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三十七章 军情司在行动

军情司?李永生有点意外,不过既然是乾帅的外孙女,在军中有些潜势力,也是正常的。

单看外表,谁也想不到,军情司能派出这么一个平庸的高阶制修,来到柔然战场。

此人明面上的身份,是顺天府的游侠儿,还因为重伤两人,吃了三年牢饭。

他在此前的战斗中,一点都不显眼,就是配合两个司修,杀掉几名柔然人,连单独斩杀对手的记录都没有。

倒是遇到强敌的时候,他跑得很快,虽然有点受人鄙视,但是并不算贪生怕死——游侠儿们玩的就是游击战术,能保留下性命,那是本事。

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家伙,竟然是军情司的探子。

此人倒是不在意别人的惊讶,走上前直接表示:我收到了军情司密谍的密报,反猎队正打算在别尔湖畔,给咱们以沉重的一击。

李永生对这个消息,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惊讶,他反倒饶有兴致地发问,这消息从何而来?

这位回答说,军情司在柔然经营多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为了传出这个消息,已经损失了两名死士。

这才对嘛,李永生暗自点头,不能一说起国内来,到处都是国外的密谍,而中土对国外,却没有发展自己的密谍——这不科学。

事实上,中土有璀璨的文化,有强大的经济,还有各种美轮美奂的物品,这样发达的文明,对国外的人,也有强大的吸引力。

所以中土对国外的渗透,效果应该更好才对。

此前军情司没有找上门,大约还是因为游侠儿们身份的缘故——他们是隶属于军役部的,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跟这些平民接触,更别说共享情报了。

大约也就是李永生身边跟着天机殿的人,而单灵儿的身份,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军情司才主动接触了过来。

否则的话,上一次他们若能提前示警,顺天游侠也不至于遭受那么惨重的损失。

单灵儿也没有因此而抱怨军情司,她的第一帅外祖父早就故去了,而她在家中,也不是最受重视的孩子——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家里尚有兄姊在”。

所以,她不但不便抱怨军情司,资格上也要差一些——军情司凭什么对你负责?

高阶制修打听到的计划是,反猎队打算出土勒克走廊,从天马坡北侧,闪击游侠儿们。

这一路人马,大约有二十名左右的真人,以及五百司修。

这已经是反猎队一半的战力了,不过同时,红枫岛的方向,也会赶去七八名真人,以及百余名司修,打算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从背后偷袭游侠儿们。

这个战斗计划比较庞大,反猎队最少七成的战力,聚集在这里了。

目前反猎队的相关人员,正在紧张地调集和部署,因为李永生他们此前打掉的反猎小队,是相对机动的力量,所以反猎队想在红枫岛一侧部署人手,还是要经过土勒克走廊。

那么,他们若是不想被天马坡的游侠儿发现,绕个大圈是必然的。

这也就给了李永生等人一定的时间。

对方的战力相当惊人,三十名真人,六百司修,硬碰硬地杠上,中土一方想要取胜,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打硬仗对游侠儿们不利。

他们不是不敢打,游侠儿们并不缺血性,否则不配被称作游侠,但是他们的组织程度不够严密,对上组织严密的军队,是要吃大亏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越境之前,就约定了使用游击战术,李永生强行要求他们打硬仗的话,倒也不是不行,但若是打得太惨烈,他自己也面上无光。

以最小代价,给对方造成最大的破坏,这才是游击战的真谛。

而且必须考虑到,反猎队一旦到来,聚集在红枫岛和天马坡的小四万牧民,就彻底解脱了出来,有了他们的参战,中土游侠会遭遇到一场更大的惨败。

面对这种情况,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选择暂避风头。

游侠儿们围住天马坡和红枫岛,已经有三天时间了,这并不符合游击战的战术。

但是李永生要好好考虑一下,能不能从中找到什么战机,他之所以大张旗鼓地攻打这两处,想的就是能不能借此机会,给反猎队以重创。

现在反猎队确实被勾来了,只是质量和规模,有点超乎他的想像。

不过当下最要紧的,是判断一下军情司这厮的话,有没有什么问题。

做密谍工作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但这并不代表,李永生要无条件相信对方。

不小心的话,一旦遇到反间计,遭到沉重的损失,后悔都没地儿哭去。

调查的任务,当然要交给方真人,佘供奉实在不便出手,对军情司的人做审查,天机殿的人尚可,道宫出手就太过分了。

就算是这样,军情司的这位都有点不高兴,天机殿又不是我的上级,凭什么调查我?

不过毕竟是做情报工作的,他也知道,这么大的事情,对方不调查自己,那是不可能的,天机殿好歹是皇族的力量,总好过其他人来盘问自己。

九尾狐幡相当好用,而军情司的这位,也愿意配合,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此人说的,全部属实,大家甚至了解到,这厮之所以吃了三年牢饭,是因为杀了人。

按说他是该判死刑的,不过他杀的那人声名狼藉,家中又正好倒台了,军情司还有人跟那家伙不对劲,所以找了此人谈话,要他成为军情司的暗子,可免除他死刑。

当然,做军情司的暗子,肯定要在识海中下禁制的,只是这位心存配合,九尾狐迷惑人心神的手段又很强悍,所以才被轻易地探查了出来。

关于此人其他的隐私,李永生没什么兴趣,不过此人对于目前这个情报的判断,让他有点挠头——可信度也就六七分。

搞情报工作就是这样,有太多时候,得到的是似是而非的消息,没有谁敢保证,自己的情报百分之百准确。

往往是一百条情报里,有十来条靠谱的,三五条准确的,就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密谍了。

要知道,很多时候,就算消息异常准确,可对方负责执行的人不同,都会临时增加很大的变数。

所以这位的心里,对这个情报的准确性打分,也就是六七分,不过李永生不问的话,他是不会主动说的——六七分已经相当高了好不好?

这可是死了军情司两名暗子,才费劲传出的消息,相当难得。

当然,传出情报的人,在柔然国处于什么地位,这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可是这六七分的准确性,就令李永生头疼了,他输不起啊。

中土游侠儿的坏毛病不少,但是能在国家动荡之际,自带兵器、战马和干粮北上,这都是难得的热血好男儿,李永生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令这些人埋骨异域他乡。

如此一来,他的计划,就不得不做出改变了。

他将自己带来的真人召集在一起,说出了这个消息。

这些人里,大部分的高阶真人,还沉得住气,公孙未明甚至表示,来的真人越多越好——我公孙家从来就没怕过谁。

他这么说,确实激起了大家的好胜之心,但也有些人,表情不太好看:这么一大股力量前来,若是硬碰硬的话,前景真的不妙。

朱尔寰甚至直接表示,力量对比悬殊,不是逞强的时候,趁着对方未到,咱们尽快撤离——我朱某人愿意为大家殿后!

他是西疆群雄的召集人,按理说不该说出这样的丧气话。

但是要知道,身为召集人,他还要为自己请来的人负责。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做出殿后的决定,这也是对朋友负责——其实他身为高阶真人,真实的战力,远远不能跟其他高阶真人相比,也就是中阶真人的水平。

李永生倒没有在意他这悲观心态,而是很干脆地表示:这是压力,但也是难得的机会,咱们难得地在情报上领先了,能不能布一个局,打一个大胜仗?

他此前设计的歼敌计划,并没有跟外人说得很清楚,现在就更不能主动说了,以免大家先入为主,影响了他们的思路,做不到集思广益。

说完这话之后,大家都沉默了,力量悬殊,消息未必准确,凭什么还敢想打一个大胜仗?

良久,呼延书生发话了,他认为红枫岛的两万牧民,威胁不算大——李大师精擅阵法,若是在狭隘之处,布设一座大阵,令里面的人出不来,这两万人就无足轻重了。

这个建议很有道理,红枫岛狭长的半岛地形,令人难以攻打,但这是一柄双刃剑,外面的人挡住他们的出口,里面的人想要出来也很难。

李永生的计划里,早就算到这一步了,所以他才会选择攻打天马坡。

不过为了不打扰大家的积极性,他还是笑着点点头,“书生准证倒是看得起我,我努力试一试吧,希望能不让大家失望,还有别的建议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