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七十七章 袭击不断

聚居点里的居民做梦也没有想到,已经有人盯上了这个温暖祥和的地方。

——好吧,说祥和未必,伊万人里,脾气火暴的人汗多,但温暖的避风港是没错的。

因为遍地是厚厚的白雪,没有什么可以识别的标志物,寻找这个聚居点,李永生他们,用了差不多半个晚上。

但是一旦远远地发现,这里有个黑点,接下来大家快速地接近目标。

他们来伊万之前,就准备得很充分,现在每个人身上,都披着一件白色的带着头罩的披风,快速移动中,根本不怕对方发现目标。

当他们抵达聚居地里许的时候,才发现这里虽然开启了简单的防御阵,但是深夜时分,根本没有人关注外面出现了什么情况。

李永生不得不感叹,伊万人真的是拥有一颗大心脏——斯木克的屠戮,才过去几天?

他不知道的是,若不是有斯木克的惨案在先,这里甚至都不可能激活防御阵,区区几千人,就要架设一个防御阵,这对伊万国来说,都是很奢侈的事情。

也就是此处靠近柔然边境,人口又稀少,伊万国才不计成本地架设了简陋防御阵。

又因为斯木克惨案,他们激发了防御阵——这也增加了防御的成本。

伊万人不是不知道,附近有柔然人在活动,但是这么大的雪,柔然人可能来吗?

这个聚居点的伊万人,为自己的疏忽付出了代价,李永生他们只观察了盏茶时间,非常果断地发起了强攻。

防御阵在瞬间被打破,身着白衣的中土修者凶猛地扑了进去,开始了一场大屠杀。

有人尝试释放告警焰火,但是此番中土人来了多名高阶真人,多个示警焰火此起彼伏地升空,但是近在咫尺的中土人,将示警焰火一一拍落。

他们虽然奋力诛杀,但也仅仅杀死了千余名伊万人,不少人不要命地奔出了聚居地。

最后他们也没有放火,房顶上都是雪,烧不起来,所以只是将整个聚居点毁坏掉。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就果断撤离,消失在皑皑白雪之中。

逃出去的伊万人不少,但是大多数人穿得很单薄,偶尔有人能抓起一件大氅逃走,但是裤子都没穿,在这大雪中,能走多远?

更要命的是,很少有人在逃命的时候,记得带上食物。

而且大家逃出去,也不敢乱跑,生恐被人从后面追杀,所以很多人选择找一处雪厚的地方,藏到里面,希冀能躲过追杀。

凭良心说,这么做真的用处不大,真人的神识,那不是开玩笑的,比不上红外夜视仪,但是找出这些人,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所以,跑出去的人虽然不少,但是真正能保留下小命的,却是不多,至于说将这里遇袭的消息及时传出去,那就更难了。

这就导致了其他悲剧的发生。

接下来的两天里,李永生他们又接连袭击了两个聚居点,才施施然地撤回了乌海边的营地。

这三次夜袭,极大地震撼了北佳草原上的伊万人,一时间,他们都成了惊弓之鸟。

因为李永生等人袭击的时候,并没有斩尽杀绝,有大量的伊万人逃了出来,那些纷乱的脚印,很好地掩饰了袭击者的行踪。

他们甚至推算不出来,这些可恶的强盗是如何接近聚居点的。

所以其他聚居点的伊万人,只能昼夜轮流站岗放哨,睡觉的时候,都要把刀枪放到枕边,惶惶不可终日,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有一些有办法的人,离开了小聚居点,冒着生命危险,赶往了大的聚居点甚至城市——大雪天不赶路的禁忌,以及遭遇匪徒的危险,他们都不放在心上。

两三万人的斯木克,都被烧杀一空,小小的聚居点,怎么能让人有安全感?

没有证据表明,袭击三个聚居点和攻打斯木克的,是同一股势力,不过这种事情……需要证明吗?

近二十年来,北佳草原还没有出现过如此频繁的袭击事件,袭击者战力强大组织性极强,心狠手辣不要俘虏,并且来去如风,若说两者没关联,那才是胡说八道。

短短的几天之内,有不下三十拨人,通过种种方式联系上了白狼,问这几件惨案是不是他所为。

白狼虽然麾下有五千彪悍的马匪,也不敢揽下这么大的事情。

要知道,伊万国的军队只是懒得找他麻烦——成本太高意义不大。

可他若是真做下这样的事情,尤其是毁灭了斯木克,伊万国的大军绝对会追得他上天入地。

所以他们很干脆地否认此事:我们只是一群过不下去的苦哈哈,抱团取暖罢了,怎么敢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而且斯木克那一战,伊万国折了最少六名真人——我们白狼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吗?

事实上,问话的这些人也清楚,以白狼的智商,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不带这么找死的。

只是在这几起惨案里,有太多人损失了亲友和财物,根本已经急红眼了,热血上头的情况下,哪里还能理智行事?

白狼斩钉截铁地否认,那么,伊万人就必须要正视那个传言了。

一开始,他们觉得这传言有点不太可信。

虽然不少人赌咒发誓,确实是看到了柔然人动手,而红山谷里,除了柔然人之外,其他的奴隶和囚犯也被杀死了,这似乎证明了什么,但是他们总感觉有点匪夷所思。

柔然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了?

柔然和伊万的国界,也不是很太平,双方偶尔越界做点坏事,杀杀人抢抢劫,蹂躏个把妇女之类的,这都是常事,但一般来说,伊万人做坏事的时候比较多。

柔然人也做坏事,不过一般都比较隐蔽,做得死无对证,否则伊万人报复起来,才不像中土国那般磨磨唧唧,直接就是不讲道理蛮干。

像斯木克这种大惨案,就算是伊万人,对柔然人也干不出来——起码近十年没有。

不管怎么说,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应该是柔然人大举越界造成的。

听到这个分析,别人还没说什么,白狼先不干了,他公然表示:给我挖出这帮混蛋,我白狼个人出赏金,活捉一名柔然人,我给一个金卢布,死的也给十块银元。

李永生他们偷袭了三个聚居地之后,就回营地了,因为他们并不确定,消息是不是依旧保密——这大雪天固然不合适人类活动,但人类的潜力也很大。

所以他们并没有听说,白狼放出了这样的风声,虽然营地里每天都会派出真人和司修,四下侦查情况和打探消息,可他们并不能近距离打听更多消息。

现在的北佳草原剑拔弩张,几乎人人自危,不会轻易相信任何的外来者,尤其是黄色人种,更是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营地的柔然奴隶,见到大人们再次满载而归,听说又打下了三个聚居地,就算他们心里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精锐果然就是精锐。

大人们抢回来了不少烟草,还有大量的劣质伏特加和朗姆酒,让奴隶们很快就忘记了未卜的前途,兴高采烈地醉生梦死了起来。

李永生回来的第三天,公孙未明、方真人、佘供奉和子孙庙真人,先后将手里的真人傀儡炼制得差不多了,找到李大师,要求他帮忙定型。

这一次李永生就没再出手了,而是一指朱尔寰,“去找他帮忙处理,二郎庙有秘术。”

这就是他想出的折中办法,他教会大家炼制手段,但是最终定型的手法,一定要控制在一个范围内。

这样一来,就算这炼制手段传了出去,别人也不能随便捉了中土的修者,来炼制真人傀儡,必须要二郎庙鉴定过,这个傀儡是异族人,才会将傀儡彻底定型。

之所以选择朱尔寰,是因为朱主持帮着召集了群雄,观风使觉得应该有所奖赏。

而且二郎庙是子孙庙,有了此术,也不怕别人强取豪夺,若是此术给了隐世家族,一来这个家族容易因此而膨胀,二来就是隐世家族一旦衰败,也保不住此术。

子孙庙则不同,哪怕再衰败,护法也指望不上,还会有道宫帮着撑腰,毕竟是道宫系统的。

简而言之,二郎庙得了此术之后,兴旺就是可以预期的,哪怕出了什么意外而衰败,谁敢惦记对此术动手,那就正遂了四大宫的心愿——我道宫之术,岂是旁人能随便沾染的?

旁人听到这个消息,这才恍然大悟,为何上次教炼制手法的时候,朱主持居然也会在场。

公孙未明有点小小的郁闷,“我说李大师,你这明显也是才教会他的,为什么不能教我?”

李永生根本连解释都懒得出口,只是轻咳一声,“天气有回暖的迹象,把柔然人整顿一番,咱们也到了回去的时候。”

营地里的柔然人休养了七八天,基本上也就都缓过劲儿来了,虽然瘦弱依旧,可总算有了点精神,剩下的就是慢慢恢复了。

不过这里的柔然人来自天南地北,相互不服气的现象很严重,拉帮结伙的事情更是常见,中土人若不能帮他们整顿队伍,恐怕他们一离开,柔然人就得散摊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