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八十八章 委屈的血魔

李永生才不会理会血魔的委屈,很强硬地回答,“你撞上我,那就是有关系了!”

他一摊双手,“我不好杀了你,也不能放你走,勉强收了你算了。”

青灰色的蝙蝠眼珠一转,“你完全可以放了我,我可以用血祖之名起誓,绝不伤害中土任何一人,我的目标是伊万……他们乱了,不是对你也好吗?”

这家伙被捉来之后,一直表现得非常惊恐不安,甚至连话都不说,大家都以为,这血魔不会说话,哪曾想,这厮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明白着呢。

李永生却没觉得意外,他淡淡地回答,“对我当然好了,对中土人也好,不过你要搞清楚,伊万人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也是人族……”

青灰色的蝙蝠眨巴眨巴眼睛,愣了好一阵,才说了一句,“好像……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吧?”

“嘿,”李永生笑了起来,他实在没办法不笑,“你倒是什么也知道,这么跟你说吧,伊万族没有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之前,我绝对不考虑使用非人的种族来报复,这是我的底线……我说,你这句话听谁说的?”

“公孙未明,”血魔毫不犹豫地泄露了消息来源,“我觉得,这话很符合老祖留下的传承记忆,据说血祖和揶教,原本也是一家来的。”

“那点破事不用你说,我都知道,”李永生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然后他又提起了点兴趣,“记忆传承?看来那老蝙蝠,对玄青位面很上心呀,你是跨位面来的?”

“不是,”青灰色蝙蝠不住地摇头,“我是玄青土著,得了一滴祖血。”

李永生点点头,“这种机缘都能得到,你很幸运。”

他很清楚血魔这一套,其实是一种修炼方式的传承,一只小蝙蝠,得到一滴所谓的祖血,就能进化成初代血魔,这不啻是天大的机缘。

说来说去,血魔也算是香火成神道的,不过是变种,走了捷径,看起来就非常反人类了。

“我幸运个毛线!”青灰色蝙蝠气得破口大骂,“第一次出门,还没喝一口热乎的血呢,就被揶教抓住,镇压了几百年,好不容易被解救了,又落入你的手里!”

“嗯?”李永生冷冷地看他一眼,“落入我的手里……你很不情愿?”

“好吧,我情愿,”血魔可是不想跟他争辩,它虽然是玄青土著,但终究是得了血祖的传承记忆,跟那些二代和三代血魔不一样,它知道道宫有多么恐怖。

旁人都说,中土的功法克制血魔,所以血魔不敢去中土,这话……倒也不算错,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初代的血魔们都知道,中土的道宫在上界有多大的势力,是多么地恐怖。

但是它必须还要争一争,“我一旦归顺了,这血食……怎么办?”

你还想啥呢?李永生闻言,差一点就要发火了,最后还是冷哼一声,“这不是还有牛羊之类的吗?吃那个好了。”

“牛羊?”青灰色的蝙蝠眼珠子一瞪,好悬跳出玉石槽,“你让我吃那些?”

血魔吸血,也讲个纯正,人类的鲜血是最好的食物,当然,体内有香火气的更好——尤其是揶教的香火气,那是大补之物,能帮助他们快速地提高修为。

吸牛羊的血,那成什么了,简直是太丢人了好不好?

李永生淡淡地看它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怎么,不愿意吗?”

血魔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还不敢明说,只能期期艾艾地回答,“那我不吸年轻的处女血,去吸老人的血,总可以了吧?呜呜……”

它得了血祖传承之后,出门第一天,就被抓住了,还没有吸过人血呢。

想到自己不能吸鲜美的处女血,也不能吸精壮男子的血,而是要去吸又老又韧、杂质还特别多的老人血,它觉得心里的委屈,简直是无以言表。

这一刻,它的悲伤逆流成河,忍不住哭出了声。

“你还委屈了?”李永生眼睛一瞪,“再叽歪,信不信我让你去吃草?我最讨厌挑食的。”

“好吧,”血魔一个激灵,就恢复了正常,“牛羊血就牛羊血吧,尊贵的大人,我想知道,我为您效命的时间,需要多久?”

李永生正琢磨着,也许可以做个测试,血魔吃草的话,能不能维持战斗力和进化能力。

这种测试,在仙界是不方便做的,但是在下界,就可以肆无忌惮一点。

他正想得入神,猛地听到这话,就很随意地回答,“那当然是要久一点了。”

他也没想着一直奴役对方,但是总要等他交卸了使命,带着永馨飞升之后吧?

“五万年!”初代血魔斩钉截铁地发话,青灰色的人面上,带着毅然决然的表情,“不可能更多了,这是我的底线!”

五万……年?李永生看着这张青灰的人脸,配上那一只尖尖的嘴巴,他竟然从对方毅然的表情,看到了说不出的别扭和滑稽。

我倒是忘了,血魔的生命周期,是非常长的,活个十来万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很想讨价还价,说个八万年什么的,但是这种行为,真的是太LOW了,有损他观风使的形象和名声。

所以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嗯,我佩服有底线的人……以及血魔,就五万年好了,你要用那只老蝙蝠的名义,起个誓才好。”

对于血魔来说,用血祖的名义起誓,是最好的约束,它们这个传承体系很特别。

青灰色的蝙蝠眼珠一转,试探着发问,“也许我的誓言,会召来血祖,这个……合适吗?”

“切,”李永生不屑地一笑,“你要是能召来它,哪怕只是分身,我就只奴役你四万年,努力吧,骚年……为了减少你被奴役的时间。”

血魔的脸上,泛起了明显的失望之色——看来老祖的名头,果然是吓不住道宫的人。

“好吧,”它颓然叹口气,“看来我别无选择了,我真的希望,自己还是那一只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懂的蝙蝠,哪怕会活得时间很短,但是,那是属于我自己的精彩。”

“我就不知道,蝙蝠也喜欢喝鸡汤,”李永生淡淡地看它一眼,“起誓记得用真名。”

“我去……”青灰色的蝙蝠哀嚎一声,“你连真名都知道?”

在仙界里,血魔不管从哪一点讲,都不算良善的品种,吸血这恶习就不说了,坑蒙拐骗的事做得也不少,血祖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

血祖的习惯就是,起誓我认,但是我的子孙要以真名起誓,否则那不是我的因果。

这只血魔本来还打着偷鸡的算盘,听说面前这位连这个都懂,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第二天天色放亮,李永生收起阵法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真君傀儡以及血魔。

不过这一次,青灰色的蝙蝠没有再被索子捆着,身上的银针也不见了,就是用它两只爪子,在地上一蹦一蹦地跟着跳动着。

“我去,”佘供奉第一个跳了起来,他揉一揉眼睛,“这样……也行?”

他是北极宫的供奉,最是知道血魔有多难缠,更别说这原生态的初代血魔了,就算是揶教大主教出手,可以将其净化——也就是抹杀,却绝对无法奴役。

事实上,真君级别的大主教出手,都未必留得下初代血魔。

他都傻眼了,别人自然也都懵了,倒是公孙未明眼珠一转,“李大师,我那个真人傀儡,跟你换这个血魔……换不?”

“行了,别开玩笑,”丁青莲忍不住出声,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不太喜欢公孙未明,“这血魔可不是傀儡,而且……你知道初代血魔的战力吗?”

“我比你清楚!”公孙未明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战力也就那么回事,不好杀死罢了。”

这话也对,血魔难缠,也难杀,却不是以战力强悍取胜。

不过,血魔还有一个长处,也是相当地有用——威慑力很强。

队伍里的八个柔然人见到血魔,就连以聪慧著称的生香大小姐,也忍不住尖声叫了起来,“怎么……怎么就放开它了?”

二十名波斯的美少女,当场就吓昏过去三人,其中一人还失禁了。

公孙未明见到这一幕,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可惜了,这么拉风的俘虏,竟然不能交换过来……永生你要它也没大用吧?”

“没啥用,”李永生信口回答,“不过总不能放出去害人不是?以后就叫它血奴了。”

“其实可以放回伊万去,”方真人提出了建议,不愧是天机殿出来的,根本不把黎庶当回事,尤其是外国的黎庶。

杜晶晶对这血魔,倒是没有多少敬畏之心,她上下打量它一番,“永生,这家伙……是公的还是母的?”

李永生也没操心这事儿,回头看一眼血魔,“公的还是母的?”

“吱吱,”血魔小心翼翼地叫两声,谁也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我去,李永生抬手一抹额头,尼玛……这是又开始装了?“给它弄一只母羊来,越老的越好,它很久没吸血了。”

“越老的越好?”杜晶晶狐疑地看一眼血魔,然后微微颔首,“也是,你看,它感动得都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