妹们求助了。”

一行七八人,迅速地来到了我们酒家,然后才愕然地发现,整个我们酒家,都变成了一片废墟,只有旁边的小院,那供小二和大厨住宿的平房还在。

小院里站着七八十号人,除了酒家的小二和大厨,还有三十多号各色人等,一眼看过去,就猜得到这些人的来历——应该是在我们酒家求庇护的。

邓蝶也在其中,而且还是拿了一柄长剑左右巡视,俨然是一副保护者的模样。

被她保护的人里,不乏中阶甚至高阶司修,但是在此地,她玄女宫弟子的身份,才最有威慑力。

赵欣欣直看得睚眦欲裂,咬牙切齿地发话,“谁干的?”

“你总算回来了!”邓蝶长出一口气,“是堂主院胡盛威干的,他们还抓走了二老。”

她嘴里的二老,就是滨北双毒。

赵欣欣的眉头皱做了一团,好半天才出声发问,“胡盛威凭什么拆了酒家?”

“他说二老不敬玄女宫,”邓蝶皱着眉头发话,“所以他要给一个教训。”

“混蛋!”赵欣欣勃然大怒,“我记得不错的话,胡盛威在水月庵不远处,有个宅子?”

胡盛威是堂主院的中阶真人,战力不俗,他本人是百粤的,还有一个叔父是十方丛林白云观的都管,不过他在玄女宫混出了名堂,将家里人接来住,宅子里应该也有四五百号人。

邓蝶点点头,想一想又补充一句,“胡盛威的宅子,挨着权堂主的外宅。”

赵欣欣根本不理会这话,而是扭头看向李永生,“永生?”

“我把他们全部抓来!”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欺负人欺负到我老婆头上了,找死嘛。

赵欣欣点点头,想一想之后,又吩咐一声,“不要杀人。”

“我懂,”李永生点一点头,身子蓦地腾空,电射而去。

“等一等我!”公孙未明大喊一声,直接追了过去,紧接着,一个小女孩也腾空而去。

呼延书生比较稳重,跟着天姥双杀在一起,心说你去打架,我就看护九公主好了。

朱雀城是禁止飞行的,也有禁空大阵,大阵一般不开,但是想在朱雀城飞行,需要先考虑一下后果。

然而这三位想也不想,直接就飞走了。

李永生飞到水月庵西边,那里有大片的民宅,他站在高空中,大喝一声,“胡盛威,你给我滚出来!”

玄女宫的结构,跟普通四大宫一样,真君是见首不见尾,高阶真人就是顶级的存在了,而胡盛威,则是中阶真人里的佼佼者。

这么大的三个人在空中飞着,本来就很引人注目了,下面的人看到了,都在猜测,这是哪来的真人,竟然从城里就飞了出来?

听到这么一声喊,有人就将目光投到了一片庄园上。

庄园的面积不算小,一百多亩地,李永生不管其他人怎么指指点点,直接飞到了庄园上空,再次大喊一声,“胡盛威,滚出来见我!”

下方的人群一阵攒动,有人高喊一声,“好大的胆子,你是何人?”

李永生根本懒得回答他们,而是侧头看一眼公孙未明,“未明准证,你帮我压阵……”

话还没说完,公孙未明就冲了下去,“都别走,报应到了!”

下面一阵鸡飞狗跳,而未明准证已经开始出手抓人。

“何人捣乱?”旁边的庄园里,一名真人凌空飞起,在这片地方居住的人家,大多非富即贵,还有几家是玄女宫的亲眷。

甚至紧挨着胡盛威家院子的,是堂主院权白衣的亲族。

飞起的真人只是初阶,他看出公孙未明是高阶真人,不敢直接动手,但是脸色也颇为不善——敢在这片地方撒野,那不光是胡家的仇人,也是在打其他人的脸。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高声发话,“雷谷谷主办事,谁想架梁子只管上!”

“雷谷谷主?”初阶真人先是眉头一皱,然后浑身猛地一震,眼睛瞪得老大,“可是英王的九公主?”

李永生看他一眼,并没有回答——对方不问缘由就先拉下脸来,他也没必要给好脸色。

这名真人见他态度傲慢,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英王的九公主,在朱雀城的名头不是一般地大。

赵欣欣还没有成为制修之前,就已经相当引人注意了,后来开设了我们酒家,又成为了雷谷谷主,更是让她声名鹊起。

尤其是前不久,她越阶成就司修,而雷谷也将荆王逼得束手束脚,她的风头之劲,一时无两。

这名初阶真人并不是玄女宫弟子,而且他非常想交好玄女宫的人,所以才在李永生三人动手的时候,第一时间冲出来质问——胡盛威可是堂主院里的骨干。

可是听说对方来人,竟然是赵欣欣的下属,这浑水他还真的有点不敢趟了。

九公主虽然只是司修,但是手下能人无数——这不,连高阶真人都过来动手了?

尤其重要的是,他非常清楚,赵欣欣在玄女宫也是有后台的,她是栗化主的得意弟子。

对于他这个不属于玄女宫的真人来说,两方都是他惹不起的。

他沉默了,但是又一名真人飞了起来,这次是从隔壁庄园飞起来的,还是道士打扮。

此人丰神俊朗,也是难得的中年帅哥,修为还是中阶真人。

不过这人的表现,却是令人有点失望,他一飞起来,就沉声发话,“住手,这是玄女宫弟子的宅院,由不得你们这些杂鱼放肆!”

李永生看他一眼,呲牙一笑,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权家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