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三十三章 纵横柔然

李永生不想跟顺天府游侠打交道,但是人家追上来了,他也不能拒之千里之外。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你们可以跟在后面,也可以跟三郡游侠商量一下,怎么配合,我们主要是跟三郡联军们打交道,不会专门再为你们操心。

当然,你们若是一直乖乖地吊在后面的话,遭遇柔然军队的袭击,我们会尽力支援的。

这就是他有意将顺天游侠划为后军——如果肯接受的话,他愿意将其纳入体系。

不过如此一来,顺天人遭遇不到多少战斗,战利品也会大减。

当然,他并不执意如此做,顺天游侠可以自行选择,若是他们不甘心,也由他们,但是那样一来,一旦遭遇强敌,己方的救援,未必会那么及时和尽力。

这不是他对顺天府游侠的成见,而是在战争状态下,必须要强调统一指挥。

指望顺天府游侠和三郡游侠密切合作,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一旦掺乎到三郡的阵营里,整个队伍的进退,都会受到影响。

其他真人们也是这个意思。

来商量的两个真人,也不敢就这么答应下来,于是回转了。

未几,后方烟尘大起,却是顺天府的游侠儿们追了上来,打头的有十余人,都是柔然当地牧民的打扮,但是一看他们骑的高头大马,就知道这些家伙来历不简单。

十余骑中,有两名女性,其中一个是高阶制修,生得五大三粗膀阔腰圆,嘴上还有一圈毛茸茸的胡须。

此女策马上前,在马上一拱手,才待发话,看到公孙未明,她就是一怔,“可是辽西公孙家的前辈?”

公孙未明看她的眼神,也有点奇怪,犹豫一下,他才回答,“单老虎的孙女?”

单国公是豫州人士,但是单老虎这一支,却是迁移到了东北定定居,后来单老虎在军中崛起,也是因为跟伊万国和柔然国的战绩很出色。

直到他成为五虎将,单家主支要求他归宗,他才从东北迁回去,不过这时的单家,已经在幽州扎根了。

辽西公孙家,跟单老虎有过些交往,关系不能说特别近,但总是一份人情。

“见过公孙真人,”这长了胡子的女子连忙下马,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小女单灵儿,您说的正是我的祖父。”

“瞎胡闹,”公孙未明哼一声,不满地发话,“你一个女娃娃家,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游侠儿中也有女性修者,但是那个比例,跟水浒传差不多,百分之三左右。

顺天府来的游侠儿,女性倒是稍微多一点,差不多一成半。

准证发怒,单灵儿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家中事自有兄姊操心,我左右是无事,来柔然历练一番,也不负这年轻岁月。”

公孙未明无奈地哼一声,却也没法多说了。

人家都表明了,要上演一季张扬的青春,他还能说什么?

然后单灵儿又看向李永生,“敢问可是李大师?”

李永生不是以貌取人之辈,但是乾帅这外孙女,长得也实在让他有点受不了,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大师不敢当,我们的战斗方案,在中土已经定好了的。”

单灵儿很干脆地回答,“我们不想做后军,可否让我们加入左右两路军中?”

李永生摇摇头,断然发话,“这不可能,到时候谁听谁的?”

“那我们做前锋也可以,”单灵儿出身军人世家,知道在军中,令出多门会引发怎样一种灾难,所以她换个建议。

并且她还不忘强调一点,“战利品我们也可以不要,就是为了出口气……只要人头。”

不愧是出自顺天府,战利品都不重要,刷副本只是为了刷击杀数。

“这也不可能,”公孙未明毫不犹豫地拒绝,“你当别人都是穷鬼,你们打下的地方,他们好意思去抢战利品?”

其实在江湖上,抢战利品是常见的事情,游侠儿们也未必都是富裕之辈,但是在大几千人面前,公然享用别人的战利品,说句良心话——真丢不起那人。

游侠儿们活得是快意恩仇,都是很要面子的。

公孙家子弟经常入江湖历练,对于这种荣誉感,非常清楚。

单灵儿也听懂了,于是她犹豫一下,又提出一个建议,“那么,我们在左路的左边,或者右路的右边,独立成军如何?”

“你去跟那三郡的人商量吧,”李永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直接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单灵儿马上指派人去商量,其他人见乾帅的外孙女都碰了钉子,倒也没有人上来自讨没趣。

前去商量的人还没回返,第一场遭遇战就爆发了,爆发在左路军的搜索领域。

对面是一支八千人的部落,逐水草而南下,现在正值夏季,他们听说最近边境安定了一些,就赶着牛羊南下。

这也是柔然人的习惯,水草丰茂的季节,尽量在南边放牧,毕竟草被吃了之后,长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待到秋天,他们就北上了,北边的牧草已经长得老高,而且长得非常结实,这样的牧草,营养不是特别丰富,但是牛羊吃了,特别耐饿。

这样的牧草,就能帮助牛羊过冬,若是有勤快的人,还可以将牧草收割下来,捆成垛子,那就不怕白灾的发生了。

不过将牧草捆成垛子的人家,还真的不多,劳动量太大了——牛羊的食量很大的。

在中土国,一般人家养上一两头牛,三五只羊,可以这么搞,但是柔然这边,一户人家老老少少一共七八口,起码要几十头牛上百只羊,才能混个温饱。

这种人和牲口的比例下,没有机械设备,捆扎牧草会累死人的。

所以,柔然国大部分的牧民,是用放牧的方法过冬的,所以,他们很容易受到白灾的影响——一场暴风雪过后,牛羊会冻死饿死无数。

这些扯得远了,反正现在这节令,正是赶着牛羊南下的时候,好让北方的草,长得繁茂一点。

左路军碰到这么一个部落,直接冲了上去,两千游侠儿对付八千牧民,基本上是不会输。

这些牧民并不是全民皆兵,虽然牧民里老人很少——老的大半都死了;壮女也可以上阵厮杀,可终究是女人,比男人要差一点。

最关键的是,牧民里小孩子比较多,虽然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也能上马作战了,可是他们的战斗力,还不如壮女。

更为重要的是,这八千人里,有近两千的奴隶,而奴隶是不会参与作战的。

这还是这个部落不大,真正强盛的部落,拥有的奴隶数量,比部落的人数还多。

左路军遇上这么一块大肥肉,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

而柔然人也不含糊,发出了示警信号之后,无所畏惧地迎面接战。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会输,对方只有两千人左右,怎么可能赢?

他们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手——两千游侠儿,可不是两千名普通的中土丁壮。

最糟糕的是,他们并不知道,百里之外,还有游侠儿的友军。

他们想的是,我们先派出青壮冲击一下对方,同时稳固营地,然后退守,等拖到大部队来救援,这一场仗就赢了。

退守……要退守多长时间呢?这个不好说,柔然国大部分地方很贫瘠,地广人稀不是随便说一说的,就算有反猎队这种快速反应部队,起码也要坚持十来八个时辰。

他们有信心坚持三五天,毕竟是八千人,只凭防守的话,坚持这么长时间并不难。

只要给对方造成足够大的杀伤,让他们知道,这一块骨头不好啃,仓促之间攻不下,很可能只靠部落的一己之力,就能逼退对方。

毕竟时间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而不是对手那一边。

然而,还不到两个时辰,这个柔然部落就开始后悔了,他们听到了隐隐的闷雷声,连绵不绝,地面都在微微地颤抖——对方有援军,而且还不少。

但是这个时候,后悔就晚了,有几百人眼疾手快,抛下亲友逃命去了,但是更多的人,希望能抵挡住对方的援军,坚持到己方援军的到来。

不过,这显然是徒劳的,中路军两千人马的到来,对这个部落而言,已经形成了碾压的局面。

更别说这两路军四千人里,有十余名真人。

在战斗中,哪里抵挡得激烈了,一两个真人上前,战局顿时就扭转了,根本不存在什么“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杀伤”。

面对这些未经训练的牧民,真人就是有若BUG一般的存在——不会战阵,低阶修者再多,对上真人也是白给。

战斗发生在午末未初,只用了三个多时辰,戌正就结束了,天还没有大黑。

这八千余人的部落,抛下近两千具尸体,逃走的人不过六七百,其他全部成了俘虏。

这个部落的牛马有四五万之多,还有十万计的羊群,算是大丰收了。

不过大家都没着急清点收获,眼看天色渐黑,游侠儿们撒出人马,一边捉拿走失的马匹,一边寻找漏网之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