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五十一章 道统傀儡

李永生等人,在原地等了三天,北极宫和二郎庙,就送来了不少阵法材料。

同时,西疆的百余豪杰也赶了来,此外还有北六庙的三名真人和两名来自十方丛林的真人,道宫的司修也赶到了二十余名。

大家悄然地整顿一下行囊,给周边的中土游侠儿传个话,就悄然北上了。

柔然国虽然人少,疆域却着实不小,他们想要北上抵达伊万国边境,足有一千五百里。

若是中途沿着绿洲行进的话,起码要走一千九百里。

不过这一行总共两百人,真人就有二十多,储物袋带得极多,没必要绕路,可以直接穿越沙漠和戈壁。

在路上,大家遇到了两个柔然小部落,直接就灭口了,顺便抢来了一些柔然人的衣服。

众人扮作柔然牧民,就连玄女宫的丁经主,也在脸上抹了一点淡妆,一看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柔然妇女——她甚至涂抹了一些普通胭脂,看上去就像是晒出来的高原红。

不过,丁青瑶在换上这身衣服之前,足足洗了五遍,差点将这半新不旧的衣服洗烂——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这衣服上的味儿,实在太大了。

因为要避着人,大家都是昼伏夜出,李永生正好借白天的时间,祭炼显达真君。

对于祭炼真君傀儡,所有人都非常好奇,李永生又不避着别人,所以,除了司修之下的,知道自己没资格旁观,几乎所有真人都凑过来观看。

李永生也不担心他们学了去,事实上,很多手法没有相应的心法,根本就是没用的。

其中对此最感兴趣的,是惠道真人,他很想弄明白其中的道理。

这就是子孙庙的悲哀了,很多子孙庙,有非常精妙的传承——没有这个底气,也不要说建立子孙庙。

但是相对而言,十方丛林在知识上的积累,比子孙庙要厚重得多。

看了两天之后,惠道真人忍不住就出声发问了——很多手段他看不懂。

不等李永生发话,丁青瑶就阻止了他的提问,“能让你看到,这就是缘分了,你修入世道的,应该懂得知足。”

惠道真人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丁经主,将敌方真君炼制为傀儡,能更好地维护中土道统,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反对。”

丁青瑶冷笑一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真要得了这法门,太玄宫要面临灭顶之灾。”

惠道真人对这话无言以对,也只能默默地看着,太玄宫虽然是北六庙之一,跟玄女宫相比,那真的什么都不是。

更关键的是,他知道丁经主这话,还真的没什么错。

当天晚上,大家又漏夜赶了四百里,天亮的时候,下起雨来,趁着雨丝的遮蔽,大家又赶了一百多里,才在一个山坡的凹陷处,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歇息。

警戒哨放了出去,李永生也没兴趣再祭炼真君,来到山坡上,在一棵矮树之下,找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忍不住思绪起伏。

这里距离雷谷,五千里都不止了,也不知道永馨将那里,经营成什么样子了?

此刻的雷谷,会不会也在下雨?她是否能跟我一样,坐在雨中,思念远方的伴侣?

时近九月初,这里已经有些秋的萧索,秋雨透过树叶,落到他的身上,惊走了大片的飞蠓,带给他一阵阵的凉意。

山坡下,一个面有高原红的少妇走了过来,轻声发话,“那个显达真君……炼制得还顺利吗?”

“水磨工夫罢了,”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四大宫里,祭炼真君傀儡的手法失传了?”

“那手法本来也就只有白虎庙有,”丁青瑶很随意地回答,然后站到了他的身边,“我们三大宫,只会有道统真君傀儡。”

“道统真君傀儡,”李永生低声嘟囔一句,他知道这是什么。

那是即将老死的真君,见到自己飞升无望,自愿成为傀儡,在死后也能维护中土道统。

这是四大宫独有的东西,也是道宫超然于皇权的底牌之一,皇族里可没这种傀儡——那是家族式的体系,就算即将逝去的真君,也不会成为傀儡。

这倒不是说,那些皇族的真君没有献身的勇气,而是皇族的后人,就不敢让自家先人成为傀儡,这违背了中土国的道德认知。

将自家的老祖宗祭炼为傀儡,这得是怎么样操蛋的人?也配领袖中土?

道宫不存在这个问题,他们的执念是道统传承,愿意为道统献身的真君,都会得到后辈弟子的极大敬重。

当然,想要自己在将死前,化身为傀儡,那也是需要法门的。

丁经主的话就是说,四大宫里,应该还有一些真君傀儡,但是不管真君愿意与否,能将其炼制为傀儡的手段,只有白虎庙才有。

李永生疑惑地皱一皱眉,“真人就可以炼制真君的手法吗?”

“这个不太清楚,”丁青瑶摇一摇头,“就算是真君炼制真君的手法,也算数得着了。”

李永生想一想,又问一句,“他们隐藏得这么深?不跟其他三大宫分享?”

“四大宫也不是铁板一块,”丁青瑶悻悻地回答。

她现在说的,全是道宫的辛秘,就算在四大宫里,知道的人也极为稀少,若非知道对方是观风使,打死她都不会说。

不过此刻,她就是想着讨好观风使了,若是说以前,她对李永生的身份还有一点怀疑——毕竟那只是赵欣欣说的,那么自从她看到对方生擒了真君,心里就百分之百确定了。

所以她不怕解释得更多一些,“白虎庙当时说,会慢慢地传授给其他三大宫,后来在第一次中新大战的时候,真神教偷袭白虎庙,这个法门……就失传了。”

李永生嘿然无语,四大宫之间的竞争,导致了一桩法门的失传,也真是令人叹息。

不过,这法门也不是特别地稀罕,既然此前玄青位面就有,他再传出去,也不算什么,“你跟我说这么多,是想学到这个法门吗?”

丁青瑶面现犹豫之色,挣扎了好半天,才叹一口气,幽幽地发话。

“这个……我还真没想好,真君傀儡固然强大,但是想要生擒真君,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我也不知道,学了这一桩法门,对道宫是好还是不好。”

这才是明白人!李永生微微颔首,别看真君傀儡很吓人,但是想要制造这玩意儿,是要看机缘的,若是仗着自己有这法门,强行捕捉真君的话,极有可能得不偿失。

要知道,真君一旦被炼制为傀儡,战力要下降好多——真人傀儡都是这样,真君傀儡自然更是如此。

但是,有了炼制真君傀儡的法门,四大宫忍得住生擒敌方真君的冲动吗?

所以,羡慕这个法门的同时,还有警惕之心,才是最正确的态度。

下一刻,李永生发现,天上的雨越发地大了,于是站起身来,“你这番来找我,还有什么事?”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真君傀儡很容易出问题的,”丁青瑶低声回答,然后微微停顿一下,才快速发话,“当然,仙使大人应该考虑到这一点了,我也只是提示一下。”

这还是第一次,她称呼对方为仙使。

“这话不要再跟别人说了,”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好好帮我做事,将来自有你的好处。”

丁青瑶闻言,顿时大喜过望,抬手一拱,毕恭毕敬地回答,“多谢上仙大人!”

她厚着脸皮,从朱雀城一路北上,现在都快跑到柔然最北面了,等的可不就是这句话?

李永生跟她谈这一番话,也不是毫无所获,起码他知道,四大宫里,还有道统真君傀儡的存在——这种事情是四大宫的不传之秘,就连佘供奉这种真人,也未必有资格知晓。

亏得丁经主知道,他是本位面的观风使,才告诉了他这个辛秘。

不过了解到这个情况,他对四大宫还是相当佩服的,须知一旦选择成为道统真君傀儡,当事人就很难转世了。

虽然说在这个位面,真君转世之后,成功觉醒宿慧的几率也极低,但总是有一线希望的,选择成为傀儡的真君,则是连这一线希望,也扼杀得差不多了。

能做出这样的选择,需要无所畏惧的勇气,需要有一种精神和信仰来支撑……

又过一夜,两百人左右的队伍,来到了距离伊万边境两百里左右。

到了这里,就不能再走了,于是大家摇身一变,变成了柔然国的牧民,赶着百余头牛,千余只羊,以及二十来匹马,在周围放牧。

这些牛马羊,都是袭击那两个小部落之后获得的,它们也享受了称作飞舟的待遇,一路上还死去不少。

这种牲畜规模,也不过是十余户牧民的资产,为此,还有大半的人手,不得不藏匿起来。

云中和乌桓郡的人,对柔然这一片,是相当熟悉的,西疆人对这里也不陌生。

事实上,他们跟柔然人的相貌都差不多。

大家捡了一处三不管的地带,那是一片相当荒芜的土地,草丛长得稀稀拉拉的,还有两个浅浅的水洼,勉强能供牛羊饮用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