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七十八章 捕狼

这些柔然奴隶散了摊子,对中土的修者影响并不大,不过既然能在这里拉起一支反抗的队伍,为什么不让他们带给伊万人更多的麻烦呢?

整顿这些人,并没有用了中土人多长时间,他们非常简单粗暴地宣布,俘虏中的六名司修,就是六个将军,每个将军可以领不超过五百人。

至于你们未来的训练、作战计划和利益分配,都由六个将军商量着做主,我们并不干涉。

而且,中土人还给他们发下了兵器和皮甲,每个将军五百套,他们能拉到什么样的下属,全看他们自己努力了。

反正一共两千六百多人,六个将军的上限,也不过就是召三千人,相互之间的实力,相差得不会太远。

为了防止他们因为争权夺利而火并,呼延书生特意宣布:我们下一步的离开,只是暂时的,随时还有可能回来,万一发现有些人不打外人,反而自家内讧,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这样的威胁,威慑力到底有多大,实在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短时间内,六个司修绝对不敢捣乱的,毕竟发出警告的,是一个拥有十多名真人的组合。

至于说日子一长,可能会出幺蛾子,这就实在太正常了,呼延书生也不指望他们能持续多久,能撑个三五年的就行了,他们又不想颠覆伊万国——暂时也没能力颠覆。

甚至这些人在撑个一年半载之后,会悄悄地返回柔然国,那也由他们了,柔然国的高阶修者和神官,也不是吃干饭的,肯定能察觉这些人的蛛丝马迹。

到时候,柔然国想不背这个锅,恐怕都不可能了。

随着六个将军的设立,柔然奴隶们明显有了关注的事情,每天活得也不是那么茫然了。

有些将军下手比较快,通过部族或者地域关系,拉拢了一些注定属于自己阵营的人,于是没过两天,居然有人开始在营地里舞枪弄棒,还有人竟然拿了弓箭,想出去打猎。

这一场雪下得有点早,气温又有所回暖,出去打猎也不是不可以,雪天能出去的话,打猎物还是比较容易的。

但是呼延书生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开什么玩笑,你们说什么要练弓箭的手感,谁知道这两千多人里面,有没有人藏着别的心思?

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让任何消息泄露出去。

又待了三天,两尺深的雪,化得差不多一尺不到了,很多阳光照射的地方,都露出了地面,天气不会再变得更暖和了。

而朱尔寰为四名真人炼制的傀儡,也基本上定型成功了,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李永生甚至拿出了一些位面本源,让朱尔寰加速对傀儡的定型。

蜃蛇感受到了本源,遗憾的是,它的表达能力不够,佘供奉只是发现小家伙最近有点躁动的意思。

九尾青丘狐也感受到了本源之气,可是它不敢跟方真人说,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找到李永生,“敢问仙使,我还要煎熬多久,才能见到采臣呢?”

李永生想一想,给出一个答案,“待我回到江南之后,能等吧?”

“有希望,当然就能等待,”九尾青丘狐恭恭敬敬地回答,“打扰仙使了。”

第二天傍晚,出去打探的方真人回来汇报,“李大师,我借老祖宗的迷魂术,打听到一个新的消息……”

九尾青丘狐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所以在打探消息的过程中,主动出击,控制了对方的神智,于是方真人得知,那小小的马匪白狼,竟然敢对己方一行人开出赏格来。

李永生马上就拿定了主意,“本来还说,就这么走了,实在有点可惜,既然这厮送上门来,那肯定要拿他开刀了……打了他再走,方真人你觉得怎么样?”

“我对此倒是无所谓,”方真人其实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整天看到的除了白色的雪,还是白色的雪,偶尔看一天,算是赏雪景,天天看下来,他都有轻微的雪盲症了。

不过他还忍不住说一句,“打了白狼,岂不是伊万人会少受很多骚扰?”

中土豪杰来此,可不就是为了给伊万国添麻烦的?

说来说去,他是真的不想在这里继续熬下去了,只是不敢明说。

李永生笑了起来,“你说得没错,但是,不打掉白狼的话,这些柔然奴隶,要面对很大的威胁,尤其是……这厮竟然敢发出悬赏,咱们若是没有应对,你以为这些吓破胆的柔然奴隶,能坚持多久?”

顿了一顿之后,他继续发话,“只有打掉白狼的嚣张气焰,柔然奴隶们能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才能撑得更久,对中土国才更有利……咱们最终的目标,是挑拨柔然和伊万的关系。”

方真人默然,半天才点点头,“李大师的战略布局,我深感佩服。”

“一家之言罢了,”李永生又笑一笑,心说我其实希望,你能用更充足的理由,说服我不动手。

这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全能的,多多听取大家的意见,博采众家之长,才能让中土豪杰损失得更小。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不仅仅是方真人没有反对意见,其他真人听说之后,也表示赞成,大家共同的感觉就是:这白狼算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对咱们发出通缉?

这种货色,要是搁在中土,随便哪个真人伸伸手,都能打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既然商定了对策,大家也就都不再犹豫,第二天夜里,中土修者几乎全军出动,营地里就只留了二十几名伤者。

朱尔寰留下了,跟他一起留下的,还有两名真人,以及呼延家的司修——此人在,能最大程度地控制柔然人。

李永生他们一行的方向是撒彦岭,那是北佳草原西边的山岭,是白狼的大本营。

大家都知道,白狼马匪就藏身在那里,具体方位没几个人能说得清楚。

不过这并不重要,往那里赶路就是了,眼下的伊万,基本上算是进入了冬天,出来活动的人少得可怜,等到了撒彦岭之后,大家慢慢查找也就是了。

撒彦岭距离乌海营地,差不多有三百里,李永生他们在一夜之间,就飞了两百多里地出去,然后大家寻了一个隐秘地方扎营,打算歇息一个白天之后,继续赶路。

然而,计划总没有变化快,正午时分,负责警戒的真人来汇报,七八里外,出现一支百余人的马队,正在往东赶来,看样子像是马匪。

为什么能判断出马匪?原因也很简单,这种天气里敢出动百人的,除了军队就只有马匪了,而对方没有穿着军装,而且还是五花八门的,不是马匪会是什么人?

至于说可能是牧民?别逗了,随身没有带着牛羊,怎么可能是牧民。

李永生闻言,赶紧唤起了张老实,两人一起到前方看个究竟。

他俩隐匿的本事都极高,很快就发现,对方这百余人里,只有两名司修,其他的都是制修,应该很好对付才对。

不过紧接着,他们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的情况,这个马队行走的路线,不是随便选择的,而是别人趟出来的——有人在这几天里,路过了这里。

李永生和独狼交换个眼神,就懂了对方的心意,观风使毫不犹豫地摸出传音海螺,低声发话,“带队伍过来,火速歼灭这一支马匪……对了,还要留些活口。”

他俩出手,就足以扫平这一支百人队伍,但是万一对方有示警或者传讯手段,没准会走漏风声,还是多召一些人来,比较稳妥。

提前布阵,也能拿下对方,但是对这么一支小杂鱼队伍,还要使用阵法材料,就有点奢侈了。

己方的援军到得很快,十个真人三十名司修,眨眼就摸了过来。

在传音海螺里,大家分配一下任务,然后齐齐出手。

这一支马队虽然只有百余人,但是散得很开,彼此之间还是有相当距离的,警惕性也极高。

但是双方的实力,相差得太悬殊了,战斗几乎是刚一发起,就结束了,其中还有二十多个被擒获的活口,两名司修都在其中。

方真人和佘供奉马上施展手段搜魂,这才得知,原来白狼已经带着主力,离开了撒彦岭,目前正在往东行走,正是要去找那一支柔然队伍的麻烦。

他们这一支马队,其实算是殿后的斥候,类似的斥候队,白狼派出去七八支,一来保护自家的安全,二来也是想试一试,能不能发现藏在暗中的敌人。

这些俘虏甚至给大家带来了一些隐秘的消息,比如说,其实白狼是大彼得堡某个大人物支持的,跟这里的驻军有合作也有交锋。

要不说,能做大的暴力社团,都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这一次,白狼也不想出山,他觉得发出了悬赏,就算表明自己的态度了,当地军方不该再找他的麻烦才是。

然而,军方似乎有意撼动他身后的大人物,说你不出来帮着搜查,那就是你心虚!

白狼也很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出山了——他的身边,起码有两名大骑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