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六十六章 托克的酒店

张老实扮演的,是一个破落的伯爵。

虽然他的衣服尚算华贵,能出手打赏人酒水,但那也是他维持贵族形象最后的门面了。

别的不说,真正的伯爵,身边哪里会有柔然人种的管家?

不过公孙未明倒是将管家一职扮演得不错,他面无表情地回答,“赢了当然会有赏赐,朗度伯爵的慷慨,整个大彼得堡都知道,当然,若是输了,那准备就承受伯爵的怒火吧。”

一听这个回答,众多闲人就没了兴趣,“切,十块银元就想买个奴隶吗?”

有些人听不太明白,就纷纷跟身边的人打听,何谓伯爵的怒火。

其实这伯爵的怒火——严格来说是贵族的怒火,要求不算太苛刻。

简而言之,一个贵族聘请别人,比赛什么项目,若是被聘请者希望得到胜利的分红,那么,他们一旦输了,就会自动成为贵族的奴隶。

其实这真的很公平,朗度伯爵只是想招聘个骑手,跑一场十块银元,但是骑手非要想分红,那你想得到什么,就要做好付出什么的准备。

但是斯木克这里,纯粹就是恶棍集中营,这种要求他们并不认可。

李永生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规矩,他正跟柔然奴隶低声说话,猛地听到公孙未明发话,“你,就是你了……想要当骑手吗?”

李永生觉得不少人的眼光注视了过来,抬头一眼,发现公孙未明正指着自己,忍不住愕然地一指自己的鼻子,“你在叫我?”

“没错,”公孙未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只有细细地盯着他的眼睛看,才能看到他眼神深处,隐藏着些许的笑意。

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了,李永生缓缓摇头,“抱歉,我不差钱,更不可能成为别人的奴隶。”

公孙未明却大着嗓门发话,“没有人要求你一定承受朗度伯爵的怒火,如果你不想分红,那么……只有比赛而已,难道你怕了吗?”

倒要看你打算玩什么,李永生迟疑一下点点头,“好吧,不过……这也仅仅是一个意向,我希望看到伯爵的骏马,才能做出决定。”

公孙未明笑着点点头,“这当然没有问题……是这样吧,尊敬的伯爵大人?”

张老实非常有风度地点点头,并不说话,但是贵族气质一览无遗。

有了“朗度伯爵”的邀请,李永生和柔然奴隶非常轻松地进了斯木克,卫兵就当没看到一般。

进城之后,李永生才低声发话,“你俩,还真会玩儿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公孙未明哭笑不得地回答,“感觉就是伊万人太好骗了……不过,这么打听消息,真的是很方便啊。”

我可没觉得有多方便,李永生忍不住生出点不平衡。

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张老实这货,真的是不一般,怪不得敢孤身进入异国捉拿逃犯,这手段真不是一般人能学来的。

正说着话,张老实一转身,直接向一家酒店走去,公孙未明左右一看,速度比他还快,刺溜一下先钻进酒店里去了。

李永生循着他的眼光一看,才发现不远处走来了几个贵族小姐,都是跟海霏丝一样的装扮,起码都是戴着宽檐面纱遮阳帽,有人穿着公主裙,却也有人穿着猎装和小马靴。

李永生收回目光,上下打量一下这酒店,发现也不是很大,房屋是原木搭建的,甚至连树皮都没有剥掉,屋外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几个简陋的伊万字。

“托克的酒店?”难得的是,他身边的柔然奴隶,竟然识得伊万字。

才一进入酒店,一股刺鼻的、令人窒息的臭气扑面而来,有汗臭味,有脚臭味,有狐臭味,以及酒臭和口臭味……

可以说,你能想象得到的,人体能散发出的臭味,这里全有。

李永生忍不住皱一皱鼻子,他不是个娇气的人,但也真有点受不了这里污浊的空气。

酒馆不大,也就十来丈方圆,近二十张桌子,里面有四十多号人,或坐或站,大声喧哗着。

公孙未明和张老实在墙角占了一个小桌,勉强能挤得下四个人。

李永生也不客气,带了柔然奴隶走过去,径直坐下。

他对这里不太适应,但是柔然奴隶却兴奋得紧,眼珠不住四下扫视。

对于这家伙来说,这里就算是一等一的豪华场所了,就像山里人初次见到五星级酒店一般,哪怕在柔然,这种地方也是相当罕见——毕竟柔然人是纯粹的游牧民族。

而这柔然奴隶,更没机会接触这种地方了,他只是在别人口中听说过。

李永生刚刚落座,公孙未明就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酒保见状,马上跑了过来。

“四杯朗姆酒,”公孙未明大声发话,又丢出一块伊万银元,高声地抱怨着,“该死的……为什么又是男人过来,侍女呢?你家酒馆的那个大屁股呢,我记得是叫索菲亚?”

换个柔然人敢这么说话,酒馆里的伊万人早就教他们学做人了,但是偏偏地,他说出来就没事,甚至伊万人都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幕。

那酒保接过来银元,很无奈地看他一眼,“我家掌柜说了,你再骚扰索菲亚,他会把你下面的那玩意儿割下来,喂给狗吃……他是认真的!”

“是吗?”公孙未明哈哈大笑了起来,“叫索菲亚端酒过来,我给你家掌柜的一个机会!”

“变态的柔然人,”酒保翻个白眼,一转身离开了。

紧接着,酒馆后门走进来两个女人,都是三十出头的熟妇模样,身材丰满惹火,一个褐发的,个头稍微低一点,一个红发的,却是极为高大。

“索菲亚,这里!”公孙未明一拍桌子,叫了起来,紧接着,其他人也大声叫着、笑着,还有人在吹口哨,好像有人往池塘里扔了一颗炸弹一般。

“都给我闭嘴!”红发女子大喊一声,很有点杀气腾腾,“否则我会往你们的酒里吐唾沫!”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就笑得更大声了,还有人出声挑逗,“哦,拜托来一杯加唾沫的朗姆酒,我喜欢索菲亚的唾沫!”

“你去死吧,你只配喝索菲亚的小便!”

“哈哈,小便也不错啊,你这小白脸,根本不懂女人的好处。”

“奏凯,你好重的口味,不要说我认识你!”

柔然奴隶早就被这场面震撼得找不到北了,他根本没注意,身边的其他三人,嘴唇在微微抖动着,交流着消息。

李永生现在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污浊空气,就是“如入鲍鱼之肆”的意思,事实上,他相当佩服公孙未明和张老实收集情报的方式。

观风使自家是去找底层的牛鬼蛇神,按说能保证消息的灵通。

但是这二位直接走了上层路线,对底层的消息或者不太敏感,但是那些上层修者的消息,轻松就能问出来。

就在这时,酒馆的门再次被打开,莺莺燕燕地走进来一大群贵族小姐。

这一刻,所有人都停止了喧嚣,愕然地看向她们,酒馆里寂静得可怕。

这种酒馆,哪里是贵族该来的地方?更别说贵族小姐了。

来这里的贵族,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落魄贵族——正如朗度伯爵。

贵族小姐里,走出一个气质不错的中年女人,她四下扫视一眼酒馆,迅速来到一张桌子前,微微一躬身,“见过朗度伯爵,我家小姐希望能得到您的管家。”

张老实轻啜一口手中的酒,将酒杯缓缓放下,又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块雪白的手帕,在嘴上轻轻擦拭几下,擦掉那几乎不存在的酒渍。

做完这些,他才看一眼面前的女人,用略带一点磁性的声音发话,“请问夫人,你是什么爵位?”

女人怔了一怔,才轻声回答,“我是红松男爵的未亡人,是铁弗大公府上的礼仪女官。”

“那最多也就是个勋爵,”张老实缓缓地发话,声音不高不低,“你打断了我喝酒……这不是一个合格的礼仪官该做的。”

李永生看得有点想笑,张老实这厮,装逼也装出一定的境界了。

可是那中年女人却有点受不了,她先是一愣,然后勃然大怒,咬牙切齿地发话,“我尊敬你,叫你一声伯爵,若是你想挑衅大公的话,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伊万国是等级森严,但是一个伯爵,怎么可能跟手握重兵的大公相比?更别说这伯爵是落魄的,那就不要怪大公府上的勋爵,也敢出声威胁他。

张老实又拿起白色的手帕,在脸上擦拭一下,似乎是被对方的唾沫溅到了一般,然后轻声发话,“小明,掌嘴!”

李永生的嘴角扯动一下,小明……好亲切的名字。

公孙未明身子一晃,不见动作,就只听到“啪”的一声轻响,中年女人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个红彤彤的手印。

中年女人捂着自己的脸,愣了有四五息的时间,才尖叫一声,“混蛋,你个劣等人,竟然敢动手打我?”

“你再叫,我不介意杀了你,”张老实慢悠悠地发话,“现在,离开我的酒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