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二十七章 群雄云集

李永生不是没想过邀请西疆豪杰来援。

但是他更清楚,柔然是小患,西疆的新月国,东北的伊万国,才是中土的强敌。

就像北极宫,虽然也关注柔然的动静,但是坤帅说,他们更注意伊万国的动向,所以才不好在此事上插手太多。

朱尔寰听到李永生的问话,笑着回答,“新月国刚刚遭受打击,翻不起太大的风浪,白虎庙诸位道长,还要追究马盟一事,邪教短时间内,掀不起太大风浪。”

“是啊,”老云真人爽朗地一笑,“这次白虎庙动真格的了,西疆信邪教的家伙人人自危,新月国能守住边境,就该念佛了。”

这个解释倒也合理,真神教再是暴戾,才折了两名真君,又损失了诸多高端战力,在短期内,无论如何对中土国造不成多大威胁。

尤其是白虎庙摆出全力调查的姿态,就算新月国心有不甘,很想找回场子,也必须考虑白虎庙的发作。

李永生不是矫情的人,想清楚其中因果之后,冲着赶来的真人们团团作个揖,“多谢诸位真人来援,李某感激不尽。”

呼延书生但笑不语,老云真人却是出声发话了,“李大师说的哪里话,若不是你和朱主持出手治疗,我现在恐怕还生活在无限的痛苦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的治伤,其实跟朱主持没什么关系,不过大家在来的路上就商量好了,一定要将功劳分润一些给朱尔寰——有二郎庙担着,李永生的功劳,就不会显得那么扎眼。

为什么不让李永生显得那么扎眼?原因很简单——神鹿山上的那个神奇大阵。

大阵的神奇功效,就不用说了,目前被四个家族牢牢把持着,北极宫、玄女宫和公孙家,都知道这个阵法,这三家应该不会说出去。

然而,这种好东西,真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可非常不幸的是:最近有人有点狐疑,怎么这四个家族里,都有昔日的真人现身?

大家尽量把注意力,往二郎庙身上引,减轻李永生在此事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李永生多么精明的一个人?瞬间就猜到老云道长有忌惮,虽然他能不确定,对方到底在忌惮什么,但是配合还是懂的,他笑一笑,“主要是二郎庙朱主持的功劳,我起的作用微不足道。”

“李大师,你这就是骂我了,”朱主持很夸张地叫了起来,“论医术,你可是比我高明太多了,就连我受伤,都是托你治好的。”

李永生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一时侥幸罢了,当不起朱主持如此夸奖。”

朱尔寰更担当不起观风使的厚赞,只能讪讪一笑,“我此来,就是要追随李大师入柔然一战,以报当日治疗之恩。”

坤帅见他们相互谦让,心中的疑惑更是越来越多,不过此刻,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朱主持你也要入柔然?”

“这是肯定的,”朱尔寰笑着点点头,“你应该知道,柔然对道宫的克制不大。”

这是实情,一神教立国的新月国,才是对道宫克制最大的,而伊万和柔然,虽然也排斥道宫,但是克制并不多。

事实上,还曾经有人在柔然和伊万国,尝试修建子孙庙。

“我当然知道这个,”坤帅哭笑不得地回答,“我是说,你最擅长是为人治病,前去战斗,似乎有点……有点不够发挥长处。”

她努力地尝试说得婉转一点,总不能说“你战斗力不行”不是?

“无妨的,”朱尔寰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朱某为他们做好服务就行。”

他总不能说,错过了这次巴结观风使的机会,下一次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事实上,他真的很看重这次机会,自打从慧仙观,无意中听到李永生北上的消息,他就没命地打听,仙使的目的所在。

得知李永生入了秦王府,他就断定,十有八九此人要前往柔然边境一行。

于是他马上召集朋友,并且通知了四大家族的人,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

四大家族跟李永生有过多次合作,对李大师的印象极为深刻。

细说起来,李永生虽然治好了他们的伤势,但是他们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花了那么多中品灵石呢,应该算是两不相欠。

然而,做人没有那么做的,且不说神鹿山上的那个大阵,只说李大师学贯古今,不但可以治病,还可以修复道器,那一手针法,几近于道,甚至人家对入世之道,都了解得极深。

这样的人物,只能交好,没准将来还有什么事儿,会求到人家头上。

而且西疆汉子,也都是恩怨分明之辈,哪怕是花费灵石治好的伤患,也要领情——换个人来,花费灵石也治不好。

所以呼延书生和老云真人马上表示,我们可以去,高家和元家抽不出真人来,但也邀请了其他真人来。

他俩还不是一味地求人,除了支付费用,同时表示:你们能去的话,其实也是一个机缘。

高家和元家,比呼延家和云家弱一点,但也是响当当的家族,他们说是机缘,肯定就是机缘,人无信不立,家族更是如此。

不过这些费用,都算在朱尔寰身上了,朱主持表示:李永生帮我们修复了二郎神眼,这份情太大了,我必须得还。

四大家族当然也有猜测,朱尔寰是不是还有事情求助于李永生,不过朱主持不说,他们也不多问——就算朱主持请李永生在二郎庙再搭建一座大阵,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有了他们的支持,朱主持自己也请了四个真人,所以一共十个真人,随时准备出动。

当朱尔寰确定,李永生已经到了青石关外的军营,马上集合了大家赶过来,结果赶到青石关之后,才知道李永生来柔然边界了。

于是他们又是一路猛赶,终于在凉亭这里,追上了李永生等人。

坤帅心里疑惑,脸上却是一片喜色,“有朱主持你们赶来,大事可期。”

这么一来,李永生这一方,就有二十名真人了,真的具备了硬扛反猎队的水准。

对于这样一支队伍,坤帅很明确地表示:你们的营地,交给我们建设了,最关键的是……咱们要争取保密。

顾茂真那里,消息能被泄露出来,坤帅手下,也未必就没有奸细——御林军里没有,她还带了两万的云中军,所以保密是必然的。

军人们扎营是很快的,两个时辰之后,就有人来报,说营地建设好了。

李永生的营地,肯定不能建在坤帅的营地里,不过两者相距也不远,十里地出头。

营地周边,还有一百御林军在戒备,保证不让其他人误入。

坤帅对今天抵达的真人,非常感激,天擦擦黑的时候,她特意带了物资,前来慰问,并且摆出了接风宴。

大军在外是不得饮酒的,但是坤帅还是敬了大家三觞——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军中谁能请来二十名真人助战,坤帅能允许他喝三天三夜。

不过她也就喝了三杯,其他时间,就是看李永生这一方推杯换盏,偶尔笑吟吟地插两句嘴。

李永生带来的十个真人,并不怎么喝酒,也就是公孙未明、张木子和天姥双杀比较好酒。

但是朱主持这方的十个真人,大抵都是西疆汉子,个顶个地好酒。

就在大家喝得畅快之际,外面有军士走了进来,“启禀大帅,外面有陇右丁家来人,求见李大师。”

坤帅顿时一愣,狐疑地看一眼李永生。

李永生也是眉头一皱,讶异地看向朱尔寰——这也是你请来的?

朱主持也有点纳闷:没道理啊,我没请丁家人来啊。

他此番厚着脸皮贴上来,就是要扎扎实实地卖李永生一个人情,好争取一个飞升指标,所以他能叫四大家族的人来——反正大家配合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同样不是第一次配合,他就没有邀请丁家人的兴趣,因为丁家太强势了,不但可能抢夺他的机缘,更可能在不小心之间,开罪李永生。

本来是要讨好人,搞成得罪人,那就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看到李永生看向自己,他很干脆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

李永生对丁家的观感,也不是特别好,丁青瑶给他的感觉就不是很好,更别说丁家还有子弟,曾经试图打永馨的主意。

就在此刻,外面传来一声长笑,“尔寰道友,可否出来一晤?”

朱尔寰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怎么这皮都管也来了?”

呼延书生闻言,侧头看他一眼,沉声发话,“太一庙皮立明?”

朱主持点点头,脸色不太好看,他是堂堂二郎庙的主持,而皮立明不过是太一庙的都管。

所谓都管,就是三都五主十八头里的老大,三都里的第一都,仅次于监院。

子孙庙一般不按十方丛林的规格走,但是太一庙,还真是按十方丛林的体系来建设的。

甚至他们的主持,都被叫做监院。

太一庙的都管,竟然将二郎庙的主持,称为“尔寰道友”,实在有点没大没小。

但是朱尔寰还生不起气来,谁叫太一庙是北六庙之一呢?二郎庙的体量,比人家小。


阅读www.yuedu.info