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五十八章 如许风流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然后笑着点点头,“也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百草生香一抬手,两只洁白的玉手在空中轻轻一拍,“好了,去把咱们的族人带回来!”

百草家族里,还有十余名战士,被对方扣在了营地里——或者还有死伤。

百草生香后来带来的白马骑士,分出了三十多人,又带了一个百人队,跟着西阴山部落的人往西走了。

这些白马骑士,一个个气定神凝,多是中高阶制修修为,司修的比例占了有一成,一看就是百草家族的精锐,西阴山的人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

百草生香也没有着急回去,就在此处停了下来,她要等被擒的部族的人回来。

然后她们又聚在一起,低声商量起了什么。

李永生等人没事可做,就站在自家的营帐门口,一边随口聊天,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事实上,百草家族还真勾不起他们的兴趣,柔然第一美女也就那么回事,关键是她活佛克星的身份,以及今天的排场,令大家生出点八卦的心思。

柳麒出声打趣公孙未明,“是不是有点后悔,十八岁的童子功了?”

“这有啥可后悔的?”公孙未明是属鸭子的,心里再后悔,嘴上也不会软,他很不屑地表示,“看着高冷得很,背着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不是吧?”柳麒愕然地看着他,“你堂堂辽西公孙家,分辨不出童男童女吗?”

“喂喂,少扯啊,”公孙未明的脸微微一红,“三十多岁了,还被叫做童女……你家这么称呼人吗?”

柳麒听得就笑,也不反驳,他也知道,未明准证看出对方尚是处子了,所以他才有意刺激他一小下——公孙未明平时爱得瑟,拉了很多仇恨。

因为有百草家族的精锐在旁边,大家说话都很小心,李永生索性烧了几壶热水,大家冲泡茶叶喝。

中土人喝茶的习惯,跟柔然人不一样,柔然人喝砖茶,砖茶能帮着去腹中的油腻,而中土人多喜欢喝清茶。

李永生这一行人里,不少人身份尊崇,根本就不会委屈自己喝砖茶,不过这种情况,在柔然并不算少见,柔然的贵族阶层,学的也是中土那一套。

当然,那些西疆群雄,大部分还是喜欢喝砖茶的。

他们这里五花八门地冲泡着茶叶,百草家族那边议事议了半个多时辰,才告一段落。

然后,春花就向这边走了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她走到李永生面前,“这位朋友,我家大小姐有请。”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冲公孙未明一扬下巴,“还不快去?”

“这个……”公孙未明沉吟一下,略带着一点矜持发话,“这样不好吧?”

春花见状,脸拉了下来,“这位朋友,我家大小姐请的是你,不是他!”

“可是我在忙啊,”李永生笑吟吟地洗茶冲茶,“抽不出时间来。”

抽不出时间是扯淡,他是不喜欢对方动不动就将自己呼来喝去,刚才跟西阴山的人一块过去,那是为了解决纠纷,也就算了,现在还将自己叫过去,那就有点过分了。

不带这么糟蹋观风使的。

春花眼睛一瞪,才待出声呵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狠狠地瞪了公孙未明一眼,转身离开了。

公孙未明很茫然地看了李永生一眼:这女人……是怎么了?

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辜地看着他:我也不知道啊。

百草生香得了春花的回报,也是微微一怔,侧头远远地看了李永生一眼。

不过紧接着,她一摆手,招呼过来一个女修,低声吩咐两句。

然后,八名白衣侍女就在两方人的中间线处,支起了一个硕大的白色阳伞,又有人从储物袋里搬出了一张青色玉石制成的小圆桌,以及两张紫檀制成的椅子。

接下来,又有人生火烧水,在玉石桌上,也摆放出了紫砂的茶具——竟然还是功夫茶。

百草生香站起身来,款款走到紫檀木椅旁,缓缓坐下,戴着面纱的脸,看向了李永生,然后伸出纤纤玉手,隔空轻轻一摆,正是邀请人品茶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李永生就不能不上前了,人家在双方的中间线处相邀,还是主动先坐下,他若是磨磨唧唧,岂不是还不如一个女人痛快?

李永生大踏步走上去,公孙未明犹豫了一下,也紧紧跟了过去。

等到李永生走到紫檀木椅旁坐下,他就老老实实地站在李大师身后,看起来像是个护卫。

其实真正了解这家伙的人知道,未明准证这是又有点春心荡漾了。

李永生坐到椅子上之后,看着洗茶的侍女,鼻子微微抽动一下,“好茶。”

“顶级的凤凰单枞,特地从中土海右捎来的,”百草生香轻声发话,声音温婉却又不失清灵,“阁下也喜欢中土茶?”

“这种茶,喝起来实在太麻烦了,”李永生不动声色地回答,“烫杯洗茶什么的,比较费事,尤其是才倒进去的水,又要倒出来,太折腾了,我喜欢泡上一大壶茶,慢慢地喝。”

他的说辞,证明他对功夫茶,是有了解的,在柔然国,这样的人不多,但是对方连紫砂茶具都有,选的还是凤凰单枞,想必不会对此大惊小怪。

果不其然,百草生香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品茶,本身也是一种修行。”

“我是俗人,”李永生很无所谓地回答,“平日里诸事缠身,实在不习惯这功夫茶的喝法……没那时间,还是冲一大壶茶来得痛快。”

百草生香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心说这种明明懂得茶道的人,在自己面前,居然不附庸风雅,反倒理直气壮地自认低俗,却也是难得。

于是她的声音,越发地轻柔了,“单枞也可以冲一大壶来喝的。”

“那就糟蹋了单枞,”李永生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它就应该是功夫茶的喝法,大壶冲泡,实在不伦不类,还不如喝清茶……我并非不喜欢单枞,实在是没时间去调弄,却又不想糟蹋。”

这话隐隐有点锋利,但是百草生香并不生气,而是轻声发话,“阁下原本是雅人,何必自甘沦落为俗人?”

“没时间而已,”李永生还是很不以为然,“单枞原本是好东西,我无福享受罢了,一旦沉浸在这种享受中,会耽误很多事……还是大壶的清茶,味道不错,也合适我。”

百草生香有点不服气,“精专茶道,可以提升心境,你……实在有点可惜。”

“我并不认为可惜,”李永生摇摇头,“茶道一说,本来是图个逍遥自在,图一颗清静空灵的心,急吼吼地冲茶倒茶,未免着相了。”

百草生香默然,好半天才出声发问,“还未请教阁下,是哪一家人?”

这话终究是要问的,她的地盘里,出现了一股极强的战力,下手还非常狠辣,作为地主,她不可能不追究根脚——对方若是拒绝回答,她甚至可以翻脸将人拿下。

别看柔然没有路引制度,但是追查来历不明的人,是哪个国家都会做的,尤其是这一帮人,还非常地危险。

然而,李永生偏偏不回答,他只是无所谓地笑一笑,“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也仅仅是无心闯入了百草家的地盘,没必要盘根问底。”

这话也算有理,但多少有点不给面子,百草生香对此表示不认同,“问清你们的来路,是我百草家必须做的,否则莫要怪我们行使地主的权力。”

她虽然非常不满,也流露出了威胁的意思,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并不让人生出反感之心。

“非常没有必要,”李永生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相信我,你打听清楚之后,会后悔的……真的,有这些心思,你倒不如琢磨一下,怎么能把天圣原的草场要回来。”

桌边负责冲茶的侍女,刚刚倒了一圈茶,闻言将紫砂壶往桌上一顿,冷着脸发话,“阁下,我家执掌好说话,你得有个外客的本分!”

李永生看都不看她,端起一个小杯一饮而尽,然后长出一口气,“我不骗人的。”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无论如何,不能遮掩语气中强大的自信。

百草生香也端起一个小杯,抬手掀起面纱的一角,一口将杯中茶水啜干,半晌沉默不语,仿佛是在回味余甘。

良久,她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一摆手,身边的侍女就退了下去。

公孙未明却不退,不但不退,还端起一个小杯,也是一饮而尽。

百草生香沉默一阵,又看李永生一眼,轻声发话,“你们……来自中土?”

她的声音依旧柔和无比,而且她的眼中,竟然隐含着一丝笑意。

李永生闻言,却是着着实实地吓了一大跳,“这个……大小姐莫要开玩笑,激将法不是这么用的。”

“这用得着激将吗?”百草生香竟然发出了一声轻笑,一直以来,她可是不苟言笑的。

她看一眼李永生,又斜睥一眼公孙未明,声音却是越发地低了,“若非来自中土,柔然怎么可能出得了如两位一般的风流人物?”

李永生沉默不语,半天才干咳一声,“咱不带这么夸奖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