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九十四章 怕你不敢听

这样就结束了?双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有点不敢相信。

善后还是用了很长时间的,营地里的牛马羊之类的,都要分一分才行。

不过双方都有默契,你争的地方我就让了,没必要硬抢。

而且伊万人这次来,也是做好了准备的,两名大骑士准备了两个大储物袋——是那种质量不太好的,用两次就要散架。

不准备这个玩意儿不行啊,带着活的牛羊赶路,就等着别人追杀吧。

俘虏?那也没人要,带不走的东西都不值钱。

大家求的都是死物,连大部分的马匹都杀死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没什么太多值得争的。

接下来,就要各走各的了。

原本,海霏丝还想指挥对方的人马,但是在战斗中,她也看清楚了,对方起码有七八名大骑士,虽然都蒙着面,看不出来历,但是她可以确定,起码有三人是伊万族的。

这就没法指挥了,换她老爹来还差不多,她是真的不够资格。

当然,她还是要争取一下的,大公的女儿嘛,这个身份让她能够尝试一下。

于是她冲着朗度伯爵一拱手,“伯爵阁下,不一起回吗?”

在见到这些大骑士之前,想让她说出“阁下”两个字,真的是千难万难,有实力的人,总是更容易受到尊敬。

现在,她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敢仗着区区百余人,跑到柔然来肆虐了。

海霏丝自问,自己手上若是有这么一支力量,敢从伊万边界冲到中土边界去。

他们这一次相遇,也给伊万人造成了一个错觉——关于柔然被劫掠一事的错觉。

这错觉不是说伊万人比柔然人强很多——伊万人其实从来都这么认为。

错觉是,在柔然和伊万掀起轩然大波的,不是同一支队伍!

从斯木克惨案开始,就有阴谋论者认为:在斯木克大开杀戒的,不是柔然人而是中土人。

当柔然被伊万冒险者尽情蹂躏的时候,这种阴谋论者还增加了不少:你看,我们就知道是中土人干的,先折腾伊万后折腾柔然,这是想挑起咱们两国的仇恨。

为什么挑起仇恨?很简单啊,中土现在诸王造反,他们自顾不暇,怕咱们趁火打劫。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个最接近真相的猜测,最终是没有流行起来。

原因也很简单,在柔然肆虐的伊万冒险者,只有区区百余人,虽然里面大骑士比较多,但是有不少大骑士就是伊万人。

简而言之,伊万人认为,这区区百余人,不足以攻陷斯木克城。

要知道,当时的斯木克城里,有最少六名大骑士——最多就不清楚了,想攻陷这样一座城市,对方的大骑士得翻倍,至于说人数……起码不得有一千人?

一千人……真的是很少很少了,要知道,当时的斯木克,有足足两万多伊万人。

一千人打败两万人?伊万人绝对不会承认有这种可能性,这不仅仅是中土人准备充分的问题,这还涉及到了伊万人的尊严。

制造斯木克惨案的,有几千人(?),而在柔然制造杀戮的,只有一百多人,那么,这显然是不同的两支队伍。

当然,真相迟早会揭开,不过,大多数真相存在的作用,体现在时效性上,过了期的真相,会有多少人在意?

对于海霏丝问话,朗度伯爵表现得一如既往地绅士,他微微一笑,非常婉转地拒绝了,“非常抱歉,海霏丝小姐。”

但是百草生香的想法就不同了,看着对面的伊万大公的女儿,她心里忍不住生出了杀意,于是凑到李永生身边,低声发话,“把她也杀了吧,正好挑起伊万国的仇恨。”

李永生侧过头来看着她,直看得她毛骨悚然,才淡淡地发话,“她活着更好,你百草家收回这一片草场的可能性会大增。”

杀了她,我们收回草场的可能性更大!百草生香暗暗地腹诽。

海东青家族杀了伊万国铁弗大公的女儿,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呀。

不过,想到这么一来,海东青家族可能会得到柔然上层的支持,反倒会多了助力,百草生香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或许,让海霏丝死在回伊万的路上,是更好的选择。

她退让了,可是李永生还是要计较一些事情的,他冲着某个大骑士喊一声,“喂,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是哪个家族的吗?”

天地良心,自打看到对方真人的数量,这名大骑士已经躲在众人身后了。

他心里无限地后悔,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垂涎起此人的财富了?

我早就应该想到,敢从伊万一路烧杀掳掠到天圣原的主儿,会是好惹的吗?

当时真的是蒙了心了!

战斗越到尾声,他心里就越后悔,对方的人数、战斗力,全面超过了己方联军——七八个大骑士,足以留下他们所有人了。

更糟糕的是,他刚才抢劫藏宝室的时候,在战斗中受了伤,这就越不是对手了。

所以他老老实实地躲在大家身后,希望能蒙混过关。

不过,现在对方都站出来叫板了,他是想藏都没处藏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能走出来,冲着李永生讪讪一笑,“我那就是好奇,纯粹的好奇,老兵你既然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

“呵呵,是吗?”李永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我算不算不敬上位者呢?”

大骑士只觉得自己脸色发烫,猛猛地咳嗽了两声,喷出一口鲜血来,勉力笑一笑,“都是一时的玩笑……唔,刚才我受伤了,需要休养一下。”

我在战斗中受伤了,你们没必要揪着此事不放吧?

“站住!”对方一名大骑士出声了,他冷冷地发话,“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似乎威胁我们的联络员来着?”

“玩笑而已,”猛虎和玫瑰佣兵团的大骑士出声了,这种时候,他怎么能坐视内讧?“朗度伯爵,咱们这可是在柔然境内啊。”

朗度伯爵沉着脸看着李永生,“这是……怎么回事?”

“是玩笑吗?”李永生冷笑一声,“如不是我威胁发出示警焰火,你恐怕已经动手了吧?”

“咦?”李永生这一方听到,居然还有这种事,众人直接散开,形成个半圆,冲着对方威逼了过去,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海霏丝小姐,”受伤的大骑士扛不住了,求助地看向大公的女儿,“我可是听了您的。”

海霏丝面无表情,心里也在暗骂:不长眼的东西,敢来柔然玩命的人,是你能随便打秋风的吗?

这时候,她就忘了,当时李永生也曾经希望她主持公道的,只不过她却只是想看好戏。

反正,对大公之女来说,她做的什么都是对的,不存在任何的错误,现在虽然她不想出面,但是她认为,自己出面,对方也得卖个面子才对。

所以她沉吟一下,还是淡淡地发话,“都是伊万好男儿,给我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

这时,大家已经从李永生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经过,公孙未明先不答应了,“什么玩意,还敢惦记我们的宝藏?”

“他也只是好奇,”海霏丝瞪他一眼,又看向张老实,“朗度伯爵,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佣兵团的都是粗人,没必要理会他们。”

不等张老实回答,李永生轻笑一声,“海霏丝小姐,你想得多了,我只是想告诉那位大骑士,我的家族是铁勒王族!”

“原来是铁勒王族,”海霏丝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心说王族又如何,铁勒早就是过去时了。

不过下一刻,她就是一愣,眼睛也瞪得老大,“不会……不会是那个吧?”

她身后的两名大骑士也齐齐一震,眼中发出惊骇的光芒,不约而同地,他们想到了一个流传得极广的传说——“铁勒王藏宝”!

铁勒王国是亡于龟兹人之手,后来铁勒王的后裔借了回纥兵马大败龟兹,高兴之下就宣布,王族有藏宝,咱们亡了龟兹之后,我取出来大赏功臣。

结果回纥人听说之后,起了歹心,连通龟兹人,坑掉了铁勒余部。

但是铁勒王的后裔果断自杀了,铁勒的藏宝,也就成了谜。

回纥人这件事,做得非常不地道,同时也使“铁勒王的藏宝”变得众所周知。

后来柔然灭掉了龟兹,时不时就有关于藏宝的消息传出,据说还有人误入宝藏之处,取出了一小部分,结果身中“铁勒王的诅咒”而死。

柔然国甚至派出大批丁壮,四处挖掘铁勒王宝藏,结果宝藏没找到,却因为役使民夫过度,激反了几个小部族,引发了一场内乱。

简而言之,别的宝藏的传说,可能是假的,铁勒王的宝藏,那绝对是真的,而且数量极为庞大——铁勒强盛的时候,有三个柔然那么大。

不过,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两名大骑士不但没有狂喜,反而情不自禁地倒退了两步,直接将兵器也掣了出来。

有些秘密,是不能随便听到的,会死人的!

海霏丝虽然反应慢一点,见到他俩这副模样,也醒悟了过来,她也倒退两步,干笑一声,“阁下……没必要开这种玩笑吧?”

那可是铁勒王的宝藏,就算铁弗大公知道消息,也不敢随便乱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