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八百零一章 风雪回归路

这样的战术,是李永生能想到的,最经济的回归之路了。

当然,这个“经济”,是对别人而言的,是以减少中土豪杰的损失为目的。

对李永生来说,这个选择非常不经济,如果他是中土国某个隐世家族当家人话,只凭他今天这个战术,就可以去家族的祠堂里自杀谢罪了。

六名真人傀儡,足足的六名,就被他这样当作一次性的消耗品用掉了,帮的还是外人!

当然,作为观风使,李永生是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的,反正他没把显达真君的傀儡浪费掉。

不仅仅没有浪费掉,他还将第三击,用在了突破中央的两千人身上。

因为那金锏的两击,给中间的两千人造成了部分混乱,再看到明显威力更大的一击出现,这两千人真的有打马就跑的冲动。

这样的攻击,真的是太可怕了,真的是可以媲美尊者了。

不过,这两千人既然能守在中间,战斗力显然要比其他的千人队高一点,没几个人转身就跑——事实上,只要不傻的人就看得出来,想跑都跑不了。

两片白色的光芒,就像纱罩一样,从两个千人队上升起,迎向了空中的巨锏。

这是军队的防御战阵,可以承受相当的攻击。

但是真君傀儡出手,仅次于真君出手,又哪里是两千人能挡得住的?

黄色的大锏重重地砸向两团纱罩,纱罩上漾起一层清波,然后……居然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下一刻,空中金色的大锏再次凝聚了起来。

这一击,将中间两个千人队的战斗信心,彻底打没了。

不是咱不想打,而是根本……没法打啊,最强的防御战阵,被人家轻松一锏就打没了。

而且金锏和白纱同时消失了,但是两股强大的灵气碰撞,可是不会就此湮灭,光是那碰撞产生的余波,就直接将百余骑震得飞出去十余丈。

就连想上前攻击的中土人,都不得不停下脚步,硬扛余波的冲击。

眼瞅着大锏即将再次落下,前方的两个千人队哪里还敢再激发战阵?就在金锏再次凝聚出的时候,不少人一拨马头,直接亡命而逃。

按说战阵是可以多次激发,但是战阵也不是无条件就能催动的,将士们要付出体内的灵气,越强大的战阵,付出的灵气也就越多。

能抵挡这么强大一击的战阵,可以想像得到,两个千人队付出了多少。

那么他们现在的选择,也很好理解了——反正是守不住了,大家跑吧。

第四锏的力度,其实比前三锏的力度都要小一点,可是此刻的柔然人,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哪里还顾得上观察这个?

这一锏下去,前方的通道彻底打通了,一眼看过去,能看到中土边境那一条涌动着的黑线。

倒是有个万夫长比较侥幸,脱离开了被金锏袭击的范围,看着第四击,若有所思地发话,“这个威力……好像也不是真君?”

下一刻,他就大喊大叫了起来,“快攻击,围上去……他们发不出下一次攻击了!”

但是想现在军心已乱,谁顾得上听他说这个?

就连最外侧的两支千人队,都魂飞魄散,打算跑路了——谁也没信心面对这恐怖的金锏一击。

倒是李永生的声音,声震四野,“弟兄们,家就在前面!有能力的帮着遮蔽两侧,其他的快点走,只要咱们能回去,就是一场大捷!”

他是用中土话吼出声的,在场的中土健儿都听得明白,但是大部分的柔然人,就不是很清楚了。

最有能力的,应当就是十余名中土真人了,他们不但负担了冲阵任务,还负责了掩护大部队通行的重任——陪着他们的,是几十名从伊万国征战回来的司修。

当然,还有一些司修游侠儿,也冲上来协助掩护。

至于那些打算上来帮忙的制修,却是被他们直接撵走了——还不快跑?凑什么热闹!

甚至有个别司修,直接出手,将那些不听劝的热血制修扇走了——马勒戈壁的,这种事轮得到你们凑热闹?

大队人马,卷起漫天的风雪,冲着缺口狂飙而去。

那种冲击性的视觉效果,实在太令人震撼了。

后来这些游侠儿里,出现一名很有名的画家,而他最著名的作品,就叫《风雪回归路》!

那狂奔的骏马,带血的长刀,中土健儿脸上的坚毅,柔然人脸上的惊恐,以及行进中卷起的风雪,甚至冲着前方跌落的人头……

不过世间事,大抵不会那么十全十美,那名没有受到太大伤害的万夫长,没命地尖叫着,“围上去围上去,攻击啊……他们发不出下一次攻击了!”

他的镇定,影响了周边的部分人,也跟着他喊,“围上去攻击啊……他们发不出下一次攻击了!他们怕缠斗!”

这声音逐渐地大了起来,不少柔然士兵从混乱中清醒过来,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冲回去。

但是就在此刻,战场上空,金色的大锏再次凝聚了起来,虚虚地悬在空中。

目睹这一幕,绝大部分柔然士兵的反应就是:跑,跑得越快越好!

而与此同时,一条人影箭一般射向了万夫长,不是别人,正是公孙未明!

虽然遭遇了禁空阵法,但是未明准证并不甘心简单地驱散对方,保证自家的队伍安全通过,他四下寻找着一切值得攻击的目标。

这名没命大喊的万夫长,就引起了他的关注。

事实上,关注到这名万夫长的人,并不仅仅是未明准证,呼延书生比他还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就连使用幻象迷惑对手的佘供奉,也注意到了此人。

但是佘供奉单打独斗的战力一般,也有更重要的事儿去做,所以无视了此人。

呼延书生倒是知道,不能让这厮继续喊下去了,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这种事儿有的是人想做,比如说……那个非常爱出风头的公孙未明。

没错,未明准证就是这么爱出风头,发现这厮有重整队伍的打算,他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万夫长是吧?借你人头一用!

万夫长见状,想也不想转头就跑,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没可能跑得赢一个准证。

至于另一名万夫长,早就被金锏打成重伤,被心腹没命地救走了。

到了这一步,柔然军队彻底丧失了抵抗的决心。

大家都在打马狂奔,没命地想要脱离战场,至于说缠斗什么的,早就被他们丢到了脑后。

也有一些热血的柔然人,想要反身攻击中土人,但是……大家都在跑路啊。

所谓的兵败如山倒,也就是这样了。

金锏的第五击,终于是没有打下来……

说实话,李永生有发动第五击的能力,甚至可以发动第六击,但是……真的不能那么做。

这不是害怕缠斗的问题,而是这连续六击发出之后,柔然人就会琢磨了:能这样持续发出强大攻击的,怎么也是个真君了。

前文说了,真君傀儡能发出的攻击,弱于真君,但是他们调用天地灵气的能力,又跟真君相仿,有心人若是肯琢磨的话,就会意识到:这是介于真君和巅峰真人之间的水准。

所谓的半步真君,说的就是这个。

其实真君傀儡发出的攻击,无限接近于真君。

而根据国际公约,在国战中,不得擅自使用真君,要遵循对等原则。

所以李永生尽量少使用真君傀儡,努力营造一个假象:这是即将证真的真君出手了。

事实上,这有些掩耳盗铃,虽然显达真君的意念,已经被彻底消灭了,但是柔然国的真君仔细推算一下,大致也能得出结果:你们是使用了真君傀儡!

使用真君傀儡,这其实……也是不合约定的。

但是,这就属于打擦边球了,核武器不能使用,用一用贫铀武器,问题不算太大吧?

李永生想法就是,贫铀武器我用了,但是我努力地克制,表现得好像没用过一样。

他有他的算计,不过柔然军队的软弱,也超出了他的估计……竟然就这么放弃抵抗了?

柔然人确实被这一次冲击吓破了胆,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是个人都知道,在中土大部队冲过缺口时,是最好的攻击时机,但是偏偏没几个人敢这么做。

原因也很简单,再怎么攻击,中土人的回归是挡不住了,咱们现在冲上去,无非就是多杀少杀几个中土人的问题。

事实上,柔然军方一直打的,也是这主意——能全留下就全留下,能多杀一个就多杀一个,起码要打得中土人不敢轻易越境。

然而,这话说一说容易,想要做到,还真的不容易,在柔然人强势的时候,这么做没有问题,两个柔然的千人队,就毅然决然地死在了阻击途中。

他们相信,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战友会为他们报仇的。

但是目睹眼前这一幕,傻瓜才会相信牺牲是值得的。

我倒是也想一命换一命,可是我这些战友们……他们都在忙着跑路啊。

那么,我为什么不跑?难道是想证明自己比较傻?

要不说在战斗中,士气是非常重要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