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八百三十四章 再临二郎庙

面对燕王的要求,渔阳军役使也颇为无奈。

此前燕王大举征召丁壮,郡军役房多次派人阻止,甚至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冲突,军役房跟燕王府的关系,可谓是剑拔弩张。

如果现在可以选择的话,郡军役使肯定拒绝作证——你不是牛逼吗?不但出言侮辱我,还打伤了多少军校?

但是他没得选择,此刻的中土国,再也乱不得了,他若是束手旁观,会令事态恶化不说,一旦传出去,他也有保护亲王不力的嫌疑。

还是道宫牛气啊,竟然轻松地就压制住了堂堂的亲王。

郡军役使心里感慨,同时一拱手,恭恭敬敬地发话,“建德准证,此案尚未调查清楚,燕王殿下愿意停止征召丁壮,并且闭门思过,那么,咱们不如先做调查,等有了结果,再按流程办事……不知您意下如何?”

高建德迟疑一下,扭头看向李永生,想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这个建议……建德准证可以考虑一下,”李永生笑着回答,他才不会把话说死。

丁青瑶见他这么表态,也一脸正色地发话,“建德准证,咱们道宫从来都不仗势欺人,我觉得能少涉及点红尘因果,也是不错……当然,这个案子还是要查下去的。”

“哼,”高建德轻哼一声,终于缓缓点头,“北极宫不会放弃调查的,燕王殿下身为皇族贵胄,希望不要再做什么错事。”

我还能做什么错事?燕王无奈地叹口气,我最大的错事,就是没想到,北极宫会介入皇家事务,还介入得这么深。

想到自己所有的算计,就因为这个失误而付之东流,他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最终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两大宫都联手了,我哪里敢做什么错事?”

话音刚落,丁青瑶冷冷地发话,“你再啰嗦,信不信我堵了你王府大门?”

燕王的嘴巴抽动一下,最终还是没敢再说话。

他所说的闭门思过,并不是没人进出王府,只不过是封了大门,从侧门出入王府而已。

毕竟王府上下几千口人,都要生活,怎么能不跟外面联系?

当然,燕王这么承诺,他就不能主动出王府了,甚至燕王府世子、王妃等头面人物,也不便随意进出,总之就是夹起尾巴做人。

他闭门思过,属于自己主动的行为,不会招来多少物议,若是被人堵了王府大门,那可是被动的——虽然玄女宫不可能不让他们出门,但是堵住大门,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哪怕这大门他已经不打算用了。

道宫不能干涉红尘事务,但是玄女宫如此行事,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因为这是过路的道宫,并不是北极宫出手。

只要不是当地道宫干涉红尘事,官府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事情说到此处,就算告一段落了,几名跟随而来的北极宫司修,开始调查事发经过,而高建德则是在距离燕王府不远处,摆了素宴,为李永生一行人送行。

酒席上,高真人说起燕王今天的表现,也是一脸的不屑,“敢趁乱生事,还以为他有多大的胆子,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

“富贵险中求嘛,”李永生笑着发话,“想要成事,首先得有野心才行。”

高建德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老赵家的子孙,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说到热闹处,杜晶晶忍不住出声发问,“建德准证,您怎么能这么快地找到一个佛修,做出如此完美的局呢?”

“这个……”高建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然后看向丁青瑶,干咳一声,“这个事啊,丁经主可以解释给你听。”

丁青瑶笑着摇摇头,“我玄女宫对野祀,可是毫不留情的,建德准证的话,我听不懂。”

还是公孙未明出声了,他是最爱卖弄的,“佛修虽然是野祀,但危害要小一些,北极宫留下几条杂鱼备用,这也正常……我公孙家在辽西,还留了几股山匪未曾剿灭。”

公孙不器抬手一拍额头,苦恼地发话,“四长老,有些话要注意场合!”

“在场的又都不是外人,”公孙未明很无所谓地回答,“何必如此扭捏?”

李永生苦笑着摇摇头,这公孙家的四长老,还真是个活宝。

“那是,都不是外人,”出乎意料地,丁青瑶又出声了,这可是以稳重著称的玄女宫经主,她笑着发话,“玄女宫主要剿灭的是朱雀,没有留手的可能。”

她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北极宫在对待佛修上,还是留了点气力。

高建德不想再谈论此事了,他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但也不愿意公开谈论。

所以他岔开了话题,“此事的后续,我可能不会再管了,会交给宫中别的真人……李大师、丁经主,我去雷谷游历,你们欢迎吗?”

“求之不得,”李永生笑了起来,“要不要我们待几天,等你一起走?”

“这个还是免了吧,”高建德想一想,直接摇摇头,“我在这儿不知道还得待多久,不过游历到三湘,应该是两个月左右,你们应该已经回去了。”

“两个月?那可未必,”李永生笑着摇摇头,“我们现在不南下,打算西行,具体什么时候能回去,这个真的说不准。”

听到这话,方真人顿时急眼了,“李大师你不是……要南下的吗?”

李永生看一眼丁青瑶,笑着发话,“丁经主在北边还有点事,既然大家一起来的,还是一起走的好。”

丁青瑶笑着点点头,“李大师有心了。”

她将离火扇的消息报给了宫里,这次回去若是不能带上离火扇,也要带回几个揶教真人。

若是有李永生同行,安全系数大增不说,也能跟上界仙使套一套近乎。

高建德显然也知道,玄女宫的经主在北方还有什么事,于是笑着点点头,“待你们再来北极宫,我可能已经走了,那么……雷谷再见?”

李永生和丁青瑶齐齐举起手中的酒杯,“雷谷……不见不散!”

方真人见状,也只能暗叹一声:李大师的事儿,还真是不少啊。

第二天,众人离开了渔阳,穿过云中郡,一直西向而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大家就知道李永生为什么要西行了——他要去二郎庙看一看,二郎神眼温养得如何了。

这也是几千里地的路程,不过时值寒冬,北方大地积雪极深,大家直接乘了飞舟,日夜赶路,竟然只用了五天,就赶到了二郎庙。

其实这速度还是慢的,当初公孙不器在二郎庙左近遇袭,公孙家族派人火速赶往支援,从辽西到二郎庙,只用了两天三夜的时间。

飞舟在二郎庙即将落下的时候,大家都吃了一惊,二郎庙外,搭建了上千个帐篷,银白的大地上,是一个又一个的小黑点。

而二郎庙的前面的大殿,也是香火鼎盛,那白色的烟柱扶摇直上,就像是失火了一般。

飞舟就降落在了二郎庙的门口,众人才出了飞舟,就有个小道童走上前来,很不客气地发话,“不要在这儿待着,排队排队。”

“咦?”公孙未明不答应了,他眼睛一瞪,“你知道我是谁吗?”

“有飞舟很了不起吗?”小道士冷哼一声,圆圆的眼睛一瞪,“我不管你是谁,这儿是二郎庙,想要进庙,就得排队!”

看着他圆鼓鼓的眼睛,公孙未明乐了,“我就不排队,你要怎么样?”

小道童急眼了,抬手就是一推,不成想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丫头。

他一下没收住手,就推在了小丫头身上。

而那小丫头惨叫一声,直接飞出去一丈多远,倒在了地上。

“咦?”小道童下意识地一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我啥时候有这么大的劲儿了?

“啊!~”下一刻,就传来了凄厉的喊声,小丫头躺在地上放声大哭了,哭得那叫个撕心裂肺,小小的身子还在地上来回打滚。

李永生抬起手来,无奈地一拍额头:你怎么不再吐两口血呢?

躺在地上使坏的就是血奴,这货跟公孙未明凑在一起,惹事的能力大增,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

小道童傻眼了,看着小丫头在地上打滚,他的眼睛开始发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也要哭了。

“哎呀,你们这是做什么?”围观的人群里,走出一个人来,正是不平真人,他苦笑一声,“李大师,你来报个字号就行了嘛……呀,丁经主也来了?”

“李大师?”周围围观的人,眼睛齐齐就是一亮,起码有两三百双眼睛里,放出了异样的神色,“这就是李大师?”

“好了好了,诸位排队!”不平真人运气大喊,将房檐上的雪,都震落了不少,“天气太冷,大家早一点进庙,就能找个地方暖和一下。”

众人闻言,纷纷散去,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在冲着李永生指指点点。

很显然,李大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已经驰名二郎庙了。

只有那个小女孩,还在地上顽强地打着滚,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甚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