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八百二十七章 今非昔比

一行人来到关卡之后,卫兵见状,赶忙呼叫自己的上司。

不多时,七八名军校撑着滑雪板赶了过来,在距离众人不远处,滑雪板向前方一横,就是一个侧向急停,同时铲起了大片的雪花。

只看这整齐划一的动作,就知道来的是军中精锐。

其中有一名中阶司修,认真地检查了大家的身份,然后又摸出一个传音海螺来,将情况上报。

这是整个东北军方最核心的指挥中心,查得严厉一点,实在太正常了。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一名真人凌空飞来,大致问询了一下李永生等人的身份,也没再做检查,然后就是一拱手,“抱歉,英王现在并不在营中,你们先寻个地方歇息吧。”

李永生的眉头皱一皱,“他去哪里了?”

“这个很抱歉,不能跟你说,”这名真人淡淡地看着他,脸上却没有丝毫“抱歉”的表情,“我知道诸位都不是外人,但是军队就是军队,我不能泄露他的行踪。”

杜晶晶不满意地发话,“我是带了欣欣师妹的消息来,年前在大名府,英王有求于我们的时候,也不见他如此傲慢。”

这位真人嘴巴抽动一下,心说这玄女宫的人,还真是啥都敢说。

不过他没办法计较,也没资格计较,只能苦笑一声,“这是军中的规矩。”

“好了,”李永生出声了,“我们不会坏了规矩,那我问一句,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也不便说,”这名真人苦笑一声,“不过你们可以留下住址,大帅一旦回来,我们自会告知。”

听到这话,王府来的真人出声了,“诸位去王府等吧,还有几间空闲房屋。”

“不必了,”丁青瑶淡淡地发话,“我们就在五里之外宿营好了。”

这一次,跟李永生来的人并不多,也就二十几个,高阶真人极多。大家也不搭帐篷了,直接用道术起屋子——此刻的东北,已经正式进入了冬天,刺骨的寒风,真不是帐篷挡得住的。

虽然他们刚从伊万回来,但是这天气一天冷过一天,如果想舒服一点,还是用土石来搭建,内里再用木板隔热,才好安心等待。

道术盖屋子,是相当快的,半天时间,十来间房屋就盖好了,这时候大家也顾不得许多,先进去生一把火,然后歇息了起来——房子数量不太够,住着不太方便,那明天再盖好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大营的一处房间里,英王正坐在一张铺了熊皮的椅子上,端了一杯酒在轻啜,前方燃烧的炭炉,散放出暗红的光芒。

暗淡的红光,从下方投射到他的脸上,让这张脸显得有些阴晴不定,还带了几丝狰狞。

他一仰脖,将杯中酒饮尽,咂巴一下嘴,才叹一口气,“他们不愿意去王府?”

他面前站着一人,正是那名号称英王不在的真人。

此人也叹口气,“丁经主深明理法,北极宫又有供奉在,肯定不愿意多沾惹是非。”

“哦,”英王点点头,沉吟片刻才又发话,“李永生没说因何而来?”

“没有,”这名真人摇摇头,“我倒是问他了,但是他说必须面见您。”

英王沉默片刻,才出声发话,“那就先晾一晾吧。”

这真人闻言,眉头先微微一皱,才点点头,“好的……要招待他们吃喝吗?”

“不用了,他们要避嫌,就让他们避个彻底,”英王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再说了,这么一帮真人,想吃什么搞不到?”

顿了一顿之后,他斜睥一眼对方,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避而不见不太合适?”

“这我可说不好,王爷的深意,哪里是我们能领会的?”这真人摇摇头。

然而,他心里终究是有些好奇,等了一等之后,他终于还是说了一句,“这些人跟您早有联系,应该不会害您吧?”

“害倒是不会害,”英王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但是他们若要求我南下对付燕王,我该如何回答?”

这名真人吓了一跳,“没可能吧?来的大多是道宫中人和公孙家,而那李永生,不过是博灵郡教化房的小吏……莫非是那个天机殿的?”

英王淡淡地发话,“李永生没那么简单,他和欣欣在雷谷,活活地拖住了荆王的后腿。”

又过一阵,他才叹口气,“对付燕王也就罢了,我最担心的是……朝廷跟东北调粮。”

这真人闻言,也不说话了,良久才出声,“东北的粮食,也不多啊。”

在他们这个层面,尤其是英王这种地位,很清楚朝廷打算在粮食上做文章,借此来解决襄王咄咄逼人的攻势——反正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说出去。

而英王的纠结,也就在这里了,东北是中土粮仓,这个不假,但是东北这粮仓,是建立在地广人稀之上的,这里天气寒冷,每年只能种一季的粮食,产量能有多高?

相较豫州和博灵,这里的亩产实在太低了,豫州那里是人多,但是博灵的话,博灵一个郡富裕出的粮食,顶得上半个东北。

所以博灵和三湘,才是当之无愧的中土粮仓,东北只是吃粮的人少。

但是东北……现在面临着大战啊。

英王很清楚,中土动荡,周边的邻国肯定不会放弃这占便宜的机会,尤其是伊万,他们对土地的贪婪世人皆知,比中土人也不遑多让。

伊万一旦进攻,很可能就是雷霆之势,到时候中土能保住多少产粮地,真的很难说。

英王想要在东北打出威风,粮食是他必须重视的,事实上他认为,自己现在面临的局势,比李清明在的时候艰难很多。

李清明坐镇东北的时候,肯定没有亲王坐镇东北的权力大,但是那时,中土周遭无战事,就算他粮食吃紧,也能从后方得到支援。

但是英王不行,中土现在乱着呢,他想从后方得到粮食支持,那是想都不要想,能保证大部分的军械供给,已经很不错了。

总算是东北不缺战马,否则他还要面临博灵的困境。

这个时候,朝廷打算缩减粮食产量,从战略上打击对手,英王肯定就要担心了——你们没粮吃了,不会是打算从东北调粮吧?

幽州南部已经打成一锅粥了,没谁敢种庄稼,而幽州北部,也有很多人抛荒逃命去了。

可是顺天府的粮食供应,是不能断的,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帝都,多少大人物在里面,而现在顺天府周边,又聚集了大量的逃难者。

英王不想往帝都运送粮食,也不想去打燕王,所以只能暂时不见李永生。

这真人还是有点不懂,于是出声发问,“他们这些身份……有资格替朝廷传话?”

一群道宫的人,加上一个教化房小吏,凭什么替朝廷传话?

就算那个天机殿的真人,也不够资格——天机殿从来不管这种小事,他们关注的是谋朝篡位的大事。

“他们当然没资格替朝廷传话,”英王苦笑一声,“但是……他们可以成为朝廷的试应手。”

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朝廷想从东北调粮,也要试探英王的反应的。

试探是多方面的,但是毫无疑问,做出适当的暗示,是有必要的。

看一看高建德打算对燕王做的事,就知道这分寸了——高真人不打算直接对燕王作出告诫,抓几个凡人丁壮,做出个姿态就行了。

很多大事的征兆,都蕴含在一件件小事里。

李永生他们,没资格也没立场为朝廷传话,但是朝廷里有人,让他们问一问东北粮食的产量,这个不过分吧?

英王不想把自己英明的名声,葬送在东北,他要考虑自己在黎庶中的口碑。

所以李永生他们在关卡五里远的地方,呆了足足有十天。

他们用道术建起的房子,足有三十间了,保证每人一间毫无问题,甚至还有两间大房子,用来作为聊天和聚餐的地方。

这冰天雪地里,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娱乐,赏雪景与其说是一种享受,不如说是受罪——这白茫茫的一片,乍一看很不错,关键是他们已经看了好几个月了。

看得都快吐了好不好?

所以很多时候,大家愿意围在炉火旁,一边喝茶,一边交流一下修炼的心得。

唯一坐不住的,就是那个小女孩了——吃不到血食,她浑身不得劲。

可是李永生也不能解开她的变形术,让她化作大蝙蝠,去雪地里觅食——这里距离军营实在太近了,万一被人发现,麻烦可就大了。

整体而言,中土人对血魔不太畏惧,但这里是东北,紧邻着伊万,伊万国关于血魔的传说,对当地人还是很有些影响的。

血奴吃不到多少新鲜血食,变得相当烦躁,到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找到了李永生,“我说,咱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我有种感觉,那个英王就在军营里,是不来见你。”

血魔的直觉,还是相当可靠的。

李永生身边真人虽然多,能用神识感知,但是面对东北的大军指挥中心,可能这么做吗?

事实上,其他真人等得也有点不耐烦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